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2、反派和主角是我儿子1 ...

  •   什么鬼剧本?i
      烨先生以前攻略的目标都是配角,很少和反派主角这么近距离打交道,他有点慌。
      白日特意的看了看烨先生捏在手上的蓝色剧本,笑着说:“你的任务就是把他们养大就好。”
      “真的有这么简单?”烨先生内心极度怀疑。
      白日半咳嗽着说:“可能支线任务有点多,你也知道,咱们事务组,都接不到什么好活,一般留给我们做的,都是那些大人物不感兴趣的,你们也别气馁。”
      色舞认真的看着自己的剧本,刚看到自己的角色竟然又是一个被大卸人块的僵尸时,快气吐血了。
      烨先生瞄了一眼,冷飕飕的说:“这是丧尸傻逼……”
      “唉,管他的,反正都差不多。”色舞一把揣着剧本,离开了办公室。
      烨先生深呼吸几口气,也离开了。
      眉飞悠悠的跟在两人身后,他的任务是去一个六七十年代的社会,当一个被人欺负的哑巴,哑巴后来被吸血鬼咬伤,成为了村子里的怪物,被村民绑在树桩上活活烧死。
      这苦逼的角色……眉飞黑着脸也去了传送部。
      来迟的甘吉坐在传送部门的门口,他刚刚已经得到了助理的消息,却没想到还是来迟了,他想要见的人,又去了另一个世界。
      ……………………
      古代。
      烈阳高照,就连天空洁白的云朵都分外的可爱。
      烨好久没有来古代执行任务,一头乌黑的长发都不知道怎么捆扎,幸好身边的丫鬟朵儿心灵手巧,给他弄了一个典雅又不夸张的造型。
      古代男子的发型多是根据官位来固定的,像烨这种靠爹发家,靠妈的土财主,一般都喜欢披着头发,并不会太过于讲究那一种严肃的发型。
      当然这个修□□,烨这具身体的父母,便是修真界赫赫有名的离昼峰峰主。
      这样一对在修真界跺一跺脚都会震天动地的大人物,生出来的孩子却是一个不能修炼的普通人。
      烨相当于有钱的富二代,完全是靠父母盖着,有穿有吃有喝,还不用怕被欺负,身边的吓人到仆人管家就连厨房做菜的阿姨那都是从离昼峰培养出来的人。
      少年皇帝般的生活过了一会儿,一个漂亮的丫鬟急急忙忙走进来,察觉到自己的鲁莽后,赶紧稳住步伐,朝着躺在院子里的少年行礼。
      “大主,您派人要找的那两个孩子找到了。”
      “哦!”烨来到这个世界吃吃喝喝半年后,总算是等到主角和反派了。
      接着,少年像一阵风似的从椅子上弹跳起,豪爽的挥一挥手:“走带路!”
      丫鬟却有些为难了:“大主,可是你要找的那两位小子情况有点特殊。”
      “什么情况你说一说?”烨刚高兴起来,又颓废的往椅子上一躺,活生生一副被命运惯的没了形象的大少爷。
      “大主难道忘记了吗?”朵儿颤颤巍巍的提醒着烨长:“几年前,大主赶走了一个通房丫鬟,那丫鬟没有把孩子打掉,还生了下来……”
      我去!
      烨刚喝进喉咙里的茶险些把自己呛死,这剧情有误呀,剧本上可是明明白白的写着,主角和反派与他没有半点血缘关系。
      丫鬟知道自己的话让少爷误会了,赶紧纠正:“那通房丫鬟不知与哪个人鬼混在一起,被人逮到了还诬陷是大主的孩子。谁也没想到她被赶走后,竟然还大着胆子将那两个孽障给生了下来……”
      “你的意思是说,我要找的那两个孩子,正是那通房丫鬟生的?”
