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狗不理包子 ...

  •   只见试卷上,什么也没有。
      
      没有小人,没有轨道,没有火车。
      就连原本的题目都消失了。
      
      一片空白。
      
      恍惚间,教室里所有的声音都暂停了,连孩童尖利的哭声也掐在了嗓子里。
      
      教室屋顶的灯火煌煌跳动起来,暖黄色的光亮起来,身下的椅子也不在那么冰冷了。
      
      台下的少年坐在座位上,显然也被吓了一跳。
      
      他懵懵的抬头左右看了看,就连灯光都格外偏爱他似得,暖融融的穿过他的发丝,勾勒出一线金黄的轮廓。
      
      ——像是温暖的太阳。
      
      台上的女老师,台下的同学们,脸色肉眼可见的变得红润些许,眼中灰白的瞳仁也恢复了正常。
      
      漂亮的年轻女老师眨了眨眼,水润的瞳孔望向光下的少年:“你写了什么?”
      
      白落落懵了。
      
      感受着四面八方传来的灼灼目光,她咽了咽口水,强行凹出一个沉重的表情:“这个问题,太残忍了。如果我是司机,我选择闭眼。”
      
      或许正因为闭上眼,什么也看不见,所以才会变成空白。
      
      话一脱口,连女老师都沉默了。
      
      半晌,她忽的绽开笑颜:“恭喜这位同学,答对了!”
      
      “啪啪啪啪!!”
      班上顿时响起如雷般的掌声!
      
      有那么一瞬间,白落落差点以为自己身在正常的世界
      身后,教室紧闭的门“砰”的一声打开了,夜晚的凉风轻轻飘进来。
      
      这是……
      可以走了?!
      
      白落落眼前一亮,她迅速转身走到临澜面前,略微犹豫了下,揪了揪自己的衣服,试探的将一小块衣角递过去。
      
      临澜目光低垂,落在了那块雪白的衣角上。
      
      少年的手看起来白白软软的,指甲透着微粉,上面有一个白色的小月牙,他捏着一小块衣角,小心翼翼的递过来,生怕吓到她似得。
      
      临澜苍白的指尖微颤了下。
      
      良久,她伸出手,轻轻拉住了那片衣角。
      
      白落落拉着她走到门口,脚步一顿,下意识的回头望了眼——
      
      班上亮着暖黄色的光,台上的女老师温和的笑着,不少女同学羞涩的朝白落落抛了个媚眼,眼角含俏,惹得男同学的眼神都开始不善。
      
      看上去,像个再正常不过的班级啊。
      
      白落落正怔怔想着,身上的衣角突然被轻轻拉动两下,她回头一看,便见临澜站在身后,一双黑漆的眼瞳默默看着她。
      
      ——怎么还不走。
      
      白落落莫名就明白了她眼里的意思。
      
      她转身,带着临澜朝远处行去。
      周身都是浓的化不开的黑暗,然而白落落身上却亮着一层雾蒙蒙的光,驱散出一小片安全的空间。
      
      眼见两人都要走,教室里的龙利急了,他猛地站起来就往门口冲:“等等!等等!……白落!白落你别走!带上我啊!”
      
      教室里的光线陡然阴森下来。
      
      同学们“咯噔咯噔”的转动头颅,龙利刚跑到教室门口,就被一双双青灰的手拽住脚、拉住衣服、抱住胳膊。
      
      龙利死死扒着教室门框不松手,眼睛惊恐的瞪成铜铃,猛地哭嚎道:“白落!白落我求求你了!求你拉我一把!我混蛋,我不是人!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
      
      白落落脚步微顿,回头看了他一眼。
      
      龙利眼里爆发出希望的光,挣扎着松开门框,朝她伸出一只沾满鲜血和灰尘的手。
      
      白落落感觉自己的衣角顿时一紧,被身后的某个人死死的拉住,勒的她胸肌都有点痛。
      
      她默默的往身后看一眼。
      临澜低垂着眸子,没说话,唇角却绷紧了。
      
      白落落咳了咳,扭头看了一眼龙利鲜血淋漓的手,面露歉意:“不好意思啊同学,我……洁癖。”
      
      龙利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下一瞬,他被猛地拉回了教室里!
      
      “啊啊啊啊——”
      
      教室里暖黄色的光线顿时变成了幽绿色,不时传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也不知道都发生了些什么。
      
      白落落不敢回头,一直往前走。
      不多会儿,身体忽的传来轻微的失重感,再一睁眼,景象已然换了。
      
      她刚睁开眼,便闻到一股浓浓的腐朽气息。
      
      四周散落着各样报废的桌椅,明亮的月光从窗外照进来,将空气里漂浮的灰尘映射的纤毫毕现。
      
      看样子,似乎是北边的废弃教学楼。
      
      “叮,恭喜您完成任务:神秘的高三(6)班教室。”
      “您已获得300迷妹值,信纸鹤x1。”
      
      白落落耳边随即传来清脆的系统音,她暗搓搓点开系统界面瞅了一眼,加上之前积累的,她已经有将近500点迷妹值了!
      
      白落落热烈盈眶。
      这是她最富有的时刻了!
      
