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5 ...

  •   八喜不知道,就在他倒咖啡的功夫,谢书年又给他打了个电话,想让他顺便把财务报表打印一份带上来,结果电话拨通后竟然没人接。猜他已经上楼来送咖啡了,结果等了五分钟,是咖啡没到电话也打不通,这就有点过分了。
      
      谢书年亲自下令正打算抓个现行,却听到这么一段不得了的对话。
      
      跟张卓瑶说话的那个人他也认识,是行政部的经理,陈彪,而且这个人长得可谓人如其名。怎么形容呢,就是胳膊比普通人的大腿还粗那种,络腮胡长得比他头发都长。
      
      真没想到他也是那个圈子里的人,而且背地里还一口一个老娘。就算搞基也得注意点形象吧,如果是张卓瑶那样白白净净的兴许放在床上还受得了,要是换成陈彪那样的,那得多重口味的基佬才下得去口?
      
      想到着谢书年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贵圈真是人不可貌相。
      
      不过比起这个他更在意的还是张君瑶的那句话,他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真的放弃自己打算退圈从良了?
      
      谢书年琢磨着走进办公室,连落地窗那边站着个人都没发现。直接穿过等待多时的好友,连个招呼都没打就坐在了皮椅上,状似惆怅的叹了口气。
      
      男人也心海底针呐,真不明白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哟哟,这是公司要破产了还是怎么着,把你愁成这样?”
      
      秦逍一屁股坐在办公桌上,侧着身子看他。
      
      谢书年斜了对方一眼,翻个白眼,“有屁快放。”
      
      “啧,瞅你这态度,有你这么对好基友的嘛。”
      
      “滚,别跟我提基字。”
      
      一听谢书年这么说,秦逍更感兴趣了。他抱着肩膀想了一会,突然问:“该不会还是你个骚气小助理的事吧?”
      
      谢书年哼了一声,秦逍哈哈大笑。爆了句粗口,“卧槽真的假的,就那货色,你还真能沦陷啊,不是素了太多年终于饥不择食了吧?”
      
      这事不提还好,一提谢书年也纳闷起来。
      
      他低头看着桌面上的空咖啡杯又叹口气,“这事说起来真是不可思议,张卓瑶你以前也知道他,那股粘人劲儿就跟狗皮膏药似的,做事偷奸耍滑,就那的德行,要不是看在他大学导师的份上,我早就把他开除了。可不知道怎么回事,从昨天开始,他突然就冷淡起来。”说到这谢书年又摇了摇头,“也不是冷淡吧,就没有以前那种烦人的感觉,甚至……”
      
      “甚至还有点小心动?”
      
      听到最后三个字,谢书年瞬间没了继续跟好友探讨下去的兴致,闭了嘴,开始用目光杀死他。
      
      秦逍怪笑着拍拍谢书年肩膀,“不用你这么看我。也就是你,都快三十岁的爷们了,身上洁身自好就算了,感情也一张白纸。现在遇到张卓瑶这条小阴沟就把你搞翻船。别怪我说你,商场上你呼风唤雨,在情场你就是这个。”
      
      他伸出小拇指在谢书年面前挑衅的晃了晃。
      
      “来吧,还是让咱这个情场高手给你指点迷津吧。”
      
      他从办公桌上跳下去,坐到对面的椅子上,拿出支笔还真有模有样的分析起来。
      
      秦逍问:“根据你的意思,之前他还天天黏糊着你,但从昨天开始就突然性格大变,对你爱答不理的。”
      
      谢书年皱着眉头,“什么叫爱答不理的,他就是没以前那么烦人了。”
      
      “行行行。”秦逍不跟他犟嘴,把爱答不理四个字勾掉,写上没那么烦人,“事真多,这下行了吧。”
      
      秦逍继续问:“那他有没有向你直接或间接的讨要过金钱?”
      
