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石梅 ...

  •   阳春三月,天空湛蓝,风和日丽。
      原本是个踏青观景的好天气。
      
      荣宁街上的荣国府,却是一遍缟素,哀乐声声,哭声载道。
      却是荣宁街荣国府荣国公贾代善,因为平定宫廷政变,不幸身受重伤,勉强拖了三月,不治而亡了。
      
      街道上跪地哭泣之人,都是贾代善军中的麾下。
      他们之所以这样嚎啕,皆因他们觉得老公爷贾代善死得惨,死的不值。
      
      贾代善为了救援被太子挟制的皇帝,替皇帝生生挡了一箭,被箭头贯穿了腹部。
      但是,贾代善为了救驾,也杀伤了皇帝的子侄。
      
      政变过后,皇室一张锦被遮羞丑,依然父子君臣。
      
      可怜贾代善这个救驾的功臣,却落得个尴尬境地,死得不明不白。
      陛下对贾代善的功勋心知肚明,却不会明旨褒奖。
      皇帝是说太子逼宫?还是夸赞贾代善打残了侄子打得好?
      皇家的颜面还要不要?
      
      且贾代善自己的身份也很尴尬。
      太子政变,贾代善力挽狂澜,功不可没。
      然,贾代善也是太子的武功师傅。
      
      谋逆之罪株连九族。
      皇帝嘴巴歪一歪,贾代善就是个附逆之罪。
      
      眼下以病死安葬,礼部主持,让贾代善享受极品国公的葬礼,已经是最好的结局。
      
      荣府老太太贾母明知道夫君冤枉,却无力替他张目,直哭得死去活来,数次惊厥。醒来也只敢埋怨贾代善亲疏不分。
      “你不过是个师傅,人家是血脉至亲啊……
      ……人家是打断骨头连着筋呢!
      ……帝王家父子无情狗咬狗,关你什么事!
      ……偏偏要插手,活着不褒奖也罢了,死了死了连个谥号也不赐啊……
      ……这就是你赤胆忠心的下场头啊……”
      
      荣禧堂上坐满了贾府的同僚,像是八大公府,四大郡王府,再有荣府的姻亲张家王家,还有一些同乡故旧。
      这些人无不面露戚容。
      他们因各种缘故,为荣府未来的命运担忧。
      
      一时又到了贾代善大祭之时。
      客人们列队排班,正按照礼部官员的司礼,跪、拜、哭。
      贾赦贾政贾敬贾珍这些荣宁两府的男丁则在一旁长跪答谢。
      
      蓦然间,荣禧堂外面传来一声惨叫:“大爷二爷,不好了,老太太撞墙了!”
      贾赦贾政闻言顾不得跪拜,忙着跳将出门:“赖嬷嬷,你说什么?母亲怎么啦?”
      来人正是贾母跟前的管事媳妇赖嬷嬷。
      
      赖嬷嬷被贾母的刚烈吓得魂飞魄散,哭得涕泪纵横,拉着贾赦腿杆子顿时软了,直地上滑:“大爷啊,您快去劝劝太太啊,太太想不开,要追随老公爷去了啊……”
      
      贾赦贾政以及荣禧堂上亲朋好友,闻言一个个红了眼圈,心里难免兔死狐悲:想当年贾代善何等英勇善战,这些年对陛下何等赤胆忠心,没想到临了落得如此下场。
      大家心里不免对龙椅上那位产生怨怼,最是狠毒帝王家啊!
      
      北静郡王南安郡王这些跟荣府关系亲密的人家,忙着张罗请太医:“无论如何不能让贾代善的遗孀出事儿,不然,我们这些人死了没脸再见荣国公!”
      
      荣禧堂后院。
      
      贾母半躺半靠在罗汉榻上。
      罗汉榻前跪了一地的丫头。
      一个标致的丫头跪在榻前哭喊:“太太,您醒醒啊,您怎么这样想不开呢?您不看别人,也要看在四姑娘啊,四姑娘还没出嫁呢,国公爷才刚殁了,四姑娘前日在灵堂哭得晕厥过去了,这几天不吃不喝,都起不来床了,您若是再有个好歹,您让四姑娘靠谁去?”
      
      丫头只顾着哭着劝着,却没发觉她的主子贾母,此刻正露出满眼的惊骇。
      你道贾母为何面对自己的居所,露出这等违和的表情呢?
      
      却原来,此刻的贾母已经换了灵魂,占据贾母身躯的灵魂是来自后世的职场精英石梅。
      
      石梅原本有体面的职业,富足的娘家,帅气的老公。
      熟料,约好丁克的丈夫却在结婚十年后出轨保姆有了孩子。
      石梅心高气傲,当即甩出了离婚书,丢下几句狠话,然后约了闺蜜去买醉。
      石梅再没想到,她一觉醒来,竟然面对这样一个惊骇诡异的场景。
      
      这是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近处两排朱红色玫瑰椅,远处紫檀木架子的大屏风。
      案几上袅袅生烟的瑞金兽。
      铺满地的织金地毯。
      祥云纹的坐垫,一人高的童子戏莲的宝瓶,半人高的银质烛台。
      占了一壁墙壁、摆满了玉瓶珍玩的多宝阁。
      
      这些只在故宫里看过,国宝级别的东西,就这样活色生香的出现在眼前。
      石梅初时以为自己做梦呢,用脑袋撞了罗汉榻,想让自己清醒清醒,结果生疼生疼,脑门青红一片。
      
      然后,丫头婆子们便误会了,呼啦啦就跪了一地。
      石梅不知道如何解释,索性阖目装死。
      可是,这些丫头见贾母不醒,一个个嘤嘤嘤的哭个不停。
      
      石梅很无奈,觉得老是这样装死也不是办法,她得想个办法了解了解,这时什么地方。
      然后再解释解释,她真不是殉情!
      
