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第4章
      
      今天他算干了件正事,把林娘子的事摆平了。
      
      后世有人评价林冲是忍者神龟,林冲能忍,且能一直忍,只要林娘子还活着,他也没烧草料场,充军几年后,高俅父子把他忘了,就算不能官复原职,也能重新找份工作,生活还能继续。
      
      毕竟不是逼到份上了,谁想落草为寇。
      
      这种“忍”,是人之常情,林冲武功再高,也是个普通人。
      
      如今林娘子没死,高铭再劝高俅放林冲一码,不让富安和陆谦去烧草料场,林冲安心充军几年,仍旧继续做良民。
      
      没了林冲,将来梁山的破坏力也不会那么大。
      
      可是,万万没想到,前脚送走林冲,后脚老爹就把花荣下狱了。
      
      花荣身为梁山八骠骑之一,同样战斗力破坏力惊人。
      
      高铭心道,看来他们高家父子是躲不过反派的命运了,他真是命苦。
      
      他记得花荣应该在山东地界活动,怎么跑东京来了,“花荣?他是东京的武官吗?”
      
      “他如今人还在国子监读武学,也不知道书都读到哪里去了,敢纵奴行凶。这样的人做了武官还了得?!岂不是更加放肆!”
      
      高铭记得富安敲门的时候就一个汉子开门,花荣既然在国子监读书,那个时间人根本没在家,纵奴行凶的罪名安不到他头上。
      
      花荣一定因为被冤枉的打击处理过,心里埋藏了仇恨的种子,在之后才那么容易就上梁山落草了。
      
      这不行啊,林冲刚按下去,花荣这边就加了火是怎么回事?!
      
      “爹,花荣的家奴又没打我,这件事就轻轻揭过吧,打的是富安,至于么。”
      
      高俅瞪眼,“我一开始哪里知道你没被打,还以为你也吃了亏,才命人把他逮捕下狱的。”
      
      高铭赶紧说了好话,“还是爹疼我。”
      
      高俅没说话,但从脸上的表情看,对这句话还是比较受用的。
      
      高铭劝道:“爹,如今我没事,这花荣就放了吧,否则的话,外面的人该说咱们仗势欺人,只是个门客被殴,就兴师动众,气焰嚣张,不是好事。林冲的事刚解决,就别再引人注意了。”
      
      高俅对儿子“刮目相看”,“你怎么一下子懂事了?”
      
      不好不好,一不小心又正常了,得把对方的疑虑打消。
      
      “爹,我只是纨绔,并不是蠢货。”高铭往床上一躺,抓过扇子给自己扇风,装作生气的嘟囔,“真是,敢情我在您眼里这么不堪?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况且今日我去见了林娘子……”
      
      高俅的表情一下子严肃起来。
      
      高铭接着道:“我去看她了不假,可她瘦得都脱相了,又老态又憔悴,我就不喜欢了。我折腾一圈,什么都没得到,真是累了。”说罢,把扇子一撇,又念叨了一句,“累了。”
      
      高俅听罢,又好气又好笑,“你还累了,我替你收拾烂摊子才累!不过也好,你既然累了,就老实给我消停一段时间罢。”
      
      高俅迫害林冲,让儿子得到林娘子,完全是为了儿子疾病痊愈。
      
      如今宝贝儿子康复了,什么林娘子,儿子爱要不要吧,他懒得管。
      
      高铭抓过被子盖住脸,嘴里念念有词,“好,我这就休息。”说完,当真不动了,仿佛睡着了。
      
      高俅拿他没办法,苦笑着摇头走了出去。
      
      等高俅走了,高铭才缓缓坐起来,心想高俅也不是傻子,见他没事,应该不会再为难花荣。
      
      果然,晚些时候派人去打听,花荣已经被平安放回家了。
      
      只是富安就惨了,据说被打得断了几处骨头,他家娘子正给他寻医问药。
      
      高铭心想,富安算是因祸得福,骨头断了,腿脚功夫怕是也废了不少,加上被他高衙内冷落,以后也不会派去追杀林冲,捡回了一条命。
      
      但花荣这件事,却给了高铭一个触动。
      
      哪有三代不衰的权势,花荣出身不错,但现在也得被高家拿捏。
      
      他若不加强学习,努力进行自身建设,老爹一死,他个废柴,能干嘛?
      
      要饭都要不过别人。
      
      况且东京要不了多少年就得变成金国地盘,东京挺好的,他不想挪地方。
      
      这么一想,内忧外患,更睡不着了。
      
      头脑越发清醒了,高铭不免觉得自己真是个忧国忧民的好青年。
      
      高俅要是知道儿子考虑如此沉重的家国议题,肯定要喜极而泣。
      
      高铭痛定思痛,对未来有了打算。
      
      - 
      
      “爹,我要读书!”
      
      高铭扬手阔步走进高俅的书房,在高俅惊愕的目光中说了这么一句话。
      
      说完,高俅的目光从惊愕转成了震惊,最后变成了惊恐。
      
      “你又打什么鬼主意呢?!”
      
