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三 章 ...

  •   道根,随仙界在这天地之间消逝。
      
      千年之前,所有道门弟子若要飞升,需得一桩道根为基,才有跻身仙界的机会。这道根,则是为德为善,斩妖除魔可,扶世救人亦可,皆看自己的因缘际会。而有大能者,自能取桩了不得的道根。据说,曾有人一夜降十魔将,也曾有人力抗凶兽救一繁华大城约百万人口。
      
      尽管仙界已经失踪了千年,可是道根却一直传承了下来。
      
      万一,哪天仙界就现世了呢。
      
      青阳也准备下山历练去了,可是,他得先让他得猫儿开始修行才好。若是能化形的话,当然就更好了。
      
      “猫儿,你若是化形之后,一定跟我一样惊世绝色吧。”青阳极其不要脸的冲着白猫儿道。
      
      然而,兴致缺缺的白猫儿完全没注意到他不要逼脸的行为。
      
      满心都是“我什么时候能修行”“青阳君也希望我能修行”“我到底能不能化形”。
      
      郁闷至极,又忍不住担心。我也想知道,自己化形之后是不是真如青阳君一样绝世倾国。
      
      万一,很丑怎么办?
      
      那我也一定会守护在青阳君身边。
      
      守他心如朗月,护他世世安宁。
      
      “猫儿,怎么突然如此安静,想什么呢。无论如何,都有我护着你呢。”捏了捏白猫儿前爪粉嫩嫩的肉垫儿,无论摸多少次,就是摸不够呢。
      
      白猫儿难得温顺,任由青阳把自己搓扁揉圆上下其手的来回折腾。
      
      这家伙,总是一句话就让猫儿彻底沦陷。
      
      青阳揉着怀里的乖顺的猫儿,尽情享受这难得的温存时光。
      
      青阳觉得有些乐极生悲了,沉浸在这柔情欢愉里的元神,突然有些隐隐作痛。
      
      模糊的影像,不断闪现。
      
      “阿煦,以后你就只有哥哥了。好不好。”
      
      “煦君,这六界繁华,有谁不爱。”
      
      眼前突然被血色铺满。
      
      “我从未如此厌恶一个人。”
      
      “只有你死了,我才能真正的安心。”
      
      “你从来……。”
      
      “不可!”
      
      “帝君!”
      
      帝君?
      
      这些是什么?
      
      吴煦又是谁?
      
      是记忆?那又是谁对谁如此深痛恶绝?
      
      用手抚了抚紧皱的眉头,抬头望着繁星满天的夜空,仙界,会给他答案么?
      
      青阳最近觉得他的师傅又能爱了。因为前几日师傅给了他一株乾坤聚灵草,本欲让他以备不时之需。不过到了他手里的灵草,还不是得到猫儿嘴里,他决定等猫儿炼化了这株灵草就下山。
      
      寻道根,然后找他即使失忆了也心心念念的仙界。
      
      这就是聚灵草?怎么这么小株,还叫什么乾坤聚灵草。
      
      “你这鬼精灵的小猫儿,这可是师傅从万物阁取出来的,号称聚乾坤之灵,这整个道界怕也不过三株之数。你这小猫儿跟了本君可真是好运阿。是不是啊猫儿。”遇见你这猫儿,可真是好运啊。
      
      是啊,遇见青阳君真是顶好的运气呢。
      
      可是,这个真的要给我么?你灵力无法修炼,你师傅肯定希望你下山能有份助力。白猫儿瞪着圆圆的琥珀色的双眸,透过面前的乾坤聚灵草看向青阳。
      
      “你就是我的助力啊,有你在身边助我总比这样一株灵草强吧,猫儿的实力提升了的话也能保护我啊。”青阳有些失笑,这小猫儿心思还挺重。
      
      是在担心我吗,这猫儿。
      
      白猫儿满怀热枕的去吸收灵草了,心中有信仰猫儿就有力量。
      
      青阳君就是他的信仰。
      
      青阳看着他干劲十足的模样忍不住的笑出了声,白猫儿听到他的笑声时简直就是落荒而逃,青阳却笑的更加过分了。
      
      直到白猫儿把自己关进房间开始炼化之后,青阳的脸色才陡然阴沉下来。抬手揉了揉额头,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他挥手给猫儿布了个元神结界,才回到自己的卧房。
      
