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第 11 章 ...

  •   
      冯氏娱乐是这几年圈里为数不多年利润额一直保持稳定增长,能交出高分答卷的娱乐公司,这也体现在了公司的股票和金融界屡屡看好放出新闻上头。
      
      而这,大多被归功于在十年前一毕业就接手了冯氏娱乐的冯砚上头,他对风险的把控很严谨,他大刀阔斧地对原本依赖于电影盈利的冯氏进行了改革,排除万难,收购院线、开拓发行业务,投资评分、购票平台,持股视频网站……在他的整理下,现在的冯氏已经是稳固金汤的大船,就算风浪过来,也能四平八稳地前行。
      
      林濛看着手里的《财经视角》,冯砚是这期的封面人物,负责采访他的小编对他用尽溢美之词,夸赞他的算无遗策,对未来的真知灼见。
      
      不过这也是常规操作了,她目光稍有偏移,便能看见旁边杂志架上的《财经视角》,上一期的封面人物正是诸郁深。
      
      冯砚刚开会结束,就听秘书说林濛已经到了,他快步过来,看到的是正看着杂志架在发呆的林濛。
      
      他顺着林濛的视角看去,在看到诸郁深的脸时眉头一皱,径直走了过去,随手抽出那本卷在手心:“小濛,让你久等了。”
      
      冯砚没有自家妹妹那么迟钝,自打那天林濛跟冯靓靓一起跑到他面前说自己打算投资娱乐圈开始,他就觉得不对头了。
      
      什么能让一个曾经把丈夫当生活重心的女人,忽然对丈夫不管不顾,选择了一份会长时间在外的不着家工作呢?
      
      只是林濛没有向他求助,冯砚也不能去掺和,这是作为朋友、“兄长”的礼貌。
      
      “没有,我才刚来。”林濛跟在冯砚身后进了办公室,直接坐在了他的对面,她看着冯砚随手将刚抽出的杂志放在桌上,估计是没注意,冯砚把杂志反着放,只能看着背面的广告页。
      
      林濛没有强迫症,也不纠正,再说了看见诸郁深的脸又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
      
      “冯总,我今天来是想和你谈生意的。”林濛正襟危坐。
      
      冯砚挑眉,对外人一向严肃板着的脸忽然露出些笑意:“好,谈生意,那林总今天来要谈什么生意呢?”
      
      林濛对这称呼很满意,她从包里拿出硬盘,往桌子上一放:“今天来,我是想和冯总谈一谈《登仙路》的发行的。”
      
      影片的发行不是件简单的事情,造梦娱乐没有经验,唯一的老江湖宁其也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业务,只得寻求发行公司的帮助。
      
      “你这里头是成片?”冯砚问道,“我记得你们这片子才拍了没多久吧?”
      
      林濛理直气壮地回答:“不是,是导演粗剪的半成品和预告片,还没拍完呢。”
      
      这也是为什么她只得靠人情找冯氏娱乐的原因了,发行的前期工作很多,朱旭芳导演的这部片子,按照这几年的审查经验来看,基本不会在那关出什么问题,现在眼看影片工作已经在收尾,总不能等一切都完成了守着片子再开始发行。
      
      可朱旭芳加造梦娱乐的组合,别的发行公司,在没看成片前肯定敬谢不敏。
      
      冯砚啼笑皆非,摇了摇头:“行,片子我倒是可以收下,可你希望这片子达成什么效果呢?你的片子有竞争力吗?如果在重要档期,我为什么要重点发行你的片子不是别人的片子呢?”
      
      林濛做好了功课:“第一、我相信《登仙路》的质量,相信你在看了片子后也会明白;第二、这是朱旭芳导演沉寂十年,细致雕琢出来的作品,他虽然因为之前的那部作品稍微影响了口碑,可总体来说,还是有一定票房号召力的。第三、这也是顾明义和隋烟在出道作后再度合作的作品,两人的票房口碑一直不错,对票房也有一定加成。第四、仙侠片对于国内来说,算是这些年来较为少见的影片类型,有不少人是有武侠、仙侠情怀的……”
      
