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墨道长的拂尘》龙曜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11-07 20:02:3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马迷途案01 ...

  •   冬至初过,正是小寒。料峭的冬风,攀着青瓦红砖,在街巷间呼哨着打转。
      
      夜虽已深了,江南却还没睡,暖色的灯火点亮了人声鼎沸的街巷。
      
      江山醉的雅间里。
      
      “琉璃钟,琥珀浓,小槽酒滴真珠红。”楚留香举着手中的酒杯,俊朗的面上一片微红,已是醉了。
      
      胡铁花醺醺然抱着一只巴掌点大的酒坛子,一把打开楚留香要伸来倒酒的手:“老臭虫,可不能再给你喝了,我就这么点儿一壶冬,都快给你喝光了。”
      
      胡铁花往铺着华美锦缎的雕花大桌上一趴,促狭地对楚留香道:“你且问道长再要一坛。他肯定在这酒楼里,藏着满满一地窖的一壶冬。”
      
      楚留香只剩下手里这一小杯一壶冬了,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胡铁花又故意想挤兑他,眼看是不会再分他酒了,楚留香只能叹了口气,眼巴巴地看向酒桌另一边,正静静垂眸,看着面前的酒杯的男人。
      
      男人身材高挑,比楚留香还高出半个头,即使是坐在包着软垫的太师椅上,也未见有丝毫放松。他坐的笔直,如同崖壁间挺峭的雪松,两肩舒展,双腿端正。楚留香毫不怀疑,这个时候如果在他头上、肩上、腿上甚至膝间放上一杯酒,那酒都不会有半点撒出来。
      
      男人身着一身雪白华服,颈边围着一圈一看便很奢贵的毛领子,衬得他璧玉也似的面庞更加俊美。裘衣没什么装饰,保暖的效用更大于美观,只在背后纹绣着简单的一个阴阳双鱼符。
      
      他的右手边,放着一把莹白如雪的拂尘,就连每一丝尘尾都整整齐齐,洁白无瑕。
      
      楚留香盯着他,试图用视线戳醒仿佛陷入冥想状态的男人:抬头,抬头,看我,看我。
      
      他等了许久,终于等到男人抬起头来。
      
      男人入鬓的剑眉下,那双寒星也似的眸子看了他一眼,沉默着把自己面前的那坛几乎没怎么动的酒,推到了楚留香面前。
      
      “还是墨道长大方,哪像你这花疯子,连点酒都不乐意分我。”楚留香如获至宝,立即拿起酒坛,又给自己满斟上一杯。
      
      抿了一小口,楚留香砸吧砸吧嘴,犹豫半晌,又叹息着放下了手里的琉璃杯。
      
      这一坛一壶冬,别看只有成年男子巴掌点大,可是珍贵到千金也难求,喝一口便少一口,除非……只盼着酿酒人能再大方些,索性把他的酒窖敞开了给他们喝。
      
      楚留香看了墨道长一眼。
      
      又一眼。
      
      再一眼。
      
      墨麒:“……”
      
      他抬起手,微蜷食指,修长有力的手指在酒桌上扣了扣,不多时便推门进来一个小厮:“老板?”
      
      墨麒收回手:“再去窖里,取三坛一壶冬。”
      
      胡铁花眼睛都亮了:“三坛?不,不够,这么小一坛还不够我一口的,至少十坛!”
      
      胡铁花也晓得,自己这“一口”下去的,至少是几千两黄金,如今也只是趁着酒兴信口开河一下。
      
      哪晓得墨麒沉默了片刻,当真对小厮道:“那便取十坛。”他顿了顿,又说,“再另取十坛来,与客人路上带着。”
      
      他说的轻巧,仿佛让小厮取来的不是两万两黄金,而是二十坛随路可打的井水。
      
      二十坛价抵万金的一壶冬,不消片刻便整整齐齐码在了胡铁花面前,摆了两排。酒坛密封严实,小口大肚,不溢出半点酒香,只有这样才能存的住这一壶稍纵即化的冬。
      
      胡铁花:“……”
      
      胡铁花收起天降馅饼的狂喜,斟酌开口:“冒昧问一下,你这地窖里,一共窖藏着几坛一壶冬?”
      