       丫鬟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烨的脸色,看到少爷没生气后,才松了一口气。
      “那两小家伙现在在哪?”烨已经有些迫不及待想要看见主角和反派了,紧跟着主角混有的是好东西。
      “那两小子正在路边乞讨……”丫鬟觉得自己没脸说了,毕竟这种丑事发生在自家小少爷身上,搁谁身上谁都生气。
      当然,丫鬟并不了解烨脑瓜子里想的啥。
      只看到少爷义愤填膺地站起来,狠狠的咬掉一口灵果,把别人见了都买不起的灵果又扔在草堆里,迈开步子:“Go go go!”
      “大主你在说啥?”丫鬟一脸不解,但还是为大主开路。
      “出发!我要去会一会那两小子!”
      丫鬟以为他们少爷终于开窍了,便带上一群家丁和会法术的武士,浩浩荡荡的走上大街,吓跑了一堆老百姓。
      这堆人围在两个小巷子之间,一脸凶神恶煞的盯着两个瑟瑟发抖的小乞丐。
      烨瞧不见自己身后那群人的表情,只以为小乞丐本来就有点儿胆小,索性走上前几步,拎起小乞丐面前破的不能再破的土碗,把里面的铜钱颠了颠,给颠到了地上。
      “抱歉!”烨又赶紧把铜钱捡回去,把碗放在地上,哪知道这不堪重如的碗直接支离破碎。
      这下子烨直接怀疑这碗的质量不行,并没有把自己的过错加上去。
      “对了,有件事情要告诉你们两个!”烨非常郑重其事的伸出双手,一手捏住一个小不点的下巴,把两个小家伙的头抬起来,让两个家伙面对着自己:“来,叫爹!”
      “呸!”
      “呸!”
      被吐了一脸口水的烨直接蒙蔽在了原地,那个通房丫鬟满城宣扬这两个孩子是自己的,他就不信这俩孩子不知道。
      “无理的小兔崽子!”朵儿正欲发怒,却被自家大主给拦了下来。
      烨无所谓的抹了一把脸上的口水,宣钉斩铁的说:“这吐口水也没用,你娘没告诉你吗?我,烨,茂林城城主,是你们两个小兔崽子的爹!”
      还想吐口水的两个小王八蛋被烨一只手提着一个,拖回了府。
      粗/暴、简单、干净、利落,烨不想说其实他是不会说那些文绉绉的古文。
      当然这件事情很快就传到了离昼峰峰主的耳朵里,整个苍阴山都在看着离昼峰主的笑话。
      烨刚把两个小兔崽子领回去,准备当一个重如泰山的父亲,给两个小兔崽子立下严谨的形象,哪知道时间不过两天,便被这具身体的父亲一个千里传音,招去了离昼峰。
      烨给大家梳理一下离昼峰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这片大陆名叫“南海鲫鸢”,一个没有国家存在的大陆,在这里,城池的城主就相当于国王,大陆上坐落着许许多多的城池,这些城主依附的便是不同门派的修仙之士。
      就好比茂林城主“烨”靠的便是他的父亲“烨戈”和母亲“酉郡”。
      这两位大佬年轻的时候拜入离昼峰,从小一起长大,渐渐的暗生情愫,待两人双双步入元婴期后,生下了烨。
      但这两位大能者万万没有想,他们生下来的孩子竟然是一个无法修炼的普通人,就连最基本的筑基都没办法做到。
      话不多说,烨在父亲的召唤下,一晃神的功夫,就来到了离昼峰。
      接待他的是一位小童子,穿着白衣飘飘的衣裳,衣冠楚楚,眼目如斯,长大了定是一个好苗子。
      “大主,峰主派弟子前来接应大主。”
      “带路吧。”烨揉了揉踏破空间带来的不适应感,跟着小弟子走:“多谢了哈。”
      小弟子没有想到烨会这么礼貌的跟他感谢,霎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
      离昼峰处于苍阴山最高峰,旁边的两个邻居关系相处的还比较融洽。