      “没有,而且我给你开了支票还被他拒绝了。”
      
      “那他有没有突然变得很善良且富有爱心,给你的感觉就像一只人畜无害的小猫咪一样。”
      
      谢书年回忆着对方切葱花时的样子,恍惚的点了下头。别说,还真有点。
      
      秦逍一拍大腿,“这就对了!”
      
      他在纸上画了一个超大的箭头,写上:“他这是换攻略路线了!以前妖艳贱货路线,你不喜欢拒绝了,于是他就换了一种风格,开始走白莲花路线。不信你就看着吧,很快他还会制造出接二连三的偶遇,然后假装遇到麻烦让你主动帮助他,直到你整颗心完全沦陷。”
      
      看着秦逍在白纸中央画出的硕大桃心,谢书年就像是挨了一铁锤,脑子都快被打么蒙圈了。
      
      他有些不可置信道:“你是意思,他现在是在演戏给我看?”
      
      “NoNoNo”秦逍晃了晃食指,“也许不止是现在,以前那副妖艳贱货款有可能也是演给你看的,而他真正的样子就是千首千面。你要是不喜欢现在的他,很快就会换下一副面孔,直到你爱上他为止。”
      
      看着已经呆若木鸡的谢书年,秦逍有些幸灾乐祸的拍了拍好友的肩膀,“是不是想想真挺毛骨悚然的。”
      
      正说着,办公室的门突然就被敲响了,吓得两人都是一激灵。赶忙把桌上的白纸收起来坐到原来的位置上。
      
      “进。”
      
      刚才那杯推搡中被陈彪弄洒了,八喜只好重新泡一杯。他走过去把咖啡稳稳当当放在谢书年桌面上,转身离开,并没注意到在他弯腰的一瞬间,两双眼睛都直直的盯着自己,恨不得跟X光一样,连他有几根骨头都照出来。
      
      听到门外的脚步声渐渐远去,秦逍点了点头,“这演技真不是盖的,要不是我以前见过他,还真想象不到是同一个人。给人的感觉整个就不一样。能为你做到这份上,我还真有点感动了,不过假的到底是假的,你玩玩行,可别真把自己给搭进去。”
      
      八喜都不知道,在他泡两杯咖啡的功夫,就被人打上戏精标签。
      
      他送完咖啡又开始无所事事的坐在办公桌前,看着电脑空荡荡的电脑桌面发呆,真希望有个人能跟他说句话啊。
      
      就这么挨到了下班,八喜打扫完办公室卫生,一个人走到停车场,才想起来自己的车被停到公寓的车库里了,不在这。
      
      可是这要这么回家呢?
      
      就在他四处乱窜的时候,一辆车迎面开了过来,刺眼的白色光柱晃得八喜睁不开眼。对方滴滴按了好几下喇叭,他才发现这是谢书年的车。
      
      车窗降下,谢书年皱眉问:“你在这瞎晃什么?”
      
      八喜就把自己的情况如实说了,谢书年刚想说一句上车,就被坐在副驾驶的秦逍扯了扯袖子,小声道:“你看我说的没错吧,第一个偶遇这就来了。你把他送回家,说不定还会请你喝杯水吃顿饭顺便睡个觉呢。”
      
      被这么一说,谢书年立刻缩回了准备开车门的手,指着停车场旁边的一排小黄车,“去骑共享单车,然后手机地图导航回去,扫码支付的钱你总有吧。”
      
      八喜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好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眼睛一瞬间就亮起来,走过去扫了一下上面的二维码,上面的车锁就打开了。
      
      他看胡强送外买骑得就是这种车,好像很好玩的样子,两个轮子也能稳稳当当的。八喜骑上去试了几下,刚开始好有点不稳,骑起来摇摇晃晃,不过转了两圈之后就好了很多。
      
      毕竟他们八尾猫兽族的平衡能力本来就很好,学习自行车来也要比普通人快上很多。
      
      八喜把共享单车骑到谢书年面前,朝他打了招呼:“谢谢你,那我回家了谢总。”
      
      这回不止是谢书年无话可说,就连旁边的秦逍也目瞪口呆。
      
      看着八喜远去的背影,他扯了扯谢书年的袖子,“诶老铁,你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就他公寓到这那距离,开车还得一个多小时呢,你叫他骑自行车回去,那到家不得天亮啊。”
      
      谢书年听了更是没好气,“还不是你在那嘚啵的!不然我早让他上车了。”
      
      “嘿哟,还怪上我了。我那不是为你好啊,万一你陷进去那可不是哭两下就能解决的事。”
      
      “下车!”
      
