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第2章   
      
      高铭低喃道:“这么说,林冲已经休妻了?”
      
      “休了休了。”富安忙不迭的道:“他岂敢跟衙内交恶,他心里清楚着呢,自己落到这般境地,就是因为他的娘子。前日林冲已经离开京城去了沧州,临走之前,写了封休书给他娘子,可见他已经投降,将他娘子让与衙内了。”
      
      林冲号称八十万禁军教头,其实这个称呼后面应该加个之一。
      
      像他这样的教头,禁军中多了去了,差不多有五千六百多个。
      
      不等高铭说话,旁边的陆谦笑道:“这还用说,林冲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教头,岂能跟衙内抗衡,如果他之前识相,早早让衙内跟林娘子完聚,也不至于落到这般下场。好在他终于开窍,临走之前给他娘子写了休书。”
      
      高铭佯装得意的轻哼一声,用鼻音表示对林冲的不屑,“休书上怎么说的?”
      
      富安又道:“林冲给他丈人休书的时候,我的人就在场,据说林冲握着张教头的手说,‘泰山在上,年灾月厄,撞了高衙内,吃了一场屈官司。’啧啧,您看,这林冲分明是怪他家娘子张氏替他招来了祸事,张氏跟了这样没担当的丈夫,早晚要受苦。幸好有衙内在,张氏以后也有个踏实的着落。”
      
      陆谦一看富安有“现场报道”,不甘落后的声明自己也在场,“确实如此,我还听林冲说,‘小人今日就高邻在此,明白立纸休书,任从改嫁,并无争执。如此林冲去的心稳,免得高衙内陷害。’”
      
      高铭不得不表态了,假装恨道:“这林冲着实可恨,是他自己持刀入白虎堂,跟我什么相干?!这般诋毁我!”
      
      富安跟着主人恨道:“这贼配军,是他太蠢太歹毒,太尉府是什么地方,敢持白刃入内,分明是没安好心,跟衙内有什么关系!”
      
      高铭隐约记得,大概是林冲回家正好碰到有人卖一把宝刀,他就给买下来了。
      
      第二天太尉府的人跟他说,太尉要看他的宝刀,林冲不想是计,带着刀就进了太尉府。
      
      太尉府人的叫他在一处大堂等,没多久,高俅就出现了,上来就给他安了一个意图行刺的罪名。
      
      毕竟他待的大堂叫做白虎堂,是太尉商量军机大事的地方,平时随便进入都是大罪,何况持刀。
      
      罪名坐实,把林冲发配去了沧州。
      
      之所以高俅身为太尉对付一个小教头还得大费周章,是因为本朝风气如此,不流行耀武扬威那一套。
      
      艺术家治国,整个国家文艺氛围浓厚,动辄打杀都是没品味的粗野人干的。
      
      都是文化人,讲究文斗,暗地里捅刀子拆台才符合本朝格调。
      
      陆谦见衙内生气,把话头重新扯回了林娘子身上,他觉得这个话题能让衙内开心,“衙内,林冲这休妻,林娘子再无退路,横竖都是衙内的人。”
      
      就是高铭心焦的原因,因为据他所知,林娘子在林冲休了她之后,就上吊自杀了。
      
      被休之后的林娘子连最后一层道义上的保护也没有了,她现在不是任何人的妻子,高衙内追求她合理合法。
      
      摆在林娘子面前的路只有两条,要么从了高衙内,要么自杀,没有第三条。
      
      林冲明知道妻子是什么样的人,却仍然选择了休妻。
      
      她真的太惨了。
      
      而且高铭可不想背负上这条人命,名声已经臭大街了,可不想再臭了,抢救林娘子就是抢救他自己。
      
      高铭翘起二郎腿,漫不经心的摆手,“不急不急。”
      
      富安和陆谦摸不到头脑了,我的衙内祖宗,咱们折腾这一大圈不就为了林娘子,您怎么又不急了?
      
      高铭意识到问题,他现在的举止必须往高衙内缺德范儿上靠拢才行。
      
      这时,富安奉承道:“衙内说得对,没必要急,现在衙内和林娘子之间只差一顶小轿,待哪日,差几个轿夫,将人抬来便是。”
      
      高铭皱了皱眉,这样的无耻,让他有点手痒,于是朝富安勾勾手,等富安靠过来,他猝不及防甩了他一耳光,打得富安有点懵。
      
      “衙内,何故打小人啊?”
      
      “我打的就是你,还一顶小轿?林娘子岂是一顶小轿能打发的?”高铭骂道。
      
      这时候,陆谦赶紧上前劝道:“衙内仔细闪了手,不过,依衙内的意思,难道您想明媒正娶,这恐怕有点困难。”
      
      话音刚落,他脸上也挨了一巴掌。
      
      就听衙内骂道:“你这什么鸟耳朵,我哪一句说要明媒正娶了?”
      
      陆谦顾不得脸疼,忙赔笑道:“衙内自然说什么是什么,小人不敢造次,”
      
      这尊太岁爷虽然病了一遭,但还是那么原汁原味的任性!
      
