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建国以后不能修仙》树丫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8-07 00: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4 ...

  •   那人一身中山装,笔者地躺着,一动不动。
      
      神棍?
      
      李晃晟皱着眉走过去,看清了,可不就是那张惊为天人的绝世容颜。
      
      他此时正闭着眼,薄唇微抿,清隽的五官在安静的沉睡下显得格外柔和动人。
      
      李晃晟伸手过去试了试他的鼻息,顿时一阵手抖心颤。
      
      艹,没气了。
      
      他又鼓起勇气颤颤巍巍地碰了碰他手臂,触觉一片冰凉。
      
      李晃晟头皮发麻,脑子里“嗡嗡叫”,吓得没敢再动。
      
      这时他手下的胳膊轻轻动了,倏忽之间猛地一翻,他的胳膊便被抓住。这猝不及防的动作令他重心不稳,脚下一个踉跄朝前扑去。
      
      接着他的额头便撞到一个坚硬的胸膛。
      
      李晃晟呲牙咧嘴地抬起眼,他身下的人已经睁开眼,清晰明亮的双眸紧紧盯着他,在看到他的一瞬,眉眼都拧在了一起,满脸戒备。
      
      语气不悦:“是你?”
      
      李晃晟见他还活着松了口气。
      
      这荒山野岭本就已经把他折腾得够呛,要再送个死人给他,他估计今儿他也得交待在这。
      
      安了一半心,李晃晟此时也有闲情放松下来,只是……眼前这人不大好相处啊。他不解地挑挑眉,实在不明白自己究竟怎么得罪过这位神仙?
      
      为什么对他如此有偏见?
      
      温姚抿着嘴,眼风凌厉地扫过他半个身子,“还不起来?”
      
      李晃晟闻言动了动手挑眉示意,待他松开之后,懒洋洋地从他身上直起腰。
      
      温姚脸上的表情简直可以用一言难尽来形容,他疲倦地起身掐了掐山根。
      
      李晃晟见他起床,毫不客气地在他床头另一侧坐下,“诶,你说咱俩见过?你为什么总不待见我?”
      
      温姚凉凉瞥他一眼,直接转了话题:“你怎么找到这里?”
      
      “误打误撞。”李晃晟随口答,答完又觉不对,抬眸果然见温姚眼风锋利地盯着自己,顿了会儿才慢悠悠解释道:“哦,就上次请你帮我们酒店驱邪的那个唐松鑫,我陪他来的。”
      
      他显然不太相信:“哦?他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他说——”他有意卖了个关子,扯扯嘴角:“一位高人透露。”
      
      温姚表情有一瞬间的停顿,狭长的眼尾略带怀疑地在他身上一扫而过,却没再说什么,起身打开窗,窗外已泛起白昼,山野之间空气异常清新,夹杂着扑面而来的凉意。
      
      在他去开窗时,李晃晟便开始有意无意打量起屋子。
      
      除了必备的床和桌椅,几乎没有多余的陈列。
      
      桌上摆着一盏茶壶,一个茶杯还有一盏已经熄灭的青灯。
      
      李晃晟起身走到桌前倒了杯水一饮而尽,一杯将将润了润喉还不够,他接着又倒一杯。
      
      “谁让你动了?”
      
      “不能动?”李晃晟反问一句,径自把手中的茶水一饮而尽,挑了挑嘴角:“不用这么娘吧?”
      
      温姚懒得跟他死皮赖脸,果断道:“人呢?”
      
      李晃晟放下茶杯,不明所以地看他。
      
      温姚见他这幅模样愈发不耐,一头黑发还带着起床时的凌乱,加上略带烦躁的神情,令他整个人莫名多了些凡尘气息,“陪你找我的人呢?”
      
      李晃晟十分莫名,是他说的不够清楚还是他耳朵不好?他又没病,非要找一个神棍送钱?
      
