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墨道长的拂尘》龙曜 ^第8章^ 最新更新:2019-07-08 21:26:2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马迷途案08 ...

  •   墨麒垂下眼睑,避开与宫九的视线对视的可能。
      
      以他的易容水平,就连与这年轻城兵相识的狱卒都没发现异样,宫九应当也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宫九身后跟了乌泱泱一大帮子人。不过最终跟着宫九进入停尸房的,也就只有楚留香、胡铁花、被宫九临时抓了壮丁的李副将,还有就是昨日墨麒在宅门看到的那个,和宫九对话的矮个子。
      
      宫九似乎对这个矮个子毫无好感,本就总是覆着寒霜的面庞,神色更冷了几分:“怎么,你主子这么不放心我,还要特地派你来在旁边看着?”
      
      “世子爷这话说的就折煞奴才了。”林七的声音特殊,一听就能听出这年轻男子是个太监,他恭敬道,“主子怎么会派林七来看着您呢?世子爷多虑了。林七只是被派来给世子爷帮帮忙,打打下手——”
      
      宫九不耐地蹙眉,打断了林七的鬼话:“若是编不出原因,便闭上嘴。站远些,别碍事。”
      
      林七面不改色,立马道:“林七明白。”
      
      说罢,林七就退到人群的最外围一杵,安安静静地当一个木桩子,当真不再说话了。
      
      依太平王世子的性格,能答应帮圣上的忙就不错了,他还是乖乖闭嘴,莫要往世子爷面前凑比较好。
      
      楚留香和胡铁花对视了一眼,心下了然。
      
      想来,这林七公公,就是汴京城内的那一位遣来的耳目了。
      
      玉门关一案牵涉到边境安定,又死了好几个朝廷中人,汴京城中那位会格外关注是理所当然的。
      
      “这里的仵作是普通人,一生都在这玉门关内生活,大抵是没想过这些关内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可能是被江湖人所杀,只当普通尸体验了。发现不了这不对劲之处,很正常。”楚留香细细检查着四具马背回的尸首上的伤。
      
      宫九冷漠道:“在其位,谋其职。既然担了这个责位,又不能精于职,再多的借口也不能为他开脱。”
      
      胡铁花咧咧嘴,坦言道:“你这要求未免太高。也不是所有人都同九公子你一样,天生就有过人的才智,学什么都能尽善尽美的。”
      
      这话说的还挺顺耳,宫九便没有和胡铁花计较。
      
      楚留香突然开口:“你们看。”
      
      宫九和胡铁花走到床前。
      
      胡铁花:“看什么?”
      
      “撇除掉那些不会致命的位置,那些都可以是掩护。”楚留香道,“你们来单看这些死者要害处留下的啄伤和撕咬痕迹。”
      
      楚留香挨个分析四具尸体的状况:“马将军的尸体,是十二天前送来的。损害得最为严重,莫要说什么刀伤剑伤,就连四肢都没保留完整,可以说前半部分的尸体,除了骨头,什么都没留下,全被鸟虫吃了个干净。”
      
      楚留香引着众人到第二具尸体前:“这是玉商钱世贞的尸体,也是第二具尸体,是九天前送来的。你们看,他的尸体的损伤就轻多了,只被吃了胸腔附近的位置。”
      
      众人又跟着楚留香到了第三句尸体前:“第三具,主簿文大人的尸体,六天前送来的。这啄食的痕迹,就更浅了。仔细看,只是被啄食了脖颈附近的皮肉,其他的地方,都是些皮外伤。”
      
      楚留香走到最后一具尸体前:“但到了这里,第四具尸体,也就是副将武大人的尸体,啄食的痕迹又突然变深了,而且面积极大,最重要的是这一部分。”他指了指武大人的胸膛,比划了一个贯穿胸膛的动作,“胸腔豁然洞开,从前面到后面,被吃了个干干净净。”
      
      墨麒不动声色地跟着楚留香的指点看。
      
      胡铁花不耐烦听楚留香卖关子:“这是何意?你到底发现了什么?”
      
