《三世》卖小孩的女火盒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8-03 13:42:5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轮到老娘了 ...

  •   “总司……”
      “咳咳,没关系,我没事。”这次总司并没有咳血,看来药有用。
      “为什么要这么辛苦,有什么能让你这样执着的不放手?”小晚担忧的问。
      “我知道我的病很严重,也许有一天我会病弱到连刀都拿不起来,但现在我还能挥动刀的这一刻,我不想停下来。为了守护身边的人,为了并肩作战的伙伴,我也要拿起刀继续战斗下去。”忧郁在总司的眼中一闪而过,但他的唇角在看向小晚时又挂上了笑容。
      “其实这样也很好,至少是自己选择的人生,死而无憾吗……”明明是疑问句,却被小晚用陈述的语气说出,她想起了自己以前行尸走肉般的生活。
      “到了,总司,谢谢你送我回来。”
      “不用谢,我回去了。”
      小晚“嗯”了声目送总司走远。
      
      那次合战比赛后总司来山田屋的次数却少了,听说他的咳嗽又严重了。
      “诶,斋藤,我感觉最近总司有些不对劲儿,常听他半夜咳的厉害,你说咱们要不要告诉副长?”原田问。
      “他自己说没事,你又何必多管闲事。”斋藤淡淡道。
      小晚在一边听得却皱了眉。永仓见了故意大声说“哎呀,你作为总司的女人也不去看看吗?”
      这次小晚没有纠正他,只是说“可以去吗?我今天可以去吗?”
      “嗯,等下我们回屯所,你也一起吧。”原田说。
      “好,那我先去买点东西。”说着小晚赶紧跑出去了,也没有理会永仓的那句“啊,真关心总司啊!”
      
      小晚买了几个梨,又去抓了几包给总司开的药,便跟他们过去了。
      “那个是总司的房间。”原田一指。
      “咚咚咚。”小晚敲了敲门。
      “请进。哟,是小晚啊,你怎么来了?”总司正在擦刀,一见小晚马上露出温柔的笑容。
      小晚却并没有回答,径直走了进来,在屋子里来来回回闻了一圈,最后在总司肩部闻了闻。总司的脸马上红了,“小晚,你在闻什么?”
      “你起码有三周没吃我开的药了。”小晚看起来有些不高兴。
      总司听了一愣,算一下确实有三周了,便笑道:“好像是啊,你的鼻子怎么这么灵。”
      小晚在榻榻米上对着总司跪坐了下来,“为什么?你这样病情会加重的。”
      “最近正忙着剑术指导,所以……”总司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我帮你买了七天的药,你一定要吃哦!还有梨。”
      “谢谢你。小晚。”总司顿了下又补充道:“我会吃药的。”
      “嗯,那我先走了。”
      “等一下,过两天就是新年了,你看没看过新年的烟火?”
      “没有。”
      “那新年第一天晚上,我去山田屋接你看烟花吧?”
      “好。”小晚这才露出笑容,离开了。
      
