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建国以后不能修仙》树丫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8-02 16:33:2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2 ...

  •   背阴山,山峦崎岖,路势险峻,蜀道曲折,荆棘丛生,百步之内萦绕岩峦百转千回。
      所谓山不生草,峰不插天,岭不行客,洞不纳云,涧不流水。
      是为至阴之地。
      
      李晃晟俩人爬过陡峭的山岩,顺着郁郁葱葱的大树往深处走。
      
      山林深夜白雾皑皑,脚下的路一片模糊。
      俩人干脆席地而坐就着干粮喝水。
      
      李晃晟大概是饿极,此时吃着这些干巴巴的糟糠之食竟觉得比北城有名的满汉全席差不了多少。
      
      吃饱喝足打了个饱嗝,就地躺下。
      
      平常手机不离手,顿顿宵夜都是酒,在这儿也不用应付这些个人儿那些个事儿。倒也挺舒坦。
      
      除了-
      
      头顶顶上方。
      
      朦胧的月光为背阴山披上一袭异色,抬头看不到一丝光,沉沉的黑夜压着大地,让人透不过气儿。
      
      饶是李晃晟一个无神论者心里都有些发毛,躺在平坦的泥面儿,总感觉周身凉嗖嗖的,硬是盯着天上那抹玉盘看了好半晌,才安神。
      
      他双手交叠当枕头,看了许久手臂有些酸了,拿衣服随便垫一下就侧着身子闭目养神。
      
      李晃晟睡眠好,大约从小养尊处优没什么烦恼,基本倒头就能睡。
      
      此时已打起轻微的鼾声。
      
      夜半,天空深沉,万籁俱寂。
      
      约莫头一次住这种环境,李晃晟睡得很是不安稳,脑子处在半梦半醒的朦胧中。他觉着累,干脆想醒来,却发现像被施了定身咒似的无论怎么挣扎都睁不开眼。
      
      他急了,在如梦似幻的梦境中拼命挣扎,可身子却一动不动,脑子也像被浸泡在水中一般模糊不清,分辨不出这一刻究竟是真是幻……
      
      直到-
      
      背部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细细麻麻的尖锐之感透过单薄的衣裳扎着皮肤,他被清晰的疼痛惊醒,“霍地”坐起身。
      
      一头汗。
      草!
      
      他抬手拂去薄汗,侧头看不远处躺着的唐松鑫,他正翻了个面,此时背对着他。
      
      李晃晟恍惚了几秒回神,对着他刚躺过的那块地儿瞅,泥面一片平坦,也不像有什么钻过的痕迹。
      
      他皱眉抬脚往那儿踩了踩,什么反应都没有。
      
      本身就有起床气,半夜一场觉又没睡好,他烦躁地拎着外套扭了扭脖子。
      
      蓦地,又提着他那件征战山野的外套重重砸两下,质地精良的外套在地上砸出厚沉的声响。
      
      这还不够。
      
      他又狠狠踢两脚地面堆覆在泥面上的细沙,细沙扬起一阵尘土零零散散砸向唐松鑫的位置这才作罢!
      
      李晃晟发泄够了,靠着强壮的树干掏出仅剩的烟壳子,看一眼。还剩六根烟,他掏出一根点上,火苗染上烟头的瞬间他深吸一口,重重吐出。
      
      拧眉咬着烟屁股吞云吐雾之间才找回了一丝安稳。
      
      弹了弹烟灰,目光落在一旁躺着纹丝不动的唐松鑫身上。
      
      这荒山野岭,他倒是敢睡得死啊!
      
      天蒙蒙亮,山林的雾还没散去,仍一片迷蒙。
      
      尽管已是入夏的节气,冰凉的空气沾着潮湿的白雾,却依旧冷得让人打哆嗦。
      
      在野外将就一夜,俩人早已腰酸背痛,也再睡不着干脆起来赶路。
      
      李晃晟若有所思地盯着唐松鑫的背影打量,边走边漱口,悠闲地撕开一枚口香糖丢嘴里嚼。
      
      唐松鑫听他在后面打了一路哈切,忍不住多嘴问一句:“没睡好?”
      
      李晃晟说着就来气,泄气似的踹一脚眼前的参天古树,枝干高挺耸立,枝叶纹丝不动。
      
      “你耍我玩呢吧?到底能不能找到那神棍?这崇山峻岭的,还真拿他当世外高人?”
      
      唐松鑫垂着眼推了推脸上的镜框,眼色意味不明,面上波澜不惊。
      
      “快了吧。”
      
      “我说你哪儿来的消息,人住这?”
      
      “……一位高人透露。”
      
      “高人?”他嗤一声,眼里透着光,面上掩饰不住的哂笑:“你不会中邪了吧?”
      
