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建国以后不能修仙》树丫 ^第6章^ 最新更新:2019-08-10 00:42:0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06 ...

  •   李晃晟到介香山时时间还早,他便自己先练了一圈。
      
      照理来说,熟悉的跑道对他来说应该得心应手,可自从下了那邪里邪气的背阴山,他似乎对荒野的跑道仍心有余悸。
      
      就比如刚才拐弯的一瞬,他心里突地“咯噔”一跳,总感觉有什么不安的事情要发生。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他拐弯没多久,底盘不知撞上了什么,一个刮蹭瞬间就熄火。
      
      好的不灵,坏的这么灵?李晃晟懵了一瞬,打了几下发动机都没打着,重重锤一拳方向盘,“艹。”
      
      停在半山腰的跑道,他打开车门单膝曲地看,底盘下是一片平坦的车道,连块看得进眼的石子都没。
      
      今年真他妈邪!李晃晟起身点上烟忍不住暗骂一句。
      
      瞬间又猛然想起今年是他本命年,记得有人跟他说过本命年犯太岁,送了他一堆红袜子红裤衩,他当时还骂人家封建迷信,把那堆破东西丢去了后备箱。
      
      现在……
      
      李晃晟忙把烟叼在嘴里去后备箱翻袜子,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他仿佛找到了寄托,也顾不得形象当场脱了鞋子换上红袜子,然后拎着条裤衩打量……
      
      反正这里也没人,要不换上?指不定就时来运转了?
      
      艹,这么想着他就忍不住暗骂自己一句,什么时候他居然也变得这么封建迷信了?
      
      可想想自己最近发生的倒霉事又看看那红得晃眼的裤衩,李晃晟咬咬牙。
      
      换吧,他今年霉到差点把命丢了,又跟这些个荒山野岭有缘,想到这他打量一眼跑道旁静悄悄的树林,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换吧换吧,他犯不着跟太岁过不去。
      
      于是众人眼中英俊潇洒风度翩翩高高在上的李公子大半夜不顾形象地脱了裤子换上红裤衩,当他正准备套上长裤时突然听见旁边的树林里传出“悉悉索索”的响声。
      
      他下意识停下动作,全神戒备盯着那儿看。
      
      一道高挑的身影歪着脑袋从茂盛的树枝下钻出来,头发因枝叶刮蹭而显得蓬松凌乱。
      
      李晃晟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动作,看他走出来晃了晃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眉宇紧蹙,表情有些微微不耐。
      
      下一瞬间对方也看见了他,一瞬间有些怔愣,俩人默默注视着对方,大约有十秒钟的相对无言,仿佛在说怎么又碰上了?
      
      接着温姚视线挪到他下身,得体的上身下只穿了一条红裤衩,一手还拎着一条长裤挂在脚踝,刚松懈的眉宇瞬间又拧起,眼中也愈发凌厉。
      
      李晃晟忙闪到车身旁挡住他视线,手忙脚乱地套上裤子,边拉拉链边开口解释:“我今年本命年,换个红裤衩防小人……和这些山精野怪。”他说着自己都觉得好笑,不自觉笑弯了唇。
      
      温姚脸色更难看了,“你怎么会在这?”
      
      李晃晟恍然大悟,他还心想为什么明明自己被看光了,这人脸色比他还差,原来又因为这事。
      
      “你可真别误会,我是来跟朋友玩车的,你可以去查查,介香山是我们圈子里有名的跑道。”说着他抬眸看向温姚的眼睛顿了顿道:“倒是你,怎么好端端不在背阴山,又跑这里来了?准备占介香山为王了?”
      
      李晃晟说完也觉得奇怪,眼神淡淡地打量他,神情动作都很正常,完全不像个疯子,可这行为嘛,不是一点点的怪异。
      
      莫非这人脑子真有点问题?还是游戏打多,以为上个山就能修仙了?
      
      李晃晟打量他的同时,温姚视线也直勾勾盯着他,那眼里的暴躁和不耐几乎让李晃晟相信他下一秒就会冲过来拧断他脖子。
      
      他实在搞不懂这人到底为什么这么忌惮他?看见他跟看见杀父仇人一般。
      
      过了良久,山间的清风似乎都开始困倦,慵懒地拂过俩人,吹动额间的碎发,俩人都穿着一身白,在深邃漆黑的夜色中仿佛发着光。
      
      背后的树木被微风吹得“哗哗”作响,为他们化出磅礴的背景。
      
      温姚按耐不住般开口:“滚。”
      
      李晃晟闻言眸色一沉,微微眯了眯眼,有些不可置信地哂笑出声,是他对他态度太宽容,导致他得意忘形?整个北城都没人敢对他喊出这个话,他说得倒是挺利索。
      
      李晃晟一手插兜向他靠近,一手还转着车钥匙把玩,“这位弟弟,你哥哥我也是有脾气的。”他说着眸光一转,似是想起什么有趣的事,勾起唇角:“我突然意识到啊,这是不是贼喊捉贼?我走到哪儿都能遇到你,我的酒店,我玩车的地方,这要是换个性别,我都怀疑下一次我们偶遇的地方会是……我的房间?说吧,接近我想做什么?”
      
