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墨道长的拂尘》龙曜 ^第14章^ 最新更新:2019-07-14 21:22:5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马迷途案14 ...

  •   宫九点头:“此计甚好。”
      
      偷偷潜入搜集到的线索,多半都是真的。到时候宫九等人再正式上门,谁说真话谁说假话一目了然。若是一上来就走正门,那他们可就只有听人说人话,听鬼说鬼话的份儿了。
      
      楚留香喝口茶润了润嘴:“新尸体的事我那时候还不知道……先去的前四位死者的家。”
      
      林七已寻来了纸笔,准备随时做记录。
      
      “马将军的家是我首先去的,家里还挂着白幡,家中的仆人也是满脸哀伤,这倒还能说得过去。”楚留香叹了口气,“马将军确实是个不错的将军,他的将军府里布置的东西都跟寻常百姓家差不多,没什么名贵物件,相比玉门关突然贫穷应当与他无关。”
      
      宫九:“家里没有名贵物件就是不错的将军?”
      
      楚留香摇头:“那是你没看到剩下这三人的家里。”
      
      他潜入的时候,因为有马将军的家珠玉在前,去到下一处文大人家里时,没有一点防备,满室珍珠财宝差点闪瞎他的眼睛。
      
      “只怕这三人是把整个玉门的财宝都搬回家了。”楚留香咂舌,“我给你们举点例子。钱世贞家里,有十来尊占了一整个桌子的碧蟾含钱石雕,个个都几乎有半人大。文大人家里,就连研墨的砚台都是玉做的。至于那武副将家里……他卧室里还供着一尊两人高的金身关公像,关二爷身上所有的珠宝纹饰都是真的。”
      
      李副将目瞪口呆。
      
      墨麒察觉了李副将的震惊:“你不知?”
      
      李副将在太平王世子审视的目光下,惊恐地连连摇头:“我不知啊!”
      
      “这其中必有蹊跷。全关皆穷我独富,怎么可能?”楚留香叹气。
      
      胡铁花疑惑道:“可……若说这三人可能是因为贪污钱财死的,那马将军呢?你不是说,他家里什么都没有吗?”
      
      楚留香:“或许是马将军不愿同他们同流合污,所以被他们杀害,接着又有人发觉此事,故而大开杀戒,为马将军报仇?”
      
      宫九却不如楚留香想的那么美好:“亦可能是马将军知晓此事,他虽没贪污财物,却对这些手脚不干净的人听之任之……”
      
      墨麒皱眉:“那马老爹之言又是何意?‘开始了’和‘西边的太阳也要落下了’是何意?”
      
      线索太少太杂乱,能联起的猜测却很多。
      
      楚留香将最后一口茶喝尽,也压不住满心的沉闷:“三天时间。三天之后,若是找不到辽军,宋辽便要开战。若是找不到此案的凶手,或许第六具尸体就要被送到城下。”
      
      楚留香:“时间紧迫,我们得加快速度了。”
      
      ·
      ·
      
      耶律儒玉造访玉门关的第二天,天刚蒙蒙亮,众人就各自出发了。临走前,墨麒问楚留香借了他的天青手套。
      
      按道理来说,宫九本应是最该负责连环案的人。怎奈何他和新出炉的搭档墨道长,谁都不像是适合去和人打探消息,聊天侃地的人,于是分配任务的时候,两人就被赶去追踪失踪辽兵的下落了。
      
      宫九是从头到尾都无所谓的。他之所以对这马迷途案有那么点上心,也不过是看在墨麒的份儿上。
      
      至于墨麒,他就更不会生气了。可以说除了宫九之外,他这辈子大概还没对什么人动过怒,更别说是友人。
      
      曾经楚留香拿着他的名头,在查案的时候一连赌输了几千万两纹银,墨麒也不过是对着暴跳如雷的总掌柜“哦”了一声,甚至还让小厮去给楚留香不远万里地送了价值更加昂贵、可抵千金的珍酿美酒,只不过是因为他觉得案子毫无头绪,楚留香此时的心情肯定不好。
      
      总掌柜曾经因此大骂过他,最后还是只能无奈又愤怒说:“麻烦您少交点朋友,可怜可怜您的总掌柜,我都快被您折腾成秃头了。”
      
      不过目前,宫九对于墨麒“冤大头”事迹的了解,还只停留在捐款上。因此,他还没有兴起要搞死墨道长所有朋友的念头,只是不停地问墨麒各种各样的问题,试图多获得一点未来走狗(?)的信息。
      
      可惜的是,宫九看中的未来手下,并没有任何和他探讨过去人生的想法。
      
      他们正在玉门关外的沙漠中行走,向着耶律儒玉指出的,失踪辽兵最后被看到的位置进发。
      
      墨麒认真观察着脚下的每一寸沙地:“之前,你说那些巨虫和鼠蚁,都是在这沙丘之中看到的?”
      