      她侃侃而谈,说得尽是好处,就连自己会投资至少一千万用于影片宣传都说了出来。
      
      林濛避而不谈的部分,两人心照不宣,比如担不起票房的主演、独特但未必有足够吸引力的电影类型等,不过本来要把自己的“产品”往外推销,就该只说好的不说坏的。
      
      冯砚沉思了片刻,伸出了两根手指晃了晃。
      
      “不行,这太高了。”林濛一副看奸商的眼神审视着冯砚。
      
      一部电影的票房收入,能进行分账的,也就是扣除了税收、电影专项基金后的净票房,卖得好了,还得交中数代理费。
      
      再加上院线和影院占大头,能到手上的,不过是所谓“净票房”的百分之四十几罢了。
      
      冯砚的意思是,这不多的百分之四十几他要百分之二十作为发行费用。
      
      用简单的数学算法表示就是,现在接近两亿的投资,如果按照冯砚的这个要法,票房收入得近十亿才能开始赚钱。
      
      冯砚抛出了鱼饵:“我保证旗下院线的排片比,帮你安排在黄金档,重点宣发,收百分之二十。”
      
      林濛有些心动,但是想了想还是拒绝:“百分十,排片百分之二十。”
      
      百分之二十发行费用的合同签回去,估计要被宁其以谴责的眼神看至少一个月。
      
      “百分之十五。”
      
      林濛沉吟,还是没答应:“百分之十二。”
      
      她刚说完,冯砚就点了头:“过几天我会安排签发行合同,就按百分之十二来。”
      
      冯砚答应得这么痛快,要林濛总觉得自己是被坑了,不过稍微做了个心算,只要七亿出头就能开始回本,她放下了心。
      
      反正赚钱就分钱,亏钱她还赚,完美。
      
      谈完了正事,她坐姿也不用这么绷着了,身形稍微放松:“对了,砚哥,我托你问的那件事怎么样了?”
      
      说到这,冯砚便板起了脸,挺严肃:“你不是救苦救难的菩萨,也不是圣人,管那么多干嘛?”他没说出口的,是那句好好照顾自己。
      
      “我没做圣人,我是资本家。”
      
      冯砚盯着她看了好一会,才从旁边的抽屉抽出了文件放在她的面前,同时开始解释:“我已经确认过了,隋烟没有骗你,成明娱乐现在的问题确实比较严重,目前在法院起诉立案的合同纠纷、借贷纠纷已经有五起了,涉及的总金额近五千万,银行贷款那边我没法确认,不过估计也不会少。”
      
      林濛翻着这些材料,心情都跟着down了下去:“这余成明,也真是艺高人胆大。”
      
      “嗯,他在投资上一向大胆,手段也不太干净。”如果不是林濛问,他绝不会了解这么多,“之前他们公司有要和他解约的艺人,他都会提起诉讼,之后便是拖字诀,就算判不了违约金,他也会禁止其他公司替对方接洽活动。”
      
      冯砚语气嘲讽,他对这种用尽手段的人很看不起:“后来,隋烟发现了他私下再这么阻碍新人解约,可能是沟通、也可能是吵架,总之余成明不再这么干了。”
      
      “然后呢?”林濛总觉得按冯砚的口气,这事到这还没完。
      
      “然后离开老东家的艺人,至今为止,没有一个能混出来的。”他示意林濛往后翻。
      
      办公室里一片寂静,林濛低头确认着文件上的内容,倒吸一口冷气。
      
      离开冯砚公司的几乎所有艺人,都被曝光了丑闻,少数几个相安无事的,都是直接退圈重新做回素人的。
      
      这些被曝光的事情有好有坏,比如曾经校园欺凌这种,林濛只会觉得曝光得好,可如果这些是余成明早就知道却掩藏着留作后手的,那就叫人作呕了。
      
      林濛问:“你的意思是……”
      
      冯砚点头:“这些都是余成明捅出去的,所以就算隋烟人能离开,恐怕也很难在圈子里待下去了。”
      
      所以,余成明那里藏了什么呢?
      
