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建国以后不能修仙》树丫 ^第13章^ 最新更新:2019-08-28 06:01: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13 ...

  •   “救命——出人命啦!出人命啦……”
      
      一声焦急慌张撕破喉咙的叫喊从不远处传来,李晃晟闻言与温姚互相对视一眼,连忙加快步伐循声而去。
      
      温姚顿了顿跟在身后。
      
      没走几步便和一个神色紧张慌里慌张跑来的身影相撞,约莫四十岁左右的大叔,穿着邋里邋遢,身上还沾着烂泥,好似刚干完农活。
      
      李晃晟蹙着眉伸手拦住他。
      
      他紧张兮兮地停下脚步,眼神闪躲。
      
      “怎么回事?”
      
      “有有有人掉、掉进池塘了。”
      
      “在哪?带我去。”
      
      男人有些犹豫,说了这么几句话仍不敢与眼前高大挺拔的男人对视。
      
      李晃晟紧抿着唇,脸色沉下来,连声音都带着不同于平常的怒气,一字一顿道:“带、我、去。”
      
      男人被他锋利的气场吓到,指着前面楼房旁的弄堂,“就就就就、在前面,拐拐过前面这户人、人家就到了。”
      
      见他贼眉鼠眼哆哆嗦嗦的模样,李晃晟干脆二话不说拎上他衣领,提着往那个方向走。
      
      温姚看着前方两道滑稽的身影垂下眼眸,半晌,也跟上了步伐。
      
      池塘边一片平静,黑沉沉的水面漂浮着几片死气沉沉的荷叶,了无生机。
      
      李晃晟甩开手上的男人,磨蹭了下手上沾染上的水渍,视线在平静的水面轻轻一扫,垂眸看他。
      
      “人呢?”
      
      “刚、刚跳下去了。”
      
      “……”
      
      李晃晟呼吸沉了一下又看向池塘,平静无波的水面冒出一个小小的水泡。黑到如墨的死水几乎掀不起一丝波澜。
      
      李晃晟转过身看向慢步踱来的温姚,视线在身边打哆嗦的男人身上停顿一瞬。
      
      “帮我看好他。”顿了顿,他边脱衣服边加个字:“请。”
      
      温姚看着李晃晟脱下刚换上的T恤,紧接着快速扒拉掉牛仔裤停下动作,垂着脑袋看自己的大红裤衩。他似乎在挣扎,但时间不容许他多想,估摸着他觉得实在丢脸,干脆放弃脱裤衩的念头走下池塘台阶,“噗通——”一声跳下去。
      
      温姚垂着眸子思索许久,最后无可奈何地闭了闭眼。
      
      罢了!
      
      罢了!
      
      如果命运不可逆,大不了他不逆了。
      
      他伸出手拨弄几下,似乎在算着什么,最终手指停下,他睁开眼盯着自己掌心有些出神……
      
      男人见身旁好看的男人略微走神,咽了咽口水想从旁溜走,谁知他一抬脚,那人就察觉到了他用意,冷漠的视线扫过来,不含一丝温度,却像处在千年极寒中凌迟一般。
      
      男人哆嗦一声,彻底不敢动了。
      
      身后传来温煜急切地叫唤:“师兄。”
      
      温姚回过头,温煜身后还跟着于父于母俩人急切地拖着年迈的身子往这边赶。
      
      温姚蹙了蹙眉,“怎么回事?”
      
      温煜喘着粗气,“于瑶失踪了,阿姨说她经常来这里,我们过来找。”
      
      温姚侧头看身边的男人,他被这么多双视线盯着,小便吓到失禁,整个人哆嗦不止。
      
      于母看到他也一愣,反应过来后连忙走上去拖着他衣领歇斯底里地吼:“是不是你拐走了我女儿,是不是你?是不是你?”
      
      温煜忙拦住她,“阿姨,您先冷静,咱们……”
      
      于母甩开他的手咆哮:“我怎么冷静,你们知道这个傻子是谁吗?我们村出了名的神经病,大人小孩都怕他,仗着自己精神有问题,对一家老小施暴,导致那家姑娘自杀,老太太病死,这就是个疯子,是疯子,就不该留他活着。啊——”
      
      吼完她痛苦地蹲下身子抱头痛哭,“都怪我,如果不是我,瑶瑶也不会落得这种下场……”
      
      “我没有资格做母亲,我不如死了算了……”
      
      正当她哭哭啼啼,池塘水面传出一道破水而出的声响,大家循着视线看过去,于母抬眼止住了哭。
      
      李晃晟提着于瑶的身子游到岸边,温煜下水把人接起来,李晃晟脸色难看地撑着台阶跳上去,脸色有点难看,唇色发白,胸腔滚烫,感觉有什么要冲出去……
      
      他看着于瑶憔悴地面容顿了顿,抬手搭在温姚肩上,唇瓣动了动,有气无力道:“借我靠靠。”
      
      温姚侧眸看他一眼,他脸色苍白得可怕,整个身子摇摇晃晃,似乎轻轻一碰就要倒,但他的视线依旧紧紧落在刚救起的小姑娘身上。
      
      李晃晟:“诶,那个叫……温煜。”
      
      温煜正在给于瑶做胸腔按压,闻言抽出时间看了眼他,一脸“别耽误我正事”的表情,李晃晟扯了扯嘴角。
      
      “人工呼吸更配胸腔按压。”
      
      他几乎是用劲力气说出了最后几个字,说完身子一晃就朝温姚倒去,后者下意识接过他,犹豫着扶稳他身子靠自己怀里。
      
      温煜视线在他两身上扫一扫,最后停在于父于母身上,于父朝他点点头,他才一咬牙偏头看躺地上的小姑娘,白白净净的脸,才十七八岁的模样,偏偏上天就爱跟她开玩笑,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温煜深吸一口气憋住,单手颤颤巍巍地掐住小姑娘的下巴分开两片柔软的唇瓣,俯下身……
      
      李晃晟靠在温姚怀里无力地笑,憔悴的脸色显得他意外的好看,连无力的笑都似吊儿郎当的慵懒,“你看他这清纯小男生的模样,是不是从没谈过恋爱啊!”
      
