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妃技能树该怎么加点》杏遥未晚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8-05 11:02:4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槐玉宫外。
      
      尧国君主望着槐玉宫朱红的宫墙,忍不住长长叹了口气。
      
      虽然都已经走到了这里,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面产生了种强烈的欲望要摧着自己掉头离开。
      
      作为一名安分守己醉心国事的皇帝,桓意实在不愿意惹上太多的麻烦事情,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间,他总是会有意的尽量避免接触那些比较特殊的人和事,而面前槐玉宫里的这位殊玉公子秋明殊,容颜绝色天下无双,经历坎坷身份特殊,气节高亮行事冲动,怎么看额头上都写着“麻烦”两个大字,这是桓意万万不愿意去接触的对象,只要沾染上总免不了会碰上什么各种各样的事情。
      
      然而就在不久之前,负责照顾秋明殊的那名小丫鬟匆匆传出了消息,说是秋明殊今日再次自尽,吐了不少的血,情况比从前自尽的模样要严重许多。
      
      这下桓意就算想不来也不行了。
      
      毕竟这里是他的皇宫,而秋明殊又是他后宫里的人,再加上秋明殊身份特殊,如果真的出了事也不好向呈国那边交代,到底还是得看着点。
      
      想到这里,桓意忍不住又叹出了口气。
      
      他回头对身后的宁公公道:“这宫里的丫鬟呢?”
      
      “应该是去叫太医了。”宁公公低声说道:“听说今天碧月宫那边有数十名后妃举办擂台大战,今天已经打到半决赛了,伤的人比较多,所以太医院大部分大夫都过去了,所以人不太好找。”
      
      桓意:“……”
      
      他摸了摸鼻尖,无奈的笑了笑:“还好,这次没上百人规模,应该拆不了几座宫殿。”
      
      宁公公同情的看着自家陛下,不知道该如何出声安慰。
      
      好在桓意似乎早就已经习惯了这些事情,很快不再理会这个后妃擂台大战,只对宁公公道:“我进去看看秋妃,听说他喜欢清静,不喜欢太多人,你就在外面等我好了。”
      
      宁公公点头应下,桓意这才终于进了槐玉宫中。
      
      槐玉宫里没有几个下人,倒不是因为尧国皇宫故意亏待这位殊玉公子,而是秋明殊自己不愿被人打扰了清净。
      
      虽然在桓意看来真正让人不能清净的明明是每日用各种花样自尽的秋明殊自己。
      
      因为人少,也因为不愿闹出太大动静,所以桓意走进槐玉宫没有惊动任何人,想来那位殊玉公子刚刚自尽过一次身体虚弱不便被人打扰,所以桓意也没有敲门,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宫殿之内。
      
      不知道秋明殊是昏迷还是醒着,桓意无奈的想着,心里只盼望对方是昏过去了,这样他只要在对方昏迷的状况下确认对方的身体状况,就能够立即离开了。
      
      而如果对方醒着,他免不得还要摆出皇帝的架子跟人唠嗑几句,要是对方对他摆出冷脸不肯接话,他还得自己厚着脸皮把这场对话演完,如果对方还要继续闹下去,他还得防着那人再想办法自尽……
      
      光是这么想想,桓意就觉得头已经大了。
      
      他暗叹一声,进入宫殿后又往里侧走去,还没走近,就听见了从里侧房间传来的窸窣声响。
      
      那声音很轻,也不知道房间里面的人究竟在做些什么,桓意听着这动静沉默片刻,心里面突然改变了主意,他放轻了脚步,来到房间门外,透过屏风往里面看去,想先弄清楚里面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的位置不错,从这里正好能够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看清房间里面的情形,他就这么看着,很快看清楚了里面正清醒着的秋明殊。
      
      正像是桓意之前所听说的那样,秋明殊刚刚从鬼门关回来,现在的状况极差,一张闻名呈尧两国的绝世容颜现在惨白而毫无血色,他靠坐在床上摇摇欲坠,一手捂着胸口艰难地轻咳着,长发散乱垂在身侧,衣衫微乱前襟被鲜血染红。
      
      但纵然是这样,桓意也不得不承认,外界对于这位殊玉公子的评价并没有错,与男女性别无关,这人的确生着张美得过分的脸。
      
      然而让桓意感觉古怪的是,现在房间里这个身体虚弱此刻原本应该安静修养的人,这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正在竭力撑着身子要下床……
      
      这人究竟在做什么?
      
      看着秋明殊拼命从床上撑着下地的样子,桓意心里面忍不住疑惑,究竟有什么事情如此重要,让秋明殊连自己的身体都顾不上?
      
      带着满腹的疑惑,桓意隐藏自己的行迹接着看下去,就看见秋明殊摇摇晃晃下地之后,扶着墙万分艰难地拖着步子挪到了柜子前。
      
      然后他拉开柜子找出件鹅黄色的华服,开始认真换起了衣服。
      
      桓意:“?”
      
      秋明殊这是要出门?他这是要去哪?
      
