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世》卖小孩的女火盒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8-03 13:34:0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先看你们装b ...

  •   自那以后,总司便常带着队友过来吃饭。值勤是轮换的,又由于总司的缘故,新选组的人也常来山田屋。小晚也因此把新选组的几个组长认识了个遍。一番的组长是总司,天然理心流剑士;二番组长永仓新八,神道无念流剑士,是个仗义豪爽的人,很爱开玩笑,贼乎乎的眼神总在小晚和总司间飘忽,仿佛认定了二人有吉安情;三番组组长斋藤一,北辰一刀流剑士,沉默少言;四、五番,队长未曾见过;六番队长井上源三郎,北辰一刀流剑士,井上源先生比总司等人大出一辈,总是像长辈一样平和;七、八、九番队长未曾见过;十番队长原田左之助,枪术出众,与永仓新八关系甚好,可谓是臭味相投,为人粗暴豪爽。
      没见过的几位队长小晚曾私下问过总司,但他说“死的死、叛的叛”,便不说了,小晚也没再多问。
      
      “小晚。”
      “总司?今天这么早来?”小晚边擦桌子边问。
      “嗯,今天我们屯所举办合战比赛,要来看吗?”
      “合战比赛?”小晚眼睛一亮,“是分组对战吗?”
      “嗯,我们都会参加哦。”
      “哇,那好啊,但你比赛时要注意。”
      “放心,我没事。”
      “好,我去和阿茶请个假。”
      
      新选组屯所位于京都西面的本愿寺内,刚到寺前就看见寺门前钉着一块写着新选组名字的木牌,门边还守着两名队员,见了总司立即恭敬的喊了声“冲田先生”。总司对他们笑了笑,便带小晚进去了。小晚上登时感觉到背后两道惊奇的目光。
      室内很大,种了不少红枫和樱花树,一阵风飞过,落英缤纷,不时有身着浅葱色羽织的队员经过,都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小晚,小晚觉得有些引人注目,便问“总司,你带我来没有关系吧?”
      “没关系。”他笑着摇了摇头。
      穿过庭院,来到了一个开阔的场地,站了能有几百号人。小晚看了半天,一个认识的都没有。这时突然过来一个身材魁梧、浓眉大眼的年轻男子,是永仓新八。
      “哟,比个赛还拖家带口的,连情人也带。”
      总司的脸“刷”的红了,“永仓先生,别瞎说了,小晚是我的朋友。”
      经永仓这一闹,不少人的目光都朝总司和小晚看去。
      “我说你们发展到什么程度了?”永仓问,“有没有……”
      “哎呀,都说了,这是我的朋友,你怎么……”总司的脸越发的红了,又转过头来对小晚说“抱歉,你别在意,永仓先生就是爱开玩笑。”
      “没关系,又不是第一次……”小晚朝他一笑,暗里却对着永仓新八翻白眼。
      “都准备好了没?换好衣服就开始比赛吧。”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传入小晚耳中。她向声源处望去,迎面走来两位穿黑色和服的男人,看起来都三十出头的样子。走在前面的人结着髻,亲切而不失威严;另一个人只是将头发在后颈处一拢,五官深邃俊美,身上有种孤傲清冷的气势,应该就是那声音的主人了。
      “刚才说话的是土方副长,在他前面的是近藤局长。”总司对小晚说。
      “近藤局长,土方副长。”总司笑道。
      “来了。”近藤局长点了点头,而土方副长只是冷冷的扫了一眼小晚,说,“这就是你提过的那个朋友?”
      “是啊。”总司答,笑的那个天真烂漫。这时土方眼中也多了几分柔和,“那就去准备比赛吧。”
      “阿岁,我们也打一场吧。很久没玩了……上次,还是在多摩打的。”
      “好。”土方在应答时眼中冷傲俱散,只剩下柔和,他们的关系看起来很好。
      
      所谓合战比赛分为白、红两队。一队六人,每人额上绑一瓷碟,手持木刀或竹片互击对方瓷碟,瓷碟若碎,那人就要退出,哪组队员先全退出就算输。
      近藤、总司、永仓等人在红队,土方、斋藤、原田等人在白队,两队看起来实力不相上下,小晚随意找了处空地观战。
      刚开战总司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跃入白队,横劈竖斩,登时就击碎了两名白队队员的瓷碟,斋藤也不甘示弱,直接刺碎了一名红队队员的瓷碟。
      小晚站在场边,心中暗想,日本的刀法很厉害,但相应的也有一些不足……
      很快,场上便只剩下斋藤和总司了。斋藤一以侦察和暗杀出名,剑法干净利落,毫无花招,一击致命。总司最擅长三段突刺,由左八相的架势开始,只听到一次脚步声,但其间连出三招突刺,对手只意识到重了一招突刺,攻击却早已结束。场上两人举刀对视着,总司开始突刺,斋藤闪躲过第一招和第二招,却中了第三招,只听“砰”的一声,斋藤的瓷碟碎了。
      在外人看来,是斋藤疏露了,然而小晚却看出,斋藤这是放水了。
      三段突刺,只是第二招出人意料,只要躲过第二招,第三招按理说也可以躲得过,斋藤却故意迟疑未躲开。
      “哇,总司你很厉害啊。”小晚满脸笑容迎上总司。
      “呵,你饿不饿?一起吃午餐吧。”
      “嗯,你身体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你的药方很有效。”
      