      墨麒:“三十坛。”
      
      三十坛一壶冬,其中三坛是一早就拿上桌的,分了一人一坛,墨麒的那一坛还被楚留香给搜刮去了。不仅如此,就刚刚胡铁花嘴巴张合这么会功夫,又白饶了墨麒二十坛一壶冬。
      
      楚留香开始拿责备的目光看胡铁花。
      
      墨麒静静地坐在原位,漆黑的眸子看着楚留香:“无妨。”
      
      他是真觉得没什么。
      
      好酒难酿,好友更是难得。自他上次与楚留香分别之后,已是五年功夫,此番楚留香能记得特地在他生辰这天来找他喝酒,已是比万两黄金更珍贵的事了。
      
      他在楚留香写满“唉别说了,你就是太好说话”的目光中抿抿唇,不自然地偏过头,淡然的眉宇间,似乎莫名地流露出一丝不知该如何为自己辩护的无措。
      
      因小厮进屋而敞开的大门外,传来大广间里说书先生的声音:“……那道人也不知是何来历,只知道他手中的拂尘,通体雪白,名唤浮沉银雪,被百晓生排在了兵器榜上的第二位,而那第一位,到现在还悬空待定呢……有人猜测,那是拂尘的主人拿银子收买了百晓生,换来的榜眼……”
      
      说书先生自顾自的说,雅间里的人却好像谁都没听见,外面说书先生在谈论着的,正是自己亦或者是自己的同伴。就连小厮都笑眯眯着一张脸,一副充耳不闻的样子。
      
      雅间的窗被哆哆哆敲了三声,一直未动的墨麒这才站起身。他轻轻推开窗户,放进一只鹊鸟来,也放进了窗外江南夜市的火树银花。
      
      这鹊鸟肥嘟嘟的,尾羽极长又尖锐,翠蓝翠蓝,如同淬了毒的锋刃。
      
      墨麒把鸟腿上的信取下来,展开一阅。
      
      小厮熟练得很:“包大人又要借多少银子?”
      
      “包大人?哪个包大人?可是开封那位……”楚留香闻言从酒坛子里拔出脑袋,讶异挑眉。
      
      “玉门关物资军饷又告急了。”墨麒将信递给小厮,“给总掌柜送去,让他按包大人给的单子准备,叫车队连夜出发。”
      
      胡铁花摸了一下脑袋,有点懵:“不是,那位包大人不像是……会向私人借银子填军饷的人啊?”
      
      怎么看小厮如此麻利的样子,倒像是不是第一次发生这种事了?
      
      胡铁花和楚留香对视一眼。
      
      墨道长……怕不是被人给骗了吧?
      
      ·
      ·
      
      墨麒,是使拂尘的好手,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好手。
      
      江湖那么多的神兵利器,他的浮沉银雪,甚至能在江湖百晓生处跻身第二,而第一位的到如今百晓生也没有公布过,谁都不知道这第一位到底存不存在。
      
      但现在,这把墨麒从不离身、总是负于身后的拂尘,却被他搁在了酒桌上,摆在手边不远不近的位置,足以显示出他对浮沉银雪的态度。
      
      复杂,又有那么一点嫌弃。
      
      楚留香打从进门来,就没瞧见墨麒碰过一次浮沉银雪,而在五年之前,墨麒可是有事没事就拿着拂尘梳理尘尾,从不离手的。
      
      联想起墨麒刚见面时那点不易察觉的烦躁,楚留香估摸着他是遇到什么麻烦事了。但墨麒不说,楚留香便也不问,只陪他喝酒,说说自己这五年来的经历。
      
      生辰宴上,没必要谈论扫兴的事情。
      
      话虽如此,楚留香听着胡铁花和小厮之间的争辩,却仍是忍不住猜测墨麒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烦。
      
      “怎么会,我们老板看上去像是会被骗的人吗?”小厮瞪着眼睛提高音量,忠心耿耿地维护老板的名誉。
      
      胡铁花:“那你怎么证明,这就是包拯包大人的信?字迹?印章?还是说这信纸上有什么你们约定好的暗号?”
      
