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建国以后不能修仙》树丫 ^第10章^ 最新更新:2019-08-22 21:40:3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10 ...

  •   仙人山位于西北山脉荒芜之地,满是岩石和沙土的环境与周围形成鲜明对比,却也是进入大洞场村的必经之路。
      
      近年来修建大路的工程从城市建到农村。这两年,连偏僻的深山小村都修上了盘山水泥路,方便外出的年轻人回家探望家中老人。
      
      自此之后,原本要徒步走一天的路程,安稳坐车几个小时就能到。以至于这两年连背包旅客都增多了,倒是给荒凉小村带来了不少生机与收入。
      
      关于仙人山的故事一直在村里流传,也不过是战乱时期的故事,但毕竟国家已经进入新时代,那个硝烟弥漫战火纷飞民不聊生的时代早已过去。
      
      以至于关于那个时代的故事也随历史的长河一起埋入黄土。
      
      多年来,仙人山一直相安无事。
      
      直到-
      
      听完故事,整个车厢陷入一片死寂,只有昏暗的灯光幽幽照在每个人身上。
      
      大家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门蓦地被用力推开,所有的视线随着声响移过去。
      
      司机走上大巴,晃了晃头发上从外带来的凉意,看向车厢内的人,视线转一圈,蓦地弯了唇。
      
      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看着极不自然。
      
      “撞到了石头,没事,我们走吧。”他说着伸手推车门。
      
      “等等。”李晃晟的出声打断了他的动作,司机闻言缓慢地把视线挪向他。
      
      这时大家才回过神,有人立马接道:“售票员下去找你去了,你们没见到?”
      
      司机又把目光移向他,依然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是吗?”
      
      那人停顿会儿,“……是啊。”
      
      司机垂下视线似乎思索了会儿,接着他抬起头,一如之前的表情,语气有雀跃般地跳跃,“没有见到啊。”
      
      那人:“……”
      
      “你们不觉得这个司机的表情很奇怪?像中邪了一样。”
      
      “这这这……这恐怕就是中邪了吧!”
      
      “难道……是……鬼上身?”
      
      李晃晟心头也“咯噔咯噔”地跳,他下意识把视线移到温姚身上,后者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司机看,眉宇之间严肃地拧起。
      
      虽然他们两相生厌,但不得不承认,这种情况下温姚是他的救命稻草,看到他的瞬间,心才能从紧张的窒息中浮出水面。
      
      司机静静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恐慌,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中似乎有一丝得意的乐趣。
      
      半晌,人群的讨论渐渐低迷,司机嘴角的弧度却越发清晰,他淡淡扬唇:“那我们出发哦。”
      
      他正打算转身,有人见他动作立马意识过来站起身想阻止,“你想干嘛?别,别动。”
      
      “大家快一起想想办法。”
      
      “难道咱们这么多人还怕他一个鬼不成?”
      
      “对,只要别把车给他开了,他能怎么样!”
      
      司机静静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也不着急着动,此时车门却被一道风刮得摇摇晃晃“砰”得关上,门口恰时出现一道人影,售票员惊恐地瞪大眼睛拍打门板。
      
      司机看到她歪了歪头,给她打开门。
      
      售票员咽着口水小心翼翼地从他身侧绕到另一旁,指着他的手指哆哆嗦嗦。
      
      “你、你怎么在、在这?”
      
      “我是这车的司机啊。”他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仿佛在说“我不在这儿,还能在哪儿。”
      
      售票员满脸惊惧,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哆哆嗦嗦憋了半天,眼眶都红了才把视线转到其他乘客身上。
      
      “他他……我,我刚才……看看见他…他他他…我也不知道。”
      
      尽管话不连贯,但大家都已从她的惊恐中证实一二。
      
      年轻的背包客见多识广,胆子也大,他率先站起来走上前几步,表情狠戾指着司机冲他吼:“你给我们滚下车,现在,立马,别逼我们对你动手。”
      
      司机似有疑惑唇角缓缓勾起,平常无神的眼里仿佛聚着光,璀璨星眸很是无辜:“为什么?”
      
      “你他吗是个什么东西自己知道,我告诉你,现在已经二十一世纪了。你要是想报仇,冤有头债有主,别来祸害我们。”
      
      “报仇?”他愣了愣,随即唇角勾起一道冰冷嗜血的弧度,表情愈加狰狞,阴冷的寒气自他身上蔓延,在车厢升腾盘旋,“如果我要报仇,你们怎么会无辜呢?”
      
      “你们今天出现在这儿不就证明冤有头债有主吗?”
      
      “所以啊我来找你们了,特意找你们来了。”
      
      有人还没被恐惧和压抑烧去理智,张嘴呐呐:“你在说什么?害死你的人在……我们这车上?”她四处打量一圈,“可是,按照年龄推算,就算害死你的人还活着他也起码是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而我们这车……”
      
      她声音愈低,剩下半句没说,意思却不言而喻。
      
      司机冷笑一声,布满红血丝的眼里一片阴鸷,“你们只需要知道你们并不无辜就好,大洞场村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他们的背后有无数条人命,总有一天他们的后代都会替他们一一偿还。”
      
      “所以……”李晃晟听了半天也算听懂一二,他背靠椅背,轻启薄唇,视线微抬,“这是株连罪?”
      