      桓意不动声色接着看下去,就见秋明殊在换好衣服之后,接着脱离似地倒在了塌边,然后双手颤抖地往旁边摸去,随后缓缓摸出了……一面铜镜。
      
      秋明殊开始对着镜子梳头。
      
      桓意继续观察。
      
      在桓意看来,换好衣服整理好头发,接下来应该就要出门了。
      
      然而秋明殊并没有出门的打算,在做完这些之后,他依旧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铜镜从柜子里找出了胭脂水粉,开始在自己脸上涂涂抹抹。
      
      桓意是怎么都没想到秋明殊在病成这个样子的时候,还会有心思给自己上妆,并且对方明显体力不济,上妆的时候双手无力微微颤抖,甚至中途还呛咳着呕了口血,对方小心翼翼地避开不让衣襟弄脏,之后又用手帕轻轻拭去唇角血迹,可谓是对形象讲究到了极点。
      
      桓意:“……”
      
      他真是忍不住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支撑着这个病骨支离的家伙在这种时候还强撑着做出这种事情?
      
      他这么仔细看了会儿,本以为秋明殊打扮好之后就要打算挪出房间,谁知道对方却没有半点要离开的意思,等到换好衣服整理好头发又用胭脂将自己的气色点染起来之后,他慢吞吞一步三晃的扶着墙回到了床上。
      
      看着这人平安的回到床上,桓意忍不住偷偷松了口气,这人有惊无险的拖着破败身体做完这么多事情还没有倒在地上,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然而那头的秋明殊在回到床上之后,却依然没有安心躺下,而是靠坐在床头开始摆起了动作。
      
      先是望着窗外目光忧郁苍白脆弱的模样。
      
      接着是侧躺在床上衣衫凌乱香肩半露我见犹怜。
      
      不过这些动作他似乎依然还不满意,在无声嘟囔了句什么之后,他重新坐直了身子,从旁边取出了本书做出温文儒雅认真看书的样子。
      
      桓意:“……”
      
      他自认精通帝王之术,看人识人再清楚不过,然而今日站在秋明殊的床边,静静看着他折腾了半个时辰,却是实在搞不懂这人究竟在做些什么。
      
      如果说是寻常后妃,或者有可能是为了特地打扮等待皇帝的驾临,但他今天来到槐玉宫纯属一时兴起,丫鬟秀夏也根本没有告诉过秋明殊自己会来的事情,对方精心打扮肯定不是为了他。那又是为了谁?总不会是为了那些白胡子苍苍的太医吧?
      
      还是说这位殊玉公子向来如此,不管在任何时候,纵然是病得只剩下一口气,也要用最后的力气的保持容颜的光鲜?
      
      这……
      
      这到底是什么毛病?
      
      桓意僵在门口,半晌后无奈叹了口气,转身走出了宫殿。
      
      守在宫殿外的宁公公见到桓意出来,立刻迎了上去:“陛下,您见到秋妃娘娘了?”
      
      桓意没有停下脚步,径自往外走去:“嗯。”
      
      不知道为什么,宁公公觉得皇帝从槐玉宫出来后表情有些古怪,他心里担忧,又忍不住猜测,连忙问道:“陛下觉得……秋妃娘娘如何?”
      
      桓意脚步一顿。
      
      回想起秋明殊一边不断吐血一边面不改色梳妆打扮的样子,表情更加复杂起来。
      
      宁公公:“陛下?”
      
      桓意收回心神,摇摇头长叹道:“这位秋妃娘娘,心志之坚定,乃我平生罕见,如此奇人……还是少见为妙。”
      
      宁公公茫然眨了眨眼,不明白陛下这结论究竟是从何而来。
      
      等他回过神来,陛下已经走远只剩下道背影,宁公公连忙叫了声,小跑着追了上去。
      
      ·
      
      秋明殊丝毫不清楚就在他为了从太医的身上获取惊艳值而做准备的时候,大尧国的皇帝陛下已经来过了他的宫殿一趟,并且把他梳妆打扮的过程全给看了过去。
      
      古代的梳妆打扮的确是件非常繁琐的事情,那些胭脂水粉他也用不习惯,最开始甚至还有些不知该从何下手,不过好在他以前当杀手的时候经验丰富,乔装改扮之类的事情做过不少,对化妆还算有些了解,这才没有浪费时间。
      
      好在他的努力没有白费,没过多久秀夏就带着两名太医赶了过来,秋明殊凭借着自己精心准备的外形成功收获了两点惊艳值,而离开一段时间后的秀夏见面后又再贡献了一点,加上之前自己剩下的,一共六点惊艳值。
      
      这让秋明殊确定,惊艳值是可以在同一个人的身上反复收获的,只是需要一点间隔,换种话来说,也就是有CD。
      
      现在他一共六点惊艳值,可以再升级一项基础属性,还能再留下一点保命,不必担心惊艳值跌破直接被抹杀。
      
      只不过现在新的问题又摆在了面前。
      
      秋明殊的病情只在于体质,太医当然看不出他究竟有什么毛病,只说身体虚弱只要多加休养就好,而等到大夫看完病,秋明殊让秀夏送他们离开,他这才再度躺会床上,睁眼看着自己星图上的技能树,认真思考起来。
      
      他这玩命攒起来的五点惊艳值,究竟应该选择升级哪项基础属性?
      
      这次一定要好好考虑再做决定,如果再踩进坑里,他这具身体怕是没命再折腾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