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第 14 章 ...

  •     南方蜀地边境有一座繁华大城,万重山。
      
      万重山原是四季如春,气候宜人,人口多达数百万的要城。本是生意往来,与邻国互通有无的重要城邦。更是历代朝廷必争之地。
      
      如今却异像频现,本来四季如春的气候却在两个月之内慢慢变得滴水成冰。城中百姓向来过得是永远穿单衣的日子,哪里受得了这样冷的天气,于是纷纷搬往邻城。
      
      说来也怪,明明万重山如此寒冷。城外四周的山脉,树林却气候依旧,长的郁郁葱葱的。本来有人想着既然城外就没事,不行就在城外扎营算了,毕竟离了旧土去他乡,也不见得就是好去处。
      
      可是这几日城外竟开始渐渐地起雾了,一开始人们以为是城里城外一冷一热导致的。可随着雾气越来越浓,城外也待不下去的时候。有人想搬走,有人想回城。
      
      可是无论你想去哪,在雾气里就只能回到万重山城门前。
      
      如此诡异的情况,让边境处压境的敌军都打消了趁火打劫的心思。
      
      只是万重山里的人就不好过了,寒冷的天气自不必说。恐慌,早已无处不至。
      
      “这雾里有妖怪,他不让我们走了,他要把我们都吃掉。”
      
      “都怪你,我早说了搬走吧,现在可倒好,走也走不成了。”不知谁家的女人带着哭腔尖声吼道。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先顾好眼前吧。别先给冻死了才好。”又不知是那儿传来的凉凉的话语。
      
      众人只能徒然的回到各自的家。
      
      吴煦跟银月并排站着,一青一白甚是养眼。只是此时两人的脸色都不是太好看。
      
      “煦君,你那师傅有点儿不太靠谱啊。”银月到了凡世间听吴煦的改了口,看着面前那茫茫白雾,打了个冷颤说“怎么这么冷啊,不是四季如春么。”
      
      想起道虚子的叮嘱,吴煦也有点黑脸“老狐狸。”
      
      吴煦用元神探查了一下,情况确实跟师傅说的一样。当然,除了那据说四季如春的天气。
      
      道虚子:没错啊,两个月前,的确是四季如春来着。只是他如果一直四季如春就用不着咱们去了啊。乖徒儿,下次为师给你找个一定真正四季如春的四季如春。
      
      吴煦已经不想听到这四个字了。
      
      “下次……。”咳,“这次有我在,保证不让银月冻着。”吴煦收回了跟他师傅学的下次的承诺。
      
      以后还未可知,最重要的是先把做好现在再说。
      
      “还有我给你的护甲,可有佩戴好?”
      
      “贴身戴好了,再说我也有灵力护体啊。先救人要紧。”银月看了眼吴煦有些尴尬的神色,为了忍住笑意便转头过来,认真的研究起这浓雾来。
      
      这雾内雾外泾渭分明,好像是有人布了个结界把雾封锁在里面一样。
      
      银月向前伸手摸了摸,并无任何阻隔。而且还摸到一手冰冷的碎冰渣。
      
      “真是奇怪。”
      
      “这雾确实奇怪得很,我的元神都无法深入。但是据搬到附近别的城里的万重山的人说,进入浓雾并不会受到伤害,只是会被困在万重山而已。”吴煦也是皱着眉看着面前的那如一面墙似的平整的浓雾。又看了一眼银月刚刚碰过浓雾的手,忍不住拉到自己怀里给他仔细擦干净。
      
      银月笑了笑,微微沉吟道“也就是说这万重山只能进,不能出?那么……。”
      
      “又是谁,传出来的消息呢?”吴煦接下了银月的话,两人转头相视,同时撇了下嘴角。
      
      “求救的消息传到我师傅哪里到并不难,出来的人里肯定也有些人的至亲留在了这里,再说毕竟是这么一座繁华的大城,还是军事要地。”
      
      “那就是有人可以出来,或者有人出来过。也可能,是有人布局。”银月说着便上前一步“不过是什么都不重要,这万重山我们是一定要进的,人,也是一定要救的。”
      
      “煦道长,走吧。看看到底谁,更技高一筹。”银月嘴角邪邪勾起,目光好像通过浓雾在跟什么人对视着。这时的银月自信的甚至有些狂妄,那还有半分在清净峰时害羞无措的样子。
      
      吴煦无奈的笑了笑,拉紧了他的手。
      
      “走吧,银月大侠。”
      
      吴煦用元神结界护住他跟银月,拉着他慢慢走进了浓雾里。
      
      “你说这雾里会有什么?”
      
