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第10章 ...

  •   青阳道长觉得这发展不太对啊。小兄弟啊,我们不是来降妖的么?以你的实力不用这么多废话吧?
      
      “吴道长,这是何意?这猫妖可就在眼前啊。那女子手中的就是,你与他们废什么话啊?”
      
      “青阳道长,可我并未察觉有妖气啊,难道青阳道长察觉到了?还是道长觉得只要是只有点儿灵性的动物便是妖?”吴煦语气淡淡,眼神淡淡。一下让那青阳道长没了底。
      
      “青阳道长曾问我师承何派,不知青阳道长又是哪门哪派啊?我听说,这道界也有位当世奇才的天之骄子,道号也为青阳,不知可是阁下?”吴煦对于自己夸自己早已习以为常,不过嘴角似有似无的笑,以及微带揶揄的语调让那青阳道长脸色大变。
      
      “你早就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青阳道长瞬间拉开了与吴煦的距离。刚想着试试能不能破了这阵法出去,突然身上一紧。
      
      “我是什么人,你很快就知道了。”
      
      本着一道门的行事准则,吴煦决定先下手为强。语毕的同时腕上一条红线已将那青阳道长捆的动弹不得。
      
      厅中几人,…………。
      
      怎么回事儿?以他们双方的战力对比,对方没必要耍什么阴谋诡计吧,那这是...真的?
      
      好一场大戏,虽然短,但是够过瘾啊。
      
      吴煦看着绑住青阳道长的红线,用手轻拍了拍,“委屈你了,没想到这位道友如此厚的脸皮,竟然这样弱鸡。”安慰完他刚刚用那蛟魂炼制的法宝,又看向因为他的话语而涨红了脸的道友“你这实力,真的不允许你这样作。只会让你死的更难看而已。”
      
      “各位,现在相信我是来帮你们的了吧。”吴煦脸上挂着他觉得最灿烂温柔的笑容缓缓靠近被周家小姐抱着的猫儿。
      
      白猫儿却在这时从周梦怀里一跃而下,绕过挡在前面的郑桥,拦在了吴煦面前。
      
      “雪团。”周梦一声惊呼“回来。”
      
      白猫儿坚定的仰望着这位吴煦道长,虽然他不喜欢这个角度,没有一点气势可言,可是没办法实在是自己太矮了。
      
      不准伤害梦小姐,不准伤害周伯父,不准伤害郑先生,谁都不能伤害,他们都是好人。
      
      吴煦在他面前蹲下,好让猫儿跟自己对视的时候不再那么吃力,“我谁都不会伤害,我说了,是来帮你们的。”
      
      虽然看着他的猫儿那样防备着他,那样护着别人让他很是难过,但他还是耐心的解释了一下,谁让他是他的猫儿呢。
      
      “雪团是你的新名字吗?很适合你。”
      
      这一身银白,倒是贴切。笑容忍不住的溢出。
      
      你能知道我想什么?凑巧吧?
      
      “不凑巧,我就是能知道。”
      
      看着像是熟识的一人一猫儿,郑桥试探着走过去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这位道长可是认识雪团?”
      
      雪团么,“不认识,就是看着就喜欢。”
      
      ……
      
      “那,那位又是?”郑桥指着被吴煦捆在门口不能动弹的人。
      
      “不用管他,稍后会有人来收拾他。”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问你们俩是怎么回事儿?内讧了?一起来的怎么你就把他给收拾了?还非要帮我们?我只想弄清楚怎么回事儿,才不是想管那个看着就讨厌的道长。
      
      “这位青阳道长,为的可是降妖。”郑桥不知面前这位心性如何,只是委婉的换了种问法。
      
      “妖?”
      
      吴煦终于把目光从白猫儿身上移开,眼神在屋几人身上转了一圈,但笑不语。
      
      几人心念电转,这是什么意思,没看出猫儿是妖?几人眼神交汇,这不可能。那是……?
      
