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建国以后不能修仙》树丫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8-08 00:01: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5 ...

  •   良久,温姚终于微启薄唇,声音寡淡:“直走下山,下不为例。”
      
      大叔一听连呼吸都滞住了,硬是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连连磕了好几个头,“谢谢先生,谢谢先生。”磕完,招着几个大汉赶忙下山。
      
      几个大汉显然也在怔愣中,闻言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连忙撒开腿跟在后面跑起来。
      
      李晃晟隐隐还能听见他们喘着粗气的对话从前方传来:“二叔,这山有这么多传说,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的?”
      
      大叔大声呵斥一句:“闭嘴……”
      
      片刻,他们的身影便消失得无影无踪,整片林子又陷入诡异的寂静。
      
      温姚见眼前俩人没动静,凌厉而疑惑的视线投向李晃晟,后者原本正懒散地用脚碾着地,不知在看些什么,倏然若有察觉似的抬起头迎上他目光,瞬间就接受到他严厉的警告。
      
      李晃晟很是无语地抿了抿唇朝唐松鑫走去,他仍跪下地上,李晃晟双手插兜居高临下地站在他面前,垂头睇他。
      
      “跪上瘾了?”
      
      唐松鑫眉头一皱,抬头看他一眼,许久没开口的嗓音有点哑:“腿麻了。”
      
      李晃晟:“……”
      
      李晃晟一把扯起他胳膊,顺手扯开了绑着他双手的背心,嫌弃地往边上一丢。
      
      唐松鑫勉强借着他身子的力站起来。
      
      李晃晟看他身子软绵绵地倒向自己,一阵恶寒,伸手嫌恶地把他推远了点,示意他看温姚的方向。
      
      那人依旧笔挺地站在原地。
      
      李晃晟睨他一眼懒洋洋地朝唐松鑫开口:“你还有什么话想对……”说着,他眉一挑,语调突然扬起,“山神先生说,赶紧说啊,以后可没第二次机会了。”
      
      唐松鑫不明所以地偏头看他,眼里带着疑惑。
      
      李晃晟侧头接收到他疑惑的目光,看向温姚,唇角微勾,“山神先生说了,以后没事别来山上打扰他,有事更不能来。”说完还朝温姚吹了个极其轻佻的口哨,懒懒一笑:“这么说对吗,山神先生。”
      
      温姚没接茬,视线在他们身上一扫而过便转身离开。
      
      唐松鑫急忙喊住他:“大师。”
      
      温姚脚步没停,恍若未闻。
      
      唐松鑫也再顾不上还没缓过来的双脚,感受着电流般的麻痛追上前几步,“大师,只要您愿意帮忙,钱多少都不是问题。”
      
      见温姚停下脚步,李晃晟那倦怠的眼皮微微掀起朝前看了看,往后侧的树上一靠,发出一声嗤。
      
      啧啧,还说不为钱财所动,差点连他都感动了。
      
      温姚听觉好得出奇,自然听见了李晃晟不屑的嗤笑,转身凉凉睨他一眼,视线落在唐松鑫身上,面色寡淡而冷漠:“还有三个小时。”
      
      唐松鑫似乎还想据理力争一番,温姚看出他意图率先打断他思路,语气不紧不慢,但眼里的凌厉却不容忽视,“不要再上山,否则。”
      
      他没说完便转身离开,可李晃晟却分明感觉到他在他身上一闪而过的视线像一把尖锐锋利的刀刃,滑过他喉咙。
      
      那一瞬间他居然真实感受到了一股全身冰凉的触感缠上他身体。
      
      经过几天几夜的折腾,李晃晟躺在大宅浴缸里仍感觉自己没缓过神。他扔一颗葡萄进嘴里,给手机充上电。
      
      没隔两秒,手机就自动开了机,接着便卡住了,未接来电和消息不断“嗡嗡嗡”地涌入。
      
      等过了许久,消息声逐渐缓慢,他才懒散地掐着手机屏幕滑动。
      
      大多都是那帮狐朋狗友的慰问短信,问他是不是喝多失足了,他难道会跟他们一样智障?
      
      有一条倒是新奇,问他是不是和唐松鑫私奔了。他是日了狗了?放着这么多大美女不要和一个男的私奔?
      
      他嗤笑一声又随意翻了翻,许多消息都没有细看,直接翻到李母的短信,还是昨晚发的,问他今天回不回家吃饭,奶奶想他了。
      
      他看着看着突然笑出声,拿起一颗葡萄丢进嘴里,把自己埋入浴缸,任由清水漫过头顶。
      
      这几天的一幕幕如走马观花般涌入脑海。
      
      直到手机发出一阵刺耳的震动,李晃晟才猛然从水中“扑腾”出来。
      
      他捋了捋头发,抹了把脸,抬手看手机,一个没有备注的号码。
      
      他懒懒地接起来,那边立马有了反应,一声惊呼:“我靠,这是复活了?”
      
      “说人话。”李晃晟拿起一根烟点上,火光点燃烟头的瞬间,眉心微微蹙起。
      
      “李公子,怎么回事儿?这几天怎么都联系不上,哥们儿几个都担心死了。”那人说着,语气里还带着怎么都掩盖不住的笑意。
      
      李晃晟没听出他的担心,倒是听出了幸灾乐祸。
      
      微微有些不耐地说:“有事说你的事。”
      
      那人见他不高兴多说话也无趣地不再多提,直接切入主题:“后天哥们儿几个去介香山兜兜,一起?咱几个好久没比过了,段哥天天提你,被他念叨得都没办法。”
      
      李晃晟哼笑一声没说话。
      
      那人一时听不明白他的态度,试探着问:“那我们后天见?”
      
