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4、反派和主角是我儿子3 ...

  •   已经干掉一个,烨提着染红的剑,看着下一个目标。
      每个人都尽量远离烨,哈利死掉后,被魔法困住的勃拉姆斯获得了解脱,跌跌撞撞从地上爬起来。
      勃拉姆斯混沌的目光看着烨的背影,少年给他的感觉很熟悉,却带着不一样的气息,让他分不清楚这个人到底是不是自己的爱人。
      他浑浑沌沌地走上前几步,伸手即将要触碰到少年的肩头时,少年拿着剑的手一挥,一动,一把剑已经刺穿他的胸膛,鲜红的血液顺着剑往下流。
      扑通一声倒地,男子砸在地上,面具摔碎,年幼时被火烧伤的脸露了出来,非常的恐怖,满是疤痕。
      随即身体化成银光,如同飘散的萤火虫,消失了。
      烨没有转身,提着剑朝着双叶跑了过去。
      树妖的行动能力比较快,烨眨眼间就看着绿发少年出现在了自己背后,烨的反应能力也比较强,只是被抓伤了胳膊,拿着剑的这只手玩好无损。
      几个来回下来,烨退到墙角,从空间里掏出一把符,篱火符,这种府专门对抗树妖。
      双叶在少年拿出那东西以后,目光猛然收缩,害怕的后退几步,然而已经来不及了,符已经贴身了他的脑门,接着身体周围燃起滚烫的蓝色火焰。
      “啊啊啊啊啊!”
      绿发少年凄惨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烨即使再心痛,可也不得不这么做。
      他感到很抱歉……但只有这样他们才能离开这个空间,不然会永远被困在这里的。
      少年很快也化成了一团银色的光点消失了。
      现在就只剩下三个人,可以变成狼人的雅各布·布莱克,变异鳄鱼化成人形的崖,树妖和无脸男的儿子小年。
      烨正在休息的时候,一团影子奔了过来,杀气瞬间扑面袭来,他往旁边一滚,躲过了雅各布的攻击,反手一剑砍掉了雅各布的手臂,跳到他的身后,狠狠的一剑刺在雅各布的后颈上。
      滚烫的鲜血从伤口中喷洒出来,浇在烨的左半边脸上,像是涂了鲜红的果酱,滴答滴答的往下落。
      大块头死了,很快也变成一道荧光消失了。
      烨赖着力气朝着崖杀了过去,当然这家伙的战斗能力很强,烨刚砍上一剑,被强大的震撼力摔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墙壁上,摔成了内伤。
      崖趁着那黑发少年还没有反应过来,如同一道流光的影子,瞬间就掐住了少年的脖子,收进手掌的力量,少年脖子发出清脆的响声,似乎再用力点儿,少年就要因此而断气。
      然后认谁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一直在旁边默默围观的小年,突然加入了战斗的行列,化成树干的手,狠狠的刺入到崖的后背中。
      变异的鳄鱼生命力强大,小年这点小小的攻击对于他来说简直是挠痒痒,崖将手上的少年狠狠的一扔,转身朝着对方走去。
      小年幻化出许多树枝攻击对方,都显得脆弱不堪,一番搏斗下来,他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毫无反省之力。
      烨醒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崖长出尖锐指甲的双手,似乎要把自己的儿子开膛破肚,眼眶瞬间红了起来,捡起摔在一旁的剑,狠狠地砍了过去,一颗滚烫的人头,咚咚咚的倒在了地上,滑出一条长长的血痕。
      崖的尸首也化作荧光消散。
      “小年……”烨不敢相信的把这孩子抱在膝盖上放着,捧着少年的脸,有些不知所措。
      他放在心口疼爱的孩子被打成这个样子,作为家长的难免会心痛不已。
