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任务与处决 ...

  •   风星河蹙眉按压了一下自己的太阳穴,不带任何感情地打量着对面的男人。
      
      他原本以为,听到云晟的话自己会产生诸如愤怒或者伤心的情绪,至少也会有被背叛的恼怒,但是现在他的心里却平静到只剩下疑惑。
      
      云晟出身自一个历史悠久的古老贵族,最早的起源几乎可以追溯到银河纪。他不仅外表高大英俊,也继承了贵族骑士必备的所有美好品质,坦诚、忠诚、坚韧、勇敢,还拥有不错的天赋和能力。
      
      作为伴侣,的确不失为一个上佳的选择。日后如果顺利成婚,风星河也可以放心的将王夫的权利交给他。
      
      毕竟作为王夫,拥有帝国一半的控制权。不过对于这么大的权利都丝毫不动摇地选择了真爱,风星河又有些佩服云晟了。
      
      至少到目前为止,他为了保护白宁而表现出来的勇敢和担当依旧值得敬佩。
      
      此刻在他的注视下,云晟的脸上虽然混杂着愧疚和不安等复杂的情绪,却唯独没有后悔,他坚定不移的护在白宁面前,就像曾经护在他身前一样。
      
      风星河记得他应该是很喜欢云晟的,喜欢到甚至可以与他分享一半的帝国江山。而且云晟也应该是喜欢他的,盛大的烟花、满河的灯光、亲手做的点心、危难时刻的舍命相护……
      
      这一切绝对不会只是把他当做弟弟那么简单。笑话,谁会点燃漫天的烟花,放出一万盏河灯铺满河面,只为了给自己弟弟的庆祝生辰?
      
      风星河不解的是,为什么面对云晟的背叛,他却能平静到这个地步?
      
      他在收到云晟带着白宁私奔的消息时,心里平静得像是一个看客,来追他们也不过是为了要一个答案。
      
      至于那份在记忆中刻骨铭心的感情却像是被蒙上了一层晦暗的纱,历经时光的沉淀以后便失去了当初的光鲜亮丽。
      
      脑中一直有个隐约的声音告诉他,他喜欢云晟的,云晟背叛了他那么他就应该愤怒恼恨,应该用尽一切残酷的手段报复回去。
      
      但是,他根本恨不起来。
      
      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
      
      风星河努力的尝试梳理自己的回忆,但却一无所获。
      
      那些原本应该鲜明深刻的记忆在他的脑中却只有一片模糊的痕迹,如果再仔细去回忆,他的大脑就会感受到钻心的疼痛。
      
      风星河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强迫自己停止回忆,同时用力的摁住自己的太阳穴,大脑已经许久没有这样疼过了。
      
      白宁一直低着头,听到云晟的话嘴角的笑意却怎么也遮掩不住,看向云晟的眼神也充满了温柔的信任。
      
      “至于允诺婚事,更是被家父所迫。”陷入回忆里的云晟没有注意到风星河的不适,他的声音逐渐变得苦涩。
      
      云家不过是帝星上一个中等的贵族世家,或许祖上曾经辉煌过,但是盛极必衰的规则谁也逃不过。
      
      但云晟的父亲却依旧念念不忘云家曾经的滔天权势,听闻太子喜欢他儿子想要与云家联姻,哪里有不应允这桩婚事的道理?
      
      这桩牵动了万亿人注意力的婚事,就这样在违背了当事人的意愿的情况下被草率定下。
      
      风星河这一次沉默得更久了。
      
      所以,他以为的两情相悦不过是自以为是的笑话,而今这场笑话更是酝酿成一场已经无法收场的闹剧。
      
      云晟带着白宁私逃婚约不是秘密,几乎整个星际的人都知道。
      
      星际网络上,所有的人都在等着吃帝国太子的瓜,包括帝国的死对头星空联邦。
      
      曾经,风星河很欣赏云晟的诚实,但是现在他又有些厌恶云晟的这份坦诚。云晟毫无保留的坦诚相告让他不得不面对自己自作多情的这份尴尬。
      
      如果这份诚实来得早一点,就不会有那场荒唐的订婚;如果来的晚一些,也不会让他陷入如今进退两难的境地。
      
      风星河冷漠的望着他:“这个理由,说服不了我。”
      
      云晟不是傻子,他风星河更不是。
      
      什么以前没注意,后来才发现真爱是别人这种戏码,拿来骗骗帝国学院里普通贵族出身的小姑娘也就罢了。
      
      云晟的嘴角嗫嚅了一下,低下头有些心虚的避开了风星河的目光:“对不起。”
      
      “云晟哥哥。”白宁看着自己喜欢的人这幅模样,眼底的怒气一闪而过,却被他遮掩过去了。
      
      风星河看着白宁拙劣的掩饰着自己的不忿,冷笑了一声,对云晟淡淡道:“你去做一份荷花酥给我,就带着他走吧。”
      