      紧接着,她看了身旁的临澜一眼,突然想起来什么,连忙点开系统商城。
      
      临澜正垂眸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地上散落着不少试卷,她刚往前走了两步,突然有人从身后轻轻拉了拉她的衣角。
      
      临澜微微垂眸望去。
      
      白落站在她身后,眉眼弯弯。
      
      少年将手里白软软的东西递过来,上面撒着几颗黑色的芝麻粒儿,散发着小麦粉独有的甜香,在寒冷的夜里冒着腾腾的白色热气,
      
      那是一个又白又软的肉包子。
      足足有半个巴掌大。
      
      胃部被刺激的又开始翻腾起来,散着钝钝的痛,清晰传达给主人饥肠辘辘的讯号。
      
      临澜眸光微动,却移开视线,定定望向那个人。
      热气氤氲的往上飘,模糊了少年的眉眼,只依稀看见是清澈透亮的。
      
      ——比窗外的月光还要明亮。
      
      白落落傻不愣登的举着包子,手臂都酸了,却见面前的女孩儿忽的抬眸,用那双极深沉的眼睛盯了她一瞬。
      
      直到事后回忆起来,白落落仍没读懂那双眼睛里的情绪。
      
      如果非要形容,那大概就是——
      
      寂寂而漫长的黑夜中,暗沉天幕上,忽然亮起一颗微弱的星子。
      
      ——微弱,却坚定的存在着。
      引领着迷途旅人前行的方向。
      
      “啪。”
      
      耳边一声轻响,白落落眨眨眼,却发现是临澜转身,踏过地上废弃的试卷,沿着走廊往远处走去。
      
      她的身影瘦瘦小小,身上还穿着宽松的老式校服,墨黑的长发披在身后。
      
      临澜仍旧没说话。
      也没接受她的包子。
      
      唉。
      
      白落落叹了口气,目光微移,忽的落在大肉包上。
      
      ——大肉包被独自冷落在空气里,却不能被人吃掉,实在是太可怜了!
      
      白落落终于还是没抵住诱惑,顺势把手臂收回来,“啊呜”一口咬上去——
      滚热的肉汁瞬间在口中爆炸开,肉质肥而不腻,鲜美可口。
      
      【狗不理包子】
      【皇家精品小香猪制成的肉包,风味绝佳。啊!这是一种能让人上头的味道!老板!再来一个!】
      【ps:食用后能缓慢回复体力,但似乎会对狗类引发致命吸引力。】
      
      白落落啃着包子,沿楼梯走出废弃的教学楼,正准备离开,却不知从哪儿悠悠吹来一阵夜风,携裹一张报纸恰好吹到她身前。
      
      她低头,一眼便看清了上面的标题。
      
      【惊!某中学校车出事故,整车学生坠入江中!】
      
      上面简单讲述,某中学的一个班级出行郊游,却在返校的路上突然失控,整辆车坠入江中,无一生还。
      
      那时候恰好是冬天,天寒地冻,位置偏僻。
      后来是一群声称是目击证人的孩子报了警,救援才匆匆赶到。
      
      打捞后检查结果表示,是由于道路结冰导致的一场意外,众人皆是悲痛缅怀。
      
      白落落回头,遥遥望了废弃的教学楼一眼,却莫名想起刚刚的那道附加题。
      
      一阵寒风吹起,面前的报纸又飘扬着飞远了,消失在丛丛树影中。
      
      ——不管是意外还是天命。
      皆被匆匆时光掩埋在回忆中了。
      
      *
      
      高三教室。
      
      月光如水,薄薄的洒在教室外的窗台上,透过透明的玻璃窗,在地上晃动出一片摇曳的幻影。
      
      教室的门忽然“吱呀”一声开了。
      
      夜晚的凉风灌进教室,在空中盘旋着,墙角垃圾桶旁的废纸堆簌簌的震颤着,纸屑和零食袋散落的到处都是。
      
      良久。
      直至风声停歇。
      
      门外,有人影走进来,脚步声轻的恍若未闻。
      
      那人走到废纸堆旁,站了半晌,忽的蹲下身,捡起了什么东西。
      
      月光下,那人的指尖苍白的近乎透明,轻轻捏着一颗粉红色的水果糖。
      
      水果糖透明的包装纸在光下闪着光,捏在那白皙修长的指尖上,仿佛是王冠上璀璨的红宝石,美的让人不忍出声惊扰。
      
      透明的糖纸被一层层剥下,露出里面圆滚滚的粉色糖果。
      
      临澜垂眸望着指尖的糖果。
      
      半晌,她抬手,抿入口中。
      
      入口的一霎那,似乎全身都洋溢起融融的暖意,翻腾不息的胃部忽然就平静下来,连带着麻木的小腿都轻缓了些许。
      
      然而更加难以忽视的,是由身体内部升腾而起的异样感,经由血液流遍全身,一路冲进心脏中,激起汩汩涟漪。
      
      陌生,又奇怪。
      让人分辨不出这是什么样的感觉。
      
      临澜只觉得,从来紧绷的唇角忍不住微微扬起。
      
      ——弯出一个清浅的弧度。
      

  • 作者有话要说:  嘤嘤嘤,我也想吃开心草莓糖,吃一颗就能得到快乐,这是什么神仙糖果!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