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争宠不如修仙》霂落星宸 ^第28章^ 最新更新:2019-09-29 22:24:5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8、第 28 章 ...

  •   胤禩回到府上,将康熙要在明日召见的消息告诉的张明德:“皇阿玛不曾见过道长的本领,对道长多有误会,明日若是有失礼的地方还请道长看在小王的面子上不要计较。”
      
      “八爷何出此言,皇上圣明,得万民爱戴,又有八爷这样有龙气的孝子在侧,便是有言语冲突之处,贫道也不会放在心上的。”张明德微笑着说:“再者,皇上乃是八爷的生身父亲,贫道既然要为八爷效力,又怎敢惹了皇上呢!”
      
      “道长大度,皇阿玛也并非不讲理之人,小王也会托宫里的人照顾好道长的,必不会委屈了道长。”胤禩说道
      
      “八爷素来得人心,有八爷这句话贫道可就放下心来了,如此,贫道也该想想明日该如何应对了,就不打扰八爷了。”张明德似是不放心的又拜托道:“贫道进宫,几位好友却是不能陪同的,他们初涉人世,不通世故,还要麻烦八爷多加照顾了。”
      
      “这有何难,他们既是我府上贵客,没有谁敢轻慢了他们,小王也会嘱咐管家照顾好他们的。”胤禩保证道
      
      张明德走回自己的房间,惬意的躺在榻上,他张明德素来记仇,康熙当日叫人斩了他的替身,害他没了一个替身不说,还伤的不轻,现在还时常感到脖子疼呢,不报复回去他怎么可能咽的下这口气。要不是之前在京城外边隐隐的看到一道佛光,而他又不想把自己暴露在那群人修面前,他才不会等人走了才进京呢!
      
      张明德想象着自己进宫后取得康熙的信任,然后一边报复他一边利用他来提高自己修为的美梦,慢慢的睡着了。
      
      另一边,随着忘尘的离去,而康熙没能如愿以偿地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后,对弘暖也不如以往重视了,对弘暖也与其他孙子没有两样,宫里人都是跟着康熙的态度走的,他们认为弘暖已经失去了康熙的宠爱,自然也就不再往弘暖身边凑,也不会再为弘暖提供无微不至的服务了。
      
      “我就说你根本不会难过的,那些人也真够无聊的。”弘暄拍了一下弘暖的肩膀说道
      
      “我有什么好难过的,即便没了那些宫人,阿玛安排给我的人也能把我照顾的好好的。”弘暖不解的看着弘暄
      
      “他们就是喜欢把自己的想法安插在别人头上,你不理解也是很正常的,别放在心上。你不用当小和尚了,我替你高兴还来不及呢,咱们只要自己开开心心的就能把他们给气死。”弘暄高兴的说道
      
      “你想把谁气死啊,弘暄,小爷告诉你,信不信小爷回去后告诉阿玛,让十叔教训你。”弘旺气哄哄的走过来说
      
      “那你倒是去呀,这么多会了还不张张记性,哪次你告状成功过。”弘暄嘲笑道:“我都听我阿玛说了,你家府上住了一位很厉害的道士,很快八婶儿就会生小弟弟了,到时候看你还怎么嚣张下去。”
      
      “你胡说什么”弘旺有些害怕的说:“就算嫡额娘有了弟弟,阿玛也不会不管我的。”
      
      “那就看看啊,看看八婶儿有了自己的小孩还会不会让八伯父管你。”弘暄自信的说
      
      “才不会呢!”弘旺不安的观察着周围人的反应,突然把目标对准了弘暖:“你肯定是想替弘暖出气才这么说的,别以为我会相信你们说的话。我告诉你们,你们已经失宠了,皇玛法不会再管你们了,今天我就要好好的教训一下你们。”
      
      弘旺知道弘暄的力气大,直接绕过了弘暄,向着站在他旁边的弘暖就是一拳:“上次是我疏忽了,才让你没有受到教训,不知道尊重兄长,这次我就好好教训教训你。”
      
      弘暖看着弘旺朝自己出拳正准备接住他这一拳,却被人中途截了胡,弘旺的拳头被一个人给挡了下来。
      
      “弘时,你干嘛拦我?”弘旺生气的问
      
      “弘旺,给哥哥我个面子,这次就算了吧!”弘时劝道说:“要是闹大了惊动了皇玛法可就不好收场了。”
      
