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一章 ...

  •   幽暗的空间里,半空中悬浮着一个微亮的光团。光团里,一青色一无色的两团气流水乳交融着,满是蛊惑的宠溺声音从中传出。
      
      “小东西,还记得我教给你的么?”
      
      水流般的灵气冲着青色气流讨好的缠了上去。
      
      “很好,本君要走了,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
      
      水色灵气听完这句话,突然静了下来,满是茫然。
      
      于是再次传出来的声音里满是笑意,却又带了些孩子气的霸道。
      
      “你要不要无所谓,反正我都会把你带走的,你也只能是我的。”
      
      于此同时,道界一道门门主,道界呼风唤雨的大佬,道墟子。正难得有空来凡世间体验这滚滚红尘。
      
      还真是,比永远都是修行修炼的道界有趣了很多啊。
      
      看来,老夫与这凡世间甚是有缘,以后还是多来体验民生的好。也许会让他处在巅峰的境界再有所精尽也说不定啊。
      
      毕竟一来凡世间就忍不住的开心是怎么肥事。
      
      开心的白胡子老爷爷打算来两碗路边的馄饨,逛逛青……酒楼,见识见识这丰富多彩有滋有味的人生啊。
      
      然而……。
      
      嗯?在馄饨摊前犹豫了片刻后。本门主什么也不知道。
      
      嗯?在酒楼前犹豫了片刻后。老夫只想做一天普通人。
      
      嗯?在怡红院门前犹豫了片刻后……好吧。这要是让我知道是谁一直给我发元神令,我只能保证不打死你。
      
      应该打的过吧,虽然这元神令之力看起来这么强,可是总有种后继无力的感觉。
      
      哦,千万不要是个男人给他发的啊。虽然道虚子是没有道侣的。可是,还是忍不住会同情这个后继无力的人啊。
      
      终于行动了的道虚子踏空而行,目光沉沉的盯着下方的大山。倒是处钟灵毓秀的好地方,只是这样的地方,在这凡世间也挺常见的。
      
      谁在这样的地方给他发元神令啊?这里难道有什么厉害的不出世的老家伙受伤了?可是怎么就认准他了呢?
      
      道虚子的疑惑不是一点儿半点儿,只能等见到人之后再解惑了。
      
      不过在他小心翼翼的缓缓靠近之后,心里的惊诧更是如何也压不住。
      
      这。。。这他妈谁家熊孩子?
      
      眼前的是个俊美无俦的少年,大概十一二岁的模样。怀里抱着只银白色的猫儿,懒洋洋的站姿里透出一股睥睨的气势来。
      
      “门主,在下等候多时了。”少年轻轻抚摸着怀里的猫儿,微笑着道。
      
      闻言,道虚子心中忍了无数句“卧槽”,然后出于谨慎起见,也没有过去进行“不打死他”的友好交流。
      
      心里的疑问多怎么办,当然要主动的问出来。
      
      “你是如何知晓我就是你要等的人呢?为何我不能是路过?你唤我作门主,我是何门何派之主啊?小娃娃,话要想清楚再说啊。”发出灵魂三连问的道虚子笑眯眯的努力做出一脸慈祥的表情来。
      
      ‘老狐狸’吴煦心中暗骂的同时紧了紧怀里的猫儿。他本就所剩不多的元神之力现在几乎消耗殆尽了,能站在这儿跟他说话已是不易了,偏偏这人还疑神疑鬼的。
      
      “自然是因为我就是召唤门主之人啊。想必门主是疑惑我一少年如何有能力召唤于门主吧?因为我就是仙界命定的天选之人啊。仙界帝君赐我仙力,让我入门主名下,过一道门,登仙界之巅啊。”
      
      吴煦说完眨巴他那双漂亮的大眼认真的看着对面的道虚子,竭力用眼神告诉他,我说的都是事实,没有胡说,也没有八道。
      
      我就是那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天之骄子。
      
      道虚子面上一副沉思的模样,心里不断冒短句“卧槽!”“老子信了你的邪”“特么还帝君,仙界。”“见识不少啊小子”。
      
      在道虚子内心风暴的时候,吴煦将眉头皱了皱。心里忍不住的苦笑。
      
      坚持不住了么。
      
      他用力抱着白猫儿,口中喃喃。
      
      “我会护好你的,你要信我。这次,会护好所有人的,真的。”
      
      道虚子对于这个他认为见识颇多的少年,还是以一句“卧槽”收了尾。
      
      这这这……这特么又是怎么回事儿?
      
