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建国以后不能修仙》树丫 ^第14章^ 最新更新:2019-08-28 22:47:1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14 ...

  •   同床共枕的第一夜,李晃晟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今天他已经晕了一觉,可他身边端正躺在床上的人非要他二十四小时跟在身边。
      
      李晃晟第三次叹气的时候,温姚睁开了眼,目光落在天花板。
      
      “能不能不发声音?”
      
      “你作为一个道士,连这点声音都屏蔽不了?”
      
      “睡不着下床。”
      
      “那你拖我进房间?”
      
      “我没让你上床。”
      
      李晃晟侧过身子面向他,好笑道:“这连张椅子都没,我不睡床,总不能盯着你睡?就算你不慌,我自己也慎得慌啊!”
      
      “那就闭嘴。”
      
      “闭不了,人有嘴巴不是为了讲话?”
      
      温姚侧了侧头盯着他,眼睛微微眯起,“你确定?”
      
      李晃晟顿了顿,凭他对温姚微表情的观察了解,这句话不能乱接。
      
      温姚见他不说话,语气扬了扬,“嗯?”
      
      李晃晟撇开脑袋不再与他对视,他转过身子面朝天花板,第四次叹气:“行了,你睡吧,我闭目养神。”
      
      温姚很满意地闭上眼。他连睡觉都很规矩,面朝上方,双手交叠在胸腔。
      
      真是个无趣的人!
      
      李晃晟直到天蒙蒙亮才入睡,一觉睡到大中午,他出门时大家都已聚堆在院里。
      
      老太太和于父于母皆紧张地盯着温姚,后者倒是没多大表情,只是身旁的温煜表情有些凝重。
      
      “大家早。”李晃晟懒洋洋地走上前。
      
      温煜瞥他一眼缓了缓眉头,指指头顶,“太阳都晒屁股了。”
      
      “反正没晒到我屁股。”
      
      于母扫一眼李晃晟,小心翼翼地看温姚:“瑶瑶……没事吧?”
      
      温姚朝温煜丢去一个眼神。
      
      温煜收到指示朝前走两步,朝于父于母做个手势:“两位这边请。”
      
      李晃晟挑挑眉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撞了撞温姚胳膊,“于瑶到底什么情况?”
      
      温姚觑他一眼,嗓音深沉:“别好奇,别迷信。”
      
      李晃晟:“……”
      
      他这句话是不是能怼他一年?
      
      “哥,我错了,以前是我无知迷信,不了解世界的本质。”他顿了顿哥俩好地搭在温姚肩头,“所以到底什么问题?”
      
      温姚拨开他的手,看他一眼,这人好奇的眼神毫无掩饰直勾勾盯着他。
      
      “有人作法把青蛙的……灵魂附在于瑶身上。”
      
      李晃晟满眼问号,一脸难以置信:“青蛙的灵魂?”
      
      “嗯。”
      
      “谁?”
      
      “引我们来的人。”
      
      “引我们?”
      
      “嗯。”
      
      “我和你?”李晃晟有些诧异地指了指自己和他。
      
      “嗯。”
      
      “理由呢?”
      
      “……你不需要知道,我已经让温煜去解决了。”他顿了顿又道:“我们明天离开这里,接下来的二十多个小时里,你必须寸步不离地跟紧我。”
      
      李晃晟似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沉下脸色,“这件事跟我有关?”
      
      “既然跟我有关,我有权利知道,不是吗?”
      
      温姚脚步动了动,面对他,“你知道又能做什么?”
      
      “……和我有关的事我不该知道吗?”
      
      温姚:“一旦你知道这件事,可能剩下半生都没办法过正常生活,哪怕是这样,你也想满足好奇心?”
      
      李晃晟犹豫了,蹙着眉视线紧紧盯着他,许久才嗓音清浅地开口:“这么严重吗?”
      
      “回北城后不要参与任何封建迷信,过你原本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生活。不要再出现在我的视野,我也会配合你,不再出现在北城,希望我们都能逃过这一劫。”
      
      李晃晟没有再问为什么,因为温姚的表情实在称得上无助,甚至隐隐有着乞求……能令他这样不可一世的人恐惧的事究竟是什么?
      
      想想这一个月的经历,他不敢再深想,只希望这些诡异的日子早点过去……
      
      只是天从不从人愿。
      
      为了感谢温煜除去于瑶身上的青蛙和多年隐疾,老太太拿出了家里所有存货,做了一桌子好菜招待他们。
      
      这顿饭是近年来于父于母吃得最轻松的一顿,不仅把于瑶身上的邪祟去了,连带着还把多年隐疾治愈,两人不知道有多高兴,于父更是笑得合不拢嘴,于母也不断给几个年轻人夹菜。
      
      温煜见温姚、李晃晟两人兴致不高,只好替他们一同道谢,但这丝毫不影响两老的情绪。
      
      “……我们这村子没什么特别,但就是风景好,你们啊可以留下来多玩几天。”于母用公筷给三人各夹了块鸡肉,便热情地介绍:“这里有山有水,空气清新,村里的老人基本都能长命百岁。”
      
      温煜道完谢便婉拒:“阿姨,谢谢您的好意,我们家里有急事,明天一早必须得走了。”他说着视线在于瑶身上转了下,小姑娘似乎察觉到他的视线,腼腆地垂下脑袋,两片红晕飘上白嫩的脸颊。
      
      于瑶这么多年一直封闭在自己的世界中,现在难免与外界脱轨,想到这里温煜不免有些心和无奈:“于瑶病好得差不多了,这村里虽好,但毕竟太封闭,这次一块儿带走吧。”
      
      于父于母面面相觑笑着点点头,于父道:“我们也是这么想的,瑶瑶病了这么久,这次得让她去城里过些好日子。”
      
      于母跟着附和,夹起一块肉放进碗里,佯装不经意地问:“温煜今年多大了?”
      