      宫九:“你这马这么宝贝,骑都舍不得骑,那你把它牵出来做什么?它是公马还是母马?已经多大了?叫什么名字?”
      
      “……”墨麒停住了脚步,缓缓抬起头转向宫九,“你若是不想——”
      
      宫九的眼睛即便被帘帽的纱挡住,也依旧亮亮的,墨麒分明能隔着纱帘感觉到宫九盯着自己的炙热目光:“回答我的问题,我就把上次看到虫鼠的地方指给你看。”
      
      此时的墨麒还不知,完美如宫九,居然会是个路痴。
      
      他信以为真了:“公马,十七岁,叫大黑。”
      
      宫九:“……”
      
      宫九自动美化了一下:“叫踏黑?好名字。”
      
      墨麒:“……大黑。”
      
      宫九:“…………”
      
      宫九一双上挑的凤眼忍不住微微瞪大:“你给你的拂尘取了个那么风雅的名字,却给你骑都舍不得骑的骏马起名叫大黑?你不是唬我?”
      
      墨麒哪有心思唬宫九,他是真没给自己的大黑取过正经名字。或者说,对于墨麒来讲,大黑就已经算是自己爱马的正经名字了。
      
      墨麒的沉默和眼神无不透露出“我何时和你开过玩笑”这样的意思,以至于宫九一时之间竟突然不知要说什么,和墨麒面面相觑。
      
      宫九:“……那浮沉银雪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墨麒难得有点窘迫。即便在此之前,他从未意识到大黑这个名字有什么问题,但此番被宫九这么翻来覆去的问,心中也难免开始生出些自我质疑和无措来:“那是刻在拂尘上的名字。”
      
      也就是说,浮沉银雪并不是墨麒取的,而是它本来就叫这个名。也亏得如此,不然说不准江湖百晓生的神兵榜里,第二的神兵就要叫做“白拂尘”了。
      
      “……”宫九嘴巴张了张,最终决定放弃继续这个话题:“走吧,我领你去看看出现虫鼠的地方。”
      
      宫九这句话说的轻巧,上下嘴皮子这么一碰,两人就活生生在沙漠里步行了一整个白天。
      
      当然,其中只有一半的时间,是墨麒被宫九领着无头乱跑,至于剩下的一半时间,则是墨麒领着宫九折返所浪费的时间。
      
      宫九看了看出门还在东边,现在已经挂在西边的太阳,自我辩护:“这是一时失误。”
      
      墨麒默默抬头,看了眼骑在大黑身上的宫九,丢给对方一个复杂的眼神。
      
      宫九:“我真——到了,到了!”
      
      误打误撞之下,两人竟真的来到了之前宫九瞧见虫鼠的地方,那里有一块三人高的怪石伫立着。
      
      之前还说自己累得腿要断的宫九,矫如飞燕般翻身而下,一掌击向那怪石下方的沙丘。沙砾被掌风掀开一层,下方依然是沙子,没有任何异常。然而就在墨麒又要向宫九投以质疑目光的时候,平静的沙面突然翻涌出一片又一片的气泡。
      
      沙子如同被烧滚的开水一般不断冒气,先是只有怪石下的一小片沙子,接着迅速往整片大沙丘蔓延,那三人高的怪石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陷了下去。
      
      下一秒,数以千计的巨型红蟑、黑鼠、蝎子、蛇,争先恐后地从沙子底下涌了出来,几乎铺满整个沙丘。
      
      宫九都因这样的场景倒吸了一口气:“——这也是一时失误!”
      
      他眼疾手快地就地取材,将大黑的缰绳截下来一段,一挥做鞭子使,翻身上马,一夹马腹:“走!”
      
      大黑一动不动。
      
      不仅不动,还颇为不屑地打了个响鼻,像是在嘲笑两脚兽的胆量竟如此之小。
      
      至于宫九本以为应当最先撤退的人,却已经迎着那浩浩荡荡的虫鼠蟑蛇大军,像股柄利刃般地劈进去了。不消片刻,就已经和宫九拉开了百米的距离。
      
      宫九失声大喊:“你做什么?!我可不想和这些东西对打!”
      