      “你可是从来不管我们之间的事的,凭什么你要管我就要给你面子。”弘旺不领情的说道,他一直以为弘时是他们这头的。
      
      “他是怕你打不过我们两个反而会被我们打的鼻青脸肿没法回去见八叔,你要是不怕就尽管过来啊!”弘暄挑衅道:“有本事和我真刀真枪的干啊,只会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偷袭算什么好汉。”
      
      “弘时,你看到了,是他先挑衅我的。”弘旺激动的指着弘暄说道:“今日我要是退缩了,别人该当我是缩头乌龟了。你若是担心引来了皇玛法被迁怒,你可以出去,但你别想拦下我。”
      
      “就是,平日里也不见你这样好心,现在又何必来做和事佬。”弘暄说道
      
      弘时说什么也要拦在他俩中间,不让他们打起来:“弘暖,你还是先躲开吧,免得伤到你了。”
      
      “不要”弘暖拒绝道,怎么说弘暄也和他玩了这么长时间,怎么能丢下他跑开呢!
      
      弘时拦着两个人还要防备着弘暖突然加入,没一会儿就满头大汗,好在其他人都安安分分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没有起哄,师傅也很快赶了过来。师傅们也怕引来了康熙治他们的罪,好说歹说,总算是把他们分开了。
      
      终于到了吃饭时间,可以休息一会儿,弘暖和弘暄做在一张桌子上,一边吃着小太监们摆上来的饭菜,一边聊着天。
      
      “你说弘时他想干什么,本就是我们和弘旺之间的事,他偏偏要插进来?”弘暄突然问道
      
      “我也不知道,应该是四叔的吩咐吧,不然他也不会这样做。”弘暖猜测道
      
      “那就更奇怪了,四伯要是想让他多照顾一下你,就该在你刚来无逸斋的时候做,现在你都有我了,他还来做什么?”弘暄疑惑的想:“该不会是皇玛法想让二伯继续当太子吧?”
      
      “你别什么都在这儿说呀,到处都是人的。”弘暖着急的捂住弘暄的嘴说
      
      “咳咳、咳,你就不怕把我给捂死啊!”弘暄咳嗽着说
      
      “怎么会,我不是没有捂住你鼻子么,还能呼吸的。”弘暖辩解道:“再说了,我还没怪你说出那么大胆的话呢,我阿玛都不敢这样想的。”
      
      “我这不是随便猜猜吗,就不信你不好奇。”弘暄委屈的说
      
      “赶紧吃吧,堵住你的嘴。”弘暖说道:“我可以回家问阿玛,或者等四叔自己上门。”
      
      “今日道长进宫,日后恐怕轻易见不得了,这些银票还请道长收下,宫里不比外面,到处都是看菜下碟,多得是用得着银票的地方。”胤禩递给张明德一个盒子说道
      
      “八爷周到,贫道本想着有贫道看护,可以等八爷和福晋自己发现,如今贫道得皇上召见,不知何时再见,还是先告诉八爷吧,贫道在这里先恭喜八爷弄璋之喜了,待孩子满月,贫道再奉上贺礼。”张明德说
      
      “道长是说福晋她、她有孕了?”胤禩不敢确定的问道
      
      “若是贫道没有算错的话,八爷可以请为大夫来给福晋看看。”张明德说
      
      “是,是,管家,你立刻去请太医来一趟,给福晋看看。”胤禩激动的说:“道长,咱们先进宫吧!”胤禩这时候倒是生出不舍来了,若是没有被皇阿玛发现的话,将来也不知会给他带来多少助力。
      
      等到弘旺再次回家的时候,就发现府里人对他不如以往这般重视了,他心里既疑惑又生气,偏府里一向由嫡福晋做主,他连生气都不敢。
      
      “大阿哥,我们福晋有了身子,特意免了您的请安,您请回吧!”荷月对着弘旺说道
      
      “福晋怀孕了?”弘旺惊了
      
      “当然,张道长可是说了,我们福晋这一胎是个小阿哥呢!”荷月得意的说:“福晋说了,她身子不方便,在小阿哥出生前您都不用来请安了。奴婢还要进去伺候福晋,大阿哥还是早些回去吧!”
      