      熟料,就在石梅犹豫着如何开口的时候,泪眼婆娑的丫头又哭嚷着释放出一个惊雷。
      她哭道:“太太,您若是有个好歹,鸳鸯也不活了……”
      
      石梅顿时被这个惊雷炸得呆若木鸡,下意识用手捂住嘴巴:鸳鸯?
      翻遍石梅三十五岁的记忆,用鸳鸯命名丫头的只有曹公!
      
      难道自己身处红楼世界?
      可是,鸳鸯不是跟迎春宝玉一辈人呢?
      
      石梅略微思忖,然后,她张开眼睛,盯着眼前的丫头,忍不住露出个微笑:“鸳鸯丫头?”
      鸳鸯蓦的一愣,然后惊喜交加,连连点头:“太太您清醒了,太好了……正是奴婢,奴婢是鸳鸯。您可别再吓唬奴婢了……”
      
      鸳鸯是个八面玲珑的丫头,惊喜之间不忘观察主子的面色。
      当她发现石梅时不时东张西望,眼眸中露出一种似哭似笑的表情,直接解读为石梅在寻找两个儿子。
      
      之前,主子与大爷因为一些事情闹得很不愉快,故而猜测,主子这是看不见大爷前来探望,失望了吧。
      
      鸳鸯为了安慰大难不死的主子,忙着解释起来,因此,又给石梅提供了一些让她难以置信,却又期待的信息。
      “赖嬷嬷去前厅房给大爷二爷报信去了,今日是老爷的头七,也是大祭的大日子,八大公府、四大郡王府,六部衙门,都来了人祭奠,赦大爷与政二爷都在灵堂上……”
      
      赖嬷嬷?
      赦大爷?
      政二爷?
      一个个都是红楼中耳熟能详的名字!
      巨大的惊喜与莫名的惊诧,让石梅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石梅心中仅存的那一点被丈夫背叛的阴影郁闷,被这个从天而降的馅饼砸得烟消云散了!
      竟然真的是红楼世界啊!
      
      这是不是说,自己可以近距离旁观鲜活活的潇湘仙子,宝二爷、凤辣子?
      还有那让后世人无限向往的大观园,自己是不是也能亲自去逛一逛,玩一玩?
      
      潇湘馆!
      怡红院!
      还有那个大观园里的世外桃源,载满杏花的稻香村啊!
      石梅极度惊喜,只要流口水!
      
      然后,石梅蓦的想起一个严肃的问题,自己是谁呢?
      石梅的脑子被一大堆的惊喜刺激了,瞬间呈现一片空白。
      然后,石梅有醍醐灌顶一般,脑子里豁然开朗,反推思维:自己是鸳鸯的主子?
      鸳鸯谁的丫头,贾母啊!
      
      自己竟然是那个富贵一生,号令贾府一生,最终却停尸在堂,子孙不顾的贾母?
      这一下子,石梅不知道该哭该笑了?
      贾母啊?
      荣国府的老祖宗!
      
      贾母除了老祖宗,老诰命这些个身份,还有一个无人敢提的身份:死了丈夫的寡妇!
      
      有人猜测,正是因为贾母也是壮年守寡这个原因,她才同病相怜,格外疼爱李纨与贾兰。
      
      石梅心里五味俱全,昨天她还为了面子,赌咒发誓要找个男人生上十个八个孩子呢。
      结果转天就变成孀居之人!
      真是活打嘴了!
      
      石梅刚刚才进驻这个身躯,有些记忆模糊不清。
      然而,鸳鸯这个活生生的人让她想起一些与鸳鸯相关切的信息。
      鸳鸯这个名字在荣府只是一个代号,这个名字一直是贾母贴身大丫头的名号!
      
      贾母喜欢灵动的小动物,喜欢把玩玉器珍玩。
      故而,贾母便用这些灵动的小动物与珍玩命名丫头,一旦丫头成家或者外嫁就用回本名。
      是故,贾母的大丫头永远都是鸳鸯、鹦鹉、琥珀、珍珠、翡翠、琉璃。
      
      贾母嫁进荣府二十几年,眼下这个鸳鸯丫头,正是贾母跟前的第四代大丫头。
      
      头一代鸳鸯就是大管家赖大的母亲赖嬷嬷。
      赖家如今在贾府,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赖家的一切荣耀,都是依靠赖嬷嬷的功劳!
      
      因此,贾母面前的鸳鸯丫头,一直都是府里奴婢们挣破脑袋的名字。
      
      石梅脑子天人交战之时,蓦的小丫头一声通禀:“鸳鸯姐姐,大爷二爷探望太太来了!“
      

  • 作者有话要说:  香草开新坑了。
    走过路过的天使收一下呗!
    亲亲!!!
    草草预收文:《红楼之贵妃是个小花精》
    小花精夺舍胎穿成为贾元春,最终母仪天下的故事。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