      幸好他眼疾手快的接住了,不然这少年怕是一头栽地上得毁了容。
      
      啧啧,还有这猫儿,估计也就被他压扁了吧。
      
      在‘带个这么俊的还是昏迷的娃娃逛街,他怕被人当成人贩子。’的前提下,道虚子决定先带他们回一道门。
      
      扫了老夫的兴致,自然是要付出代价的。回程路上的道虚子心里想着就上了手。
      
      咳,别误会,就是看他有没有修行的根骨而已。
      
      意外的天赋绝顶。
      
      道虚子微眯了下双眼,意味不明的扫了一眼这少年跟他紧紧抱着的猫儿。
      
      带回一道门,倒是很值得的。
      
      一道门内,道虚子的几位师弟看着他带回来的人道。
      
      “师兄,你的意思是想收这少年为徒?”
      
      “是,师弟啊,咱们一道门终于有个门主候选人了。师兄甚感欣慰啊!”
      
      “…………”
      
      我看是你终于有机会卸下门主之任了吧,不过门中事务都是我们在管,你个潇洒门主到底有什么好不满的。
      
      道虚子绝对没有不满,他就是太满了,满的都溢出来了。所以才想收个徒弟费点儿心力啊,更何况,他这个徒弟可是要登仙界之巅的人。
      
      “仙界消失千年了。到现在都毫无线索跟现世的征兆。”
      
      对于道墟子突然转移的话题,他的几位师弟均是保持了沉默。
      
      失踪的仙界就像是一座山,压的他们喘不过气来。
      
      某位晕过去的少年醒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感觉怀里有没有猫儿。
      
      还好,还在。
      
      可是,这里是哪里,自己怎么会在这里?
      
      这是一间普通到有些简朴的屋子,仿佛有人监视着他似的,他刚醒就进来了一位普通的他觉得都能代表芸芸众生的老人。
      
      对于自己现在一片空白的脑子来说,他明智的选择没有先开口。
      
      “小娃娃醒了。”道虚子仍是一脸慈祥的笑“身体可还有什么不适?”
      
      …………
      
      “怎么了?难不成晕了一下就变哑巴了?”
      
      少年惊慌的垂眸,看向怀里的猫儿。
      
      道虚子见他不语,跟着他目光望向那只白猫儿。
      
      “这白猫儿...。”
      
      “这是我的。”
      
      话未说完就被抢了去,道虚子也不恼。只是看了他一眼又笑眯眯的道。
      
      “小娃娃,你为何会找我呢?你又怎会知道仙界呢?”
      
      少年像是终于鼓足勇气,眨巴着眼睛无辜的望着他,“老爷爷,我找你了吗?那我怎么会在这里?是你带我过来的嘛?仙界又是什么啊?”
      
      老爷爷?……。
      
      正事儿要紧。
      
      “你不知仙界?”道虚子眉头轻皱“你也不知你为何会在这里?”
      
      少年乖巧的点点头,继续眨巴着无辜的双眼仰头看着道虚子,企图用他那张俊俏的脸做武器。
      
      道虚子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突然满脸心疼的叹了口气,再次看向企图用脸迷惑他的少年。
      
      “可怜的娃儿,怎么什么都记不得了。是你主动找我让我带你回来的。”
      
      嗯,这倒是可信的。
      
      “你当时颇为凄惨,衣不蔽体,食不果腹。而且还有恶犬在旁。我看着实在于心不忍,又看你骨骼清奇,是难得修道奇才,所以决定带你回来传你衣钵。”
      
      是吗?这他么,能信?
      