      小年感受到一只微凉的手敷在脸上,知道是那个少年,看到少年的第一眼,他就发觉对方长得很像母亲,真的很像,虽然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但就是不想伤害对方。
      “妈妈……”少年发出弱弱的呼唤,最终断了气。
      烨看着孩子在自己怀里化成一道荧光,这样的惩罚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痛苦了。
      四方的房间里,每一面墙壁上都泼洒着鲜红的鲜血,接着墙壁上显示出了胜利的公告。
      【惩罚时间结束!】
      眨眼间,烨又回到了任务位面,一时间有点不适应,因为他还沉寂在儿子被打着鼻青脸肿的悲伤里。
      005漂浮在床边,看着宿主胜利归来,开心的恭喜道:【恭喜宿主完成惩罚~】
      烨冷冷的瞥了一眼005默默的记下了这笔仇,哑着嗓子说:“下次不要选这种惩罚了……”
      005有些不知所措的晃动着身体:【可是这是最轻的惩罚呀?难不成宿主还想要更加严格的惩罚?】
      “不管是什么,总比这个好……”烨不想再和005沟通这种问题,从床上爬起来,穿上鞋子,洗漱过后,穿上绣娘费了一天一夜赶出来的祭服。
      祭拜农神,这在茂林城是非常隆重的节日,就相当于古代和皇帝祭天一样,寓意着美好。
      城内宽敞的大路上,街道两旁摆满了家家户户丰收的果实和粮食,粮食上用红色的纸剪着祝福的“福”字。
      鞭炮声响起时,烨坐在牛背上,牵牛的老伯赶着牛,朝着田里走去。
      等到老牛走进农田,烨等着老牛缓慢的速度,坐在牛背上泼洒种子,把寓意美好的种子撒进土壤里,嘴上一边说着自古以来铭记于心的祝福语。
      一番折腾下来,天色逐渐变暗,最后一道鞭炮声响起,大家回家吃晚饭,还要吃最丰盛的。
      烨到家的时候,仆人们已经把丰盛的饭菜做好了。
      圆形的饭桌上,烨只看到月芪,突然想起,自己好像把那个不听话的小兔崽子扔到了农田里干农活。
      他食不知味的吃着,想着也不能这么亏待一个孩子,便招来仆人,让下人打包一些好吃好喝的,给那小兔崽子送过去。
      晚上才是农神节最热闹的时刻,年轻的少女少年会出来游玩。
      烨换了一身朴素的墨绿色衣裳,带着月芪,身后跟着丫鬟朵儿,低调地挤进了人群中。
      “有什么喜欢的吗?”烨眉眼弯弯的看着繁华的街道,希望这小孩能够像正常的孩子一样对着他撒娇,说要买吃的。
      当然,古代的孩子早熟,年仅十岁的月芪现在已经可以翻看账本,帮烨处理库房一些简单的账目了。
      他也不指望这样一个小能手像普通的孩子一样撒娇,牵着小孩软软的手掌,走到了卖魔兽的街道上。
      那些从森林里抓出来的小魔兽都是一些可以供普通人类饲养的普通魔兽,没有什么攻击力,比较亲近人。
      烨蹲在旁边看了看,发现这些小家伙好像非常的怕自己,他和月芪刚走到摊位前蹲下来,这笼子里的一个个都卷缩起来瑟瑟发抖,好像他们两个是什么洪水猛兽似的。
      月芪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下身边的烨长,眼眸暗了暗。
      接着两人又去了酒楼,吃饱喝足后,看了一场无聊的拍卖会,烨买下了一堆没有用的宝珠,和一本看起来很□□实际上没有什么用的秘籍。
      把秘籍扔给了月芪,烨已经有些打瞌睡,“咱们回去了吧?”
      “一切都听爹爹的。”月芪点点头,表示自己没有什么意见。
      两人很快朝着回家的方向走去,却没有发现在不远处的小巷里,有一个灰扑扑的人影正带着妒忌的眼眸,注视着两人消失的背影。
      日沐从来没有这么气愤过,那两人在灯光下侃侃而笑的场景,一起走在河边,一起吃饭,一起牵着手,就像一对恩爱的父子一样。
      他们是恩爱的父子。
      那自己呢?