      四周皆是混沌,灰雾蒙蒙,一片寂灭。不似黑暗那般让人绝望,却让人觉得心悸。四周隐隐有喊杀声传来,越来越响,战鼓擂动。
      
      “魔尊,仙魔两界一向相安无事,你如此之举怕是天地不容。”
      
      “天地?没了仙界,我,便是这天地。”
      
      清冷低沉的声音响遍这片战场,在话音落下的同时,那人从虚空中一脚踏出。魔族军队上空一挺拔身影悬空而立,一身白衣猎猎。
      
      听得这话仙界众人纷纷怒斥,不过仙界似乎并无主事之人,而魔尊又无人可敌,这仙界看来必败无疑啊。
      
      这是?仙魔大战?这难道就是仙界消失的原因?可是六界史上并无此事啊?
      
      眼前的情景再变。血流成河,尸浮遍地,青阳入眼满是红色,令人窒息的红色。
      
      元神之力瞬间陷入狂乱,脑中一阵剧痛,心神险些失守。
      
      青阳赶快闭眼调息“这些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六界史上并无此事,一定是我太在意仙界的消失了,一定是我平时想多了。一定是。”
      
      感觉到周围渐渐安静下来,气息逐渐平稳的青阳试探的睁开了眼睛,入目依旧是一片红色,依旧是让他失了神。
      
      落了一半的太阳将整片天空映的红彤彤的,一团团火烧云簇拥着他,青阳犹如置身在一片片燃烧的火焰之中,金红色一路铺就,远处更是鲜红一片。
      
      直到红色里出现一抹耀眼的白,仍是气拔山河的气势,却并无战场之上的杀伐果断。他从那血一样的鲜红之处缓步走来,声音依旧清冷低沉却饱含温情“煦君,这日落之霞可合心意?”
      
      面前这人在同自己说话?
      
      这如画般的美景自然是合心意的,只是方才的尸山血海太过真实,眼前这仙景般灿烂晚霞也让人深深感到不适。
      
      “我是吴煦?那你是谁?”青阳一开口便觉得有些怪异,这声音低沉温暖跟自己平日里爽朗的声音大不相同。
      
      对面那人却哑然失笑,“小煦,你说,我该是谁呢。”那微微沙哑的声音充满蛊惑,原本有些宠溺的笑容陡然变得阴森可怖。
      
      魔尊!
      
      “是魔尊。”这句话说完,青阳猛然睁开眼睛。好险,不愧是魔尊,好强的威压,好恐怖的气势。
      
      与此同时,魔界魔族,一座奢华的酒楼之中。一人一袭黑袍站在窗边,望着即将突破地平线的太阳,微微眯了眯双眼“是错觉么?”
      
      “去请魔尊过来。”那人回头对着黑暗处轻声道。
      
      青阳随着呼吸慢慢让自己冷静下来,事情是越来越复杂了。魔族都牵扯其中了真是一个大麻烦啊。不过嘛,本君所向披靡,战无不胜,该头疼的是他们才对。
      
      忽略自己刚刚被碾压的一塌糊涂,兴冲冲的去找他的猫儿了。
      
      猫儿不知道吸收完没有?
      
      悄悄地推开隔壁的门,……没有猫儿?难道出去玩了?元神瞬间覆盖清静峰,没有,怎么会?那一道门呢?青阳小心翼翼的散出自己的元神之力,可是心却越来越沉。
      
      他把他的猫儿,弄丢了。
      
      道虚子有些没想到万事的开端,竟然是青阳崽的那只猫儿。
      
      “师弟,让你们底下那些小崽子们都出去历练历练吧,护派结界里的灵草是抵挡不住这六界的暴风雨的。”
      
      “是,师兄。莫非……。”
      
      “风雨欲来啊。”
      
      “那我们……。”
      
      “我们这些老灵草自然要好好待在护派结界里了,这年纪大了,更不能让风雨摧残了。”
      
      “师兄,我就问我能说完一句话吗?”
      
