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一个酸柚(修) ...

  •   七月,透蓝的天空,悬着火球似的太阳,云彩好似被太阳烧化了,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季小凉顶着毛茸茸的头发光着脚丫走出了卧室,瞧见一个娇小的身躯趴在桌子上,手中还紧握着一只黑色中性笔,睡梦中双眉紧蹙,似乎睡得不太好。
      
      季小凉嫌弃的啧了两声,还是不由自主走向前去帮她整理摆在桌子上凌乱不堪的练习册,整理的动作惊醒了正在梦中的盛淳溪,只见少女睡眼惺忪打了个哈欠,声音软糯糯,“姐,你醒了呀。”
      
      季小凉白了她一眼不做声,收拾完后往她身侧坐了下去。
      
      说起这个表妹,季小凉还是当时听着大人们的唠嗑,才知道原来这个表妹考上了湘北高中,因为家在临市来回不太方便,希望能住在这里。
      
      齐女士听了感情好啊,来了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可以跟自家女儿作伴很是欢迎,热切地招呼着自己的妹妹“你放心吧哈,小溪跟小凉还是同所学校呢,可以互相照应。”
      
      季小凉倒是觉得没什么,也积极欢迎着,毕竟大多数时候有个人陪着自己也挺好的。
      
      ……
      
      思绪给拉回到了现实中,看了看墙上的摆钟已接近中午,估计齐女士中午也不回家吃饭了。
      
      季小凉走向冰箱,打开来一看,偌大的冰箱只摆了几根菜叶子,还有一排酸牛奶。不禁摇了摇头,“小溪,你要吃些啥?我去买菜回来?”
      
      盛淳溪毫不犹豫的爆出一系列的菜名,遭到了季小凉大大的白眼。
      
      季小凉纠结了许久,最后决定还是随手捞了件短裤套了件T恤出门,反正去超市也不会偶遇什么熟人。
      
      盛淳溪看到后目瞪口呆,这哪还是当初第一眼见的好看小姐姐啊…
      
      想当初,巴掌大的小圆脸,睫毛长而浓密,向下看便是那双乌溜溜的眼珠大眼睛忽闪忽闪很让人喜欢,笑容甜甜的穿戴整齐。
      
      如今,穿着红色沙滩短裤,顶着鸡窝头,脸上的表情写着三个大字“别烦我”。
      
      季小凉幽幽地看了一眼盛淳溪啪的关上了门。
      
      刚出门火辣辣的太阳荼毒着季小凉的肌肤,额间已经开始渗出一丝汗意。好在超市并不是很远,季小凉加快脚步走向了超市。
      
      超市有个“死亡十一点”的活动,这个活动是季小凉自己瞎想的。单纯因为每到中午十一点,菜市区就会准点上架新鲜的蔬菜跟肉类,一群大妈大婶们扑涌而去,像极了追星时机场爱豆出现的时候,一群粉丝蜂拥而上的悲观场面。
      
      季小凉看着手腕的指针默数“三、二、一 ——”还没准备向前冲去,一群大妈已经往自己身上挤着。
      
      季小凉顺着间隙看到最前方的肉类已经肉眼可见的变少,莽足了劲顺着人群挤进去。
      
      终于,前面一片光明季小凉抢到了一盒牛肉,内心想着要好好宰盛淳溪一顿。 
      
      不紧不慢的从人群中挤回去,看着跟自己逆向扑面脸被挤到涨红的大妈们,季小凉感到洋洋得意。
      
      “卖完了!都散了啊!——”
      
      话语一落,周遭的大妈全都乱了套,季小凉这回给挤得分不着北,只感觉脚下的人字拖被踩踏着。
      
      痛意传过脚背,季小凉死死捂住自己牛肉,不经意指尖将保鲜膜划破一道深深的口,指间触碰时季小凉浑身鸡皮疙瘩。
      
      她快速地挤过人群,眼见就要离开这个蔓延死亡气息的地方时,鞋子竟打滑了,季小凉直接一个踉跄摔了下去。
      
      惊呼一声,手中的牛肉盒从手里逃了出来,鲜牛肉血顺着弧度滚到了地上。 
      
      季小凉瞬间感到晴天霹雳,连忙蹲下去捡了起来,抬眸的一瞬间她给震撼住了。
      
      是的,震撼住了,作为追星族的季小凉看过形形色色的美男子,眼前的男生不像电视那般有妆容修饰后的立体,虽身穿简单白色的T恤,但宽松的袖摆中能看到若隐若现的肌肉,双眸漆黑幽深,眉间清隽透着些洒脱不羁。
      