      没等几人眼神谈论出什么来,吴煦接下来一句话便终止了他们互相望来望去。
      
      “我也是为降妖而来。”
      
      目光依旧紧紧放在猫儿的身上,故意加重的“降妖”二字,竟让白猫儿莫名生出羞涩的感觉来。
      
      “众位不必担心。”看着几人之间瞬间紧张起来的气氛,吴煦开口道。
      
      “人妖殊途,你们注定不能一直在一起,想必几位也都明白。我并不会马上带猫儿走,我会等到他心甘情愿的跟我走,这样也好给你们些时间告别。别的事儿你们不用担心,我都会解决的。这样可好?”
      
      吴煦觉得自己的想法真的不能再完美,也不能再周到了。虽然猫儿好像不记得他了,不过没关系,等他弄清怎么回事儿了,他相信他有的是办法。万一没几天他就让猫儿恢复记忆了,那岂不是马上就能带猫儿走了。他心里已经开始幻想猫儿以后跟他在一起的画面了,一定比以前更开心,更美好。
      
      可他不知猫儿现在满脑子都在回荡他那句带着笑意的“人妖殊途”。听到从他口中轻松而出的这句话,让猫儿觉得有些站立不住,心像是坠进无尽冰窟,又冰冷又绝望。
      
      周梦上前把猫儿抱回怀里,看了看周员外与小言,又把目光放到郑桥身上。随即开口道“听猫儿的吧。”
      
      虽然很舍不得,可是把他留下不见得就会让他好。那位吴道长好像能跟猫儿交流,让他自己去决定吧。
      
      自己总是在给梦小姐惹祸,若是自己走了他能放过梦小姐他们,那自己跟他走便好。
      
      “猫儿,我……。”
      
      我会随你走,可我想陪梦小姐几日,好报答她的救命之恩。
      
      救命之恩?这周家小姐竟救过猫儿的命。
      
      “好。”
      
      还在原地杵着的吴煦丝毫没有注意到因为他屋内几人的不自在。
      
      你不是说不会马上带我走嘛?
      
      “哦,是啊。可我也没说我会走啊。”吴煦嘴角邪邪勾起,似笑非笑,让猫儿觉得莫名的熟悉。
      
      “你们请自便,不用管我。当自己家就好啊。”
      ……
      
      真不用这么客气,我们会当成自己家的。
      
      “好了,猫儿。我得把那个欺负你的坏蛋处理了啊。”吴煦还是受不了猫儿略带责备的眼神。
      
      自从见到猫儿,还没摸过他抱过他呢。而且还得眼睁睁的看着他在别人的怀里埋怨自己,向着别人。
      
      唉!
      
      此时周府之外,又是一番轰动。人群中不知谁先开口。
      
      “你们快看啊,又来了两位神仙。”
      
      “天啊,这是怎么了。”
      
      众人抬头看向空中御剑而行的两位青衫人影。
      
      “青枫师兄,应该是这里了吧?”
      
      “嗯,没错。青阳师弟发来的元神令说的就是周府,这里还有他元神布的阵法。不过,怎么这么多人。”青枫眉头微皱。
      
      “见到青阳师弟不就知道了,先下去看看吧。”
      
      “也好。”
      
      二人如谪仙般落入人群之前,立刻有人大呼神仙。
      
      “神仙也是来除妖的么?”
      
      除妖?青阳师弟并未说有妖啊?
      
      想起青阳叮嘱的话语青枫开口道“我等此次前来是清理道门败类,并非除妖。”
      
      “道门败类?”
      
      “有人假冒道门弟子到处招摇撞骗,以降妖除魔之名骗取钱财,愚弄世人。”
      
      “什么?,那这是怎么回事儿。难不成……。”
      
      “可是那猫妖明明就攻击了青阳道长啊。我亲眼所见。”
      
      “难不成是后来那个绝美的小道长?”
      