      “行。”说完不再多给反应便掐断了电话。
      
      约莫是这几天身心俱疲,李晃晟玩了一会儿手机便躺在恒温浴缸里睡着了,他俩手挂在浴缸沿仰躺着,手里握着的手机堪堪掉落。
      
      直到管家李阿姨来敲门:“阿晟,阿晟……在睡觉吗?”
      
      李晃晟睡意朦胧地跨出浴缸套上浴袍去开门,眼里还有惺忪的红血丝,发丝上滴着水。
      
      “你爸妈回来了,快准备下,去吃饭。”
      
      “好。”他又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李姨看着他边打哈欠边往里走的背影无奈地摇摇头,作为李家的独生子,李晃晟称为人中龙凤绝不为过。
      
      要才有才,要貌有貌,金钱名利掌握在手,几乎是各家千金小姐倾慕的对象。
      
      可他个性不羁,游戏人间,哪怕是父母之命都当耳旁风。
      
      可偏偏家里有个想抱曾孙想疯了的老太太。
      
      本来李晃晟也正在风华正茂的年龄,有大把的时间等着他去遇见合适的另一半,可老太太总觉得自己时日无多,一心一意就盼个人曾孙。于是可怜了李父李母夹在母亲和儿子中间当传话筒当得左右为难。
      
      于是今天又是李晃晟被催婚的一天。
      
      李晃晟走进客厅时,三位长辈已经落座,李父擦了擦手把毛巾递给李姨,抿着嘴抬头觑他一眼。
      
      “在家还慢吞吞的,还不快来坐,三个长辈等你,你也好意思。”
      
      李晃晟闻言毫无反应,显然已经习惯,慵懒地在他父亲对面坐下,一只手随意地搭在老太太的椅背上。
      
      “奶奶想我了?”
      
      老太太故意翻他一个白眼“哼”了声:“就你不知道着家。”
      
      “我这不是忙嘛。”
      
      “你忙什么,别以为你奶奶年纪大了,外面的事情都不知道,有人告诉我。”
      
      李晃晟被自家奶奶可爱到了,忍不住嗤笑出声:“我知道,您哪怕不在江湖了,那声威依然顶顶的。”
      
      “别说这些没用的,别给我拍马屁,没有曾孙子,你说什么我都觉得不中听。”
      
      李晃晟:“……”
      
      终于切入主题,李父李母互相对视一眼,喝着饮料默契地决定不加入战场今天就让这祖孙俩斗,他俩放个假。
      
      李晃晟:“奶奶我就不信我们关系这么浅薄的嘛,除了曾孙,我们没别的可说了?”
      
      “除了曾孙,我什么都不想跟你说。”老太太双手抱着胸不看他,一副为曾孙抵抗到底的模样。
      
      李晃晟坐直身子,给自家奶奶盛上一碗汤。
      
      “嗯唔,这汤真香啊,李姨手意又进步了,奶奶,赶紧趁热喝啊。”
      
      老太太:“没孙子,喝什么汤都一个味儿。”
      
      李晃晟无奈地叹口气:“奶奶,我才二十四岁,事业才刚开始……”
      
      老太太扭头瞥他一眼,果断打断他:“你的家产够你生十个足球队。”
      
      “可男人要以事业为……”
      
      “你天天在酒吧咚咚锵,在山上咻咻咻的时候怎么不说以事业为重。”
      
      李晃晟:“……”
      
      看来他奶奶对他的生活作风真的了如指掌啊。
      
      李晃晟一时无话可说,老太太赶忙趁热打铁朝对面的李母挤眉弄眼使眼色。
      
      李母打量一眼自家儿子,喝一口萝卜汁道:“前几天你于伯伯的女儿回国了……”
      
      李晃晟“嗯”了一声径自叉块肉塞进嘴里,显然对这场谈话毫无兴趣。
      
      “过两天你们一起吃顿饭。”
      
      李晃晟:“嗯。”
      
      见他答应得如此爽快,李母心里反而没底了。他这个儿子从小到大,什么都好,唯独就是不听话不服管。
      
      但凡哪次听点话,就能给她惹出一堆事。
      
      李晃晟察觉到来自自家母亲怀疑的眼神,干脆放下筷子,擦了擦嘴,往后一靠。“妈,你放心,我会去的。”
      
      “那最好,你于伯伯的女儿长相绝对没得挑,学习也好……”
      
      李晃晟听着他母亲“叽里呱啦”说了一长段,他也没听清具体说了什么,但应该都是夸奖。
      
      哪家女儿长相好家世好身材好学历好,他听得都起茧了。
      
      “哦对了。”李母想到什么,突然伸手打了下他胳膊。“你别再让我听见你伤了哪家姑娘的心,知道没?你孟阿姨现在见到我还在骂,说你让她女儿哭了整整三天。”
      
      李晃晟:“妈,饭桌上呢,说这些做什么。”
      
      “哟,还知道要脸,你惹哭你妈朋友女儿的时候要脸吗?”
      
      李晃晟:“……”得,他还是别说话好。
      
      

  • 作者有话要说:  跪求收藏啊啊啊啊 啊啊啊 啊啊啊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