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 ...

  •   
      “麻烦等一下!”
      
      八喜掰开电梯缝侧身挤进去,等双脚站稳地面才松了口气。
      
      昨晚降落到大山里看到的全是郁郁葱葱的树木,今早开车来的路上他才察觉到,原来地球上的人一点也不比山里的树少。他开着张卓瑶的宝马,在路上整整堵了一个半小时,要是再多碰上一个红灯,铁定就迟到了。
      
      他抓着卡在脖子上的领带往下拉了拉,隐约瞥见电梯门上的镜面,发现好多人都在偷偷看着自己,可当他目光扫过去,那些人却立刻把视线移到了别处,好像有意在回避他。
      
      这是什么意思?
      
      叮一声,电梯门开了。八喜刚要往外走,就被人从后面推了一把,他扶着电梯门的瞬间又被谁踩了一脚。低头一看,新换的皮鞋背上一个灰扑扑的高跟鞋印。
      
      很明显是个女人踩的。
      
      大概是人太多不小心吧。八喜没有去找踩自己的罪魁祸首,只是低头拍掉了鞋印,就听一个粗犷的声音在喊张卓瑶。他还没做出回应,就被一个穿着西服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拉起来,纤细的身体又打了个趔趄。
      
      “不是告诉你昨天来办手续吗?昨天你怎么没来啊,算了,你也不用进去了,把东西拿走去财务部结算完工资就走吧。”
      
      说着把两个叠在一起的纸箱交给他,八喜被迫接过纸箱,从箱子后面探出头不解的问:“什么结算?为什么要走啊,我是在这里工作的。”
      
      大肚子中年人继续推着他的肩膀,往电梯里塞。
      
      “知道你是在这工作的,但谢总要你走,我也没有办法。赶紧走吧小张,我在这干了十多年,就别为难李叔了。”
      
      八喜被推得一脸懵,他才第一天上班,就被辞退了?
      
      他一手抱着纸箱,一手按在电梯门上,“等等,为什么要辞退我?我做错了什么吗?”
      
      慌忙之中,八喜按在了电梯旁边的开门键上,叮咚一声,电梯门从中间开启,露出站在里面的男人。八喜抬头看到了对方。
      
      虽然他现在对人类还处于一无所知的状态,但他却能发觉到,这个人的感觉明显跟刚刚他所见到的那些人不一样。具体是哪里他又描述不出来,就像是一瞬间被抽干了周围的氧气,如同窒息。
      
      八喜不自觉的抱着纸箱后退两步,就看高大的男人从电梯间里走出来,站在自己面前。
      
      “他怎么还在这?”
      
      男人瞥一眼八喜,凌厉眉峰蹙得跟小山一样。
      
      中年男人赶忙道歉,推搡八喜的力气更大了。纤瘦的身体被他推得像是一叶巨浪中摇曳的小舟,好像下一秒就会翻入海沟一去不返。
      
      在男人的注视下,八喜有点本能的畏惧,却又舍不得放弃眼前的工作。要知道,政府的选配系统都是随机的,顶替的身份也一样,像这种具有高薪工作的身份实在可遇而不可求。
      
      他鼓起勇气,走到男人面前,“你为什么要辞退我?”
      
      “为什么?”
      
      谢书年斜了一眼八喜,那副让人生厌的面孔和声音,竟然还一脸无辜的问他为什么。
      
      他冷笑一声。突然砰一声,踢飞了八喜手里抱着的两个纸箱。箱子碎了,里面五颜六色的避孕套洒落一地,一张桃心卡片飘了出来,上面彩笔写着几个妖娆的字迹:致谢总。
      
      好多听到声音赶来围观的人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笑了,真是见过不要脸,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真是想上位想疯了,谢总的床也是你能爬的?
      
      要说这张卓瑶觊觎谢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一开始还算委婉,后来完全就跟狗屁膏药似的黏上了,谢总吃饭他夹菜,谢总午休他铺床,就差上厕所帮着脱裤衩了。
      
      要说这年头对同性恋也渐渐宽容起来,你要是个堂堂正正的爷们,喜欢谢总,大大方方去追求也没什么值得诟病的,可偏偏这个张卓瑶还是个人见人烦的娘炮。
      
      平时集体劳动的时候怕脏怕累,专门跟女同事枪活干,什么轻快干什么。穿的花里胡哨不说,还总是把自己弄得香喷喷的,恨不得隔着十八层楼都能闻见他来了。最让人受不了的是,只要同事领导一说他点什么,张卓瑶肯定把谢书年搬出来,好像谢总成了他家的一样。
      