      “神棍先生,您别误会,我呢从小就不信邪。”说着他顺势往旁边的板凳上一坐,背靠桌子垮起一个二郎腿,胳膊肘搭上木桌。“更别谈跑到这深山老林来请您了。”
      
      温姚闻言若有所思地抬眸觑他。
      
      “至于那位请您出山的,估计现在还在旁边那片野林里迷路,有劳您把他们带出来?”他说着边观察温姚的表情,见他反应不大,懒洋洋地端起桌上的茶壶随意打量。“您要是不救他们,那这片世外桃源可真就成鬼林了。”
      
      壶敛口,扁圆体,方曲柄,假圈足。造型简练,线条流畅,色泽素雅。诶唷?李晃晟把它拖起来,它的外底青花上署着“大清雍正年制”。
      
      呵,一个小小的茶壶还大有来头啊,李晃晟放下茶壶不得不重新打量眼前这人。气质清雅,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着贵气,照理来说非富即贵。
      
      只是这行业……实在一言难尽。
      
      温姚站在窗侧瞭望山林,也没管他怪异的眼神,语气和神情都淡淡的,“谁告诉你这是片世外桃源?”
      
      说完他一改脸上的漫不经心,面色凛然,连带整间屋子的空气都被凝结,寒气逼人。“生魂是背阴山最好的养分。”他眼帘微垂,看了一眼自己的掌心,锐利的眸光倏然扫过去,“我有什么理由救他们?”
      
      李晃晟被他骨子里散发的阴冷怔了怔,稳了稳心神,他下意识又举起手中的茶杯,边倒水边说:“你别还真演上了啊,住个破山真当自己是高人了?”
      
      温姚锋利的眉眼扫过他双手,视线在他和自己的茶杯上来回打转,最终隐忍般看着他慢吞吞喝光茶杯里的水。
      
      李晃晟抿了抿湿润的唇瓣,一脸满足。这水虽然冰冰凉,但意外的甘甜,沁人心脾。
      
      温姚深吸一口气,视线随意地瞥着窗外,瀑布在山崖上咆哮,洒出激烈的水花。
      
      他慢慢启唇:“我可以帮你找你朋友。”
      
      李晃晟不甚在意地反问:“哦?”
      
      “从此以后不准踏上背阴山。”温姚收回视线,凉薄的眼眸微微垂下,落在他身上,语气犀利至极:“不准出现在我的范围。”
      
      李晃晟沉默了会,起身走到他身侧,探头看了看窗外,这里风景出乎意料的好,蓝天白云,青山绿水,美不甚收!
      
      倒是修身养性的隐居之地。
      
      只是-
      
      “理由呢?”他就站在他身侧,俩人之间的距离不过二十厘米,他是真的很想不通啊,这人为什么老针对他?
      
      “你似乎很怕我啊?”说着他深情微妙地凑过去点,饶有兴致地打趣:“诶,你跟我说说看,我怎么过你?”
      
      在他凑到面前时,温姚猛地一抬腿,膝盖抵上他腹部,一手掐住他脖子,语调凛然:“这是警告。”
      
      李晃晟见他神色认真,又被他这动作弄得恼火,也懒得再跟他绕弯子。
      
      “行了,行了,这山以后您八抬大轿请我,我都不会来。”说着他似乎觉得不甘心,瞅着他那张冰冷的脸讥削道:“你他吗又不是绝世大美女,怕我强-暴不成?”
      
      这么一说,温姚的脸更黑了。
      
      李晃晟趁他不注意一个闪身离开他的桎梏,生怕他一冲动真把他弄得断子绝孙。
      
      李晃晟再度跟着温姚踏进树林。
      说实话,他是真不想进这片鬼林子,他都快有阴影了,可奈何拗不过温姚想把他直接拎下山的冲动。
      
      温姚似乎对这片林子很熟悉,三拐两拐就到了林子中央,李晃晟又一次看到了那条带着火炬胳膊的古树。
      
      他看一眼便打寒颤,紧紧跟上温姚的步伐。
      
      李晃晟走在后面打量着他高挑的身影,实在很不理解这人怪异的举止。如果不是作为一个铁铮铮的无神论者,他几乎都要相信这是位隐士的修行者。
      
      毕竟哪个神棍真能为事业献身那么大,住进这种廖无人烟的山?再者他看着似乎也不缺钱?
      