      我又是什么?!
      日沐非常的妒忌,他知道在别人眼里自己肯定是一个调皮又不服管教嘴巴倔硬的孩子。
      可是他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吸引烨,希望对方可以注意自己。他没有弟弟那般聪明的才华,看书根本看不进去,也没有弟弟那帮讨喜。
      母亲还在世的时候,他永远是被打的最多的那一个,弟弟嘴巴很乖,只要稍微一两句就能把母亲讨好,可是他说什么在母亲眼里都是错的,换来的不过是一次又一次的毒打。
      日沐觉得很委屈,抱着膝盖卷缩在破旧的床垫上,肩膀微微抖动,压抑着哭声,直到再也压抑不住,便大声的哭了起来。
      烨赶到的时候,被这木房子里传来撕心裂肺的声音吓到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闹鬼。
      哭声持续了很久,大概有一个时辰,烨等了一会儿,等到哭声没有的时候,小心翼翼的推开破旧的房门,走了进去。
      小孩头靠着墙壁睡着,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烨叹了一口气,把这孩子从墙角挖出来,让对方平平整整的躺在床上,盖好被子。
      夏天虽然很热,可这处于郊外的房子湿气很重,还是要盖一条薄薄的被子比较好。
      伸手把孩子脸上的泪痕擦掉,烨又按照惯例,从空间里拿出药,再去门外打盆干净的水,把孩子的手清洗干净后,涂上药。
      烨以为这孩子睡着了,等他要走的时候,衣服却被紧紧的拽着,回头一望,正好与小孩那双黑溜溜的眼睛对视上。
      “别走……”小孩的语气带着压抑过后的恳求,仿佛放不下面子,又仿佛好像在克制什么,接着小孩又说到:“爹爹……”
      烨惊讶的睁大眼睛,这破孩子竟然会拉下面子叫自己爸爸,太阳是不是要打西边出来了?
      见烨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日沐害怕了,他害怕被对方抛弃,害怕变成乞丐,更加害怕现在获得的温暖又再次失去。
      日沐赶紧从床上爬起来,一把扑到少年怀里,像只寻求安慰地点的小动物,拼命的往少年身体里钻。
      “爹爹!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烨恍然无措地双手不知道该放在何处,这孩子突然的转变让他感觉很惊讶。
      “说说你错在哪了?”
      日沐将头紧紧的埋在少年胸前,发出闷闷的声音:“我不该把爹爹祭农神的祭服弄烂,不敢这般无礼……”
      “那你觉得农耕苦吗?”烨软下的心,将手放在小孩的头上抚了抚,想起了自己第二个儿子,小年。
      他当年把小年带大的时候,小年也非常调皮,总是惹自己生气,有用不完的力气,把大大小小的妖怪得罪了透,小时候闯的祸非常的多,长大了之后能力越来越强,已经可以在神隐世界打出一片天下了。
      当然他的第一个孩子,烨根本还没来得及给他取名字,甚至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就失去了联系。
      他不知道那个孩子有没有平安长大,但是他利用零度世界的职权寻找的时候,已经没了生命迹象,说明在那个位面已经死了。
      “农耕很辛苦……老百姓每天都要在田间里忙活,他们要除草翻土,还要把种子撒在土壤里,每天都要在田间看一看,防止野兽来偷吃,有时候还会碰到毒蛇……”
      小孩一字一句的说着,烨耐着性子听着,他知道,这顽固的主角恐怕是体会到了老百姓的辛苦。
      “让爹爹看看你的双手。”
      日沐乖乖把手伸出来,因为上了药的原因,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粉嫩粉嫩的,触碰的时候会有些刺痛。
      “现在知道苦了,下次还敢犯吗?”