      吴煦看了眼被他拉着的白嫩的手。
      
      “碎冰渣,你不是验证过了么。”
      
      “……。”我是那个意思吗。
      
      银月索性不再说话,凝神戒备着,也好替吴煦分担些压力。
      
      “元神好像能探测的远一些了,这里的雾气比起外面好像稀薄了不少。”吴煦皱着眉头说“我们进来有一炷香的时间了吧,应该快到城门口了。”
      
      “煦君,这里……。”银月握紧了吴煦的手,他似乎隐隐有些不安。
      
      “嗯,小心些。”
      
      吴煦扭过头跟他对视着,银月也朝着吴煦点了下头。
      
      在茫茫浓雾再次前行了片刻,银月突然拉着吴煦站住了,盯着回头看他的吴煦说。
      
      “是妖。”
      
      “似乎还有点儿仙界的气息。”
      
      “仙界?”
      
      “我能感觉出来。”
      
      “那现在?”
      
      “先出了这浓雾,我探测到城门了。”
      
      吴煦重新加固了元神结界的同时,便拉着银月加快脚步冲出去。随着雾气越来越稀薄,好像渐渐可以看到万重山高大厚重的城门了。
      
      吴煦正打算一鼓作气冲进城里时,身侧突然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
      
      元神结界瞬间收缩至一人,吴煦把银月带进怀里,抱着他躲开了那发出怒吼的东西。两人刚刚站定,银月便从他怀里挣脱出来。震惊的看着他们刚刚站的地方,尽管现在那里空无一物。
      
      “白虎,四圣兽之一的白虎。”
      银月语气里满是难以置信,扭头看向吴煦说“可是,四圣兽不是随着仙界一起消失了么?怎么会……。”
      
      吴煦把他重新搂到身边,腾出一只手揉了揉皱着的眉心。自从看到这浓雾开始,他好像就一直在皱着眉。
      
      “先出去再说。”说罢便拉着他跑到城门前的雾气真空地带。
      
      “我没看错,是白虎。可是怎么会有妖气,圣兽不是入了仙界就会彻底脱离妖界再无一丝妖气么?”银月稍微平静了一些,对着吴煦不解的说。
      
      “我问你,仙界呢?仙界在哪?”
      
      “不知道啊。”
      
      “仙界如何失踪的?”
      
      “不知道啊。”
      
      “圣兽不是随着仙界失踪了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知道啊。”
      
      银月被自己一连串的摇头弄的有些头晕,也不懂吴煦问这些明摆着的问题干嘛。
      
      抬手扶住发晕额头,忍不住斜瞪了吴煦一眼。
      
      这一眼瞪的吴煦心神顿时开始荡漾,勉强压下去之后。想要伸手替他揉揉侧额,却再次忍不住皱了皱眉,怎么,什么时候跟我一样高了,明明一副少年的样子。
      
      看来,是长大了啊。
      
      “所以啊,这么多问题没有弄清楚也就弄不明白圣兽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吴煦干脆伸手捧住了他的脑袋,“以后总会弄清楚的,况且眼前不就有一个机会嘛。”
      
      吴煦抬头看了看城门楼上沧凉粗狂的三个大字。
      
      万重山。
      
      “看来这事情要比想象的深奥许多啊。”
      
      “也比想象的有趣许多啊。”银月冲着他眨巴了下琥珀色的大眼睛,拉下他扶着自己脑袋的手“走吧,煦道长。看看这万重山里的人知道些什么吧。”
      
      入了城以后,情况倒是比想象的好很多。虽然街上看不见什么人,却也没出现阴森的破财感,说明人都还平安无事。
      
      吴煦松了一口气,只要人没事就好。
      
      银月听到街边一处客栈里有动静,便想上前敲门问问情况。吴煦却一把把他拉回身后,“不是说了要一切小心么,待在我身后不许乱跑。”
      
      “青阳君,我又不是柔柔弱弱的女人,不用这样小心护着我。”
      
      吴煦回过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反倒比刚刚看起来好说话的多。
      
      银月却只是讪讪的笑了笑,声音低了许多,略带讨好的说“不是还有煦君送我的护甲么。”
      
      “我送你的护甲,就没打算派上用场。”
      
      …………
      
      这是什么意思?
      