      荷月说完不再理会弘旺离开了,弘旺不敢在八福晋院子前多待,踉踉跄跄的回自己的院子了。
      
      八福晋躺在床上小心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眼里全是慈爱和期盼。她的四个大宫女香草、荷月、秋桂、冬梅也都小心翼翼的围着她伺候着,眼里也都带着笑。
      
      “爷听说弘旺来给你请安,你把他赶了回去?”胤禩进来就问道
      
      八福晋示意四个丫头把她扶起来:“爷也知道,妾身自从有了身子便时常感到困乏,妾身也是担心出事,这才免了弘旺的请安。弘旺他哪次来妾身这里请安不是不情不愿的过来的,平日里看到也不过是气不过上火罢了,如今妾身可担心要是再被气出什么好歹来伤到孩子就不好了。”
      
      “那你也该让人和他好好解释,爷刚才看到他吓的不轻,你们两个如今都是府里顶顶重要的,哪个出了事爷都心痛。”胤禩皱着眉说
      
      “妾身可是让荷月出去和弘旺说了,这可怪不到妾身身上,王爷怎么就不认为是弘旺担心小阿哥出生了他就不是府里唯一的男丁了,这才吓到呢!”八福晋毫无余地的败坏着弘旺在胤禩心里的形象,这府里顶顶重要的只有她的孩子一个就够了。
      
      “怎么会”胤禩不相信的说
      
      “那弘旺顽劣总是他推脱不了的吧!在无逸斋三无不时的和人打架,妾身可不想让小阿哥学了他庶兄去。”八福晋说道:“妾身平日里虽然不喜弘旺,可也没在什么地方亏了他,偏他在无逸斋非要和弘暖、弘暄两个嫡出的过不去,万一他将来要和咱们的孩子过不去,到时候王爷要怎么办?”
      
      “总会找到办法让他们好好相处的。”胤禩心虚的说
      
      “爷这话恐怕自己都不信,妾身在后院接触的人不如爷多,可也知道不少人家庶出的顶天了也就能和跟着嫡出少爷读几年书,成人后多分些银钱就得自己独立开府,地位低一些的被嫡出的少爷用来当奴仆书童的都不在少数。弘旺他之前可都是按着府里嫡出阿哥的分例来的,那时候也就他一个阿哥,可等咱们的小阿哥出生了,把小阿哥放在什么地位,嫡庶之间总得有个分别不是。”八福晋对着胤禩洗脑道:“这时候把弘旺的分例慢慢的降下来也好让他慢慢适应,您可见过妾身何时苛待过他?之后妾身该如何待他还会这样待他,又不会变。”
      
      “咱们府上就他们两个阿哥,不用分的这么清吧!”胤禩迟疑的说,他自己在宫里过的是什么日子他自己清楚,庶出的大抵也都那样,他怎么舍得让弘旺也过这样的日子。
      
      “爷要是舍不得弘旺,就别管妾身和孩子了,等着孩子出生受人嘲笑,一个嫡出阿哥竟然和一个庶子用的分例是一样的,他在同样是嫡出的堂兄弟面前还有什么面子可言。”八福晋委屈的说:“妾身那个妯娌生的嫡子,在府里不是头一份儿的,十弟府里就弘暄一个嫡子,十弟宠的过头您可以说是因为十弟就弘暄一个才这样,可理亲王在弘暖出生后不也把弘皙的分例给降了下来,弘皙如今不也得自己给自己挣前程。”
      
      “福晋别哭啊”胤禩看着八福晋流泪慌乱的拿出帕子给她擦泪:“爷依你就是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大不了他私下里多给弘旺补偿点就是了,何必让福晋她现在流泪呢!
      
      “真的?”八福晋疑惑的看着胤禩
      
      “真的,爷何时骗过你?”胤禩搂住八福晋柔声问道
      
      八福晋想了想后摇摇头,怕胤禩不放心说:“等弘旺长大,您要是想像理亲王一样,给弘旺铺路,为他安排好往后的路,妾身也不会反对的。”
      
      “是爷没有想周全,让受你委屈了。”胤禩愧疚的说,他承诺过不会让她再受委屈的,可还是在弘旺身上违了她的意愿,让她多次让步,受了委屈。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