      荷花酥,是云晟曾经做给他的点心。算起来,他也已经有三年不曾尝到那种清甜酥软的点心了。
      
      不管怎么样,云晟的厨艺是没得挑剔的。哪怕是尝惯了数百个星球的极品美食,风星河还是认为云晟做的食物最好吃。
      
      这次以后,恐怕他再没有机会尝到云晟亲手做的食物了。
      
      不过想到这一点,原本如释重负的风星河的心底竟然又隐约划过一丝刺痛。
      
      或许是因为再也吃不到那样好吃的东西产生的遗憾吧,他在心底这样告诉自己。
      
      不料云晟听了他的话,先是一喜,接着又有些茫然的看着他:“殿下不追究云家和白家的责任了?属下这就去做,只是属下不通厨艺,也不知道这荷花酥……是个什么东西,还请殿下赐教。”
      
      风星河嗤笑一声:“云晟,你我都是成年人了,又何必这么天真?”不过是一份荷花酥罢了,不吃就不吃吧!
      
      风星河的声音突然变得冷漠:“你追求你的真爱我没意见,但是你不该将本殿的尊严践踏在脚下。我风星河,现在以帝国太子的身份宣布,帝星将永远驱逐云家和白家!一百年以内,你们家族的任何人都不得踏足帝星的半寸土地!”
      
      云晟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风星河的命令意味着,这两个贵族世家就此衰败。他们两人的爱情,却要拖着两个家族一同走向坟墓。
      
      白宁安抚着云晟的手背,那双碧绿色的眼睛倒是不见多少畏惧。
      
      就在此时,风星河手腕上的个人终端突然发出警报声:“警告,危险距离内出现不明身份星舰,还有十分钟即将相遇!”
      
      风星河收到警告讯息,留下两名上校军衔的军官看管着两人。
      
      听到警报声,白宁却暗中舒了口气,然后眼泪汪汪的看着云晟:“云哥哥,我们该怎么办?”
      
      云晟目送着风星河离开的背影,片刻后轻轻地摇了摇头将白宁拥入怀中:“我也不知道,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白宁闻言,漂亮的眼睛里掠过一丝无人察觉的冷笑,声音却依旧带着一丝颤抖:“嗯,我相信云哥哥,我们会没事的。”
      
      想到之前有人告诉他的某些事情,白宁不动声色的勾起嘴角。
      
      他十分清楚他们会没事,而那位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摊上的事儿可就大了。
      
      “殿下,对方发起了通讯请求。”玥仙看着电子屏幕微微蹙眉,回头征询的看了风星河一眼。
      
      “接。”看着屏幕上剑与盾牌的熟悉标志,风星河淡淡吩咐。
      
      他现在心情不怎么好,正想发泄发泄,这么巧就有人自动送上门来了。
      
      风星河接受的皇室教育不允许他在任何人面前失态,哪怕是面对着背叛他的云晟和白宁。
      
      不过当对方是那个人的时候,就另当别论了。
      
      虽然皇室和圣殿的关系可以用浓情蜜意来形容,但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帝国太子和圣殿骑士团的团长不对付。
      
      尽管太子殿下这条命都是圣殿骑士团团长穆珈蓝捡回来的。
      
      两次!
      
      就在玥仙接通信息的下一秒,风星河面前就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虚拟屏幕。
      
      对面屏幕里的人穿着挺括的白色军服,腰间配着白色长剑,压低的军帽檐下是一张深邃立体的俊脸。屏幕的立体投影让他看上去像是活生生的站在舰桥室里。
      
      穿白色军服的男人左眼带着一只眼罩,露出来的右眼是宛如海洋深处般幽暗的蓝色瞳孔,深邃得似乎连光都无法逃离它的引力。
      
      男人挺拔的身姿如同一柄锐利的剑,还未出鞘已经散发出森冷杀意。在屏幕投影出来的一瞬间,房间里的人都感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而压力的源头便来自于那个男人。
      
      风星河微微挑眉,果然不愧是帝国之刃穆伽蓝,光是一个虚拟投影就能让人感受到这样强大的压力。如果不开口说话的话,的确能够给人一种沉稳可靠的感觉。
      
      “星河宝贝从北境星系回到帝星,怎么也不同我打个招呼呢?”穆伽蓝俊美严肃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丝戏谑的笑意,“我在圣殿的时候,可是每天都在想你呢。”
      
      咳咳咳咳!
      
      对面舰桥和风星河身后响起一片此起彼伏的尴尬咳嗽声。
      
      虽然双方人马都见到过许多次圣殿骑士团团长阁下当众调戏帝国太子殿下,但这并不是见的多了就能习惯的事情。
      
      风星河翻了个白眼,面无表情的看着穆伽蓝:“有事?”
      
      圣殿常年驻守帝星,是守护圣麓帝国皇室的最后一道防线。如无特殊情况,绝对不能轻易离开帝星。虽然他看不惯眼前这个人,但也知道轻重缓急。
      
      “我想你了。”穆伽蓝透过屏幕微笑凝望着风星河,深蓝色的眼中似乎只能容得下他一个人的身影。
      
      玥仙和其他三人对视一眼,考虑是不是应该先离开。忽然感觉自己的存在好像很破坏气氛怎么破?
      
