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建国以后不能修仙》树丫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8-02 17:49:4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3 ...

  •   李晃晟、唐松鑫正激烈对峙。
      
      身侧不远处响起一道惊喜的声音:“两位小兄弟,总算找到你们了。”声音的主人约莫常年抽烟,嗓音里带着沙哑的粗砺,像是含了口痰在喉咙。
      
      俩人纷纷侧过头。
      
      唐松鑫看到大叔的脸,瞬间严肃地拧起眉。
      
      大叔见到他们则眉开眼笑了起来,佝偻着背朝他们走近,“总算见着你们了,一直没见你们下山,我就喊了人来搜搜你们。”他说着双手拢在唇边朝后头喊:“找到人了,快过来这里来。”
      
      李晃晟、唐松鑫互相对视一眼。
      
      大叔扭过头看他们,对上他们时,又是一副和蔼的笑,咧着嘴露出缺了几颗牙的一口黑齿:“迷路了吧?”
      
      唐松鑫推推眼镜点点头,眼里残忍的锋利一闪而过。
      
      烟雾蒙蒙的黑暗中传来凌乱的脚步,他们的主人操着一口听不懂的方言,往这儿赶。
      
      “二叔。”三个男人赶到这儿,纷纷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他们,眼里是藏不住的贪婪和邪恶。
      
      大叔应声点头,指着他面前站着的李晃晟、唐松鑫俩人,“就是这两个青年,他们在这里迷路了,我们带他们下山去。”
      
      几人面面相觑,随即又立马点点头。
      
      大叔满意地掉头给他们解释:“这都是我侄子,特意帮我来接你们下山的。你们跟着我,我肯定能带你们下去。”
      
      大叔边说边走,走了两步见没人跟上,停下脚步扭头看他们。
      
      他目光在他们身上停顿了下,而后眼神一闪笑道:“不走?要在这里喂山野精怪?”
      
      李晃晟这才松开唐松鑫,懒洋洋靠上树干掏出仅剩的一支烟点上,他烦躁地撸一把头发,猛吸一口烟吐出,抬眼看大叔,“您真认识路?”
      
      “我常年在这块地长大,怎么不认识?”
      
      李晃晟懒懒地嗤笑:“您要是真认识那最好不过了,等您把我带下山,我直接让人给您送一车箱子钱来。”
      
      大叔抬起眼皮觑他一眼,随即敛下眼帘不知在想什么,沉默着没有说话。
      
      李晃晟视线瞥过他身旁三个壮硕的男人,眼里的轻蔑清晰可见。
      
      “叔,您如果不认识,那可就得不偿失咯。”他说着咬住烟头,眼睛微微眯起,袅袅烟雾自唇边散开,“本来这山里顶多多两只精怪,这下,一二三四……”他比划了下手势,“六只。”
      
      大叔显然被他直白而犀利的语言刺激了,对着他吹胡子瞪眼睛,脸皮上松弛的肉打着颤。
      
      他眼睛朝身旁的大汉看了两眼,使了个眼色,自己则往后退了退。
      
      其中一个壮汉收到指示,挺了挺胸上前,食指笔直地戳在李晃晟眼前,“你他吗说什么,信不信我弄死你?”
      
      “信,这荒山野岭的死个人也没什么说法。”
      
      李晃晟说着,看着近在咫尺的手指眉眼愈来愈冷,倏地胳膊一抬,拧住他手腕狠狠掐住,手一翻扭到底,干脆利落的动作硬是让一个一米八的高个大汉疼得哇哇直叫。
      
      “疼疼疼。”
      
      大叔见李晃晟有两下子,面色瞬间凌厉起来,哆嗦着嘴巴:“敬酒不吃吃罚酒。”说着朝身后俩壮汉做了个“上”的手势。
      
      俩壮汉对视一眼直接朝唐松鑫冲去,上前就把他双手反扣,开始搜身,“钱在哪儿?”
      
      大叔面一凛眼一翻,气道:“让你们先把这边个弄住。”
      
      俩人压根没理他,径自掏唐松鑫口袋。
      
      唐松鑫面上波澜不惊,拱了拱掉在鼻梁上的眼镜,说:“你松开,我给你拿。”
      
      “不用了。”大汉朝他啐一口,快速从他裤兜掏出一个钱包,钱包装得鼓囊囊的,他兴奋地打开来,随手掏出几张。
      
      接着-
      
      “草。”手一扬,几张钞票随风而扬。
      
      大叔赶紧跑过去捡,边小碎步边喊:“你干什么?浪费钱遭报应啊!”
      
      高个子大汉惊恐地指着那些被他当烫手山芋一样甩掉的钞票,“冥、冥币啊!”
      
      大叔这时也停下了脚步,看着脚下的纸钞,面色精彩纷呈。
      
      李晃晟解决了壮汉,此时正活动手腕,闻言看一眼飘在地上的纸钞,面上也有点不可言说的味道,眼睛微微眯起。
      
      唐松鑫被他们扣着双手跪在地面,面上没什么反应,垂着脑袋只露出眼镜下浓密的睫毛和一双微抿着的薄唇。
      
      李晃晟联想他这两天的反应越想越不对劲,莫非……真中邪了?
      