      林濛把文件收起放进包里:“谢谢砚哥,你放心我回去会好好想一想的,不会冲动。”
      
      冯砚知道,林濛十有□□心里已经有了决定:“我的意思是,如果你真的想要帮隋烟,那也要做好应对的准备,当然,需要我的时候随时和我说,我随叫随到。”
      
      他起身,送着林濛出去一直到电梯口,林濛进了电梯向他挥手道别,而后身影便消失在了关上的门后。
      
      冯砚心里清楚,他后悔了。
      
      ……
      
      林濛匆匆赶回家,一个多月没回来,这地方居然变得也有点陌生。
      
      看到林濛出现,管家挺惊喜:“太太,你回来了,我得给先生打个电话,他说你回来要通知他。”
      
      管家戴着老花眼镜,拨出了电话,林濛没管直接上了楼,房间和之前没什么不同,只是少了她放在行李箱里带走的东西。
      
      事实上家里的大门从来都没锁起过,走不出去的唯一原因,只是她在心里替自己关上了门。
      
      这段时间以来,诸郁深大概给她发了比婚姻多年加起来还多的信息,只是看上去就像是复制黏贴一样。
      
      除了“什么时候回来?”、“还不回来”外,就是例行的迟到了的行程汇报。
      
      林濛也有样学样,还给了他无数个嗯、不清楚、在忙作为回应。
      
      定好的机票时间挺紧张,她装了一箱子的冬衣,便直接从楼上下去,至于等诸郁深?她等得够多了。
      
      才刚挂了电话的管家忙向她汇报:“先生说他明晚的飞机回来,让您在家里等他一下。”
      
      “我有事。”林濛答得干净利落,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管家在后头喊了两声,看她没停下的意思,也只是停步叹着气。
      
      出租车还没到机场,她就接到了诸郁深的电话,电话里的他声音早就没了平常的温文尔雅,带着恼怒的情绪在内。
      
      诸郁深质问道:“为什么你回家了不和我说一声?”
      
      林濛沉吟了片刻:“不好意思,我给忘了。”这回是真忘了。
      
      “所以连一天都不能等?你的事业就这么着急?我明晚的飞机回家。”
      
      “我定了一个半小时后起飞的机票,再不走来不及登机了。”
      
      诸郁深说得急切:“我帮你改签。”
      
      “可我有事,真的有事。”每一回,感觉到这种彼此对位交换的感觉时,林濛都会觉得很滑稽。
      
      此刻的诸郁深也和从前的她一样难过吗?
      
      “下一回什么时候回来?”诸郁深又问。
      
      林濛切出去看了眼手机里的日历软件,影片拍摄这周就能结束……嗯,但她不太想回来。
      
      “我尽量吧,我事业刚起步,真的很忙。”她不想再说,装作有些着急,“我车到机场了,要付钱没网络,不说了我先挂了。”
      
      话音刚落,电话挂断。
      
      其实窗外正是车水马龙,距离机场还有小半个小时的距离,林濛看着后视镜里映出的司机的眼睛,都能看出对方眼神里的疑惑,她不好意思地晃晃手,然后看着绿灯亮起,车继续往前行驶。
      
      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诸郁深脸色愠怒,可却没处撒火。
      
      不远处的温晓芙在向他比着手势,不断向手腕处比划,诸郁深看得明白,温晓芙的意思是让他注意时间。
      
      刚刚他正在和分部的工作人员开会,开到一半,接到管家电话的他,便暂停了一次会议,可诸郁深没想到,他分明和管家交代了要林濛别走,林濛还是离开,等到管家第二个电话进来,他已经坐不住了,再度中断了会议,直接出了打了这一桶电话。
      
      这是他头一次,为了和工作无关的事情,几乎要把重要的工作抛在脑后。
      
      刚刚诸郁深甚至生出了一种即刻回程,在机场拦下林濛的想法,可冲动归冲动,理智很快复苏。
      
      可是,她到底想要怎么样?
      