      风星河面无表情的按下终止通讯的按钮。
      
      屏幕并没有按照他预想的那样关掉,穆伽蓝那张俊脸依旧在眼前晃来晃去。
      
      风星河皱起眉头看着屏幕下面的蓝色感叹号,穆伽蓝在什么时候入侵了的“星刃号”主脑系统?
      
      屏幕里,一团白色的小绒球吭哧吭哧的扒拉着穆伽蓝的衣服往上爬,最后终于爬上了他的肩头,然后对着屏幕歪了歪毛茸茸的小脑袋,有些激动地叫了一声:“喵?”
      
      风星河一愣:“你怎么把布丁带出来了?”
      
      布丁是风星河豢养的宠兽,一头亚成年的吞噬兽,本体几乎有半个舰桥室那么大。为了节省能量,布丁一般都以幼年体示人。
      
      幼年体吞噬兽的形态和小猫几乎一样,除了拥有一条更长更粗的大尾巴,很难让人联想到它的本体是一头身披铁甲能一口咬死一头霸王龙的霸道存在。
      
      布丁原是穆伽蓝从某个黑市弄到手的,原本价值万金的凶兽他倒是没有花一分钱。毕竟圣殿的人查抄黑市拍卖场也算是名正言顺,至于如何处理拍卖品,当然是全凭团长阁下高兴。
      
      于是,这头吞噬兽就被穆珈蓝当做生辰贺礼送给了风星河,风星河给这头吞噬兽取了个名字布丁,毕竟那幼年体白白软软的一团看着像奶油布丁让人很有食欲。
      
      “它和我一样,都很想你。”穆伽蓝揉了揉布丁的脑袋继续深情告白,换来布丁撒娇的张嘴咬住了他的手指。
      
      如果换成寻常人,即使是布丁轻轻的咬上一口,也要筋断骨折,吞噬兽的名字可不是吹出来的。
      
      也就风星河和穆伽蓝这样的S级异能强者还能扛得住,这也是风星河在离开帝星却把布丁托付给死对头穆伽蓝照顾的原因。
      
      风星河黑着脸看着穆伽蓝面不改色的把手指从布丁的嘴里抽出来,轻轻磨了磨后槽牙:“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正事。”
      
      穆伽蓝终于在风星河耐心告罄之前开口:“奉皇帝陛下的命令而来,有任务。”
      
      “与我有关?”风星河虽然是在询问,但是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他擅自调动星舰追云晟和白宁的事并没有事先告知皇帝和军部,但是现在应该都知道了。这件事情的后果可轻可重,端看皇室和军部协商的结果能不能让双方都满意了。
      
      穆伽蓝微笑点头:“你让星舰打开一下对接通道,SSS级涉密任务,不能在星际网络上说。”
      
      风星河回头递给站在身后的副官辰仙一个眼神。
      
      辰仙转身去操控室准备“星刃号”和穆伽蓝的“神圣君主号”星舰舱口对接。
      
      银色的“神圣君主号”与“星刃号”同速并行在宇宙间,中间缓缓延伸出来的密封通道在太空中顺利完成对接。
      
      “嗷呜!”穆伽蓝刚刚走到‘星刃号’的舰桥室门口,布丁就已经闻着主人的味道冲进了舰桥室,一头扎进了风星河的怀里。
      
      风星河微微勾起嘴角,稳稳当当的接住了布丁。
      
      虽然布丁看着小小的一团,但是体积缩小的吞噬兽重量不会改变,将近三吨的重量拍在胸口,也就异能战士能够扛住了。
      
      风星河心满意足的撸着布丁,布丁啊呜一口咬住他的手指。
      
      “什么任务?”风星河抬头看着穆伽蓝,其他人全部都自觉撤离,现在舰桥室只剩下他们两人。
      
      穆伽蓝微笑着点开自己的个人终端:“奉皇帝陛下的命令,将太子风星河押解回帝星,在圣殿秘密执行死刑。”
      
      风星河还以为穆伽蓝是在开玩笑,敷衍的扯了扯嘴角。
      
      但是穆伽蓝个人终端上弹出的3s级加密任务却提醒他,这的确是只有皇帝才有权限布下的终极绝密任务。
      
      风星河愣在原地,连布丁用他的手指磨牙都没有理会。
      
      “就因为我私自动用荣耀军团的兵力?”风星河紧紧地皱起眉,缓缓开口。
      
      虽然他清楚,绝对不会是因为这个原因,但是他实在是想不到其他的任何理由。
      
      作为帝国太子,风星河从小到大都堪称是帝国完美继承人。
      
      他自幼天赋绝佳,而且自己也努力上进,甚至在十四岁的时候就能带兵前往北境星系历练,并且将北境的乱象平定,在三年后凯旋而归。
      
      然而他的父皇给圣殿下达指令,将他秘密处死。
      
      这仿佛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风星河笑不出来。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