      一个是以制毒行医闻名天下的“北鸣峰”,另一个是捉妖除鬼被百姓们尊敬的“无极峰”,这两个峰地位在民间也不低,门派下的徒儿也很多,与离昼峰以武器为主的门派不同,另外两个门派经常游走于民间。
      “大主,到了。”白衣小弟子将烨带到一处冰天雪地的院子,便离开了。
      烨知道修仙之人的神识可以扩展很宽,不敢有太多的小动作,父亲没有叫他进去,他也不敢擅自推门进入。
      突然,雪白的院子里出现了一颗脑袋,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拿着扫帚正在清理着落叶。
      小孩也看到了烨,可能是第一次看到师傅的院子里出现不认识的人,也只是好奇的瞧了一眼,便默默移开视线。
      小孩长得真好看。
      烨不得不感叹修□□的人那每一个都好像跟整容的一样,样貌十分的漂亮,就连他领回来的那两个小乞丐,洗干净之后,那也是白白嫩嫩水灵灵的漂亮娃娃。
      就像是插画家手中出来的艺术品,被赋予了灵魂,看着让人格外讨喜。
      “进来吧!”一阵空灵的声音从屋子里散发出来,年龄听着二三多岁,烨却知道,他这具身体的父亲已经有500多岁了。
      “父亲,那我进来了。”烨小心翼翼的回了一句,推开房门。
      一阵彻骨的寒风从屋里散发出来,烨霎那间恨不得自己裹上一件貂皮大衣,这也贼冷了,怕不是屋里放了几台冷冻机器。
      屋里,一位墨色长发的美人正屈膝坐在软垫上,闭着眼,只能看到侧脸的烨也被烨戈的半边脸惊讶到了。
      这老东西竟然长得比我好看,差评!
      新上任的系统“005”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自己这位内心思想太过于活跃的宿主,只能装哑巴,默默的看着烨长表里不一的伪装样子。
      烨恭恭敬敬的朝着烨戈行礼,乖乖的站在一旁,不敢坐。毕竟强大修士的威压已经让他双腿有些打颤,他就不明白,这老东西欺压自己儿子有什么自豪感的?
      闭着眼睛的人终于舍得睁开了眼,却没有看烨,仿佛面对自己这个蠢儿子是自己一生的耻辱。
      “听说你将那两孩子捡回了府中,可有此事?”
      哇,原来声音也这么好听!
      烨总有一种便宜了自己老妈的感觉,不过很快回了神,点了点头:“一切都是儿子的错,当年我要是让那丫鬟打掉了孩子,就不会让他们在这世间受白白的苦了。”
      话落,烨戈难得一见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
      这个世界并不流行夺舍之类的言论,而且根本还没有出现这一套法术,所以也不会有人去想一个人的性情大变会不会是被夺舍了。
      被自己无视了二十几年的儿子转眼间已经长大了,烨戈在这孩子的眉眼中看到了自己,也看到了自己妻子的眉目。
      当年他们对这个孩子抱着十分的期待,那可是储备着下一代继承人,但现实却狠狠的打脸,因为这孩子不但是一个永远没办法修炼的废物,还是一个寿命短暂的短命鬼。
      不管他和酉郡寻找多么昂贵的天灵地宝给烨吃,都没办法让他可以多活个几百年,顶多就一两百年的寿命吧。
      “爹……”烨乖乖的喊了一声发呆中的人,看到父亲目光不再那么寒冷之后,讨好的说:“儿子想母亲了,可以去看看母亲吗?”
      烨戈深深的望着烨,他也不是对这个孩子没有感情,只是太过于失望罢了。
      “去吧,你母亲在繁星宫里。”
      “谢父亲!”烨乖乖的行了礼,退出了房子,顺带将门关好。
      走出被积雪环绕的小院,烨在院门口又看到了那个白衣小童子,并不是给他领路的那个,而是在院子里打扫卫生的那个。
      烨好奇的走过去打量了一下对方,白衣小童子正在给外面的灵草浇水。
      “你叫什么名字?是我爹的弟子吗?”
