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墨道长的拂尘》龙曜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7-04 16:08:2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马迷途案03 ...

  •   西北大漠。
      
      一名黑衣道人正骑着一匹黑色神骏,在荒漠上驰骋。
      
      狂风掀起挡风的帘帽,露出一张俊美如神的面孔,也撩起了道人背后洁如净雪的拂尘尘尾。
      
      在前夜与宫九交锋之前,墨麒对衣服的颜色是没什么要求的,只是因为故土环境的关系,他置备的冬衣里白色的比较多。但从前夜之后,墨麒对衣服的置备多了一项要求:
      
      绝对,不能是白衣。
      
      显然他一身白衣的模样更能激起宫九的变.态反应,墨麒作为一个被宫九连续追踪、折腾了大半个月不得安稳的受害者,已经失去了为自己的着衣风格做抗争的气力,索性换了身黑衣,又连夜纵轻功赶路,将江南到玉门关的路程硬是缩短成了一天两夜。
      
      若不是当真支撑不住,他甚至连马都不想骑,只怕晚一步,就会被宫九那仿佛无处不在的耳目捕捉到行踪,那才是最糟心的。
      
      “停下,城内不许纵马!来者何人,拿出你的文牒!”守城的士兵拦住墨麒,喝道。
      
      墨麒自腰间摘下一块金令,递给走来的城兵队长。
      
      队长眼中有些血丝,显然有些疲惫,但仍是强打精神,恪尽职守:“墨……嗯?”
      
      他翻过令牌,瞧见了斗大的两个字,“道仙”。
      
      队长眼前一亮:“可是去岁开始,一直往我玉门关捐赠的墨道长?”
      
      提起墨道长,非江湖中人大概还不怎么了解,但一提“墨道仙”,几乎全大宋的百姓都知道。
      
      这位道仙可不是因为抓鬼做法事厉害,而获圣上御赐金牌的。是因为他捐的钱多。
      
      近年来所有的赈灾济贫,都有道仙的身影,募集到的捐款,光道仙一人便占了大头,这前前后后募捐的黄金银两加起来,怕是能重建座城池。
      
      这可把一直很穷的小皇帝乐坏了,继开封御猫之后,又亲笔题封了个“道仙”的名号给这位冤大头……不对,是大善人。
      
      墨麒进关门,走出老远后,守城的士兵才撇了嘴:“什么道仙,修道人这么有钱?怕不是修的钱道!”
      
      队长黑着脸,给了聒噪的士兵脑瓜子一下:“噤言!玉门关从去年以来,便是靠着这位墨道仙支撑着,你手里头的军饷、肚里吃的粮,都是墨道仙捐的。管他修的仙道钱道!光凭这点,咱们就得领情!”
      
      士兵顿时哑了,有些讷讷。
      
      队长又压低声音:“就说你没见识,且不说钱的问题,你可看到他背后那拂尘?那可是江湖兵器榜排名第二的神兵,第一悬空未定,这四舍五入……这位墨道仙岂不就是现如今的江湖第一人?借你八百个胆子敢这么和江湖第一人说话!”
      
      士兵向往了一会儿,还是想象不出那有多厉害:“那若是队长你和他交手——”
      
      “交个屁的手,要真开打,一千个老子也挡不住他那拂尘一扫的!”队长又赏了士兵脑袋瓜一下。
      
      队长和士兵的絮语,随着风传入墨麒的耳中。
      
      他牵着缰绳的手微微攥紧了一下,平静的眼底掠过一丝几不可查的苦涩,步履却依旧平稳地往方才队长给他指出的客栈方向走,仿佛什么都没听见,只是薄唇被抿的更紧了些。
      
      玉门关乃是大宋西北边境之关,客栈自然比不上江山醉,甚至连江南随便一处民宿都比不上。土墙沙地,简陋得很。墨麒踏入客栈,将头顶帘帽掀掉的片刻,还在无聊地吹哨玩的老板都惊住了,只觉得自己这陋室踏入了此等丰神俊朗之人,当真是有种蓬荜生光的感觉。
      
      他心下惴惴,连忙亲自迎上:“客官,打尖还是住店?”
      
      墨麒掏出一枚银锭:“住店。”
      
      老板眼睛都要发光了,忙不急接过银锭:“住多少日?”
      
      墨麒:“不知。”
      
      不知就不知吧,反正这枚银锭,够包下他这破客栈好几个月的了。老板心想。
      
      老板收了银子,带着墨麒上了楼,推开天字一号房,搓着手道:“小店简陋,客官不嫌弃便好。您可还有什么别的吩咐?”
      
      墨麒站在房门前:“过几日,可能会有两个人来此。其中一人,身怀暗香。届时将他们的一切花销皆报到我账上来。”他又拿出了四锭银子,“若还有剩,便作与你的打赏。”
      
      财从天降,老板乐得差点眼睛都眯没了,拿了银子很快便退下去了,哼着歌去给财神爷准备茶水、晚食。
      
      银子都拿了,他自然没什么可担心的,只要财神爷本尊不嫌弃这边境的小客栈简陋便好。
      
      墨麒不仅不嫌弃,还很满意。任是谁不分昼夜、光靠两条腿从江南赶到西北,看到能睡的床,都会觉得很满意。
      
      墨麒推开窗户,执着拂尘,灌注内力,轻轻一振尘尾,满室未打扫干净的沙尘,便如被无形的风吸起似的,统统飞出了窗外。
      
      墨麒就这么住下了。往后的一两天,都在玉门关内转悠,有一搭没一搭地搜集着情报。
      
      第四日,墨麒下楼吃早茶时,在客栈大堂瞧见了风尘仆仆的楚留香,还有胡铁花。
      
      “你到了几天了?”楚留香在客栈外瞧见那匹黑色神骏时,就知道墨麒已经到了玉门关。
      
      那马,墨麒最是宝贝不过,不到真的疲惫的时候甚至不舍得骑它,简直是当祖宗似的供着。
      
      墨麒在楚留香对面坐下:“三天。”
      
      楚留香喝了口水:“可有探查到什么异常?”
      