      诸郁深不再想这些,向温晓芙点了下头,示意她通知会议继续,调整好自己此刻暴躁得想和周边无关人等倾泻的情绪,匆匆走进屋内。
      
      ……
      
      光影娱乐所在的Q城是国内有名的旅游城市,环境很好,这段时间天气转冷,温度却又不会太低,正适宜游玩。
      
      林濛以“团建”为理由,组织了一场大规模的造梦娱乐Q城旅□□,她事先就把住宿伙食行程全都安排好,顺道通过冯氏娱乐的关系,找当地一个综艺制作公司借了剪辑室和空置的房间处理《登仙路》的后期。
      于是众人开始了白天苦干,晚上快乐玩耍的度假生活。
      
      当然,能远离家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刚到Q城的前几天,林濛都被宁其用看“败家老板”的眼神审视着,她割城让地,无奈地向对方保证,下回在制定团建计划前,一定会先和他说,当然,下回究竟这个承诺兑不兑现,那就是下回的事情了。
      
      前期的准备充足,在身心愉悦的情况下干活的效率也很快,朱旭芳老当益壮,面对着自己热爱的电影精力十足,很快就和剪辑师出了定剪版本,配音调色等工作处理完毕后,影片便送去审查了,之后的进度,便也不在造梦娱乐一行人操心的范围之内。
      
      放松下来,围绕在一起的一群人,就开始了无忧无虑的快乐度假生活。
      
      身为娱乐圈中的人,聚在一起,也免不了分享八卦的环节,出乎众人预料的是,知道的八卦嘴劲爆、最精彩的,不是宁其,是在圈子里混迹了多年的朱旭芳,于是造梦娱乐团每天的睡前环节,都改成了“听朱导讲过去的故事”。
      
      不过朱导的吸引力,也只到了昨晚为止,谁让昨天晚上微博上的知名爆料博主,忽然毫无预兆地发了条微博——
      
      @只说真话:明天早上十点,微博服务器会瘫痪的大瓜:某一线女星,酒店夜会小鲜肉,一夜缠绵。
      
      下头有不少评论,都是在猜测这“一线”到底是几线。
      
      毕竟微博爆料早有传统,一线女星是二三线女星;知名女星是十八线……以此类推。
      
      只是那博主回复得很坚定,丝毫不怕打脸:“是真一线,大家公认的一线,一旦曝光,绝对空降热搜第一!”
      
      就连他们这些算“业内”的人士,都开始纷纷猜测了起来,可怎么都想不出答案。
      
      毕竟这就像国内的top1大学有两所,top3却有五所一样;说顶流,也许目标还能锁定在那么三五个人,说一线女明星,那嫌疑人列表拉下来能有二三十人。
      
      不过不管瓜有多大,度假要继续,造梦旅游团和往常一样,刚过九点半就出去,准备乘车到市中心自由活动。
      
      十点刚过,车上便有人忽然想起了这事,大呼小叫之下,众人同时看向手机,可不知是车上信号不好,还是别的原因,反正这一车人,没一个连得上微博服务器的,只刷得出来一片空白。
      
      正当车上一片哀嚎的时候,林濛接到了来自八卦小达人冯靓靓的电话。
      
      她还没得及问,就听见电话里头冯靓靓激动又夹杂着担忧的声音。
      
      “濛濛,你家房子塌了!”
      
      “啊?”林濛没反应过来,房子塌了,那就让管家喊人去修,“是哪一栋?”
      
      “不是!我说的是出轨的那个一线女明星,是隋烟!”
      

  • 作者有话要说:  无用的知识一:你家的房子塌了=你的偶像/你担的爱豆恋爱了。
    =
    以及,半夜算票房的我一个头两个大,呜呜呜。
    无用的知识二:
    净票房为:总票房-税-电影专项资金
    分账票房为:净票房-中数代理费(大于7亿扣)
    分账模式为:分账票房的57%给影院和院线、发行费用(不定,7%-15%根据分账模式有调整),剩余的部分才是投资人的钱。
    ↑完全不需要了解的知识。
    =
    这一章足足有5048字,不许催更了!
    呜呜呜,我早上更新后拼命刷新着评论,结果看到的第一条评论居然是“昨天的今天会补上吗?”,我的小天使难道不是都会说,阿花好好休息就好了,不更新也没事(握拳)的那种吗?
    晚上(如果)有加更,大概会在九点(但真的不用等,我一滴都没有了,被榨干了。)
    =
    晋江bug了,这个感谢霸王票和营养液的功能显示不出来秃头,遗漏的小天使实在抱歉,感谢你们的灌溉和评论~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