      “师弟,莫生气,生出病了来无人替。”
      
      “师兄你……。”
      
      “我与你们同在。”
      
      …………
      
      不闹失踪就好。
      
      昆仑山山主,易古,字淮炽。沧澜派掌门沧玄子,字渊陈,前来拜访。
      
      “淮炽君,渊陈君同时来访,我这一道门真是蓬荜生辉啊。”
      
      沧玄子笑道“门主,叨扰了。”
      
      易古就直接多了“门主,听闻你那宝贝徒儿下山去了?”
      
      “是啊,我让他下山历练去了,唉,老了,总不能护一辈子崽儿吧。总得让这些小崽子们锻炼锻炼,将来……”道虚子看了他二人一眼,将他们的迫切尽收眼底“将来,这一道门的重担还是得他们来挑呢。”
      
      沧玄子跟易古虽说性格是天差地远,可对道虚子还是有共识的,两人在心里齐齐骂了声,老狐狸。
      
      沧玄子依旧笑而不语,易古却耐不住的道“门主,你这徒儿可是号称千年来第一人,必入仙界啊。”
      
      “淮炽君,那些谣言小辈儿们传传就罢了,怎的连你也如此认真。”
      
      易古被噎住了,又无可反驳。心想,还不都是你的功劳,要不是你我能信。你敢说这愈传愈烈的天选之人的名头跟你没关系。
      
      这时沧玄子笑着出来救场了,估计是觉得他再不出来说两句,这对话大概就没啥进展了。
      
      “门主,凡世间有句话说的好,无风不起浪,在下相信令徒自有其过人之处。更何况,登临仙界乃是这千年来我道界众人心之所向。令徒天之骄子,想必……。”
      
      “唉!渊陈君我又何尝不知啊,只是,仙界失踪千年,壁障难破,恐怕……。”
      
      再难破也比根本破不了的强。
      
      沧玄子与易古相视一眼,这短暂的沉默……。
      
      “沧澜派愿鼎力相助青阳君,登临仙门。”
      
      “昆仑山亦愿倾囊相助。”
      
      沧玄子,易古二人依旧默契的明白了道虚子的意图,依旧是……。
      
      哼!老狐狸。
      
      “咳,两位贤弟这就见外了。既然两位如此诚意,那老夫也只能却之不恭了。”哎呦,青阳啊,师傅我给你拉这道门助力拉的也不容易啊。以后若是飞升了可千万不能忘了师傅啊。
      
      “门主这话才是真的见外,这对仙界来说我道界本就是一体。自当同心协力,若是青阳君飞升仙界,我等能有缘得见便也知足了。”
      
      鼎力相助只是为了见见仙界?
      
      “渊陈君果然令人钦佩。”
      
      似是未听懂这一语双关,沧玄子忙道不敢。
      
      易古仍旧直奔主题,“那就烦劳门主提点了。”
      
      承诺你也听了,我二人之身份自然是说到做到,更何况还是对你这一道门门主的承诺。接下来,就该你表示诚意了吧。
      
      “提点倒也算不上,不过我那徒儿执意下山,我这做师傅的也只好让他去历练历练了。”是执意下山的,只不过是找他的猫儿去了。“这些小辈儿们,还是经历的太少,也该让他们闯闯了。”
      
      “而且两位掌门莫要忘了道界的传承,道根不可丢啊。”
      
      两人闻言忙道不敢。这样谦卑的态度不仅仅是因为道虚子话里的诚意,更是因为想入仙界,必寻道根的古训。
      
      几人也都明白还是早些让自己变的强大才是保障。更重要的是若是仙界出现,你连道根都没得,那还谈什么登仙界啊。
      
      于是道界一道门小辈弟子均外出游历,昆仑,沧澜两派亦各自遣出自家小辈儿里的精英,道界各派纷纷效仿,一时间仙界既出的传言喧嚣于市。
      
      而此时的青阳已经踏上了他的漫漫寻猫路。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