      些许是感受到了目光的注视,他顺着目光看了过去。
      
      季小凉不慌不忙地从裤兜里掏出手机,装模作样的发个语音给盛淳溪,“你要吃什么啊?我正在买东西呢……”
      
      那个男生瞥了她一眼,走向了饮料区。
      
      季小凉见他走了,赶紧给盛淳溪发了个视频邀请,急急忙忙的掏出耳机插上去。
      
      接过视频的盛淳溪一脸懵逼,“怎么了姐?”
      
      季小凉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背影,她加快了追踪的速度,“嘘接下来你就当看我独家表演。”
      
      她看向停在货架前的身影,压低了嗓音对耳机道:“盛淳溪,接下来你注意截图。”
      
      耳机传过盛淳溪各种疑惑的问题,季小凉也懒得解释了专心的盯着那个身影。
      
      就是现在。
      
      她假装举着手机走向前,先是将手机朝着碳酸区的架子上,又慢慢移动镜头到另一面的架子上。
      
      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小溪啊,你想喝点什么姐姐给你带回去啊,你看看你是想喝可乐还是想喝另一边的奶茶啊……你说什么,你看不清?姐姐转移下摄像头哈……”
      
      她将镜头再次慢慢移向了碳酸区,在过道的时候特的定住了一会。
      
      镜头里,他的侧脸深邃而美好,长长的睫毛在白净的脸孔上洒下一层阴影。
      
      实在太帅了,季小凉呼气节奏不自觉慢了一拍。
      
      心里呐喊道:盛淳溪你赶紧截图啊!
      
      不料盛淳溪这时居然挂了视频通话,季小凉气的咬牙切齿。
      
      “拍够了吗?”
      
      季小凉赶紧放下了手机,摇了摇头。
      
      反应之后又点了点头,“那个……我没有其他意思只是觉得你很帅……嗯……”
      
      男生眉眼骤然染上冰霜,声音清冷:“把照片删掉,花痴。”
      
      季小凉马上怂了下来,解释道:“那个…我刚刚是视频,真的没有拍你的照片。”说完还给他看了一下聊天的界面。
      
      男生扫视了她一眼,转身走了。
      
      季小凉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她感受到自己那颗心如止水多年的小心脏,正在热烈的怦动。
      
      直到手机传来的震动,才让她梦醒时分。
      
      她从口袋中掏出手机看到显示是盛淳溪接起来后语气充满抱怨,“你最好给我一个打断我给你找姐夫的理由。”
      
      耳边软软的声音传了出来,“姐刚刚信号不太好。”
      
      季小凉也不在意了,淡淡道:“行了我原谅你了。”
      
      “姐,其实我饿了……”
      
      ……
      
      季小凉只好奔向蔬菜区,当一个巨大的镜子在她眼前的时候,她惊呆了。
      
      这个头顶鸡窝,穿的不伦不类,脚上布满泥的大妈居然是我。
      
      她终于知道什么叫打脸了,也终于体会到为什么女生在家可以乱成一团糟,出门拿个快递都精心打扮一番。
      
      ——毕竟邂逅谁能掐准什么时候来啊!
      
      *
      
      等吃完饭季小凉整个人瘫在沙发上,不禁回忆起这个少年的俊脸,感慨道真是好看。
      
      收拾完碗筷的盛淳溪乖乖的坐在季小凉旁边问道:“姐,我怎么感觉你回来后一直发呆啊。”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可能一见钟情了。”季小凉瞄了一眼盛淳溪的表情,果然跟自己想的一样满眼震惊。
      
      “你这样是不对的呀,你很快高二了,很快就要高三了,你正经历人生最重要的第二阶段…唔。”
      
      没等盛淳溪讲完,季小凉就捂住了盛淳溪的嘴,伸手弹了弹她的前额,“你懂什么,不谈恋爱的高中是不会完美的。”
      
      盛淳溪前额传来一阵痛意不服气的盯着她,伸手扒开了季小凉捂住她嘴的手喋喋不休的说道:“让大姨知道了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季小凉投射幽怨地眼神看着盛淳溪,身体不禁打了个寒颤,她想起了她给齐女士灌输鸡汤的童年阴影。
      