      司机循声望去,对方视线清明,抬起的目光一瞬间扫过来时,他脑子里竟有一丝麻木,像触电般细微的感觉,仿佛宕机一般的停顿。
      
      见司机直勾勾诡异地盯着自己,李晃晟清了清嗓子,他能感觉到温姚现在的视线正落在他身上,所以他挺安心的,至少应该……不会见死不救吧?
      
      这么想着他有点胆子了。
      
      “你说冤有头债有主?”李晃晟眉宇微微一扬,“孩子犯错你有权怪父母教育不当,可父母犯错,怎么从儿女身上讨债?他们从出生时就没有选择的权利。”
      
      “他们是无辜的,甚至是被迫孕育到这个世界上的真正的受害者,所以更不应该背负莫须有的罪名。如果你让无辜的人为前人埋单,那这是笔永远填不完的单。因为永远有无辜的人,接二连三,数不胜数。”
      
      司机眼里似乎有一瞬间的迷茫,迷雾般的眼神在李晃晟身上掠过扫向后排几个乘客,视线在他们之间一转,阴鸷瞬间布满整脸,凄厉地冷笑勾在唇间:“没有人是无辜的,没有人是无辜的,没有……”
      
      温煜沉了沉眸,似是感叹一般缓缓道:“世间本是一本算不明的账。”
      
      听懂了对话的七七八八,后面立马就有人开始抓空子,“那我们是无辜的,你放我们这些外来人走。”
      
      司机眼眸一转,视线落在说话人身上,大约三四十岁的妇女,身上还抱着一个小男孩,此时小男孩也泪眼婆娑地看着他,眼眶含着泪,大气不敢喘一声,就这么眨巴着眼睛看他。
      
      蓦地,似乎起了玩闹心,司机冲小男孩做了个惊悚的鬼脸。
      
      小男孩立马低声咆哮着哭出来埋进妈妈怀里。
      
      妇女梗着喉咙盯着司机一动不动:“……”
      
      司机收起得意的表情又恢复了一贯的模样。
      
      “你身上抱着的孩子是大洞场村的后代。”他浅浅一笑,没有戾气,淡然温和的笑。“放下他,你可以走。”
      
      “不,我孩子是无辜的。”
      
      “你刚才只说外来旅客无辜哦,那外来旅客就走吧,但……”他话刚落,车厢后部一阵“嘻嘻索索”的声音,有人快步从他身旁绕过,他垂眸看了两眼,那人打着哆嗦下车。他目光顿了会儿才抬起,唇角弯得更甚,“孩子要留下哦,不能有人冒充旅客哦,我眼神很好的。”
      
      一下子就有人不敢再动了,接着又接二连三下了几个人。
      
      车厢瞬间就空荡了许多。
      
      仅剩十一个人。
      
      李晃晟一行五人,售票员,再加上抱着孩子的妇女和她老公一家三口,一个单独的妇女和青年。
      
      司机视线在温姚等人身上打转,圆溜溜的眼珠像被牵动的木偶骨碌骨碌转,似乎有些意外,想不到还有人上赶着来送死。但也无所谓,来一个他收一个,来一双他收一双。
      
      “那我开车送你们一程哦。”
      
      他说着一步一跨地转过身要往驾驶座走,售票员一惊,连忙双手搂上他手臂。司机低头看她一眼也不甩开,提着脚一瘸一拐地走,像个牵线木偶。
      
      售票员:“你们快来帮忙,让他开车我们今晚都得死在仙人山。”
      
      李晃晟刚想起身,温姚便伸手拦住了他,前者讶异地抬眸看过去。
      
      温姚视线转过来,唇瓣轻轻一动,无声说:“别动。”
      
      就这样,李晃晟又坐了回去,身后的青年和一家三口的丈夫俩人反应过来后匆匆赶上前帮忙。
      
      两个人站在那一下子有些发怵,都不敢伸手扯他,毕竟这幅□□里已经不是和他们一样的活生生的人。
      
      “快点动手啊,我一个女人都动了,你们两个大男人怕什么。”
      
      两人闻言面面相觑,在后面的催促声中走上前,一左一右架上他胳膊,司机整个人被他们抬起瞬间阴沉下脸,视线在他们身上左右来回地转,脖子发出“吱嘎吱嘎”地响。
      
      两青年在狰狞的目光中面色惨白,除了双脚下意识在走动,上半身几乎一动不动,连思想都是一片空白,仿佛这是脑海中植入的一个冰冷的任务。
      
      把司机丢出车厢,整车的人都松了口气,售票员忙招呼着把两个青年叫回来,关上车门的瞬间阻隔了室外冰凉阴沉的空气,司机还在门口瞪着,但他也没什么动静,目光阴沉地在车厢里转。
      
      售票员看了他一眼,整个人虚脱般倒在车门口大喘气。
      
      一车厢紧张的气氛还未消失跆尽,但总算没那么压抑了。
      
      她咽了咽口水,抬头朝众人摆手示意:“不用担心,这车我也会开。”说着她攀着身旁的扶手杆站起身,捶了捶自己的背,转身的一瞬,嘴角的弧度微微扬起,黑沉的眼眸闪过一道精光。
      

  • 作者有话要说:  照理求收藏,小天使们的收藏加评论是创作最大的动力哟~笔芯~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