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女配小姐沉迷打铁》砚玄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10-12 14:03:3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科学狂人柳天心 ...

  •   萧瑟长街。
      
      作为家族进项一大支柱的丹药铺,因竞争者的到来,短短几日,便变得门可罗雀。
      
      这让她一个原本高高在上的大小姐,一下变成了千夫所指、冷眼所向,面前如走马灯般闪过族人们一张张脸,满含愤怨,眼睛里更是无不掩饰地刺出凛如刀锋的光:
      
      “你为什么要退那一桩婚?”
      
      “退就退了!”她咬着唇,“那样的废柴,你们嫁么?”
      
      “人家现在已经不是废柴了。”
      “是两年晋阶玄王的武道奇才。”
      “还是年纪轻轻已升任五星的天才丹师。”
      
      “你呢?”
      “……你呢?”
      “…………你呢?”
      
      严厉的质问在耳边声声回响。
      她咬紧牙关,硬生生将散发着黑暗气息的仙金秘宝融入体内。
      不能忍了,她要变强……
      
      ……
      
      一阵辣厉到难堪形容的痛,让柳天心一个激灵猛醒过来。
      
      卧槽这什么沙雕噩梦!
      
      果然睡前就不应该胡乱看书。
      
      她一边想着,一边睁开了眼睛。
      
      入眼的是精致华贵轻如云烟的金色纱帐。
      
      金色……纱帐?
      
      等等,什么情况?
      
      脑海中猛然锐痛,耳畔更响起了如同无数台待优化的星魂战甲同时启动时那尖锐到令人牙碜的嗡鸣。
      
      海量的记忆信息纷至沓来涌入脑海,头痛欲裂约有四百三十七恒秒之后,柳天心终于弄清楚了此刻的状况。
      
      ——穿越了,穿书里了。
      
      和炽日帝国的全面战争马上开打,实验室里星魂战甲还等着她出院回去做优化,这尼玛,好好的穿什么越啊?
      
      过去柳天心以随队工程师的身份参与深空远航,也曾穿越过不少异世界,但那都是搭乘迁跃舰完成的,像眼下这般直接魂穿,而且穿进文艺作品里的人物,还是头一次。
      
      这让柳天心懵逼了半天,再一次后悔临睡前不应该看那本书。
      
      她因为工作过劳休息不足,一朝昏倒在实验室里,被助手们急慌慌送往基地医院,书是由前来探病的朋友赠送,用以在休养期间排遣无聊的。
      
      书名叫做《丹道至尊》,一本废柴逆袭炼丹流玄幻小说,内容非常套路,明显是某大热文的跟风之作,但古今悠远的时间跨度,与堪称逆天的保存品相,硬是让这本书作为古董而价值连城——
      
      它由地球第一大陆块东部地区的A-236号遗址所出土。
      
      由于环境污染严重,资源面临枯竭,生活在地球上的智慧生命在伽尔历3500年到4300年间陆续选择离开母星,远航深空,其中一小部分汇入了伽尔星系。
      
      柳天心正是这一小支地球人的后裔。
      
      之所以看这本书,除了对祖先的文化很感兴趣,再有便是书中有个角色的名字和她正巧一样。
      
      不得不说,看着与自己同名的女配小姐嚣张万状开场退婚,后又沦落炮灰惨烈退场,阅读体验相当酸爽。
      
      ——更酸爽的是,一本书看完,就穿成这位炮灰女配了。
      
      现在柳天心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身为带队研发联邦军部“星魂”计划的首席工程师,一朝穿越异世界,实验基地里刚刚成型、正等着优化的特战战甲要怎么办?
      
      ……得想办法穿回去才行。
      
      在穿越小说里,穿越者大多是死了就穿越了。但柳天心觉得这对自己并不适用。
      
      她穿过来的时候并没有死,身体还在床上好好地躺着,更重要的是,她的意识占据了这具身体,这具身体的原主又在哪里?
      
