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6、不复昨日 ...

  •   西海龙王这回是真的下了决心不让敖烈乱跑,守卫的虾兵蟹将都是精挑细选,无论是凭敖烈的本事,还是千古的鬼点子,都逃不出去。
      
      可凭着白龙剑的加持,敖烈还是硬闯了出去。
      
      他提着白龙剑伤了一众虾兵蟹将,闯出龙宫后化作龙身,以极快的速度飞离西海穿过天上重重云雾到了南天门。
      
      还未进去便被看守南天门的千里眼跟顺风耳拦了下来。
      
      “让开!”此时的敖烈早已红了眼,眼前似浮了一层水雾,看不真切。
      
      千里眼与顺风耳对视了一下,道:“三太子,不是我等拦你,而是玉帝亲自下旨不让我们放你进去。”
      
      敖烈身上气压低沉:“为何?”
      
      难不成玉帝还怕他当着他的面抢杨戬吗?!
      
      “我等只是奉命行事,其余一概不知。”
      
      敖烈看着他们,沉声道:“若我执意硬闯,你待如何?”
      
      千里眼跟顺风耳手提红缨枪摆出架势:“我们不会放行。”
      
      敖烈紧握手中白龙剑,面色阴沉。就在双方僵持不下时,一道身影正穿过云雾由远及近飞来。
      
      他头扎冲天髻、身着莲花裙、肩挎乾坤圈、臂挽混天绫、手握红缨枪、脚踩风火轮,明明一身女童装扮,气场却是一派男儿爽朗,来者正是常喊杨戬二哥的哪吒。
      
      他一飞近,就开始跟敖烈套近乎:“哟,原来是西海三太子,还记得我吗?我也是三太子,我叫哪吒,咱们先前在荒山野海同你见过。”
      
      敖烈如何不记得他,先前在荒山野海,哪吒还笑他哭哭啼啼似姑娘。眼下见对方笑得开心,自己心中却压抑难受,不由呛道:“你来这儿做什么?”
      
      哪吒收了风火轮踩在玉天阶上,对千里眼跟顺风耳道:“你们看你们的门,敖烈这儿有我。”
      
      千里眼跟顺风耳稍一对视,便领命退下。他们倒是很相信哪吒的本事。
      
      敖烈见他靠近,握着白龙剑的手都用力到骨节泛白:“你要做什么?”
      
      哪吒看了眼他手中的白龙剑,说了句:“这剑倒是很配你,上回怎么不见你带?”
      
      “我没时间同你废话。”敖烈说完便要绕开他。他不抓紧些时间,定会被西海前来捉拿他的海官带走。
      
      哪吒没有叫住他,只是轻飘飘的几个字,便让敖烈停下了步子。
      
      “二哥在瑶山。”
      
      敖烈顿住,回头看他:“你怎么知道我来找杨戬?”
      
      哪吒摸了摸脖子,道:“玉帝忙着自己的事,不会召见无官无衔的你,这天上神仙虽多,你认识的可不多。总不见得你是来找我的。”
      
      “你怎么知道他在瑶山?”
      
      “我二哥我还能不知道。”
      
      敖烈看了他一眼,感觉不像在说假话,当即转身飞去瑶山,途中发觉有西海追来的海官,统统被他躲了过去。
      
      天上一天,凡间一年,他在西海时想着杨戬既然是在嫦娥宫中说的那番话,此刻多半就在天庭,却忘了那是他被下药之前的事。
      
      他很快看到下界的瑶山,云头按落,才刚在外边定住脚,那一袭藏蓝色的身影便站在那儿,面上表情,就好似在等他一般。
      
      “杨戬......”敖烈想上前质问,突然话在口中却不知该如何说出口。连日来的委屈也在那一瞬哽在喉间。
      
      他想问杨戬,知不知道他因为反抗婚事而被软禁寝宫的事。他还想问杨戬,千古给他听的那些话是真的还是假的......
      
      可话到嘴边,却只剩下一句,“你怎么站在这儿?”
      
      杨戬拂去衣袖上的落英,没有看敖烈,只是问了一句:“你去天上找我了?”
      
      “......嗯。”敖烈看着他,心中很不明白,杨戬为何只问他这一句?
      
      也许是触到他的眼神,杨戬终于抬眸看向敖烈,只是那淡漠的语气还有他说的话却让敖烈一时难以反应过来。
      
      “以后别找我了。”
      
      “什、什么。”
      
      “你都要成亲了,我们自然也该断了。”
      
      敖烈怒道:“你知道这不是我本意!”
      
      杨戬依旧淡然地看着他:“所以呢?”
      
      敖烈瞪着眼睛看他:“你同我说,让我放心将此事交给你办,你如今便是这样来答复我?!”
      
      “你想要我为了你犯下天条、得罪玉帝?别傻了。”
      
      敖烈看着他,难以置信道:“你、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杨戬看着他,突然轻笑一声:“你不会真的喜欢上我了吧?你可是西海三太子,竟然真的喜欢上了男神仙。”
      
      “你住口!”敖烈怒吼着打断他,“你、你不是杨戬!”
      
      对,他不是杨戬,杨戬才不会对他说出这种话来。
      
      敖烈瞪着他,泛红的眼尾让他现在看起来凶狠又无助。他咬着牙问,“你到底是谁?!”
      
      杨戬突然凑近,两指捏起敖烈的下巴,让他与自己对视:“你看我的眼睛、我的脸,你甚至可以凑近闻我身上的味道。你说,我是不是杨戬。”
      
      熟悉的味道在近距离靠近的一刹那,像是有意识一般钻入敖烈鼻头,乱了他的心弦,润湿他的眼眶。
      
      这味道......这味道是杨戬......
      