      李晃晟一路走神,没过多久便听见前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夹杂着淡淡的谈话。
      
      俩人加快脚步走,穿过几颗树便能从树缝间看到大致的情形。
      
      唐松鑫背对着他们跪在地上,三个大汉把他团团围住,一边用树条抽一边骂骂咧咧,大叔在不远处站着。
      
      其中个子最高的大汉或许视线开阔些,最先看到了他们,停下手上的动作,目光在李晃晟身上一扫而过,打量温姚语带讥削:“哟,这荒山野岭还能找到帮手?可别是碰上野鬼了。”
      
      几人闻言纷纷抬头。
      
      唐松鑫也艰难地转了个身,看到温姚的一瞬有些怔愣,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诧,但很快便恢复原样。
      
      这一眼当然没逃过李晃晟和温姚,俩人各怀心思。
      
      李晃晟悠悠然上前几步,那被他打过的高个大汉立马警惕起来,朝他举起手中枝条。
      
      前者懒洋洋地瞥过他一眼,往身侧的树干慵懒一靠,掏口袋,摸了两下才掏出一个打火机把玩,看着暗淡的火光自手中亮起一瞬,他扭头朝温姚漫不经心道:“有烟没?”
      
      说完仿佛也觉得自己多此一举,不待他回应便朝眼前几人说:“不是,我说你们。”他意有所指地看了眼唐松鑫,“人儿身上都没钱,你们绑他有什么用?”
      
      “如果不想我们绑着你兄弟,那你最好自己识相把身上的钱交出来。”
      
      李晃晟把口袋一翻,说得十分欠揍:“虽然我有钱也不会给你们,但现在真没钱。”他顿了一下又啧啧咂嘴:“你们还真是要钱不要命啊,这破地方连出都出不去,还想着钱呢?”
      
      那几人闻言,视线在李晃晟和温姚身上打转,接着又若有所思地打量他身后的温姚,那人虽面色淡漠,但浑身上下散发着不好惹的气息。
      
      “这么说来,你身后的救兵又从哪儿来?”
      
      “我身后的救兵?”李晃晟一脸纳闷地反问,然后又自说自话地回头张望:“我身后哪儿来的救兵。”
      
      三个大汗脸色都变了,其中一个狰狞着脸朝他吼:“别他吗给我惹事,刚才你还跟他说话了。”
      
      李晃晟把目光投向温姚,恍然大悟道:“哦—他啊,他不是我救兵,我也是在这山里碰到他的。”
      
      几人听他这么一说,又看这人天人般容貌,怪异的穿着,脸色更难看了,纷纷回头看大叔,大叔也正一脸可疑地打量温姚。
      
      毕竟都是生活在山里的人,从小耳濡目染,哪家老人孩子被东西附身,哪家丈夫被妖艳的精怪摄魂,可以说对山精鬼怪见怪不怪。
      
      可绕是如此,在这种阴气鼎盛的山林,保不齐遇到的是个什么大东西,这还是人家的地盘。
      
      见这几人纷纷忌惮地看着温姚,李晃晟不甚好笑。
      
      正要开口,那边沉默良久的大叔却抢先开了口试探:“这位先生实在抱歉,这次我们上山也实属迫不得已,我们这就下山,一定谨记祖先与山神之约,再不踏入背阴山半步。”他顿了顿又道:“还望先生看在我们百年护山有功,饶我们这一次。”
      
      温姚盯着他看,脸上不起一丝波澜,倒是李晃晟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觉得比电视剧还精彩。

  • 作者有话要说:  码字不易,话不多说,只求收藏申榜,跪跪跪跪求~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