      小孩摇了摇头,又把头靠进少年的怀里:“我想爹爹了……”
      日沐觉得父亲的怀里非常的温暖,与母亲冰冷的怀里不同,父亲会轻轻的拍着他的头,就算他做错了事,父亲也不会打骂他。
      “睡会儿吧,爹爹抱你回家。”烨抱着孩子,让对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一步一步走出房子,朝着回家的方向走。
       凌晨,城内的街道上没有人,四周都非常的安静。
      日沐永远无法忘记这一晚,星空璀璨的仿佛要坠落下来,月光也亮堂堂的,他头靠在父亲的肩膀上,看着两人的倒影被拉的长长的,只有彼此。
      或许每个孩子都希望自己成为父母当中最重要的存在,不希望有其他的人来分享这份幸福。
      经过了此次世界,回到家的日沐开始奋发图强,认真的看书,也不再和教书的先生赌气,有时候还会虚心的请教。
      烨听到教书的先生给自己说这些事情的时候,欣慰的笑了笑,至少这一点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孩子长大了。
      眨眼间又是一年过去,十一岁的两个小兔崽子身高窜了窜,已经开始显露出成人的轮廓,剑术也增长了不少。
      烨的这具身体是一个没法修炼的废物,自然没办法教两个孩子筑基,想了想,问自己母亲要了一本筑基的启蒙书,扔给两个小兔崽子自己研究。
      他只是抱着让对方看一看的心态扔过去的,没想到过去的三个月的时间,两个小兔崽子竟然成功的筑基了。
      烨因此破天荒的又寻找了几本简单法术的书,让两个小崽子自己练习。
      天才的学习速度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够跟得上的,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见证着两个孩子吸收着大量的知识,觉得让这俩孩子待在家里自己学习,简直是屈才了,还不如早早的给扔到离昼峰去。
      正好,离昼峰的罔柒与日沐和月芪岁数相近,也可以拉近拉近关系。
      烨说干就干,第二天起来,和两个小兔崽子商量了一番,给他们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招来一只仙鹤。
      这只仙鹤非常抗拒陌生人上前,烨给对方喂了一桶的小鱼干,才和仙鹤达成共识,让两个小兔崽子爬上了仙鹤的背。
      春天的茂林城外,满山遍野的粉色桃花开在山间里,美得像世外桃源,人间仙境,一辆辆小小的马车行驶在小道上,缓缓移动。
      烨喜欢这里的风景,很漂亮,空气也很舒适。
      到达了寒气冷冷的离昼峰时,烨还是忍不住的抖了抖。
      他先是去了母亲那里,看看母亲要不要选一个培养。
      酉郡打量着这两个孩子,揉着眉头。
      一个命运极其的好,但却是薄情寡义之徒,和他走近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反而会成为垫脚石。
      另一个虽然重情重义,却离经叛道,早晚会成为幺幺之众,虽然也是天之骄子,却不是好命的人。
      酉郡皱着眉头看着眉眼弯弯的儿子:“你去问问你爹爹吧,这俩孩子不合我的眼缘,就不用了。”
      “那母亲照顾好自己,儿子告辞!”烨乖乖行礼,牵着身边的两个小兔崽子离开了繁星宫。
      走在去另一个宫殿的路上,日沐忍不住开了口:“爹爹,祖母是不是不太喜欢我们……”
      小孩的心思是敏锐的,酉郡何况没有掩饰自己心底的厌恶,烨没有说什么,揉了揉两个小家伙的头。
      “以后呀,你们要在这里学习,不管别人说什么都不要当真,好好努力就行了。”
      月芪一路沉默着,却紧紧地拽着少年的手。
      烨一头看了一眼月芪,这孩子一向沉默,今天倒显得有些奇怪了。
      日沐又说:“爹爹,要是祖父也不喜欢我们……我们可以回家学吗?”