      不管怎么看,那位包大人会向私人借钱填军饷,都是一件令人难以相信的事情。
      
      墨麒挥退了小厮,让他按原计划去找总掌柜,在胡铁花满眼不赞同的目光下坐回桌前,声音毫无波澜:“这些借走的银子,府衙来年收税的时候便会减去,物资也会折合成等值的银两,抵扣税金。和官府勾连,在税赋上做手脚,骗子一般是做不到的。”
      
      墨麒将老实呆在他掌心里的鹊鸟放到酒桌上,任着它巡逻领土似的四处溜达,左啄右啄:“且这鹊鸟,是我当面交于包大人的。能驯养这种鸟在冬日送信的人,不多。”
      
      就算是有,也都呆在没法出世的地方,自然骗不到他。
      
      “当面?”胡铁花重复了一下。
      
      墨麒颔首:“早些年还不是借,是捐,一般都是捐到受灾荒亦或是贫瘠的地方。只是去年秋分之后,突然多出了玉门关的支出,包大人便说这一部分的不能算捐款,虽然官府一时没法还的上,但若是抵扣税收,还是能慢慢还清的。”
      
      简单来说,就是他主动找包大人说想捐钱,才有了这往后的一来一去……
      
      胡铁花:“……”
      
      楚留香:“……”
      
      胡铁花喃喃:“幸好在这里的不是铁公鸡,不然他岂不是要活活气死?”
      
      楚留香也不由地想起了那位远在兰州的好友。同样都是腰缠万贯的富豪,姬冰雁可就吝啬多了,别的不提,这种送上门捐钱的事情,肯定是想也不用想的。
      
      门外的说书先生已经换了个故事:“……西北,最近最多的,就是死人。离奇死亡的死人。”
      
      西北,死人。
      
      雅间的三个人,不约而同地安静了下来,望向门外。

  • 作者有话要说:  珍惜现在穿白衣的道长……
    ————————
    开新文啦!!酝酿了一个月,终于开更了,是快乐的感觉!
    19.7.4:修了一下剧情,把楔子删掉、第二章的剧情提前了。
    ————————
    下一篇开《我对象他脑子有坑》 求预收~
    大学毕业第二年,禾笙做了艺人助理。才接手不到三天,小鲜肉惨遭雪藏,变成了块小冻肉,禾笙顿时失业。
    买卖不成仁义在,为了安抚痛哭流涕吵着要上吊的小冻肉,禾笙出门买酒,出了车祸。
    醒来后……
    禾笙变成了说上吊就真的上吊的小冻肉柯笙。
    还一时失手,把自己送进了局子。
    不能接受“重生魂穿”此类伪科学的禾笙满脸警惕:这都不是真的,我不信。
    你们别过来,我这一刀,你们可能丧命。
    不知柯笙已经换了个里子的反派们:???哥!你还记得你只是一个艺人吗哥?
    白疏一直以为柯笙是自己的疯狂追求者,不然怎么会故意砸碎他的藏品妄图引起他的注意,还几次三番联系他,甚至主动申请签入白氏名下的娱乐公司,又总是拿艺人绝不会喜欢的神经生物、人工智能的问题问他——直到他告白失败。
    已经把痴汉本质暴露光了的白总懵逼:你不是因为暗恋我才一直想要接近我的吗?!
    一直坚信眼前一切都只是基于现实设定出的游戏的禾笙:??我只是把你当作信仰,就像理科生膜拜爱因斯坦,艺术家崇敬达芬奇。
    白总:???你不是因为喜欢我才喜欢研究神经生物、人工智能的吗?!
    禾笙:当然不是,那也是我的工作,而且也是为了从这里逃离出去……不过,这些事情你不需要知道。
    白总:???
    什么奇奇怪怪的,他说这些一定都是为了拒绝我!白总崩溃地想。
    所以一切都是我自作多情?那现在怎么办?人已经喜欢了,痴汉本质已经暴露了,男神范儿也端不起来了,难道就此收手吗?
    白总愈挫愈勇:……其实,信仰也是可以谈恋爱的,你要不考虑考虑?
    禾笙沉吟片刻:好的呢,等我先刷完事业线。
    白总:????
    注:1v1,一直以为受暗恋自己·表面高冷禁欲实则痴汉·总裁男神攻×一直以为自己在游戏里·脑洞贼大被害妄想·冷静全能学神受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