      “你不是不信邪。”唐松鑫提了脚就往里走。
      
      “我信个几把,被你弄进来的。”
      
      他们秉承着走直线就不会走回头路的方法,又在树林里绕了许久,两个锻炼有素的大男人,此时小腿都有些抽筋。
      
      无边无际的树林,仿佛走不了头。
      
      手机经过两天的消耗也已自动关机,唐松鑫看一眼手表,又是傍晚时分,天空也已蒙上深蓝。
      
      李晃晟累得不行懒洋洋靠着树干坐下,双手搭着曲起的双腿喝两口水,额间碎发被汗湿哒哒地黏在一块儿,露出好看俊秀的脸。
      
      他看一眼还剩下一半的矿泉水瓶,忍不住一哂。
      
      从没想到他堂堂李公子,有一天居然会为省一口水烦恼。
      
      果真世事无常。
      
      他叹口气仰头望,天空一片澄净,除了他的月盘又缓缓挂上天,幽深无底的蓝没有一丝颜色,黑夜终于又如期而至。
      
      蓦地,他霍然起身。
      
      饶是唐松鑫这样淡定的性格都被他惊了一下,推了推眼镜,咽了下口水,问:“怎么了?”
      
      李晃晟眉眼都挤在了一起,表情凝重地望着他,指向身前的参天大树,眼里带着戾气:“我们压根没走出去过。”
      
      唐松鑫盯着那棵树看了半晌,神色晦暗不明,眼里带着怪异地疑惑:“你确定是早上看到的那颗?”
      
      李晃晟把视线落在古树上,它的一根枝干曲折耸立,仿佛一条举着火炬的胳膊,因着模样怪异,他多看了两眼,一路上也再没见过同样奇形怪异的枝干。
      
      事已至此,这下俩人倒是都沉默了。
      
      李晃晟顺势靠着古树坐下,把玩手中的金属制打火机想,如果他一把火点了这个山会怎么样?他有机会逃出这鬼地方?
      
      也不怪他有这个想法,过去了昨天那股新鲜劲,今早一醒来就想走。
      
      去他吗什么当铺……
      他有的是钱,还要为那一点小钱活受罪?
      
      可如今在这山林间百转千回,方知为时已晚,也才明白那个曾经想逃离的温室成了他唯一的寄托。
      
      爷爷的严厉,父亲给予的厚望,母亲时常在耳边温婉的唠叨,一幕幕仿佛看电影似的在脑海循环。
      
      他们会不会找他?
      
      呵,想想他又忍不住嘲自己。
      他常常夜不归宿,约莫他们压根不知道自己儿子已经失踪。
      
      如今这下场倒成了他咎由自取。
      
      唐松鑫靠在他斜侧面的树干,此时垂着脑袋不知在想些什么,蓦地他抬头睇一眼李晃晟,接着起身拍拍衣上粘着的灰,提起手边的包,“我去探探路,很快就回。”
      
      李晃晟慵懒地睁开眼,半阖着眸看他,视线从他身上一扫而过,落在他手中的包。
      
      停顿两秒,“带什么包,不累?”
      
      唐松鑫看他一眼,想想也是,索性就把包丢原地。
      
      “我去探探,你等着。”
      
      见他丢下包,李晃晟不甚在意地点点头,又重新合眼。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没戴表,又没什么可以打发时间,每一分钟都显得漫长。
      
      慢悠悠睁开眼,四周一片寂静,唐松鑫仍然没有回来的迹象。
      
      “呵。”李晃晟勾起一抹微冷的弧度,双手撑地起身走向他的包,“撕拉”一声扯到底。
      
      看见里面的东西他下示意拧起眉,被牵动得脸上也带了凌厉。
      随即一把提起包抖了抖,把里面的东西统统倒出来。
      
      两块干面包,半瓶水,一些杂七杂八的小东西。
      还有-
      烛台、蜡烛、铜钱、红绳、黄纸……
      
      “你在做什么?”
      
      唐松鑫低沉的声音蓦然自他身后响起。
      
      这过去熟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此时在这黑夜听着格外渗人。
      
      李晃晟随手拎起一个烛台,嘴角勾起一抹嘲弄地笑:“你不是看到了?怎么,最近玄幻小说看多了?”
      
      唐松鑫眼里的情绪一闪而过,走上前想抢回他手中的烛台。
      
      李晃晟一抬手躲开他的动作,身高的优势让他居高临下地挑衅他,嘴角弧度冷漠着挑挑眉眼,松手,烛台应声落地。
      
      唐松鑫垂着头沉默,大约过了两秒,推推眼镜俯身捡东西。
      
      李晃晟看他逆来顺受、一言不吭的模样火大,单手把他拎起来,抵在古树粗壮的躯干上,“你TM搞什么,给我说清楚。”
      
      唐松鑫被他揪着也不慌,单手摘了眼镜,冷冷一笑,眼镜瞥着他,“你慌什么?”那模样与平常的温文尔雅相差甚远,仿佛连眼底都沾染了邪肆。
      
      李晃晟提着他的领口收紧手上的动作,“我TM是问你,让我来这儿究竟做什么?”满是戾气的脸上,眼里一闪而过狠绝。
      
      “两位……”

  • 作者有话要说:  (认真脸)我要去学道了~顺便立个flag,收藏满100日更,走过路过点个收藏不要钱,不是太狠的批评也接受。太狠就算了昂~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