      眼看着八喜的背影都要看不见了,谢书年直接把好友轰下去,顺着八喜的方向追过去。反正秦逍的损友遍布天下,就算他一分钱没有也照样能回家,何况他还带着手机银行卡。可张卓瑶那傻了吧唧的样肯定不行,万一遇上坏人了呢。
      
      八喜对着导航认真看路,完全没留意到,身后正有一辆车在龟速尾随着他。有不少路过的行人跟车辆却都看到了这诡异的一幕,本来还想打电话报警,但看清那辆车的车标时,都选择默默放下了手机,顺便感叹一句。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一辆价值千万的豪车跟踪一个共享单车是干啥子啊。
      
      难道是想抢车?
      
      真可怕。
      
      这年头骑自行车的都被惦记上了。
      
      他们不知道这被惦记上的不是车,而是骑车的人呐。
      
      有好几次谢书年都忍不住想要一脚油门把车停在对方面前,强势的让他上车,可是每次脚尖刚点到油门,就跟被碰到触角的蜗牛一样,嗖得缩了回去。
      
      他看着八喜那不紧不慢蹬自行车的速度,又想了想秦逍的话。他就忍不住想确认一下,对方到底是不是故意在自己面前装的。
      
      要是普通人,或者说一个智商正常点的人,哪会大晚上骑自行车走个几十里的路程。可对方偏偏就这么干了,就算是想装傻白甜,这演技也有点太浮夸了吧。
      
      他本以为张卓瑶骑着共享单车,走到他看不见的地方就会打个车回家,哪成想,对方还真得用手机地图导航骑回家了。
      
      这难道也是装的?
      
      就这么,在相信他和不相信他之间摇摆了许久,谢书年直接跟到了八喜的家。看着黑洞洞的窗口亮起,那道渺小的身影在窗前走来走去,谢书年就感觉胸口满满的,像是有什么柔软温暖的东西在心脏里慢慢融化。
      
      他趴在方向盘上看了许久,久到更深露重,久到晨曦将至,久到都忘了回自己的家。
      
      八喜吃完晚饭在洗漱间刷牙,他看着镜子里自己的模样,总感觉有些奇怪,大概就像星七说的那样还没适应吧。
      
      他张开嘴看了看自己的牙齿,数了一遍个数,发现还是26颗牙。进入成年期的预兆就是会长出新牙,虽然知道不会成长的这么快,可八喜还是忍不住期待,每天晚上都要数一遍嘴里的牙有没有多出一颗。
      
      不同种族的兽人之间都会存在个体差异,但一般由半成熟期过渡到完全成熟期需要三到五年左右。但也存在某些特别的个例,来其他星球后才一个星期就发育成熟的。
      
      虽然研究组也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去研究,可至今还没人分析出来,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那些个体发育的要比其他人快。
      
      八喜躺在床上翻个身,手伸进睡衣里摸了摸自己的腰椎的末端,那里原本有八条颜色各异的大尾巴。八千年,他早就习惯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把它们缠在身上抱成一团,如今突然变成这种光溜溜的身体,他还很有点不习惯。所以晚上睡觉都要把自己用被子裹起来,假装自己的尾巴还在身上。
      
      第二天,他一出门就发现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门前,昨天见过的,是谢书年的车。
      
      经过这几天的接触后,八喜确实没当初那么怕对方了,心里上的压迫感也少了一大半。可昨天被陈彪那么说,八喜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他总感觉是自己连累谢书年被人说坏话了。
      
      他走过去打招呼:“谢总好,你这么来这了?”
      