      新年那天大约晚上八点钟,总司到了山田屋,“小晚,在干什么呢?”
      “我做了些点心,你尝尝。”
      “这是你们那里的点心吗?嗯……很好吃。”
      “呵,我已经和阿茶说过了,我们走吧。”
      两人走着来到一处寺庙,这寺庙看起来有些破败,大概有一段时间无人来访了。
      “总司,来这里干嘛,不是看烟花吗?”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总司神秘兮兮的说。
      进了寺院,有一座顶稍平的建筑。小晚察觉到这屋顶上有十多个人。
      总司搬了梯子架在屋檐上,说:“上去吧。”
      小晚刚从屋顶探出头来,就看见土方、斋藤他们都在,便道:“你们好,大家都在啊。”
      一会儿,总司也上来了,在小晚身边坐下。
      “人都到齐了吧,你是小晚吗,我们应该见过。”近藤局长笑着说。
      “是啊,那次合战比赛我也来了。”
      “那一起喝杯酒吧。”说着递过去一杯酒,土方不动声色的接过酒递去。
      小晚接过酒笑了,她怎么会看不见土方递酒时指间有粉末抖落。刚欲饮,总司便将杯拿去,“小晚是女孩子,就不要喝酒了吧。”说着把酒向嘴边送。
      “等一下!”
      “别!”小晚和土方几乎同时叫停总司。
      “怎么了?”
      “你最近有点咳嗽,还是不要喝酒了。”小晚将酒拿过来,“既然是近藤局长给的,只喝一杯也没有关系。”说罢将酒拿到鼻尖闻了闻,不是毒,只是喝了会让人睡一会儿。今天局长他们都在,土方也是怕他们有危险吧。见土方惊异的盯着自己,小晚手一扬,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她并不会睡,夜宗的训练之一就是与自己的身体有很好的通感,通过不断挑战身体的极限来控制自己身体的每个部位,大到身体活动,小到口水分泌。这酒中的药,对小晚无效。
      “嗖——砰!”随着第一朵烟花的绽放,很快有了第二朵、第三朵。天已全黑,几点疏星在漫天的烟火照耀下愈发的闪耀了。以前在夜宗并不注重过年的习俗,也从未见过烟花,小晚不禁流露出一脸的惊喜。总司不时的瞄一眼小晚,唇角轻扬。
      微风拂面,吹起了小晚的长发,总司笑着抓住了小晚的头发,挽了几个日本女人常挽的发髻,问:“小晚为什么从来不束发呢?”
      “哦,我习惯了,而且我不会梳。”
      总司用布条将头发系好,看他一脸认真的样子,小晚不禁笑道:“总司你会梳欸,该不是用自己的头发练出来的吧?”
      “哈哈哈,真没看出来你还有这习惯。”永仓笑说,周围的一圈人笑得前仰后合。
      “没有,小时候见我的姐姐梳过。”看见总司窘迫的样子,大家笑得更欢了,就连土方和斋藤也抿嘴一笑。
      “对了,尝尝我做的点心吧。”说着小晚将点心盒拿出,送到每个人的面前,吃了的人都对点心赞不绝口。送到土方面前时,他刚想拒绝,小晚勾唇一笑,用别人听不见而土方恰好能听见的声音说:“放心,我才没有下毒的习惯。”土方无语,只好拿了一块“谢谢。”
      烟火在不知不觉中已经结束,大家也纷纷离去。
      “不走么,总司?”小晚问。
      “走啊,已经很晚了,我送你回去。”二人原路返回,然而走到一处桥石桥前,突然来了二十多人,他们迅速过桥将二人堵住。
      “冲田总司!”像是领头的一个大汉拔刀出鞘,“幕府的走狗!杀了我多少维新志士!今天你就拿命来吧!”说罢便一齐上前。
      “小晚,你快走!他们的目标是我,不会拦你。”总司一边说一边挥刀向那些前去的人,然而小晚并没有动,她紧盯着总司,看见总司原本笑意盈盈的眼神,霎时如蒙上一层冰霜,涌动着嗜血的杀意,这种表情曾是小晚最常见到的。是因为有些日子没有再见到的缘故吗,竟然感觉有些陌生。
      不多时,总司的刀上已沾满鲜血,见小晚没动,道:“你刚才为什么不走?很危险的!”
      “我要走了,那才是真的危险。”小晚苦笑,纵使有一瞬的陌生感,二十年来已然镌刻在骨子里的东西却不曾改变。
      “什么意思?”
      “那边又来了一队人。”
      “什么?你怎么知道?”
      “至少一百人。”
      “别……咳!咳咳咳……”大概是因为剧烈运动的原因,总司又咳了起来,这次咳的好像比以前更严重了,眼看着血从他捂着嘴的指缝间流出。
      “总司你先就地坐一下,我帮你看看。”小晚说着便把住了总司的脉。
      “怎么样?”
      “你这一个月都不能参加任何任务,不能剧烈运动,必须好好休养。”
      “一个月?太长了……”
      “不然要是病情再恶化,后果会更严重。”
      “他们来了。”总司起身,那边果然浩浩荡荡的来了一百多人。
      “呀,真是意外收获。”领头一个高大青年笑道,此时总司已站起,擦去了唇边的血迹,将手按在了腰间的加贺清光上,神色凝重无比。
      “又见面了,别来无恙啊?”那人接着说。
      “他是谁?”小晚问。
      “他叫上村清流,北辰一刀流。以前跟他有些过节。”说罢便要拔刀,却被小晚一把按住,“交给我吧。”
      “别闹了,小晚,他很厉害的,你……”总司话说一半,小晚已拔出他身上另一把佩刀:菊一文字则宗冲向上村清流。
      “我不介意多杀一个。”上村清流拔刀,直指小晚。
      在小晚距上村清流五步时,她的速度猛的加快,腿一蹬地跃起一人高。上村清流一惊,忙把刀架在空中防守。按常理来说,人在空中是不能随意改变运动路线的,但是小晚却能!血液迅速涌向右半体,利用离心力在半空中翻转了几圈,霎时把攻击部位从头顶改到了腰部。待上存清流反应过来已经太迟了,刀以恐怖的动能,已将其腰斩。
      小晚落地,上村清流倒下,一脸的惊惧。
      随手将刀一甩,刀上的血迹以圆弧状落地组成一个血红的半圆“大过年的还不让人安生……真是……讨厌啊。”小晚的声音将所有人的思绪拉回。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