      如果她杀死这具身体,原主岂不就死了;如果杀死自己的意识,原主或许回来了,那她呢?
      
      她是回去了,还是被真正地杀死了?
      
      一番分析之后,柳天心决定还是以最为稳妥的方式,通过搭乘迁跃舰回归自己的位面。
      
      这是一个玄幻世界,玄幻世界没有迁跃舰,但柳天心觉得她可以用手搓……更确切地说是用金手指去搓。
      
      开场退婚的原身是主角前期要打倒的小BOSS,小BOSS总要有些金手指,也正是因强行融合厄海仙金导致的这场昏迷,让原主觉醒了金手指——
      
      能够通过感应共鸣的方式,对金相物质随意操控,且攻击力高到逆天,可以对诸般材料进行切割的“金相源气”。
      
      她只是心念一动,戴在手腕上的银镯子便立刻银龙般游离升空,变成了个光滑圆润的莫比乌斯带。
      
      ——这金手指拿来打铁一定超好用的。
      
      柳天心满意地想,随手把莫比乌斯带当作新镯子给戴上。
      
      玄幻世界没有什么科技基础,从零到一打造迁跃舰定然需要大量的时间。但没有关系,修行人士最大的优点就是能活,随便闭个关就是几百年。
      
      有她这个星际人士在,用几百年的时间浇灌科技树,足够进行不知多少次的技术革新了。
      
      柳天心并不介意她可能要在这个世界待上很多年。因为不同的位面,时间流速是不一样的。
      
      书中世界的时间速度,怎么说也该比现实中要快上许多。
      
      梳理完了状况的柳天心,决定与原主进行一场交易——
      
      她借用原主的躯壳与时间返回星际,到时候再想办法回到自己的身体;作为回报,她会改变原主的命运,让她走上人生巅峰,逆转最终的悲惨结局。
      
      原主对交易请求并没有作出反应。柳天心甚至无法确定她到底还在不在了。于是干脆默认她同意。
      
      她坐起身,打算了解一下这个奇妙的玄幻世界。
      
      这时一个少女的声音急切地叫了起来:“大小姐,你可终于醒了!”
      
      柳天心循声望去。
      
      一个小姑娘从外室慌慌张张地跑过来,边跑边说:“你强行融合厄海仙金之后,已经足足昏迷了有七天七夜,大伙儿都吓得要死,老爷那边更是几天都没能睡好……”
      
      柳天心结合原主的记忆,判断出这是一个应该被称为“丫鬟”的古老时代服务业工作者。
      
      于是她说:“镜子给我。”
      
      一面纹饰精致的银色水镜捧到面前,柳天心看了一眼,过电般猛打了一个激灵,心脏蓦然紧缩,失声惊呼:“这?!”
      
      七日的昏迷对修炼者而言算不得什么,只是让镜中的绝美容颜看上去略显清减,毫不影响那倨傲张扬的气质,以及带着几分侵略意味的夺目与明艳。
      
      柔润的长发松松地挽了一挽垂在左肩,其色如墨,隐有光泽,越发衬得冰肌若霜雪。
      
      这张面容与她原本相貌大不相同,但这一瞬间出现在脑海中的认知,却是一种莫名其妙的确凿无疑——
      
      这才真正是她自己。
      
      先前的容貌比起镜中这张脸,多出了一种古怪的疏离感,就如同一张精致的假面。
      
      柳天心一时间想不通这究竟是怎么了。
      
      小丫鬟被她的反应吓了一跳:“小姐?”
      
      “没什么。”柳天心心下暗暗思索,表情重归平静,对着镜子,在小丫鬟的帮助之下,把仪容给打理好了。
      
      丫鬟给她倒了一盏雾丝氤氲的灵露茶,柳天心接过,尝了一尝,觉得味道不错,于是便多喝了几口,却见小丫鬟突然拿过摆在床头柜上的一枚玉符,喀嚓一声捏碎了。
      
      柳天心没有这块玉符的相关记忆,显然是在原主昏迷期间放到这里的,这让她顿觉不妙,用压得淡淡的语气询问:“那玉符是干什么用的?”
      