      这也太脏了,哪怕之前他那一击是隔着掌风,还隔着一层沙,宫九都觉得自己像是真的捏住了这些玩意儿的脏皮一样胃犯恶心。
      
      墨麒反手以划裂空气赫然嘶鸣的罡风,扫开了方圆十米以内的所有虫兽:“也许会有线索。”
      
      在夕阳照耀下,浮沉银雪折射出的金红色微光再一次迸裂开来,灌注了内力的尘尾汲取起墨麒脚下的沙砾,在他的内力周转之下以生生不息之势,以柔化刚,先是旋出了一个阴阳双鱼符,而后旋转着扩散成小小的漩涡。在宫九终于翻身下马,向他的方向疾驰而来的时候,那小小的漩涡已变成了一个数人高的小型旋风,将所有的虫兽统统卷入。
      
      宫九刚一靠近,就被强大的吸力狠狠拽进了旋风,还未被旋风中混乱的罡气割伤,墨麒就先一步将道袍广袖扬手一卷,把他卷入了怀里,兜头护在广袖之下。
      
      宫九撞进墨麒怀里的瞬间,怔住了。
      
      除了半月前的那个晚上,他从未和人这么亲昵的贴近过。即便是最受他宠爱的沙曼,能做到的极限也不过是同他赤.裸相对,再想靠近却是不允许的了。宫九本就不是从欢.爱中获得快感,自然也不必同从青楼买回来的沙曼再做什么“深入交流”。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宫九还实打实是个处呢。
      
      宫九僵硬地被墨麒护在广袖之下,因为靠的太近,他几乎能感觉到墨麒身上每一寸结实鼓胀的肌肉,在随着墨麒的动作,绷紧,放松;仿佛能透过薄薄的道袍,听到墨麒胸膛里正沉稳搏动的心跳,一下,两下。
      
      墨麒身上有一股淡淡的冷香,被笼罩在袍袖之下的时候,似乎就连他的呼吸都要被这股冷冽的香味凝住了,莫名错乱了几拍的心跳,也慢慢归于安稳。
      
      像是远游的舟楫泊进了港湾,像冻僵的婴儿回归了襁褓,像破裂的铜镜被修补重圆,墨麒的怀抱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安定感,仿佛外界任何事物,都不能撼动他用怀抱搭起的这个小小的保护圈。
      
      宫九没再动弹。
      
      本能感知到威胁的虫兽拼命往外逃窜,最终却还是逃不过被愈发可怖的旋风吸入、绞碎的命运。
      
      旋风消失时,墨麒轻轻挥动拂尘,将那些污物统统拂到一边,洁白的拂尘上一尘不染,依旧干净地像捧新雪。
      
      墨麒放下手,广袖从宫九头顶滑落。
      
      冷香倏然飘去。
      
      墨麒看了看宫九依旧洁白的衣服:“没弄脏。”
      
      墨麒放下了心:“很干净。”
      
      宫九在这短短的一盏茶时间里,第二次愣住了。
      
      大概是因为从未有过人以这样强势的保护者的姿态,将他放在被保护者这样弱势的位置上,这般纯然温和地对待他。
      
      墨麒的话几乎就像是把他当做任性的孩童一般哄了,以至于宫九一时间脑袋一空,待反应过来自己应该动怒的时候,墨麒已经很自然从腰间摸出了特意带来的一壶冬,灌了一口,感到空荡荡的丹田开始恢复后低下头,开始去检查地上那些虫兽的尸体了。
      
      他戴上天青手套,居然伸手去掏那些大虫、大鼠的尸腹。
      
      “有问题。”墨麒皱眉,“玉门关送去的尸体只有五具,还不是每具都被吃干净了。既然如此,为何这数以千计的虫兽体内,全都有大块腐烂的肉块和黑血?”

  • 作者有话要说:  龙曜循循善诱:看您被抱着的时候心理活动那么丰富,您总结一下?
    宫九沉思,夸:不错,有种母亲一样的感觉。
    龙曜:………………
    ——————————————
    大黑,我的白月光(?)。
    今天好肥(?)哦,快四千字了呢!
    感谢君莫笑的烦烦灌溉的营养液~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