      从两人憋屈的表情,高铭知道自己已经找回了人设,心情大好,坐回椅子上。
      
      其实这两人态度印证了一点,周围的人一定都在关注林娘子的下场,看他怎么处理。
      
      夜长梦多,她哪天自尽就不好了,事不宜迟,尽早解决为好。
      
      于是一挥手,“来人,备车,我要去看林娘子!”
      
      富安和陆谦心里不由得惊呼:你刚才不是说不急么?!
      
      但脸上都不敢表露出来,装作欢天喜地的跟着高衙内出了门,直奔林娘子的娘家。  
      
      这时富安凑上前,低声隔着轿帘对高铭道:“刚才忘了告诉衙内,太尉已经安排好了,林冲再不会烦您了。”
      
      陆谦也道:“下次衙内听到林冲这个名字,只能是从他的死讯中。”
      
      高铭晓得肯定是董超薛霸野猪林结果林冲这件事,不过,按照正常发展,林冲被鲁智深救了,平安到了沧州。
      
      “当真?”
      
      富安郑重点头,“林冲的事,衙内可以放心。”
      
      高铭撩开轿帘,眼睛一斜,冷声道:“那好,如果结果不了林冲,你们就提着脑袋来见我。”
      
      富安内心再纠结想哭,脸上也要笑嘻嘻的承诺,“那是自然,小人可做保证。”
      
      内心默默的祈祷,董超薛霸要给力,了结林冲的狗命。
      
      富安陆谦被高铭将了一军不敢再随便讲话,而高铭则装作要去见林娘子,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一行人就这么到了林娘子的娘家张教头家。
      
      张教头是个普通的武师,家境虽然不用为生计犯愁,但也不谈不上太殷实。
      
      在东京城内不算好的地方有一处小宅子,门庭窄小,外观一打眼,就是个普通市民人家。
      
      这样的人家自然不敢跟太尉府抗衡。
      
      有个参随先去敲门,门自然是锁着的,于是在富安的示意下,开始砸门。
      
      动作粗鲁,看起来不用几下就能将门板拆下来。
      
      高铭没有阻止,他今天一定要见到林娘子,反而喝叫道:“使劲敲,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他们在家。”
      
      四方邻居有探头的,但一见这乌泱泱带着刀枪棍棒的太尉府随从,就把脑袋都缩回自家去了。
      
      高铭觉得自己真是太嚣张了。
      
      没几下,咣当一声,门板当真被敲掉了。
      
      参随先涌了进去,现在院内察看,确定没有危险,才让高铭下轿,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高铭穿着锦缎华服,背着手,仰着头,走进了小院。
      
      他知道他现在的样子,一定特纨绔,特不是人。
      
      “你、你们到底要干什么,天子脚下,朗朗乾坤!”此时,一个头发花白的男人从屋内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条棍子,愤怒的吼道。
      
      高铭一惊,一拍脑门,对哦,差点忘了,林娘子的爹是个教头,会些功夫,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不过不用怕,他们这边人多,对方只是个糟老头。
      
      见他拿着武器,参随们都急了,立刻唰唰拔刀,护在了高铭跟前。
      
      “干嘛啊干嘛啊,都把武器给我收起来!”高铭叫了声,指着手下道:“赶紧的。”
      
      衙内发话了,参随们只得听令。
      
      张教头也一点没松懈,恼怒的瞪着高衙内,“你又装什么好人!我家为何家破人亡全赖你所赐!何必假惺惺。”
      
      “啧,你别不识好人心,你要是这个态度,我也不惯着你。另外纠正你一点,你话说得并不对,你现在只是家破,人还没亡呢。”
      
      张教头身体晃了下,显然是被高铭的话气得眼前一黑。
      
      连高铭带来的参随们都倒吸了一口冷气,不愧是我们衙内,一如既往的会说话。
      
      张教头手一抓棍子,吼道:“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想弄得我们人亡吗?”
      
      “这还用问,当然是想见见你女儿,你不会以为我是来见你的吧?”
      
      张教头怒道:“除非你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否则你别想如意!”
      
      他每个字都掷地有声,一看就知道来真的,现场的人也都看出来了,都有预感,今日一定会出人命,这老头难免一死。
      
      就算最恶毒的坏人,见对方以命相搏也会有所触动。
      
      富安有点担心,他瞄向衙内,却见衙内本人根本没在怕,眉梢都没动一下。
      
      高铭内心毫无波澜,因为一切都在他的计划内。
      
      

  • 作者有话要说:  水浒里的刺配地很讲究,林冲刺配沧州,那地方又冷又苦,可见得罪人了。武松刺配孟州,好地方,有快活林,是个往来要道,商客川流不息,城市绝不差。宋江就更厉害了,江州,著名旅游城市,他哪里是蹲牢,根本是旅游。还能下馆子,跑浔阳楼上吃酒喝多了,才题反诗。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药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风歌且行、非非、清蒸排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405901 20瓶;不过尔尔 10瓶;非非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