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墨道长的拂尘》龙曜 ^第18章^ 最新更新:2019-07-31 21: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马迷途案18 ...

  •   赵显被扭送入狱,不过半个时辰的时间,原本趾高气昂的模样就颓靡了下来,眼神也从高傲轻慢变得怨毒。宫九进了提审室后,他就拿眼睛狠狠地瞪着宫九,恨不得用眼神从宫九身上剜下几片肉来。
      
      这眼神宫九看得多了,多到没兴趣再看,还不如多欣赏欣赏冤大头的侧脸,好安慰一下刚刚看到刑具,也有些不大舒服的胃和眼睛。
      
      赵显不敢说出声,只能掀动嘴唇,飞快地无声骂了看也不看他的宫九一句:欠人艹的兔儿爷。
      
      墨麒狠狠皱起了眉头:“世子,慎言。”
      
      李副将并没看到赵显刚刚偷偷骂了什么,但他一听墨道长这么说,就立即向赵显投去了凶神恶煞的瞪视:“怎么?你想回刑室,亲身体验一下?”
      
      李副将一开始还不大赞成宫九的这种办法,但这招却出奇的有效,以至于李副将都开始思考,要不要以后也尝试一下用这种方式来讯问了——反正只要不真的上刑就行,刑讯的时候口头威胁一下,这不是正常的流程嘛。
      
      赵显果然没敢再骂,只能恨恨地低下了头。
      
      楚留香对林七道:“林公公,麻烦你和老胡一块去东珣王世子府里搜一搜,看还有没有剩下的几份账本。”
      
      按道理来说,这同式同样的账本人手一份,那应当有六份账本才对。可赵显的暖壶里,却只有两份。
      
      赵显猛地抬头,瞪大了眼睛道:“没有,没有了!只有两份,一份是我的,还有一份是——是江无汝的。”他的声音不大有底气地低了下去。
      
      李副将耿直得很,也不怕这东珣王世子万一以后被放出来了找他寻仇,十分不耐地道:“办案信的是证据,可不是犯人的那张嘴。”他转过脸,缓和了神色,冲胡铁花和林七点点头,“麻烦二位了。”
      
      胡铁花和林七没有耽搁,立即就带上人离开了。楚留香便顶替了林七的位置,帮他做记录,方便林七回去给圣上禀报。
      
      李副将黑着脸,一拍案台:“说罢,将你犯下的罪,都一五一十地说出来!不然……”李副将故意往那处令人胆寒的刑房看了一眼。
      
      赵显吓得浑身抖了一下,当真恐惧到面无血色。他甚至连想都不敢想自己被架上那样的刑具的场景,哪怕是一点可能他也不敢尝试。李副将稍微一暗示,他就忙不迭地接话道:“我知道,我知道!我都说!”
      
      “这事,还得从半年前说起。”赵显咽了口口水,“那时候,我还在父王的封地,做我的闲散世子。”
      
      “钱世贞来找我的时候,我根本没想到会出现如今的局面。他告诉我说,他有个发大财的路子,就是风险太大。不过男子汉大丈夫,想要成就一番事业,谁不是风里来浪里去,相比较那丰厚的回报,这点风险根本算不了什么。”
      
      赵显小心看了眼李副将,见他没有再说要去那个刑室的意思了,才稍微放松了一点。喘了口气,发现自己身上的衣裳已经被汗湿透了:“我问他,是要做什么生意,他告诉我,他和西夏那边搭上了路子,想做走私的买卖。”
      
      “钱世贞说,他早就想做了,但一直都是因为马艾稼马将军不肯松口,才迟迟没能搭起这个商路。但今年不一样,一直不曾松口的马将军亲自去找他,说想加入这笔买卖。”赵显哆哆嗦嗦地说,他有点害怕,因为李副将的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他因为过于惶恐,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音量,声音都显得有些刺耳,“我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我真的不敢说谎,我不想去那个刑室!”
      
      李副将想缓和一下脸色,冲赵显没那么严厉的笑一下,然而怒火却将这笑容扭曲得更加恐怖了:“你,说。”
      
      就连“你说”这两个字,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赵显忍不住往整个提审室里看起来最有安全感的墨麒脚边蹭了蹭,才小心地继续道:“钱世贞说,马将军既然松口了,这事儿就好办了。他准备在玉门关打点一番,把这条路子打通,马将军还亲自给他提点了几个人选,一个是文主簿,一个是武副将,还有一个是近年才在玉门关定居下来的天偃派弃徒江无汝。”
      
      赵显:“钱世贞查过了他们的底子,都是些曾经接受过贿赂,手脚不那么干净的人,都是能用的人。”
      
      对于百姓来说的毒瘤,却是钱世贞这样的恶商最好的帮手。
      
      李副将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铁青来形容了,他简直就像武副将家里的那尊怒目关二爷,赵显看都不敢再看他了,又没忍住往墨麒脚边蹭了几寸。
      
      楚留香若有所思地喃喃:“可若是这样——马将军,他图的什么呢?”
      