      小家伙惊讶地看着烨,不太善于交际的他脸红着点了点头,“罔柒,我叫罔柒。”
      烨皱着眉头,这家伙的名字怎么这么熟悉?
      哦!
      烨想起来了,这是他爹的首席大弟子,罔柒,将来会继承离昼峰,是个可结交的好苗子。
      “这么大冷天的,你不冷吗?”烨假装从他爹送给他的戒指里掏着东西,实际上是在翻找自己的空间,翻了翻,拿出一条围巾:“给你,你看你的脸都冻红了,小小年纪要爱护自己的身体!”
      说完,烨转身离开了,银白色的雪地中,少年红衣的影子显得格外的耀眼。
      罔柒低头抚摸着脖子上柔软的围巾,再看一看远去的影子,倒是有些期盼下次与少年相遇的时光。
      烨当然还是去了一趟繁星宫,毕竟他这具身体的母亲住在那里,比起父亲冷冰冰的样子,他的母亲酉郡仙君那可是一个温文尔雅,美得不可方收的大美人。
      前一秒还觉得便宜了母亲的烨,这一秒又觉得母亲被父亲给拱了,毕竟酉郡的外貌一点都不输给烨戈,如同一朵娇艳的牡丹花,百花争艳中一眼就认得出来的那种。
      “娘亲,儿子来看你了!”烨蹦蹦哒哒的跑进去,在几个女弟子的带领下来到了前院。
      有着修真界第一美人称誉的酉郡果然美得花容失色,雪白的银发垂在月牙床上,粉黛的脸蛋就像那娇羞之中绽放的花朵,如若不是酉郡身上强大的强者气场,见到他的男子,都会被她的美貌所俘虏。
      见着自己儿子看着自己愣了愣,酉郡失声而笑,冲着还傻愣着的人招了招手。
      “长儿,可见过你父亲呢?”
      烨赶紧跑到美女膝下,享受着美女的双手放在自己头顶上,幸福的眯起眼。
      “儿子已经去见过父亲了,娘亲放心。”
      酉郡茂荣二十多岁,但真实的年龄与烨戈相差不多。
      “你呀,老是惹你爹爹生气。”酉郡对自己膝下唯一的儿子那可是疼到骨子里去了,唯一遗憾的便是儿子不能继承他的衣钵,“听说你带了两个孤儿回府,可是几年前那通房丫鬟所生的孩子?”
      看来这两位大佬虽然表面上不怎么在乎烨,其实还是颇为的关心自己唯一的儿子,烨现在作为感受方,觉得还蛮喜欢的,至少这具身体的父母一看就非常的宠他,不然不会金窝银窝一大把的给他送去。
      “正是,娘亲放心,儿子就是看他们两个可怜,领回府中养着了。”
      “那你可知人心险恶,你的好意,别人未尝会记挂着。”酉郡其实也不担心,不过是两个见不得台面的孽障罢了,还怕翻了天不成。
      她就是想要教育一下烨,希望对方能够谨记人心险恶这一点。
      “儿子谨记,一定不会让小人着了道。”烨乖乖的趴在女子的腿上,这如雪一般的长发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真是好呀,烨自从来了这里,就没有见到长得丑的,感觉快审美疲劳了。
      “彩邑,把冰灵果拿上来。”
      候在一旁的女弟子点头离开,没一会儿就端来一盘水灵灵的蓝色果子。
      烨最喜欢这种果子了,彩邑刚放在桌子上,便看到大少爷迫不及待的开吃,笑着说:“大主还是这么爱吃冰灵果,师傅一直记挂着,早就给大主准备了满满一屋子。”
      “那是因为娘亲这里的果子好吃,凡间里的果子哪有这里的好。彩邑姐姐你也吃!”烨赶紧把果子递给对方,毕竟彩邑虽然是他娘亲的贴身侍女,也算是徒弟,在这繁星宫里的地位可不低。
      酉郡慈爱的看着烨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又吩咐彩邑去打包一些给烨带回去慢慢去。