      温煜夹菜的手顿了顿,视线在温姚身上一扫而过,低头道:“二十二。”
      
      于母笑“那比瑶瑶大不了多少。”她说着停顿几秒,笑着打趣:“这么帅的小伙子,有没有女朋友?”
      
      清修之人一向对这类问题比较敏感,他略微腼腆地垂下脑袋摇摇又:“暂时没有这个打算。”
      
      “……怎么?没有看得上的小姑娘?”
      
      温煜摇摇头,瞥一眼温姚道:“师兄说,男人应该以事业为重,先立业后成家。”
      
      温姚乍一被点名,抬眸看了看他,视线很淡只一瞬便移开。
      
      但他对面的李晃晟一眼便解读了他那眼神中的含义:我没说过!
      
      深夜,李晃晟就着温姚老年人的习惯早早入睡,可不知是这木板床太硬还是什么,这一觉睡得极其不安稳,梦里被一个黑影追杀了半晚,直到硬生生被吓醒,背上沁出了一层薄汗。
      
      睁开眼仍觉得惊魂未定,心脏“扑通扑通”跳得飞快,侧头看一眼,温姚正在他身边睡得安稳。
      
      他这才找回自己的意识。
      
      这他吗到底是个什么梦能把他吓成这个鬼样子?
      
      他擦了把汗起身倒水喝,看了眼自己只剩下2G信号的手机,又是一个三点……
      
      “咚咚咚……咚咚咚……”
      
      李晃晟动作僵住,他甚至连动都不敢动,头皮一阵阵的发麻,汗毛全都竖起来。
      
      又是这道声音,仍然是一模一样的频率。
      
      他的脑子开始“嗡嗡”叫,思绪仿佛脱离了大脑,身子也越来越无力。
      
      身后有人捂住了他耳朵,一道清淡低沉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不要听。”
      
      接着外头响起一道女人尖锐的叫。
      
      李晃晟受到惊吓,思绪重新归位,回头,温姚正紧贴着站在他身后,眉眼几乎紧紧蹙在了一起。
      
      “瑶瑶,瑶瑶……”
      
      李晃晟回神连忙出门,于母穿着睡衣满眼是泪,看见他们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
      
      “瑶瑶,我的瑶瑶不见了,我半夜起床上厕所,突然发现床上一个人也没有,我以为她去了厕所,结果我在屋子里找了一圈都没有。凌晨三点多啊,一个小姑娘怎么会平白无故不见了呢,啊——我命苦的瑶瑶啊……”
      
      于父闻言扶着头疼的脑袋在客厅板凳上坐下,唇色发白,连手都在打哆嗦。
      
      温煜从另一间屋子出来扶住于母摇摇欲坠的身子,“阿姨,您先别激动。”
      
      “温煜,温煜,你帮帮阿姨,帮帮瑶瑶,那么年轻的姑娘,还有大好的时光。我……我……”于母抹了把眼泪,她终于把自己隐隐不安的猜测公之于众,“我总觉得她被什么邪教控制了,呜呜呜呜……”
      
      “……阿姨,我会尽力的。”
      
      天蒙蒙亮,温姚、温煜两人站在于家院里谈话。乡间的清晨空气透着一股淡淡的香草味,令人神清气爽,可这里的气氛却愈渐低迷。
      
      温煜看着一望无际的蓝天不由苦涩一笑:“你说这么一片干净的天空下为什么如此肮脏不堪?”
      
      温姚沉默不语。
      
      “师兄!”
      
      温姚依旧沉默,眼神出神,似乎在走神。
      
      温煜靠近他一点,有些疑惑:“师兄,你最近是不是在烦什么事?”
      
      温姚闭了闭酸涩的眼,嗓音有点哑,“没事。”
      
      温煜打量他半晌没再问。
      
      清晨许多农名已经早起开始一天的劳作,门外能听见他们清脆响亮的招呼声。
      
      温煜疲倦地掐了掐眉眼,“师兄,于瑶这小姑娘挺可怜的,我们得帮帮她啊。”
      
      温姚抬眸看着他,启唇正欲说什么,余光扫到扛着一把锄头走出来的李晃晟。
      
      温姚愣了愣,“……你这是做什么?”
      
      “找昨天那个鬼东西,是他拐了于瑶吧!”几乎是笃定的语气,也没打算听他说什么,李晃晟径自绕过眼前两人走出门。
      
      温煜看一眼温姚追着李晃晟跑出去,“昨天有什么鬼东西?”
      
      他们两人的身影消失,院里恢复一片平静,清晨的凉风微微拂来,吹动温姚眼前的碎发,他低头看一眼手掌心,红线渐渐浓郁,蓝线隐隐在消逝……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天使们的关注,祝愿关注我的小天使们越来越美,学习越来越棒,赚钱越来越多!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