      知子莫如父。
      
      高衙内若论辈分,其实是高俅的堂弟,如今给高俅做养子,对方心里有愧,所以对他宠爱有加。
      
      不是亲父子却胜似亲父子。
      
      于是养成了高衙内胡作非为的个性,正事一件不做,什么缺德冒烟的事儿,往往冲在最前头。
      
      读书奋进,高俅压根没指望他开窍。
      
      高铭突然冒出这么句话来,他很合理的认为他又没憋好水。
      
      听听,这像当爹的说的话么。高铭“心痛”的道:“我就是打,也是打上进的好主意。我有自己的理由。”
      
      高俅放下手中的毛笔,双手都放在桌上,洗耳恭听。
      
      按照高衙内为人,发表一通振聋发聩激动人心的正常话语是绝对不可能的。
      
      他想读书,也得是很奇葩的思路。
      
      “是这样的,爹。您处理花荣一事给了我很大的触动。我每次犯事,都是您替我摆平。但是我觉得与其您替我摆平,不如我自己来摆平。您来摆平,难免会出现一些差错,还是我自己来比较稳妥。而我要自己处理,我就得有权力,可您也想必也有同感,不是进士出身做官何其难。趁着我还年轻,我想去国子监读个书,有些资历,您也好替我运营一番,谋个一官半职。”
      
      高俅听完,不禁扶额,心中波涛汹涌,想喷一口老血。
      
      但同时,不得不承认有些道理,他总不能给这小兔崽子保驾护航一辈子。
      
      他以前也有过让他成器的想法,给他请过老师教课,可就是没法把他的牛头摁倒书桌前。
      
      现在竟然出息了,不过,这种隐隐的别扭感……
      
      高俅一拍桌,“反了你了,你竟敢嫌弃我的处置方式?”
      
      儿子“奋进”的原因竟然是嫌弃他没替他收拾好烂摊子。
      
      高俅简直要被气成球了。
      
      “您别生气,先喝口茶。”高铭给他爹亲手捧上一杯茶,“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以后不麻烦您了,我现在大了,也得替您分忧不是,总这么吊儿郎当的,浪费粮食。”
      
      他也不想说话这么气人,但没法办,谁让高衙内就这么个人,突然变得上进好学,就怕高俅起疑心,叫跳大神的把他架在火上烧。
      
      高俅推开茶盏,余怒未消,“你真是长进了啊。”
      
      高铭就当是夸奖,“爹,说真的,花荣的事给我很大触动,他虽然是将门之后,上数三代都是武将,当年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可您看,到他这代也没落了。简直被咱们高家吊打,说关就关。所以我一想到,万一哪天,您保护不了我了,我岂不是也为鱼肉……想来想去,还得自己争气才行。”
      
      说着,还假惺惺的悲哀了下。
      
      高俅斜瞟了眼儿子,终究没绷住,笑道:“行啊你,想得还挺透彻。”
      
      “咱们高家就没蠢人,爹您就是一等一的聪明人,苏大学士当年也没少夸您吧。”高铭吹捧道。
      
      别看高俅没进士身份,却也有些来历,他做过苏轼的书童,相当于秘书,能在苏轼门下做事,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后来又跟满腹经纶的艺术家皇帝赵佶身边混,肚子里没货,早不知死到哪里去了,岂能步步高升。
      
      高俅写得一手好字,做得一手好文章,至于太尉这个职位做得如何……
      
      只能说没他踢球的水平好。
      
      提到苏轼,高俅叮咛道:“你记住,苏家对我有知遇之恩,以后你不论身居何处何等职位,都要善待他的家人。”
      
      “知道知道,这个您放心。”高铭满口答应,搓着手指道:“那爹,咱们是不是要谈正事了,我这个入学……”
      
      高俅有几分无奈,“你啊,说是上进,其实还是投机取巧,在国子监读书靠蒙荫做官。你难道就不能踏实读书,真的考个进士,让我开心一下吗?”
      
      高铭微微仰头,很真诚的看着他爹的眼睛,“您看我像能的样子吗?”
      
      高俅怔了怔,立即道:“啊……这个国子监读书啊并不难,你既然有心就赶紧去准备吧……”
      
      说什么了,知子莫如父。
      
      高俅继续道:“其实你堂叔也走的这个路子,如今是高唐州知府,但读书不是那么容易的,你散漫惯了,怕你一时适应不得。别我替你办好了,你却推三阻四,哭天抢地的反悔。”
      
      高衙内的堂叔高廉,在水浒中也是个大反派。
      
      人家满门忠烈,他们高家满门反派,就没好人。
      
      “我发誓绝对不会!”
      
      高俅不置可否,但看表情似乎是不大信的。
      
      但儿子总算有点上进的苗头,怎么能残忍的掐灭,于是挤出微笑:“爹相信你。”
      
      高铭看他爹皮笑肉不笑,心道,你那根本不是信任的表情好不好。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玩喵的鱼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杏仁茶茶 2个;玩喵的鱼、飘来飘去的阿飘、风歌且行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小乖乖 24瓶;听说,相遇是场盛大的、jas 10瓶;梧夜声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