      墨麒垂下了眼睑:“没有。”
      
      胡铁花正挠着自己因赶路,没空打理而长出来的胡茬,闻言一愣:“没有?”
      
      墨麒:“没有。”
      
      “没有异常,就是最大的异常。”楚留香放下了粗糙的茶碗。
      
      墨麒:“关内平静得很,一点没乱。”
      
      这可太奇怪了。边关守城的大将死了,朝廷还未认命新将,关外的异族人虎视眈眈,这难道还不够关内大乱?
      
      便是不及大乱的地步,至少百姓生活总该有些影响,总该有些惶急吧?
      
      然而,没有。
      
      玉门关安定的很,好像死了个大将和没死没什么区别。那些被江南说书先生说的极为恐怖的“三天一具”的尸体,都好像没在玉门关内引起任何骚乱,偏偏那凶手到现在都没抓到,尸体也依旧三天一具的被送到关门前。
      
      “这也太奇怪了吧……”楚留香喃喃,“可还有别的消息?”
      
      墨麒没有答话,坐在长椅上,下巴微微向门口点了点。
      
      楚留香和胡铁花不约而同向门口看去,只见一个白须青衫老人,跨进了客栈里,不等他们弄清楚这老者到底是谁,对方就熟门熟路地走到大堂中央,清了清嗓子,拉开架势,醒木一拍。
      
      楚留香:“……”
      
      胡铁花:“……说书先生?”
      
      这个行业还真是什么地方都有。
      
      在两人还在感慨的功夫,说书先生已经热完了场子,开始进入正题了,正是他每日必要讲一遭的,正在玉门关内发生的故事:“……先是马将军,再是钱世贞,如今主簿文大人和副将武大人的尸体也送到了关门前……大家都在猜测,下一具要被送到玉门关城墙下的,会是哪位大人物的尸体……”
      
      楚留香:“已经死了这么多朝廷的人了?”
      
      墨麒不答,意思是让楚留香继续听下去。
      
      说书先生先是报告了一溜到目前为止的死亡名册,接着另起了一个头:“……进这客栈的人,都瞧见过这客栈的名字,马迷途,却不知这名字背后,其实还有个古老的故事。”
      
      “相传哪,在很久之前,这客栈还不叫‘马迷途’,原是叫做‘马迷兔’,是玉商将玉从边陲运往中原的必经之路。”
      
      “这里夏日酷暑,再厉害的商队也挡不住酷热,所以都趁着晚上赶路,可晚上,天黑路险,哪里能分清方向?就连有经验的老马都分不清楚,故而叫做‘马迷途’。”
      
      “后来,有支商队在这‘马迷途’中迷路了,正无头乱走时,忽有一孤雁落下,商队的人给它食物,喂饱它后,孤雁将商队带出了马迷途作为报答。这事儿不止发生了一次,第二次时,大雁便让商队在城门上镶一块夜光墨绿玉,以后就不会迷路了。可老板贪心,不舍得夜光墨绿玉,没有答应。”
      
      “第三次迷路的时候,大雁不愿带路了,老板只好允诺,定会镶玉,这才得救。后来,老板果然拿了玉镶嵌在关楼顶端,往后就再也没人迷路了,也是因此,这座城改了名,从此叫做‘玉门关’。”
      
      讲到这里,说书先生的声音突然压低下去:“这半月以来,四具尸体,每具都是在傍晚,躺在马背上,被送到城门前来,身上的伤痕似被雁啄,天空中还有大雁盘旋悲鸣……”
      
      剩下的话,说书先生没敢再说了,言尽于此,匆匆收了赏钱,便离开了。
      
      他这也算是“顶风作案”,这故事也不知还能说上几天,指不准哪天就会被城兵给抓了。
      
      “马迷途……这和马迷途又有什么关系?”胡铁花嗤笑了一声,觉得说书先生这纯粹是在胡扯,故意把案子说的扑朔迷离好赚赏钱,“总不能是当年的故事还有后续,那贪心老板又后悔了,宰了大雁,大雁的冤魂回来报仇呢吧?”
      
      墨麒:“说不定。现在的玉门关城门上,没有夜光墨绿玉。”
      
      胡铁花张着嘴卡壳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道长,你也会开玩笑?”
      
      他顿时来了劲,正准备再深入挖掘一下墨麒的幽默感,门口突然走进了一个小乞丐。
      
      小乞丐像是认人似的,进了门谁也没看,啪嗒啪嗒径直跑到墨麒面前,怯生生抬起头,抖着手举起了一本书卷:“道、道长,这、这是有人托我送给您的。”
      
      书卷封面素雅,手书两个大字,“诗经”,笔走龙蛇,透着狷狂之意。
      
      小乞丐举了好久,没见黑衣道长有接的意思,惶急之下一抬头,目光和道长眉头紧皱、严肃冷凝的脸撞了个正着,眼泪顿时吓得哗的一下出来了,一双小手直打颤:“道、道长,求、求您收下吧,随、随意给些赏钱,哪怕一文钱都行,求求您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