      “老爷都快急死了,”小丫鬟说,“他说小姐醒了要第一时间喊他的。”
      
      刚刚穿越过来就要见原主亲爹的柳天心:卧槽!
      
      她已不及拦阻,玉符被捏碎,几乎是同一时间,一个相貌清癯的中年男人就从设在门口的传送阵里冒了出来,正是柳家家主、柳天心的父亲柳归云。
      
      他一步瞬移到床前,那张属于一家之主的威严面孔此刻尽写关切柔情:“心心,你可还好?”
      
      柳天心声线颤抖:“……父亲。”
      
      倒不是吓的,而是给惊到了。
      
      柳天心无法理解,为什么面对着“别人”的父亲,纯粹出于表演目的的“父亲”喊出来,灵魂深处居然狂喜到战栗。
      
      柳归云带给她的亲切感实在是太过诡异,这根本不像初次相见,而是如同久别重逢。
      
      这不能解释为原身记忆的影响。从逻辑角度推断,原身在昏迷期间没有时间感,加之先前与父亲生活在同一片屋檐下,没条件产生什么“久别重逢”。
      
      ——这里面一定有蹊跷,柳天心琢磨,这次穿越难道真的是意外事件?
      
      柳归云并不觉得女儿的反应有什么异常,毕竟她昏迷初醒,一场死里逃生,难免会有些感慨。
      
      他在床边坐下,唠叨个不停:
      
      “心心,你让爹怎么说你,咱们愿赌服输,约战什么的,打不过就打不过了,非要冒这么大的险,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以后可千万不能逞强了,之前退婚的事情是咱们有错在先,大不了爹替你去景家给人道个歉。”
      
      “这没什么。”柳天心装作虚弱,简短地说。怕崩人设,多说多错。
      
      “唉!这,”柳归云一声长叹,他知道宝贝女儿这性子好强,不是轻易能扭过来的,也便不再多说,拉过她的手,运转感知,去查探她身体恢复得如何。
      
      这让他猛然间吃了一惊:“你融合的厄海仙金呢?”
      
      “它没了。”柳天心说。
      
      “什么?”柳归云大惊失色。
      
      为了将厄海仙金融入体内,女儿可谓是历经九死一生,眼下说没就没了?
      
      “它似乎是化作了养料,让我觉醒了金相源气。”柳天心又补充了一句。
      
      “金相源气?!”
      
      柳归云瞬刻由大惊疾转为大喜。
      
      金相源气能够带来堪称极致的金属性亲和,不仅能使人快速吸纳玄气,修为进境一日千里,更能为玄力技附上逆天的攻击加成,再普通的招数也能化腐朽为神奇。
      
      一万个拥有金属性的修炼者中,只有一个是纯粹的金相玄身,而一万个纯粹金相玄身的修炼者中,也只有一人能够觉醒金相源气。
      
      柳归云激动至极。
      
      他一时间又气又笑:“你这孩子说话怎么大喘气儿呢,净会跟爹爹调皮。呵,那小子觉醒了火相源气又如何,金相源气,锋芒第一,修炼至极境,远胜天下之兵。他该配不上不还是配不上,我家心心才是最天才的。”
      
      柳天心:“…………”
      
      回头该怎么解释她把金源气安排得明明白白打算用来打铁啊?
      
      看着柳天心一脸云淡风清的模样,柳归云不由得对自家闺女更满意了:“这时候还能这么沉得住气,真是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大将风范。那臭小子刚刚在丹道上略有小成,就迫不及待地祸害起了咱们家的丹行,这气度跟心心没法比。”
      
      很好,柳天心立刻找到拿金源气来打铁的完美理由了:“丹行生意受到影响,全是因我退婚而起。这件事我很快便会解决,父亲放心好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