      人群里一时间议论纷纷。
      
      青枫与青炎交换了下眼神,猫妖?不会是青阳那只白猫儿吧。
      
      两人心领神会间装作不曾交流,心里却齐齐冒出四个字。
      
      肯定就是。
      
      砰的一声令众人的纷乱争辩戛然而止,而周府的大门也在此时应声而开。
      
      “辛苦两位师兄了。”
      
      ……。
      
      “青阳师弟,这是怎么回事儿?”看着一身狼狈的青阳拎着个更加狼狈凄惨的人影,青枫急急出声问道。
      
      “没事儿,只是这个坏蛋好生厉害,捉他时费了一番功夫而已。”
      
      “那青阳师弟可曾受伤?”
      
      “未曾,师兄不必担心。”瞬间绽放的灿烂笑容让青炎有些后悔自己急急开口询问这小师弟了。
      
      吴煦把那人影往地上一扔,“众位安静,听听这位青阳道长怎么说吧。”
      
      青枫青炎同时皱眉,青阳道长?
      
      真是放肆,竟敢盗用一道门首徒之名。还这样大摇大摆的招摇撞骗,定要严惩。
      
      这人本是道界昆仑山的弟子,原本入了这样的大门派,只要认真修行日后定能成就一番事业。可是这人在昆仑为徒时就做些不入流的勾当,被人发现举报逐出师门后无人束缚,更是变本加厉,平时欺软怕硬,偷奸耍滑更不在话下。
      
      “我根本不是什么青阳道长,也不是道界中人,我是受人指使才来这卧雪城周府的,说只要说这猫儿是只妖就好。其他我一概不知啊。”
      
      在周府被吴煦狠狠收拾过一顿的假冒伪劣道长终于认了怂,乖乖承认了。
      
      “受人指使?何人……。”青枫话未问完吴煦便打断了他。
      
      “那其实你叫什么呢?可以告诉我们了吧。”吴煦冲着青枫笑笑,转头说。
      
      青枫只得压下了心中的问号。
      
      “林晏”
      
      “众位可否清楚了,这位林晏冒充我道界俊杰,受人指使,污蔑凡世间无辜之人,差点酿成惨祸,幸得我师弟识破这才得以挽回。这林晏虽然现在非我道界之人,可他一身本事学自道门,此等道门败类,我等定会严惩不贷。”青炎向底下仍有些迷茫的众人说明原因后,便再次开口道。
      
      “此次周府猫妖事件均是他人构陷,众位也是受了他人的蒙骗所致。不过众位不必担心,我等此次下山一是降妖除魔而来,二来便是把这些心怀不轨的修行之人绳之於法,不在任他们为祸,还诸位一个清明的凡世间。”
      
      “竟然是这样。”
      
      “怎么会这样啊,真是好险啊。”
      
      “多谢神仙啊。不然我们就冤枉好人了。”
      
      唉!
      
      一时间众人皆叹气。
      
      差点被这人骗了,真是好歹毒的心啊。
      
      这个什么林晏竟然是个骗子,这周员外心善是出了名的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啊。
      
      吴煦暗地里冲着青炎轻眨了下右眼“没想到青炎师兄这么厉害呢。”
      
      青炎装作没看到他调皮的举动。待人群散去之后,吴煦将他们引进周府。
      
      “青阳师弟...。”
      
      “师兄,既在这凡世间便叫师弟俗名吴煦如何,我也入乡随俗一把嘛。”青枫瞧他的认真的神情并不似话语那般随意,便点头应是。
      
      “吴,煦师弟,究竟何人指使这林晏呢?”青枫心里的疑问终于问出口。
      
      “师兄随我前来便知。”
      
      周梦见又来了两位丰神如玉的道长,便招呼着小言沏茶,上座。
      
      郑桥将事情缘由讲清楚以后,青枫看着依旧被捆着的林晏道“煦师弟觉得是那小姐指使林晏所为,可那小姐又是何家或者何派?”
      