      这一折腾,烨回到茂林城中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
      修□□的任务烨还是比较喜欢的,当然那得看待遇好不好,像他以前在言情组待的时候,因为等级低下,总是扮演的炮灰或者路人甲,很少接触主角和反派,有时候自己好不容易完成任务,转个身说错了一句话,就被反派给咔嚓杀掉了。
      像这种要把反派和主角培养长大的任务,基本上身份都非常富裕待遇也不会很差。
      回到府中,烨迫不及待的来到自己的院子里,哪知道那两个小兔崽子不但没有好好的听夫子的讲课,把院子里弄得一团糟,连他一向最喜爱的红心花也被糟蹋个干净。
      朵儿见着大少爷回来,如同看见了救星,直奔着大少爷而来,哭哭嚷嚷的说:“大主,那两个小兔崽子太不像话了,他们昨天……昨天还把夫子给打伤了……”
      “我知道了。”烨黑着脸推开书房的门,“你去带些礼品,给夫子赔个不是,就说这俩孩子太顽固不化,过几天恳请他上门受教。”
      朵儿得到大少爷的命令,转身去忙活了。
      她可是一点儿都不想待在书房里管那两个孩子的事,简直是两个顽固不化的小恶魔,看着长得白白净净,实际上整人的手段一套一套的。
      要不是大主吩咐过,不可以对那两个孩子动粗要以礼相待,就那两个孩子的行为,早就被拖出去打死了。
      书房里更是一团乱,烨观察了一会儿,在废弃的书堆中找到了那两个小兔崽子,似乎非常不满意烨将他们两个带到这种地方,正瞪着眼睛看着烨。
      “我救了你们,你们就是这样报答我的?”烨皱着眉头说。
      日沐和月芪一前一后厌恶的说:“我们才不需要你这样的人相救!”
      “娘亲说了!你就是个大混蛋,抛弃我们母子!”
      这可真是冤枉了烨与原主,毕竟的确是那通房丫鬟耐不住相思苦,和府中的一个吓人苟且,才有了这两个小兔崽子。
      至于那通房丫鬟为什么要如此污蔑烨,暂不追究,可一个母亲这样教孩子,烨就有些受不了。
      他不想打击这两个孩子,如果真的是亲生的,光看样貌就能看得出来。
      “那你们母亲对你们好吗?”烨看着两个孩子身上被打出来的伤痕,他是一点儿都不相信那女子会对这两个孩子好。
      闻言,日沐与月芪都沉默了。
      母亲对他们好不好他们已经不记得了,母亲还没有死前,他们每天要去乞讨,讨来的钱要递给母亲。
      母亲花钱很大手大脚,家里本来就没有多少开支,母亲却总喜欢买一些烟红的胭脂,对着年老色衰的脸颊涂涂抹抹,说着一些疯言疯语的话。
      人死后,日沐与月芪过得舒坦了些,但是周围的邻居偶尔会对他们打骂,只要谁家有东西少了,都会怀疑是他们兄弟所为,而他们这一生的伤疤,也是被街坊邻居打出来的。
      “不回答那就算了,快去吃午饭吧。”烨转身离开,陆陆续续端着饭菜的丫鬟们走了进来,把饭菜放好。
      房间一时半会儿是收拾不干净的,烨也没有为难丫鬟们,等他们明天再打扫。
      两个小家伙等到人走后,赶紧跑到桌子前伸手就抓,真怕有人跟他们抢饭菜。
      其实这就是两个死鸭子嘴硬的孩子,烨看得出来,反正自己就是一个培养反派和主角长大的路人甲,他也不想在剧情里出多少戏,只要能把这两个小兔崽子养大就好了。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