      转念一想又笑,他这是被这帮鬼东西影响了?
      
      中个屁邪,哪来的邪可中。
      
      “二叔怎么回事?”几个大汉纷纷扭头找大叔,语气里的不满显而易见。
      
      大叔显然也在状况之外,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知该如何反应。
      
      顿了许久,大家似乎都在等他反应,他才缓缓说道:“先把他们带回去,长得倒不错,估计能卖个好价钱。”
      
      没等两位被卖得正主不悦,三个大汉倒是心生不满,开始了窝里斗。
      
      “我们辛辛苦苦跑这鬼影子也没有的鬼地方,连几张钞票都看不到?”说话的人气愤地插着腰,啐了一口痰,又恶狠狠道:“我们能不能下山都不定,你们见谁上这座山下去过?”
      
      另一个大汉眼神往四周飘忽了几下,“你、你们听过这座山的传闻吗?”
      
      大叔闻言喝他:“别瞎说。”
      
      那人一听,反应立即激动起来,手指着他走过去,“我就说你不安好心,还说带我们来赚钱。结果呢?这两个是不是人都不知道……”说着他似乎吓到了自己,瞥一眼唐松鑫,又看向李晃晟,似乎为了应景,后者朝他露出一个邪魅的笑,水润的眼睛仿佛带了诡异的光。
      
      他赶忙收回视线,撞着胆子朝大叔喊一句:“我看你是财迷心窍。”
      
      另一个说话甚少的高个子大汉推搡了一把他胳膊,“这里有什么传闻?”
      
      这人似乎有些诧异:“你没听过?”说着也没等他回应,小心翼翼地瞟一眼四周,一望无底的黑,朦胧丛生的白雾似山林鬼魅,“据说这里是邪道的修罗场,以生魂祭山修行,鬼混炼丹提阴。”他说完配合着打了个哆嗦。
      
      气氛一时间有些凝重,唯有李晃春咬着根早已灭了的烟屁股笑得花枝乱颤。
      
      有时候事情就是那么巧,几人在这山上呆了两天都没碰上什么事,偏偏这一听完故事,山林便刮起一阵狂躁的风,树叶被刮得“嗦嗦”直响,仅靠筋根薄弱的系挂在枝干。
      
      “来了,他来了,鬼来了,啊—”
      
      那人开始惊慌失措地四下乱窜,另外俩高个子大汉想拦住他,只得陪着他到处折腾,几人身子渐渐隐入黑暗。
      
      大叔和李晃晟俩人大眼瞪小眼,为顾及自身安全,也随着三个大汉遁入黑暗。
      
      不多会山林又仅剩俩人。
      
      李晃晟吐掉烟屁股,瞥一眼唐松鑫,他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活像赶着上刑场赴死似的。
      
      他犹豫了一瞬跟着细碎的步子走进黑暗,过了会儿,有声音从黑夜里传出来,带着一丝慵懒:“说不定跟着他们能出去,赶紧的。”
      
      只是李晃晟真小瞧了山林的迂回与险境,他刚追着步子走了一会儿就发现人跟丢了,这偌大的树林里安安静静,连个鬼魅影子都没有。
      
      “艹。”
      
      他顿时有些烦躁想掏根烟,往身上摸了摸才想起最后一根烟已经被他抽完,他掏出打火机拿在手里看着把玩,在手指上绕了几圈后,打上火苗。
      
      幽幽火光给山林带来了一丝别样的温度和气息,他就着这道暖光随意向前走。
      
      不出二十分钟,火光自他手中消失,他的心仿佛也随着一起深入黑暗。
      
      这里约莫是背面,一丝月光都打不进来。
      
      背阴山,他一边走着一边在心里默默咀嚼这几个字。
      
      不知走了多久,眼前不远处一道光打在他周身,吸引了他目光。
      
      深吸一口气,李晃晟走过去,透过树木间的缝隙他看到了外面的山路悬崖,这片深不见底的树林就这么走到了尽头。
      
      他从枝干下钻出去,悬崖对面挂着一片瀑布,瀑布旁的山崖有一间小屋,窗户上隐隐透出火光。
      
      李晃晟:“……”
      
      李晃晟这下心里也有些没底了,他真不敢相信这连个活物都没有的地方居然会有屋子和灯?
      
      “艹。”他暗骂了一声坚决不愿意承认自心里升起的那一抹怯懦。
      
      不过事到如今,反正横竖都是一死,他干脆死马当活马医,朝那阴森诡异的屋子走去。
      
      停在屋外,他犹豫一瞬,一狠心干脆闭上眼咬牙“砰—”一声重重踹开门,仿佛不再给自己吓唬自己的时间。
      
      屋内一片寂静,只有幽幽的火光在他眼前一闪一闪,但越寂静越诡异,他顿了一下才抬脚跨进去。
      
      他刚进门,一阵诡异的风便把门自他身后合上,他心眼刚提上,还来不及受惊,目光便落在了面前的床榻,上面正笔直躺着一个人。
      

  • 作者有话要说:  点个收藏呗~~~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