      在青枫看来能指使林晏这样曾学于道界大派又还有灵力在身的,怕不是凡世间的普通家族了。
      
      “呵呵,”轻笑传来“师兄可是太小看这位林晏公子了,怕不是指使吧。本以为是桩稳赚不赔的买卖,不想确是自己纵身入了深渊。”
      
      “我确实是被那小姐指使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听吩咐的啊。”林晏看着面前那张笑吟吟的脸庞,再感受身上无处不在的求死不得的痛楚,简直就是恐惧的来源。
      
      “看来,我还是太仁慈了。”吴煦面色渐渐沉下来看着林晏。
      
      “是王家二小姐,王之微。是她找到我的。她说只要按照她说的做,就会许我一枚中品灵果。我原本只是骗骗那些有钱人挣个潇洒人世的钱,不想害人性命的,尤其是周家这样,这样积善行德的大户。”
      
      “可是,自从我被逐出昆仑之后灵力便再无寸进,那灵果可是中品啊,定能让我再进一步,再加上...。”在吴煦轻轻的话语中,还是恐惧占了上风。更何况,本就是桩买卖而已,不值当替她抵死扛着。虽然……,唉!身体的剧痛跟匮乏的灵力已经提醒他了,他真的尽力了。
      
      “所以你就为了那么点儿灵力就如此构陷,害人性命。”青枫觉得这林晏真是不知悔改。
      
      “构陷?原本是来的,可是……。”林晏觉得自己也真是倒霉,没想到第一次遇到的妖竟有这样的后台。
      
      “再加上什么?”吴煦低低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
      
      “什么再加上什么?我知道的真的都说了,几位道长,算我倒霉,任打任罚我都认了,我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那我替你说如何。再加上那王之微的大哥王之易也是道界弟子,而王之微又是这卧雪城的副城主之女,她恐怕允诺你的不止一枚中品灵果吧。”吴煦转头饶有深意的看了郑桥一眼“还真是舍得呢。”
      
      你家猫儿也是主要原因好嘛吴煦君,不能这样厚此薄彼啊。
      
      “你说你孤家寡人一个,不知道在怕些什么,或者是你还指望那王家小姐让他那昆仑山内门弟子的大哥救你不成?”吴煦淡淡道“不过很可惜,你也太小看了我。我就是杀了你,他们也只有给我赔礼道歉的资格。”
      
      林晏瞬间睁大眼睛,满脸都是不可置信的惊恐。能让昆仑山低头的人,怎么会?
      
       这人究竟是谁。
      
      在吴煦恶意恐吓着林晏的同时,周梦郑桥几人彼此小声交谈着。
      
      “原来是新来的王副城主,怪不得未曾见过那小姐呢。”
      
      “这就是了,这王副城主虽屈居副位,不过相对于城主来说可是不少人都更看重于他。就是因为他的儿子乃是道界大派的精英弟子啊。”周员外对于这个新来的副城主也有所耳闻。
      
      周梦趁着没人注意悄悄瞪了郑桥一眼,新来的就被你勾成这样了。
      
      郑桥表示我真的很无辜,那日可是第一次见到那王之微呢。
      
      “想必那白府之事也是那小姐听他大哥说的吧,倒是个够狠够有心机的的姑娘。”不过,可惜了,谁让你想要猫儿的命呢。
      
      “煦师弟早就知道?”
      
      “来周府之前先去调查了一些,后来又加上这林晏所说便猜到了几分。”吴煦早在听路人闲谈时便觉得事情得从那位小姐身上入手,便在来找猫儿之前拐了个弯。
      
      “那煦师弟为何不让林晏在众人面前说出真相呢,也好……。”耿直青炎还是觉得所有恶意都该得到应有惩罚。
      
      “说出来就不好玩了,再说这周府众人以后还得继续生活在这卧雪城啊。”这周家小姐是猫儿的救命恩人,吴煦就不得不为这周府考虑一些。
      
      猫儿的仇,他会报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