      吴煦没在理他,把他在自己身后拉紧便去敲了门。
      
      “我知道里面有人,你们不用害怕。我是道界的道长,收到求救的消息来替你们解决这件事的。”客栈的门还是紧紧闭着,只不过里面传来一些淅淅索索的声响。吴煦忍不住想用元神探测一下,银月拉了拉他的手阻止了他。
      
      “现如今这万重山只能进不能出的,也没人费那么大劲进来干坏事儿。如果你们不相信我们,那我们只好换别家问问了。”银月听着近在门后的声响,颇带蛊惑的加了一句“只不过,在这危机四伏的环境里,先受到我们庇佑的就是别人了。”
      
      说完这句便老神在在地等着。吴煦有些惊讶的回头看了他一眼,银月读懂了吴煦的眼神便忍不住得意的冲他挑了挑眉。
      
      门后越来越响的动静结束了两人不分时宜的眉目传情。
      
      开门的是一位中年男子,看样子应该是这家客栈的老板,穿的倒是锦衣玉袍,只不过神情中的惊惧破坏了他这一副大老板的样子。
      
      “两位……就是,道,道界的道长?”中年男人探出头来哆哆嗦嗦的道。
      
      “是,在下吴煦。这位是,我师弟,银月。”吴煦透过门缝看向黑漆漆的屋内,“可否进去详谈。”
      
      那中年男人看这两位如此年轻,长得又这样好看,忍不住有些犹豫。如今这道界的道长这般小的年龄就可以出来降妖除魔了?
      
      谁知那男人身后突然突然伸出一双手硬生生打开了门。
      
      “你还不快请仙师们进来,还在干什么。反正早晚是个死,我宁愿信仙师是来救我们的,也好过,好过……。”
      
      开门的是个跟男人差不多年龄的女人,说了没几句便哭的说不下去了,看男人搂着安慰的模样,应当是这客栈的老板娘。
      
      吴煦跟银月在门口看着这一幕有些尴尬,同时也皱着眉对视了一眼,什么叫早晚都会没命?这城中难道还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危险。
      
      那中年男人此时像是才反应过来,忙把他们俩请进屋内。又仔细把门从里面锁上之后,才把门边的桌椅板凳重新堵到门后。
      
      吴煦跟银月一进门便被那客栈的小伙计请到一旁坐下,此时看着那小伙计跟那中年男人一通忙活也不再忍着了。
      
      “这又是做什么?这城里难不成还有什么伤人的东西?”吴煦看向那还在抽泣的中年妇人。
      
      “这哪是伤人,分明是杀人啊。”那妇人抽抽噎噎也说不清楚,仿佛刚刚给他们开门已经用尽了她全部的勇气。
      
      那中年男人跟伙计忙活完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
      
      事情起初跟吴煦他们得到的消息一样。
      
      客栈的老板名为罗军,跟他的夫人,还有这个从小就跟着他们的小伙计生儿,被困在了城里。
      
      他们被浓雾困在万重山城以后,并不如何悲观,一开始是慌乱了一阵。可是想到外面还有许多从这里出去的朋友亲人,他们定会想办法救他们的。
      
      可是过了两天,气氛就渐渐的不对了。晚上的万重山竟然开始出现成群成队的士兵开始巡逻。这里的军队早就撤没了,邻国的敌军根本不会进这迷雾,更别说还有秩序的巡街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众人的恐慌慢慢达到了顶峰,只是虽然这样日夜躲着既害怕又煎熬,可想着若是能有人来救就能苟活,谁又愿意死呢。于是大家只能这样备受折磨的躲着。
      
      再一次发生击溃众人情绪的事是在前两天夜里,那些巡逻的士兵,开始抓壮丁了。若是被这些军队抓了壮丁,那必定是有死无生啊。
      
      终于有人受不了想要逃进浓雾里,不管怎样肯定还会有一线生机。可是进了雾里的那些人无一例外的,再次返还回了这万重山。
      
      还是被那些士兵带回来的,然后又被带走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