      道墟子真是就差老泪纵横了。“谁知我还未动,你便晕了过去。若不是我及时相救,你怕是早就成了那恶犬嘴下亡魂了。”
      
      呵呵,真的太谢谢您了呢。
      
      “那我这猫儿?”
      
      “这猫儿啊。”道虚子瞧了一眼他那一心一意的神色,又道“这猫儿真是难得啊,那种情况都守着你,护着你的。颇有灵性啊。”
      
      某只猫儿不知道自己平白跟某人多了些情深意切。
      
      “嗯,我就知道他会一直在的。”
      
      …………
      
      这是信了?
      
      真的什么都忘了?
      
      真失忆?
      
      白捡个好苗子?
      
      道虚子一点也不心虚的决定留下这少年了。
      
      “是嘛,我也觉得这猫儿着实不错。”
      
      也不知道哪不错。
      
      哦,可能是睡眠不错,现在也没醒。
      
      少年又低头看了看猫,不知道为什么,这话听着还挺舒心。
      
      (论夸媳妇儿比夸自己还高兴。)
      
      只是……当务之急还是找个落脚的地儿才好。
      
      少年笑的乖巧可爱。
      
      “老爷爷,小子多谢老爷爷救命之恩。”说着就下床重重磕了个头,他刚刚不是说要传我衣钵吗。
      
      “那老爷爷是准备收下小子么?”
      
      道虚子一脸高深莫测。
      
      “看你天赋不错,勉强收了吧。”
      
      他从未收过徒弟。一来嘛,从没有人入了他的眼,二来,这仙界就是压在他心里的一道枷。如今这少年一来就展现如此天赋和底气,让他沉寂数百年的心好像渐渐复苏了。
      
      “徒儿见过师傅。”又是重重磕了三个响头。“那,师傅,徒儿姓何名何啊。”
      
      道虚子轻咳了一声。
      
      “这个,我捡到你的时候听到有人管你叫狗剩儿。不过,你既已...。”
      
      这他妈不会是真的吧。
      
      尽管内心不断咆哮着,少年面上还是迷茫又惶恐的开口打断了道虚子的话。
      
      “师傅,徒儿不会叫狗剩儿的。”
      
      这孩子,怎么老不让人说完话呢。不过道虚子还是投给他一个疑问的眼神。
      
      …………这他妈要怎么说。
      
      “徒儿是绝对不会被剩下的。”
      
      …………
      
      还以为你想起什么来了。
      
      咳。
      
      “自然,我道虚子的徒儿怎会被剩下。你既以入我门,自有为师赐号。就叫……”
      
      …………
      
      叫啥来着?下面那些崽子们都叫啥?
      
      “青阳。”
      
      刚被赐号的青阳收回自己盯着师傅探究的目光,恭恭敬敬的磕头谢师。
      
      唉!反正都拜了,将就着过吧。
      
      怎么将就啊,他起个名字都起不出来。
      
      不将就你走啊,你啥都不知道,怎么找回记忆,更重要的是,怎么养活猫儿。
      
      好,我将就。
      
      得了新名字的青阳内心交战了一番后,痛快的认了输。
      
      我觉得青阳这个名字也挺好的。
      
      “天地六界,分仙魔,幽冥初生三界,跟道界,妖界,凡世间三界。”
      
      道虚子向他新收的傻徒弟传授着最基本的知识,这些是个道界的人都懂,可是他这个傻徒弟失忆了,那他就只能慢慢教导了。
      
      虽然他也想把这个最基础的丢给别人来,可他怕丢人。
      
      他觉得宁可气死自己,也不能把人丢了。
      
      “那剩下的三界是后生的么?”
      
      道虚子:强迫自己微笑。
      
      “不是后生的,只是个分别厉害不厉害的称呼而已。”
      
      道虚子接着说道。
      
      “其中仙界已经失踪千年了,这是最重要的一点。”
      
      青阳又惊讶的打断了他。
      
      “仙界失踪千年了,那我怎么飞升啊?”
      