      说着他微微抬了抬眸,“家教很严哦!”
      
      温姚:“你还有力气你去。”
      
      李晃晟轻轻摇了摇头,“我没力气……诶!”他突然加大嗓音,从温姚身上动了动,走上前两步拍了拍温煜肩,“兄弟,胸前按压一百下,一次人工呼吸,你一直亲干嘛呢?”
      
      温煜被他这么一说脸都憋红了,他愤愤地站起身,“你行你上啊。”
      
      李晃晟舔了舔唇,指指自己的脸,“你看我有力气吗?”
      
      温煜看着他脸色惨白的模样又想起他艰难地捞起于瑶的模样,硬生生憋下了胸腔的气,他尴尬地瞥一眼温姚和于父于母,深吸一口气朝李晃晟道:“你指导我,我不会。”
      
      李晃晟见他示弱也好脾气地点点头,“行。”
      
      生理的虚弱让他变得连脾气都好了许多。
      
      温煜蹲下身子,李晃晟一把把温姚拉到身边,半个身子的力气都靠在温姚身上指导他。
      
      “靠靠啊,不然我怕我晕在这里还得麻烦你背我。”
      
      温姚:“……”
      
      三次胸腔按压结束,于瑶吐出一口水,疲倦地掀了掀眼皮,又换了个姿势睡了过去。
      
      温煜探了探呼吸,松一口气,“没事,应该是太累睡过去了,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李晃晟总算松了口气,他直起身看着温姚,后者也侧头看他。
      
      “如果,我说如果……”李晃晟盯着温姚的眼镜似乎能看见他纤长的睫毛轻轻颤动,舔了舔嘴唇,他微微勾起一抹惨淡的微笑:“我晕过去,你会背我回去吧?”
      
      小心翼翼地试探,生怕听到否定的答案。
      
      可是他眼皮掀了掀,最终只看到温姚嘴巴微微一动,彻底晕了过去。
      
      艹。
      
      谁她吗知道这个池塘有毒啊!
      
      温姚接住他,对上温煜欲言又止的神情。
      
      温煜:“我怎么觉得他克你啊,师兄。”
      
      温姚身子一顿,沉默两秒,“走吧。”
      
      李晃晟再度醒来已是半夜,他起身按了按头疼欲裂的脑袋拉开床边的灯。
      
      灯光在黑暗中亮起的瞬间,他看见了桌子上趴着的人。
      
      “艹。”吓死爸爸了。
      
      温煜坐起身揉了揉眼睛,打着哈欠走向他,“醒了?那让给我睡点。”
      
      “……你怎么在这?”
      
      温煜困得不行,摸到床就趴了下去,嘴巴嗫嚅着:“总共就那么大点地方。”
      
      “……温姚呢?”
      
      回应他的是一阵响亮的打呼声。
      
      李晃晟侧头看一眼,他睡得跟头猪一样,半张脸压在枕头上,他原地思索两秒看了眼手机,凌晨三点四十分,干脆下床给他让出了位置。
      
      每天晕一晕,这两天他是睡够了。
      
      走进院里,明亮的月盘高高挂于黑夜,一片温和而模糊的光影洒在大地。
      
      皓月当空,月明星稀。
      
      李晃晟赏了会月,搬个板凳靠墙坐着玩手机。
      
      这里信号薄弱,但总算还有个2G,这么想着,他轻轻一声叹息。
      
      现在2G能干什么?
      
      唔……能看到WX的连接中……
      
      就像隐隐约约能看到一股希望。
      
      希望他这狗日的无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二十四岁,早点过去……
      
      “咚咚咚……咚咚咚……”
      
      他正沉思着,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李晃晟回神看了看手机,凌晨四点,艹,这个点敲门怪诡异的啊……
      
      “咚咚咚……咚咚咚……”
      
      他咽了咽口水,许久没开口的嗓音有点沙哑:“谁啊?”
      
      无声的回应,不一会儿,敲门声如期而至:“咚咚咚……咚咚咚……”
      
      每一次都是相同的频率。
      
      “艹他妈的。”
      
      这到底是什么鬼日子,还有完没完了?
      
      李晃晟几乎是自暴自弃地起身走过去,身后一股力扯住他胳膊,他心口猛地一跳,下意识抬起手机砸下去,温姚反应快,另一只手迅速接过他动作。
      
      见是他,李晃晟重重吐出一口气,颇有些咬牙切齿地压低声音道:“人吓人,吓死人你知道吗?”
      
      “咚咚咚……咚咚咚……”
      
      李晃晟:“……这什么情况?不对劲啊。”
      
      温姚:“这整个村子都不对劲,晚上别出门。”
      
      “……我艹,你什么意思?”他沉下了眸子,“你别吓我。”
      
      温姚眼神闪了闪,过了会儿似乎下了决心,抬眸认真地看着他,“真的,这个村子有古怪,你最好二十四小时在我身边,否则……”
      
      他顿住。
      
      “否则什么?”李晃晟咽了咽口水。

  • 作者有话要说:  一周的红字马上要过去了,我掐着手指数了数,增加了15个收藏,哭唧唧,跪求小天使们点个收藏吧,我不想niangniang……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