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建国以后不能修仙》树丫 ^第12章^ 最新更新:2019-08-25 00:02:0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12 ...

  •   大洞场村后山的河流在一片树林旁,河高不过三尺,沿着地势缓缓向下流。约莫着这儿离村庄远,附近三公里人迹罕至,以至于水源清澈见底。
      
      李晃晟穿着一身脏衣服早就按奈不住了,见了干净的泉水就开始扒拉着脱衣服。他的身旁温姚一脸复杂地看着他,整个人矗立在河边,纹丝不动。
      
      李晃晟余光扫到他不动作,解裤子的手停了停,“你不洗?”
      
      “……你先。”
      
      李晃晟三两下便扒拉了外衣,往他身边靠点,一只手搭在他的肩,吊儿郎当哥俩好道:“大家都是男人,你到底矫情什么?”
      
      温姚觑他一眼,目光移开,语气淡然却不容置喙道:“松手。”
      
      李晃晟不甚在意地一笑,也懒得再热脸贴他冷屁股,直截了当踩下河。冰凉的泉水瞬间附盖他整个脚踝,刺骨的寒气从脚心蔓延至全身,他忍不住打个哆嗦。
      
      “艹。”他冷不丁缩回脚,扭头看温姚,咬着牙:“你要不要试试?能把你冻成冰块。”
      
      温姚喜寒,越寒冷的地方对他身体和修为越有益,闻言表情倒是有了松动,他抬眸看了看李晃晟走过去半蹲下身子,伸出修长的手指撩了把水。
      
      刺骨的寒意染上他指尖却是他修行的最佳养分。
      
      于是李晃晟看见那个一向温润如玉的温姚抬手开始解中上装上的扣子,依旧是慢条斯理的动作,却连手指间的弧度都带着儒雅端方。
      
      这人一向有着“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气势,他是真的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人家才能养出这样的性子?
      
      转念一想,这恐怕真不是寻常人家,否则人家举手投足就能操控车子的本事难道凭空而来?
      
      在李晃晟回过神时,温姚早已入水,他半个身子沉在水中,线条好看的背脊暴露在他眼里。
      
      李晃晟不自觉咽了咽口水才发现自己刚才居然走神了?看一个男人看走神……他冷不丁想起前天对于朦说的话,嘴角弯起一道自嘲的笑。
      
      想着又重重吐息一口晃晃脑子。
      
      见鬼了,他可他吗是个钢铁直男。
      
      铁棍都砸不弯的那种。
      
      李晃晟也跟着下水,凛冽的寒气逼得他直打哆嗦,抬眼看了下温姚,他背脊挺拔地背对他站着,那不惧严寒的模样令他咬咬牙也一脚踏了进去,寒意瞬间从脚底板冒到头顶。
      
      李晃晟觉得,如果他身体漏气,估计现在已经开始眼冒白烟了。
      
      太特么冷了,他冬泳的时候都没觉得这么透心凉过。
      
      李晃晟挑了个离温姚不远不近的地方呆着,生怕自己连牙齿都在打哆嗦的模样被他看见。
      
      过了半晌身体慢慢适应冰凉的温度,他才稍稍好转,扶了把额头,额间硬生生冻出一层冷汗,他轻轻唏嘘一口,感觉自己跟冰里来火里去似的。
      
      身体渐渐恢复清醒的意识,见那头温姚一动不动泡在水里,忍不住靠过去几步撞了撞他胳膊。
      
      温姚掀起眼帘,眼里一贯的不耐,“远点。”
      
      李晃晟也不懂自己为什么老是要讨骂,他明明也是个高冷的性格,可怎么每次遇到温姚总觉得自己就闲不住呢?
      
      他犯贱嘛他?
      
      气愤得想着,他斜眼看温姚闭目养神仿佛很享受的模样,又撞了撞他胳膊,“昨天怎么解决的?”
      
      温姚压根不搭理他,专心地享受着泉水带来的寒意,体内的灵气兴奋得一阵阵窜,冰凉而舒适。
      
      又撞了撞胳膊。
      
      “到底怎么解决的?”李晃晟见他不配合也微微蹙了眉,这人有沟通障碍吗?怎么交流起来这么费劲呢?真当他没脾气?
      
      温姚:“……她晕倒了。”
      
      李晃晟:“……谁?”
      
      温姚抬眼觑他,眸子里的寒意比底下的泉水更甚,“售票员。”
      
      “怎么晕的?”
      
      “掐完你晕的。”
      
      李晃晟闻言愣了下,随即嗤一声,他简直要被气笑了,合着那鬼东西就为了掐他一下?
      
      想着他眯了眯眼,离温姚更近了,两只胳膊扎扎实实碰在一起,李晃晟一脸审视地看着他,“没想到你真敢见死不救啊!”
      
      温姚动了动脚,离他远了点,“为什么救?”
      
      “……你的一身天赋异禀不是为了救死扶伤?”
      
      “你想多了。”
      
      李晃晟闻言也无话可说,往身上撩了几把水就上岸了,边穿衣服边用余光扫温姚,他似乎还不准备走,没有半点要起来的意思。
      
      他穿上衣服看了眼手里的毛巾又看了看水中的人。
      
      半晌才道:“我把毛巾挂在这里,你要用就用。”说着扣上牛仔裤的扣子,把肩上的毛巾挂上树枝,想了想觉得有必要提醒:“用不用你都给我带回来。”
      
      温姚终于有了反应,他转过身看他连衣服都穿好了,蹙着好看的眉眼看他。
      
      李晃晟也挑着眉看他,眼中的疑惑仿佛在问“怎么?”
      
      “你要走?”
      