      午饭后,小晚觉得时间不早了,本欲回山田屋,却被斋藤一叫住。他跟总司说了几句话后,总司脸色一沉,道“小晚,土方副长想见你。”
      “啊?”小晚突然想起初见时土方副长充满敌意的那一眼,“这……”
      总司见小晚有些迟疑,便说“要不然就说你回去了吧,应该没什么大事。”
      “总司”斋藤提醒到。
      “算了,我去,在哪里?”
      “那边右数第三个房间。”斋藤随手一指。
      “嗯,谢谢。”小晚说罢便去了,背后传来总司的声音“我在外面等你。”
      
      副长的房间里空无一人,小晚见无人,只好在屋内茶几的一侧跪坐下来。屋墙上贴着一张纸,写着:
      一、严禁违背武士之道
      二、严禁脱离组织
      三、严禁随意改变策略
      四、严禁随意办理诉讼
      五、严禁私斗
      违背以上任意一条者,切腹。
      好严明的法度啊!小晚不由感叹。约莫过了一刻钟却迟迟不见副长来,小晚站了一上午,又刚吃完午饭,所以……因为等的时间太长……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土方副长终于来了,本想通过久等让人的心先乱,但一进门看见这货竟然低头睡着了!跪着睡着了!突然有一种想杀人的冲动。
      正当他想叫醒她时,小晚低下的头突然抬起,道:“土方副长?”
      她刚才的确是睡着了,不过在土方靠近她十米以内,她就有了感觉,自然是醒了。
      土方副长一声也没出,直接跪坐在榻榻米上与小晚对视。以前在夜宗训练过的小晚很熟悉这种心理战术,久等、对视什么的,无非是让她的心虚,但相反的,如果无效,对施用者的心理影响也很大。以前在深山野林中只有一把短刀,还不是一样杀猛兽无数?早就跟畜生什么的对视惯了。
      两人一言不发的对视了良久,终于,土方沉不住气了,“多次听总司提起你,现在一看果然很特别。”
      “啊,”小晚一笑,“我是从大清帝国来的,不是本地人,自然会有些奇怪。”
      “不是奇怪,而是特别。你叫什么名字?”
      “夜尘晚。”
      “嗯,你可以走了。”
      切,什么啊,闹了一大顿,就这点事。小晚拉开门,却听见身后有破空声,听起来像是什么利器,土方副长投来的。本想躲开,但不想过于暴露自己会武,只得在经过门槛时装作绊了一下,躲开那东西。土方副长见此,眉头一皱,接着投出第二片。小晚本来就因刚才的事心情不爽,听见第二次破空声,更是郁闷。头也不回的随手一弹,登时将那暗器甩的没入墙壁,声音也冷了下来,“我已让你一步,你又何必咄咄相逼。”
      这反让土方呆在那里,就说将暗器没入墙壁,便是他也很难做到,而她居然弹指一挥……
      “你果然是长州藩来的奸细。”他沉声道。
      小晚“哧”的笑了,“何以见得呢?”
      “你会武。”
      “因为我会武,所以我就是长州藩的奸细,你是怎么推理出来的?”
      “虽然你很强,但我建议你离总司远点。”
      “我拒绝,土方先生。在这种混乱的时代,我并不埋怨你的质疑,也不指望得到你的信任。但我不会因为别人的缘故离开总司。今天的事情,我不会说出去的,告辞。”说罢便走了,留下土方在屋内叹气,“总司,你这是惹上了什么人……”
      
      “小晚!”刚出门便迎上总司和煦的笑容。
      “嗯。”小晚一脸幽怨。
      “怎么了?是不是土方副长对你说什么重话了?”
      “没有。”
      “那你怎么……我去找他!”
      “真的没有啊。”小晚嘴角一松笑了出来。
      “你这骗子,连我也骗。”总司话虽这么说,但还是笑了,“我送你回去。”
      “嗯。总司,你为什么加入新选组?”小晚问。
      “我和土方副长、近藤局长是在一个叫多摩的乡下试卫馆认识的,我们关系非常好,所以就一直跟着他们。”
      “那……”
      “咳!咳咳,咳……”小晚话未说完就被总司剧烈的咳嗽打断。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