      在她六岁的时候,她就被齐女士灌输着,“数学是人类最伟大的学科,只有学好数学才能成为世界上最聪明的人。”
      
      季小凉的中二时期似乎比别人都更早萌芽,从小她就期待自己成为最厉害的人,便每天苦学起数学。
      
      当小学的时候同学们都在报着兴趣班去上有趣的绘画课之时,只有她埋头跟数学题死磕到底。
      
      当初中同学都在悄咪咪萌生早恋念头的时候,季小凉仍然单纯认为自己离最聪明的人只有一步之遥了,直到中考成绩出来看到跟数学截然相反成绩的英语时,她愣住了——最聪明的人怎么可能英语只有三十几分呢。
      
      如果不是因为数学过于优异,季小凉差点与湘北高中失之交臂。
      
      而季小凉也终于感到梦醒时分,认清了事实,数学哪有可能成为最聪明的人,便开始对数学失去了当初那般满腔热血的热情。
      
      想起季小凉被鸡汤教育的那些年,她暗自发誓高中一定要好好谈一回恋爱。
      
      所以开学第一天她一早出发,并且在脸上臭美的扑一层粉。特意用蝴蝶结的橡皮筋扎个高高的马尾,想特意塑造一副甜美可人的形象。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
      
      陆续进来的同学都让季小凉觉得高中三年大概不过如此。原先澄澈明亮的眸子也渐渐灰暗下去,心情很是糟糕。
      
      就这么枯燥的过完高一的生活,季小凉对恋爱早已不抱希望,还是安分学习多争取点数学竞赛的奖状荣誉给齐女士,好让她多给点零花钱让自己买周边吧。
      
      正当她回忆起这段悲惨遭遇的时候,屋外传出一串钥匙的声音,齐女士要回来了。
      
      齐潇筱,季小凉的妈妈,季小凉一般都称作齐女士来称呼,齐女士自从嫁给季小凉的父亲之后,便开始了家庭主妇的生活。
      
      “宝贝们我回来了。”齐女士连日常讲话也会有一种播音腔的感觉,字正腔圆很是好听。
      
      “回来了啊,我跟小溪很快就要开学了,是不是要去超市准备一些住宿的用品呀。”季小凉其实是有私心的,没准还能再次邂逅上这个帅气的美男子呢。
      
      齐女士猛地拍手,“对噢,我还没给你们准备好住宿的用品呢。要不咱们现在就去吧。”
      
      季小凉虽然对于齐女士这种雷厉风行的做事风格早已见怪不怪了,不准备作答。
      
      但旁边乖巧的盛淳溪则是连忙摆手道:“大姨不急的,还有些日子,明天再去也还来得及。”
      
      齐女士一听觉得是这么个道理,连忙嘟着大红唇往盛淳溪的小脸啵了一口,“我先去做直播了,你们随意哈。”

  • 作者有话要说:  打个广告~~
    -专栏《别对我下蛊》求预收~~
    ——文案
    1.因为叛逆,黎小橘在开学前染了一头“原谅色”进了学校。
    那天升旗台让全校记住了两个人。
    年级第一齐嘉毅,臭勾堆里黎小橘。
    那个人清冷自持,衬衫的纽扣永远一丝不苟系到最上面那一颗,连发丝都透露着淡漠。
    偏偏这种人,是黎小橘最看不惯的类型。
    她在小弟们面前放话,“就那个斯文仔?我单手做掉他不成问题。”
    后来,她千方百计想捉弄他,都给他一一躲过,甚至加倍打击。
    黎小橘决定举旗投降,这个斯文仔不简单!一定要远离他!
    不料远离没多久,男生将她困于楼梯口,垂眼俯视她,哑着嗓音轻笑起来。
    “别停,来做掉我。”
    2.
    再后来,只见后来黎小橘每天陪着他在教室学习,还嘘寒问暖又送饭又送水,体贴得不行。
    某一号小弟:“橘姐,你就这么轻而易举的举白旗投降了?”
    黎小橘一手拍他脑瓜子,“开什么玩笑,你橘姐我怎么可能轻易投降。”
    只不过是自己最近被要挟了T.T
    天杀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早晚一天会把他干趴掉。
    -
    齐某人不屑os:那就看看以后是谁干趴谁。
    【狐假虎威的假学渣x扮猪吃虎的假斯文】
    阅读指南:轻松狗血沙雕文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