      李晃晟靠向河边的树,掏出口袋里的烟壳子,抽出一根塞嘴里,边点火边问:“不然呢?看你的美人出浴图?”说完有画面感似的轻轻一笑,手指夹上嘴里的烟,袅袅白雾自唇边散开,在残阳下缓缓飘浮萦绕在周身,迷了眼。
      
      温姚眼睑垂了垂,又立刻掀起,朝他们来的路望一眼,又把视线转到他身上。
      
      “这条路阴气很重。”
      
      李晃晟重重吸一口烟吐出,好笑道:“……我阳气不够重?”
      
      温姚眉毛微蹙着闭了闭眼,那表情好像在做着什么斗争,李晃晟叼着烟直勾勾盯着他。
      
      半晌温姚睁开眼,两双眸子撞在一起,他也没觉得不自在,只淡淡道:“你不应该来这。”
      
      李晃晟似乎没想到他话锋转那么快,一挑眉,“怎么?我又干什么了,摸你还是骚扰你?”
      
      温姚脸一凛,“不应该来大洞场。”
      
      “哦?我确实不想来啊,我倒是意外,你见我怕得跟老鼠见了猫似的怎么同意我来了?”
      
      “你不是代唐乔来吗?”
      
      “是啊,我答应他了。”李晃晟说着自他身上收回视线,把半截烟头丢在地上用鞋尖拧灭,眼睛无焦距地垂下看着鞋尖,“你可以拒绝和我同行啊,这类事情你不是做得很溜嘛。”
      
      他说着又勾起一道浅淡的弧度,眼里有嘲弄,“自从遇上你,我他吗倒霉透了。”
      
      说着生怕他不信,继而补上一句:“你以为我想和你一起?”
      
      “……注意你的措辞。”
      
      “哦?哪句?”
      
      温姚上扬的视线直直看着他,那人却不再抬眸,最后似乎不想再跟他呈无谓的口舌之争,干脆也上了岸,视线在他挂在枝干上的毛巾和自己脏乱的衣服上瞥一眼,十分勉为其难地抬手拿了毛巾。
      
      李晃晟微不可查地笑了笑,眼里有淡淡的嘲意。等他擦干净身上的水珠,他把拿在手里的干净衣服递过去,后者伸手接过。
      
      温姚一向穿着一身古板的中山装,此时换了他的休闲装意外得显年轻,嫩得仿佛跟个大学新生似的。
      
      衣架子就是好!穿什么都好看。
      
      李晃晟看着他这模样,笑了,嘴角还带着得意。
      
      看吧,再装还不是得用他的毛巾穿他的衣服。
      
      回到村里已是傍晚时分,乡下娱乐活动鲜少,大多数人吃完晚饭都聚在一起聊家长里短。
      
      谁家儿子结婚了。
      
      谁家媳妇跑了。
      
      谁家生了。
      
      谁家出什么事了。
      
      几乎有一点儿动静都能传得家喻户晓,沸沸扬扬。
      
      李晃晟和温姚不论长相身高还是气质都是个顶个的,以至于穿过村民家门口时,引起了不少注意。
      
      他们一边打量着两人一边用方言交头接耳。声音很大,但奈何两人也听不懂。只是那明目张胆的目光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的好奇和防备。
      
      正当他们快要经过时,一个略微年轻的男人叫住了他们,语气不太友善:“两位是外来人?”
      
      李晃晟温姚对视一眼,秉承着良好的礼仪习惯停下脚步。
      
      “对。”李晃晟转过身对上青年的目光,直接而坦然。
      
      “……旅游?”
      
      李晃晟斟酌一下点点头。
      
      “现在住哪家?”
      
      “村口那家。”
      
      “谁家?”
      
      “……有个女儿好像叫于瑶。”
      
      青年闻言顿了顿,不着痕迹的视线在两人身上打量一圈,蓦地笑道:“要不住我家来,我家装修好,饭菜口味也不错,基本外来旅游的人都住这儿。”说着他指向不远处河边的一对情侣,“喏,那边也是我家住客,我家民宿在这一带都是有名的。”
      
      李晃晟视线跟着他手指转一圈,而后轻轻一笑:“多谢,只是我们这几天的钱都交了。”
      
      青年也笑了笑,略一停顿才思索着开口:“没事,你要是愿意,钱我给你要回来。”
      
      李晃晟侧头看一眼温姚,后者也侧了侧脑袋,一头潮湿的发被暖阳照得懒洋洋地趴着,看着十分柔软,令人想肆意□□。
      
      温姚干脆利落地朝他摇头。
      
      李晃晟视线从他耳边柔软的鬓发收回。
      
      青年也看见了这细微的动作,便觉得两人之间是背对着自己的男人做主,他干脆笑着转移了目标,“先别急着否定,我可以带你们去看看我们家的房间,绝对干干净净,客人一走床单被套都会换上干净的,不像有些人家。”他掏着烟,语气意有所指。
      
      李晃晟略微沉吟下,笑道:“唔——谢谢好意,但我们住得挺舒服。”说着不等他回应便径自转了身朝温姚示意,两人不再犹豫提脚离开。
      
      青年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久久没移开视线,他不远处有人朝他靠过去两步,站在他身侧,用嘴努了下那双被夕阳余晖拉长身影的背影,笑道:“这两个人长得真好看啊!”
      
      青年嗤她一声:“出息。”
      
      女生不服气地撇撇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你就这些出息。”
      
      “不然呢?像你一样天天掉钱眼里。”
      
      青年懒得跟她争执,推搡着女生离开:“想要男人就赶紧去干正事。”
      
      女生不满地甩了甩了肩把他手拨开,“这两个男人我都想要,怎么办?”
      
      “你要不要点脸了?”
      
      “我更要男人。”

  •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求收求收,那么努力还是过了十二点…大家可以留下评论和意见哦,我会一一回复哒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