      宫九:“啄食痕迹深的,都是有些自保之力的人。浅的,则是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人。”
      
      “没错。”楚留香点头,“而且,虽然啄食的痕迹都被有意做了掩饰还有设计,但若这些人当真其实是被剑所杀……在这个假设下,就不难看出,这些尸体到底是因何而死的。”
      
      胡铁花了然:“马将军的尸首没了前面大半部分,想必是身前受伤。钱世贞胸腔被啄食,那便是一剑穿心。文大人脖颈受损最严重,故而应是被一剑封喉。至于武大人,应当是因为他比钱世贞难对付些,下杀手之人用力过猛,一剑洞穿了胸膛,因此他的胸,被鸟虫啄食出了一个大窟窿。”
      
      楚留香点头:“从副将武大人身上的留下的剑痕来看,这个假设是最有可能成立的。”
      
      楚留香站在武大人的床边,缓缓道:“剑,才是杀人之器。鸟虫留下的啄食啃咬痕迹,皆是杀手故布的疑云。”
      
      胡铁花沉思:“只是,单知道他们究竟怎么死的并不算结束。最重要的是,他们因何而死,又是被谁杀死的。”
      
      楚留香脱了手套,无奈地摸摸鼻子:“这就不是我们蹲在停尸房里,对着这些尸首冥思苦想能想得通的了。”他转头问一旁沉默的宫九,“不知关内原本负责此案的人,有没有去这些死者家中询问?”
      
      宫九看了眼一旁站了好久的李副将。
      
      李副将忙道:“有的,不过……”他迟疑了一下,“不过后来,又没有了。”
      
      胡铁花眉毛都能挑到天上:“什么意思?什么叫有,后来又没有了?”
      
      李副将愁眉苦脸:“最开始,去死者家中询问的人,是文大人,文大人死后,这案子又腾到武大人那儿去了……玉门关内情况特殊,没设衙门,更没有知府。有些时候,这些案子,上面都是互通的,谁手头有空闲,谁就担过去。”
      
      现在呢?这两个问过话、可能知道点实情的人,都在这停尸间里躺着了。
      
      胡铁花咂舌:“这也太……难不成,这一文一武两位大人,都是因为知道了什么真相,所以才被人灭口的?”
      
      宫九淡淡道:“不可能。若是如此,杀人之人为何不直接将这些死者的家人满门灭口,他们哪还能活到现在?定然是这几人之间,还有别的联系。”
      
      宫九冷眼看着床上形容惨烈的四具尸体,眼神中带着嘲讽:“无非便是钱、权、美人,人之一世,无外乎图的就是这些。”
      
      楚留香微微一笑:“那九公子你呢?”
      
      宫九看了楚留香一眼:“我?”
      
      宫九微垂双目:“我自然也有所图之物。”
      
      胡铁花突然插话:“可是墨道长?”
      
      宫九:“……?”
      
      猝不及防的墨麒:??
      
      胡铁花哈哈一笑:“开个玩笑。”
      
      宫九狐疑地看了胡铁花好几眼:……我觉得你有点古怪!
      
      然而胡铁花已经开始另一个话题了:“既是如此,我们是不是应当去这些死者家里,拜访一下他们的家人?”
      
      “理应如此。”宫九下意识地点了下头,被这胡铁花突然跳跃式的思路给弄得有点思维混乱,冷不丁的,一个在他心里埋藏了多日的问题,又一次在这片混乱中蹦了出来,“对了。李副将,你可知这半年往玉门关内捐赠之人,究竟为谁?我认为,此人当与此案有重大联系。”
      
      站在一旁装哑巴的墨麒:“……!”
      
      楚留香伸手:“呃——这个——”
      
      他没能打断成功,李副将已经恭敬地对着太平王世子说了:“您既然已接手这件案子,下官也不敢隐瞒了。那人便是墨道仙……就是江湖中传的那个,神兵榜第二之人?”
      
      李副将不大确定自己记得对不对,毕竟他也不是江湖中人。反正不是第一就是第二,上上下下,出不了这个范围。
      
      宫九本要往门外走的脚步一滞:“……”
      
      楚留香缩回了手:“……”
      
      气氛莫名的突然尴尬起来。
      
      宫九停在原地,轻声道:“……所以,那冤大头,就是墨麒?”
      
      胡铁花:“是吧……那个,所以九公子,你下次可莫要再当着墨道长的面,喊他冤大头了。”
      
      宫九还没缓过来,还在喃喃:“他就是冤大头?”
      
      墨麒:“……”
      
      墨麒怀疑,宫九是不是已经识出了他的易容,这是故意想要激怒他。
      

  • 作者有话要说:  宫九:冤大头。
    龙曜:嗯是挺大♂的你放心。
    宫九:????
    ————————
    感谢素节羽客小天使浇灌的营养液!
    顺便日常求一波收藏评论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