      温姚闻言眼色一凛,眼里也带了些许莫名的诧异,似乎没想到他能说出这一番颠倒黑白的话。
      
      见他被自己怼得哑口无言,李晃晟再接再厉,“要钱?还是看上我这个人了?如果是前者,那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施舍一点。至于后者嘛。”他若有所指地上下打量他一眼,“长相身材确实没话说,如果你不介意是下面的一个,我勉为其难可以考虑……”
      
      这次没等他说完,温姚手一抬,就想掐他喉咙。
      
      李晃晟早有准备,看他手抬起的瞬间便猛地往后一退,但他的指尖仍不可避免轻轻划过他喉咙。
      
      “老是一个招式,你真当我吃素的啊。”他说着就有点来气,狠狠啐一口,再懒得理他,把玩着车钥匙径自回车上,约莫是红袜子红裤衩起了效果,这次钥匙轻轻一别车就启动了。
      
      李晃晟盯着方向盘微一挑眉,接着偏头看窗外的人,手肘搭在窗沿,“为了证明我没跟踪你,先走了啊。”
      
      温姚伸手拦住,垂眸看他,薄唇似乎嗫嚅了一下,才淡淡开口:“带我下山。”
      
      李晃晟在车内饶有兴趣地睨他,许久才挑眉问:“你求求我?”
      
      “我给你钱。”
      
      李晃晟:“?”
      
      WTF!
      
      李晃晟觉得自己真是给他闹得没脾气了,这辈子居然还有人跟他说,要送钱给他?这要是个女的,他保不准真以为是为了什么想法设法接近他。
      
      李晃晟故作沉吟一会儿,“你有多少钱?我看看够嘛,毕竟你也知道我的身价,请我当司机。”他伸出一根食指摆了摆,“天价。”
      
      温姚决定不再跟他多说废话,径自打开他的副驾驶门坐进去。
      
      李晃晟嗤一声也没说什么,吹了声口哨开往赴约地点。
      
      嚣张的引擎在山间小道呼啸而过,带着划破夜空的狠戾。
      
      不到两分钟的时候就看到了不远处打起的光,李晃晟正欲降速向他们靠拢,旁边的温姚突然抬眸,视线在前方几人身上一扫而过。
      
      “不许停。”
      
      李晃晟压根懒得听,速度越降越慢,直到他即将停向那几辆规矩排成一排的跑车中间的空位,突然手中的方向盘和刹车都失去了控制。
      
      他不敢置信地凝眉,轻轻转了转方向盘,方向盘却像脱了缰绳的野马,完全不受控制。
      
      “艹”。
      
      眼看着自己心爱的座驾疯狂穿过那排曾被他嘲笑过的五颜六色的跑车,笔直地冲下山坡,朝悬崖使去,他全身都沁出了一层薄汗,双腿发软无力。
      
      从没有过离死神那么近的时刻。
      
      “跳车。”他猛地一吼,正欲拉开车门,整个人却被一股力猛然扯回去。
      
      他来没来得及怒发冲冠,又有震惊的一幕在他眼前闪过,他眼前无法控制的方向盘,轻轻转了转自己拐了个弯。
      
      李晃晟:“……”
      
      李晃晟感觉自己快虚脱了,他的一颗心几乎是在水里来火里去。
      
      到了山脚下的马路,车稳稳当当停下,他靠在驾驶座闭眼假寐。
      
      李晃晟察觉到温姚欲离开,猛地一把伸手抓住他胳膊肘,睁眼死死盯着他。他眼里还有血丝,抓着温姚手肘的手似乎还在微微轻颤。
      
      温姚没见过他这番模样,诧异地扫一眼他修长的指节,看他一眼,但没动作。
      
      “等一下走,我有事问你。”他的声音有点哑,说完仿佛累极似的,任由自己身体完全放松下来靠向座位。
      
      介香山下是一条丁字路口,山口位于一条通向郊区的道路,所以来往车辆较少。
      
      李晃晟的车停在介香山的入口,这里的路灯间隔较远,灯光昏黄不清,偶尔能听见另一条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奔驰而过。
      
      许久他感觉自己三魂七魄归位,才拿起旁边一瓶未开封的矿泉水瓶拧开猛灌几口,剩下一小半时,目光偏了偏,递给身旁的温姚,“嗯?”
      
      温姚侧头看一眼他的水看向他摇摇头。
      
      李晃晟也不强求扔了水瓶,随便撸一把头发,侧过身面向温姚。
      
      “你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嘛吗?”
      
      温姚不明所以地动了动眉。
      
      李晃晟看温姚那一副刻板的模样第一次做类似于轻挑的神情,意外地有种邪魅的帅气。
      
      但他现在的关注点不在这。
      
      "刚才怎么回事?"他咽了咽口水,不断给自己做心里建设,生怕他说些什么打碎他价值观的东西。
      
      “我记得你说过不迷信。”温姚顿了顿,眼神意味深长地在他脸上打转一圈,“那最好永远别迷信。”

  • 作者有话要说:  照理说一句,求关注啊,这个关注量真的不够申榜。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