      敖烈的眼泪当即止不住掉了下来,掉出通红的眼眶,从脸颊划过,留下一条细长的泪痕。
      
      “你是不是,是不是说真的?”他还是不想相信,杨戬会这样对他。
      
      杨戬反问:“我为何说假话?”
      
      眼泪带来的水雾瞬间迷蒙了敖烈的双眼,他猛眨了好几下眼睛,眼泪如同决堤一般汩汩落下,勉强能看清面前这张脸。这张前几日还对着他笑,而此刻变得冷漠异常的脸。
      
      “你之前说喜欢我,也是假的吗?”
      
      “你也说了是之前,之前和现在,肯定会变的。”
      
      “为什么?”敖烈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大声质问,“为什么这么对我?!”
      
      “腻了。”
      
      敖烈一顿:“你说什么?”
      
      “我说腻了。”
      
      敖烈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他看着面前的杨戬,用颤抖的声音重复着他方才说的话:“腻了?你说你腻了?”
      
      纵使敖烈哭花了眼,杨戬依旧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你这么容易骗到手,却总是要我主动些,我自然会腻。”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敖烈感觉自己连声音带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容易骗到手?原来杨戬一直都在骗他?骗到手就腻了?
      
      可是,可是他还是不愿意相信杨戬会这样对他。一个荒唐无比的念头突然蹿出他的脑海。如果,如果他对杨戬主动些,杨戬是不是不会腻,他们是不是就不用断了?
      
      这个念头如同一个落地便快速生根发芽的海草,瞬间占满他的脑海吞噬他的理智。
      
      敖烈踮起脚尖就要去吻杨戬,他想让杨戬知道,他也可以主动。
      
      如同裂骨般的疼痛从下颚传来,是杨戬突然伸手用力掐住他的下颚,不让他靠近。
      
      冷如冰霜的声音很快传入敖烈耳中:“别碰我。”
      
      敖烈宛如陷入绝境一般,看着近在咫尺的杨戬,任凭眼泪滑落:“你真的、真的要这么对我?”
      
      “到此为止。”
      
      “那这把剑呢?”敖烈紧握着手中的白龙剑,忍着心痛问他,“也是用来骗我的?”
      
      杨戬看也没看那把剑,只说了一句:“敖烈,你我好聚好散多好,何必弄得这般难看?”
      
      难看吗?敖烈的心都揪到一起了。是啊,他都哭成这样了,杨戬依旧不为所动,他现在真的很难看。
      
      他用了极大的自制力才迫使自己往后退了一步。面前的杨戬依旧波澜不惊地看着他,敖烈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眼中的情绪悄然褪去,只剩下眼泪还在不停地流着、流着。
      
      杨戬眉头微微一皱,像是忍耐到了极点,化作一缕青烟,在林间消散不见。
      
      下颚的力道消失,敖烈茫然地看着面前突然变得空荡起来,一时间竟不知自己该怎么办才好。
      
      他是硬闯出的西海,只是为了找到杨戬,可现在,他宁愿没踏出过龙宫一步。
      
      看着偌大的瑶山,敖烈不知自己该何去何从。无力地抬起脚,告诉自己是西海三太子,是三界四洲唯一的白龙,怎么会因为一个神仙伤了自己?
      
      可心还是好痛啊,怎么会这么痛。就像一团无形的网,突然间将他的心脏笼罩住,再用力收紧,勒得他痛到无法呼吸,甚至连求救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他开始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道要去哪里,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总之,他不想再留在原地,这儿杨戬的味道太浓了,浓到下一瞬便能将他吞噬一般。
      
      待敖烈走后,方才站定的位置突然化出一缕青烟,青烟还未消散,杨戬再次出现在那个位置里,负手而立看着敖烈被吞噬在林间的背影。
      
      他自言自语道:“这受尽委屈后难过的模样,还挺像他年轻的时候,怪可怜的。”
      
      说着,他轻笑一声,伸手在脸上点了点,属于杨戬的容颜褪去,变回了属于他自己的、高高在上的玉帝,藏蓝的衣袍也在一瞬间变成了绣有金线的玄黑常服。
      
      “罢了,难得出来,顺道去趟东海。”他转过身,朝与敖烈相反的方向离去。
      
      敖烈漫无目的地走着,一路失魂落魄,待他意识稍微清醒些抬头看时,他已在不知不觉间走到了灵池。
      
      灵池上漂浮着他之前留下的、从小睡到大的蚌壳。蚌壳半开着,看起来就像在等他回来一样。吸取日月精华、一年四季都粉嫩的花瓣一如平常那般,数不清有多少从枝头飘落,洋洋洒洒地掉落地面,些许花瓣顺着清风拂过落到水面,惹得本该平静的水面绽开朵朵涟漪。
      
      煞是好看。
      
      可如今,这些在敖烈看来却是那般刺眼。
      
      在看到蚌壳的一瞬间,往日种种全都浮现在他的脑海。
      
      杨戬对他说的情话,还有他们在里面做过的荒唐事,拼了命一般疯狂挤入他的脑中。头疼欲裂。
      
      他抱住脑袋奋力将那些画面全都挤出脑海,等稳住身子再抬眸,眼中变得冰冷一片。
      
      敖烈提起白龙剑猛力刺向安静地躺在水面的蚌壳,看着它由原本的光洁顺滑,变得四分五裂,不复昨日面貌。

  • 作者有话要说:  这狗血的套路,是不是很甜!
    明天开始脱粉回踩!
    感谢“绿色”小天使灌溉的营养液x2,谢谢小天使么么啾~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