      你这件事儿倒是没忘啊。
      
      再次强行微笑。
      
      “听为师说完再问,好不好。”
      
      道虚子发誓,他要不控制着自己这么慈祥温柔的话,他得一掌把他这小徒弟劈出去。
      
      “这是最重要的一点,要记牢。不过它只是失踪,不是消失知道么。所以以后会现世的,而我们所处的就是道界,为了飞升仙界而存在的道界,所以我们比任何一界都希望仙界重现。”
      
      “剩下的,将来你自有机会去细细了解各界的。一门一派一仙山,便是道界为首三派。我派么,便是三派之首,一道门。”
      
      说到这里道虚子撇了终于能乖乖聆听他教诲的青阳崽一眼。
      
      “你做为道界首派门主之徒,肩上的担子很重啊。”
      
      “可我还想飞升的啊。”青阳倒是好一副懵懂天真。
      
      “仙界已经消失千年了,这千年来从未有人再飞升。你又如何当神仙呢?”
      
      道虚子强迫自己耐心道。
      
      青阳突然咧嘴一笑“我说能就能。”
      
      ……有志气,好孩子。
      
      清净峰,峰如其名。作为一道门众多山头儿里最清净之地,被赐给了青阳崽儿,从此与清净无缘。
      
      “嗷~,嗷嗷~……!”老远听见白猫儿的叫声,因为这个傻崽子非要跟他一块洗澡。
      
      白猫儿觉得自己刚刚萌生意识,就被这个可怕的人类少年给抱到怀里不撒手了。
      
      等他感觉到这个少年身上可怕的威压终于降下来之后,还没来得及逃,就来了个更恐怖的老头,所以装死装到现在。
      
      不过,现在更好了,更恐怖的老头成了可怕少年的师傅。他就被默认在这少年身边了。
      
      真好。
      
      有机会还是一定要逃走的。
      
      我要逃走!!!
      
      我不要去水里!
      
      不要!不要洗澡!
      
      “小猫儿,你害怕么?可是这水暖洋洋的很舒服啊。”
      
      白猫儿的挣扎嚎叫可算有了效果,青阳终于发现他害怕了。
      
      “不怕,不怕。那我就这样抱着你好不好?”
      
      青阳往后靠在池边,让自己上身露出水面,把白猫儿抱高放在胸口。
      
      我只能说,比刚刚稍微强了那么一点儿。
      
      白猫伸出两只前爪紧紧扒拉住青阳崽的胸口,还是这样有安全感一点。
      
      希望这个乖崽不要再折腾他了。
      
      白猫看着眼前胸口的皮肤处不断往下滴的水珠。
      
      咦?甜甜的。
      
      这家伙的洗澡水怎么可能是甜的,肯定是感觉错了。
      
      嗯~真是甜的啊!
      
      我……卧槽!
      
      胸口处暖暖痒痒的,青阳有些想笑,又强忍着故作委屈道,
      
      “我还小呢,你干嘛调戏我,占我便宜啊。”青阳把怀里的猫儿紧了紧。用手指轻轻拂过尖尖的耳朵放轻了声音“你是不是也喜欢我啊。”
      
      你又这么可爱。
      
      白猫: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一开始就不应该遇到你,这样我就……。
      
      “猫儿,以后你就叫猫儿了,知道吗?”青阳没等他念完台词,就把怀里白白的一团举到眼前,认真的说道。
      
      琥珀色的瞳孔里倒映出青阳那张俊美非凡的脸,也看到了对方那深褐色眸子里一脸懵的自己。
      
      什么,意思?
      
      “就是你的名字啊,你叫猫儿。”
      
      。。。。。。
      
      以物种来起名,你怎么还不如你师傅。
      
      你听说过那个人名叫人的!
      
      青阳说完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心事,又笑着道。
      
      “我叫狗儿,你叫猫儿,知道了嘛。”这么说的话,狗儿这个名字也不错嘛。
      
      猫儿是狗儿的。
      
      你是我的。
      
      猫儿:请问这位小道长,我有说不的权利吗?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