      谢书年打开副驾驶车门,“我想起来你那辆车好像要年检了,等会就让人开去检吧,我送你去公司。”
      
      八喜哦了一声,坐了进去。这边谢书年车钥匙还没拧着呢,就听他说:“谢谢你谢总,以后有事你打电话通知我就行,不用特地来接我。”
      
      谢书年握着车钥匙的手一顿,扭头看着他。
      
      “什么意思?”他笑了,笑声里好像带着冰茬。“你觉得我多管闲事?”
      
      其实八喜这话任谁听了都是一句客套话,其目的只是想委婉表达谢意,可谢书年却一下就能听出来,对方就是切切实实的在婉拒他。
      
      这小傻子脑子里就一根神经,带点弯绕的话他都听不懂,何况说。
      
      谢书年的身体突然靠过来,八喜自然而然的往后缩,直到靠在身后的车窗上才后知后觉的摇头。
      
      “我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我觉得你不要送我会比较好。”
      
      谢书年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感觉这车座要是再大一点,他就要把人压倒躺下了。
      
      凌厉的眉眼微微眯起,带着强烈的侵占性,“什么意思?”
      
      八喜窘迫的叹口气,索性直说:“公司其他同事看到你送我会说你坏话,他们会误会你是同性恋,这样不好。”
      
      虽然他不了解地球人对同性恋到底持怎样的态度,但违背生物学规律,总会被大众当作异类。谢总做事说话虽然总莫名其妙的,但人还是很好的,不然也不会看到他在饭馆刷碗就返聘他,还把他送到公司。他不希望因为自己的缘故,就让谢书年被其他人排斥误解。
      
      “切,我还以为什么事。”谢书年瞬间弯起了眼角,丝毫不见方才的乌云盖顶的模样。
      
      感情是怕连累他才不肯坐车啊,真是要命,明里暗里的跟自己献殷勤,这戏演得还真挺走心的。
      
      他都没注意到,反光镜里自己的嘴角都快包不住两边的牙了。
      
      八喜缓缓直起腰板靠在座椅上,看着眉眼带笑的谢书年,眼神更加迷茫。
      
      怎么被人说坏话也这么开心啊?
      
      地球上人活得都这么洒脱肆意么。
      
      看来他要学习的路还任重道远呀。
      
      ……
      
      “没救了没救了,我看你是真没救了老铁。竟然为了追人家把我一个人扔在停车场。那里那么漆黑,那么可怕,那么……”
      
      谢书年刚接电话,一听是秦逍那半死不活的声音就打算挂断,里面赶紧喊:“诶诶我有重要的事要跟你说,你先别挂啊!”
      
      重要的事,这厮能有什么事,不是在外面捅得窟窿被他老爸发现了,就是搞了哪位世家公子的女朋友被人家抓包了。
      
      谢书年哼了声,还是那句话:“有屁快放。”
      
      “老铁我跟你说啊,这个世界上有外星人你信不信?他们不是像电影里演的后脑勺特别大,跟白萝卜似的那种,而是跟我们差不多的人,只是脑袋有动物耳朵,腰上还有尾巴,看着就跟cosplay……”
      
      啪一声,谢书年终于清静了。正好八喜进来给他送资料,他就顺口说了一句:“秦逍那小子竟然还跟我说有外星人,还有动物耳朵尾巴?估计是昨晚喝高了,到现在酒还没醒呢。”
      
      就听哗啦一声,正好窗户跟办公室的门都开着,过堂风大,八喜手一松,那摞资料就跟天女散花似的飞出去了。
      
      一片片白茫茫中,八喜惊恐的看向谢书年,“他在哪看见的?”

  • 作者有话要说:  狗子:平时更新都在晚上8点左右,今天早了点。后面的明天更啦,小可耐们看完洗洗睡吧,保重身体,我今天也要早点睡了~~
    还有蟹蟹燕子,墨夙月两位小可耐浇灌的营养液,还有各位留言的小可耐们~~狗子超耐你们~木么~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