      “那怎么行呢?要是祖父祖母都不想收徒,离昼峰还有内外弟子,到时候就要靠你们自己的能力一步步爬上去了,两位大能者坐下的亲传弟子虽然好,但内外弟子也不错。”烨一一的解释着。
      “而且,这苍阴山,可不止离昼峰,还有被百姓们夸耀的北鸣峰,月芪,你要是喜欢医术,将来不妨在这里学习。无极峰多数使用符咒,门派里的弟子都会降妖除魔,在百姓的口中名誉极好,日沐要是有兴趣也不妨去这里学习。”
      两个小家伙点点头,很快就来到了被一片大雪覆盖的院子里。
      开门的是又是一年不见的罔柒,这小子又长高了不少,看着门外的烨,一双眼睛微微发亮,可看到他身边的两个小孩时,眼眸中异样的情绪一闪而过,很好的掩盖住了。
      “哥哥!”罔柒乖乖的喊了一声,把三人请了进去:“干爹他已经知道了,在大厅等着,哥哥请去吧。”
      烨笑着点点头:“等会儿出来再和你聊,有一个好东西要给你。”
      罔柒点点头,期待的在大门口等着。
      大殿里依旧冷得让人发抖,烨庆幸自己给这两个小孩穿的多,不然这会儿发抖的人就是他们三个了。
      前方的冰椅子上,烨戈一双乌黑发寒的目光看着烨及他身边的两个小兔崽子。
      一眼被看穿的日沐和月芪微微发抖,来自强者的压力让两个小孩子根本承受不住,密集的汗水挂在额头。
       烨准备开口求情时,烨戈收回了压力。
      “这个留下,这个去外门。”
      简短的几句话就决定了这两个孩子的命运,烨脸上一喜,果然还是按照剧情的套路来了。
      “多谢父亲收留他们两个!”
      烨戈目光深沉的看着自己这个蠢儿子,不做言语,他其实不太喜欢那两个孩子,命运太过于奇怪,总觉得这将会是大陆上的劫难。
      “你出去,本尊有话要和这两个孩子单独说。”
      烨乖乖的退出殿,来到了院子里,看到了坐在院门口的罔柒。
      “罔柒。”
      小少年抬起头,赶紧朝着烨跑了过去。
      烨笑着把一包东西递给对方:“这是茂林城的桃花糕,还有这个,这个叫纸鸢,可以用来交流,你这有一只我也有一只,对着他说话,我这边就会收到。还有这个,这个是今年新产的灵珠,质量还不错,可以用来聚气,拿着。”
      被对方塞了满满一怀里礼物的罔柒脸颊红了红,赶紧把东西放到了自己的储藏袋里。
      “我也有东西要送给哥哥……”说着,罔柒从储存袋里掏出一条漂亮的腰带,红色的腰带上绣着同色系的梅花。
      烨说了一声谢谢,把东西放到空间里,丝毫没有察觉到罔柒脸颊烧红的表情,还沉浸在自己等会儿回去要吃什么大餐的幻想中。
      “哥哥?”
      “啊?”
      罔柒拉着少年在石椅子上坐下,如今他的身高微微拉长,已经快要追赶到少年了。
      “谢谢哥哥送的东西……”
      “没什么,这些都是应该的。要是有什么想吃的,记得告诉我,一定给你买回来。”烨依旧把对方当成小孩揉了揉脑袋,静静的看着漫天飘洒下银白色的雪花。
      说起来他父亲居住的这片院子,无时无刻不在下雪,恐怕是因为住在最高峰。
      两人静静的坐着,听了一会儿风雪的声音,小少年最终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开了口。
      “哥哥,那两个孩子是谁?”
      “我的儿子。”烨没有任何修饰,就直接说了出来。
      罔柒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下意识的拽紧袖子里的双手,哥哥已经结婚了?!
      可是他没有听说过哥哥已经结了婚还有妻子,这到底怎么回事?
      “哥哥已经结婚了?”
      烨突然想起来自己说的有点太直白,赶紧完整的解释道:“并不是亲生的,还没结婚。”
      罔柒点点头,不敢刨根问底,生怕自己多嘴,让少年感到厌恶。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