      楚留香是亲自去各个死者家踩过点的,马将军那几乎和平凡人家一样简陋,最多就是面积大上一点的将军府,根本没有任何值钱的财物。
      
      赵显生怕自己说的话被怀疑,下一秒就被扭送到那个刑室去,连忙道:“但马将军的银子可从来没少拿!我们这个买卖,一早就说好分成的,钱世贞出的力最多,一人独占三分,马将军和他一样,也拿了三分利呢!这银子分到其他人手上,就只剩一人一分利了。”
      
      不过他们也没什么好计较的,毕竟赵显、文大人、武大人三人都不是能顾生意的人,等于坐在家里等收钱,况且,光是那一分利,也不少了。
      
      赵显嘀咕:“谁知道他这是把银子送给哪个姘头了,我也去他家坐过,他家里什么玩意儿都没有,根本没拿到他一个子儿。”
      
      赵显嘀咕完才想起自己面前还坐着个李副将,顿时脸色一白,惶急地想要证明自己的话不是污蔑:“还有,马将军肯定在税收上也动了手脚!这半年来,玉门关的税收一下加了那么重……这肯定有证据可以查的!”
      
      如果说,众人暴富的原因是走私,那玉门关突贫的原因,就应当是增税了。
      
      李副将的脸色不可抑止地苍白了下去。其他的他还能替马将军辩解,可增税,这是实打实的证据。
      
      他哑着嗓子,对旁边的亲兵道:“你……你去,查一查,马将军这半年来走动过的人,看能不能追踪到这笔不知去向的赃款。”
      
      楚留香看李副将的状态实在太差,便主动接替他,对赵显道:“你继续说。”
      
      赵显兢兢战战地道:“这线搭上了,一切都出乎意料的顺利。这玉门关,本就几乎是马家人的一言堂,马将军只要不吱声,根本没人发现得了这走私线——”
      
      李副将几乎是面目狰狞地捏碎了手中的杯子。
      
      他不敢相信,不敢相信自己——还有整个玉门关都民以为天的马将军,竟然会仗着所有人的信任,做出这样的事情。信仰崩塌的瞬间,他几乎是本能地,想要给马将军找出一点说得过去的理由或者借口,却什么也没能想到。
      
      以至于一抹苍凉和悲戚的感觉,突然在铁血汉子总是火热的心头冒出影子,将他心里的温度,都一点一点地冰封起来。
      
      赵显被杯子破碎的声音吓傻了,差点尿出来,眼前不停地掠过那些耻辱的刑具的画面,以至于楚留香不得不安抚了好几声,才以极端恐惧和警惕的眼神盯着李副将,勉强继续道:“大半月之前,我第一次听闻马将军被害的消息,再后面,一个接一个死的都是熟悉的人,我收到武副将质问的信以后,就开始害怕了。”
      
      “我怀疑,是有我们队伍里的人,不满足于现在的利益分配,想要独自一人占据大头……那时候,马将军死了,钱世贞死了,文大人也死了。活着的人只剩我,武副将,还有那个江湖人江无汝。”赵显道,“人肯定不是我杀的,我自己知道。那凶手,要么就是武副将,要么就是那个江无汝。”
      
      楚留香皱起眉头,但没有打断他。
      
      赵显攥紧了拳头,眼睛发红:“我不想死,我浑浑噩噩地活了四十多年,终于干出点了名堂,我不想死!”他发狠道,“所以,我雇了杀手,离开了玉门关,躲到汴京,躲到金陵去。我告诉那个杀手,如果在我回来之前,武副将和江无汝之中又有人被杀了,那他就要替我杀死活下来的那一个,因为活下来的那一个,肯定就是那个凶手!”
      
      赵显说到这里,情绪激动起来,差点呛到口水:“我告诉我雇的那个杀手,当他把那个该死的贪财鬼杀死之后,一定要把那个家伙手上所有的账本都拿回来带给我,可那一天——”
      
      那一天,剑上还滴着血的杀手,只给他带回来了一份账本。
      
      赵显的面色白得发可怕:“其他人的账本不在江无汝的手上,江无汝不是那个凶手,而且我听管家说了,在江无汝的尸体上,不仅有我雇的杀手留下的剑上,还多出来了几十道枪伤。”
      
      赵显混乱地喃喃自语:“凶手不是他,他会来杀我的,没有人能活下来,他会来杀死我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应该有双更叭_(:з」∠)_
    日常球一波收藏评论QvQ日更股,目测入v还会涨肥,各位总裁们真的不来一发吗?稳赚不赔的买卖!#搓手手#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