      现在看着这货被当众撕破那副虚伪的嘴脸,好多人都感觉大快人心。要不是谢总在场都想拍张照发个朋友圈里集赞了。
      
      可他们并不知道,那个娘炮早就被偷梁换了柱,眼前的八喜并不是真正的张卓瑶。
      
      刚刚谢书年踢纸箱的时候,不可避免的碰到了八喜的手,原本几根血管都依稀可见的手背红了一大片。他耳力很好,听到了周围人的窃笑和议论。
      
      对方踢坏了他的东西,甚至误伤到了他,可是所有人都没去阻止,反而还开心的笑了。
      
      八喜垂下眼帘,蹲在地上一个个捡起他根本不知道用途的避孕套,把它们放回残破的纸箱里。他不懂这些人为什么要这么对他,但乱扔垃圾肯定是不对的。
      
      看谢书年离开后,李叔看着满地的避孕套也不好意思,那么多人围着,他吼了两声都去工作,把人群轰散了也蹲下帮八喜捡了几个。
      
      虽然这个张卓瑶从来公司的时候他就不大看得上眼,可如今孤零零的蹲在这,被那么多人看笑话,还怪可怜见的。他这年纪大了,心里也有点不落忍。
      
      “小张啊你就快点走吧,一会让在让谢总看见,说不定连这个月的工资都没拿不到了。你也别怪谢总,这人想要什么都要靠自己的努力去争取,净想投机取巧不走正途是不行的。”说完帮他把箱子搬到了电梯里,拍拍八喜的肩膀,“你学历高,人也机灵,回去再好好想想吧。”
      
      看着电梯显示器上的数字,越来越小,八喜上楼时闪闪发的眼睛都黯淡下来。来地球上班的第一天,还没进办公室的大门就被赶了出来。从就业到失业,简直跟火箭一样快的速度。
      
      走出大厦,他抱着纸箱蹲在马路旁,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摸了摸裤兜。里面除了一只手机外,一毛钱都没有。昨晚住的公寓和今早开的车都是公司配的,现在他被辞退,公寓和宝马自然也都收走了。
      
      他看着手机通讯录里一排排陌生的号码和备注,除了昨晚他刚存的星七,没有一个人是他认识的。无父无母的孤儿,这种身分暴露的可能性小,但遇到困难也同样无依无靠。
      
      更可气的是,张卓瑶不是年薪三十万的总裁助理吗?银行卡和手机里的支付软件上竟然连超过四位数的存款都没有。反倒是家里的衣柜里,皮包衣服鞋子一大堆,关柜门的时候不使劲往里塞一塞都很难关上。月光族也没有这么败家的吧。
      
      蹲了一会,腿已经有点麻了。八喜站起来活动一下身体,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找个住的地方。
      
      他沿着人行道一直往前走,看见垃圾箱,看到可回收三个字,才把手里的破纸箱塞了进去。就发现垃圾箱的盖子上海贴着一张小广告。
      
      离着八百米左右的饭店正招手洗碗工和配菜工,月薪3500,包吃包住。
      
      虽然3500跟三十五万的差距还是很大的,不过这对初来乍到的八喜来说,已经很好了,至少帮他解决了住宿问题,不至于用完手机里的钱就去露宿街头。至于一个硕士毕业生去做这种工作会不会让人看不起,刚来地球的八喜还完全没有这种意识,毕竟在兽联星所有工作都是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的,只有好吃懒做不劳动的人才会遭到鄙夷。
      
      八喜把小广告撕下来,将上面写的地址记住后,折叠好扔进了垃圾桶里,步行去饭店应聘了刷碗工。
      
      他今天西装革履,刨去皮鞋上的鞋印,完全就是一副社会精英的范本模样。一进门老板还以为来了个贵宾,当八喜说明自己的意图后老板差点把倒好的茶水摔在地上。
      
      这么优秀个小伙子来小饭馆应聘刷碗工?该不是电视台来录节目的吧。
      
      在八喜反复说明了半天后,老板才勉强相信,对方确实是来应聘的。
      
      像刷碗工这种活没什么技术含量,只要智商正常不是傻子就能做。一般来做这种活的也都是一些在家无所事事的中年妇女,一个年轻还长得不错的小伙子,要不是被逼无奈也不会跑来干这个。这孩子估计是遇上什么难事了。
      
      老板直接给他通过了面试,把饭店的其他员工叫过来,说这是新来的小张,你们多照顾新人,就把他领到后厨上工。
      
      炒菜的李师傅对八喜很和气,负责点菜的小王姑娘明显对这个清秀的小哥哥很有好感,一跟八喜说话那张苹果脸就红扑扑的。只有送外卖的胡强,很不待见八喜,他暗恋小王都有好一阵子了,不过姑娘显然对他没什么好感,现在八喜一来小王连话都不跟他说了。
      
      不就是长得好看点,男人长得好能当饭吃?哼。
      
      胡强看了眼旁边的菜筐,突然想到了什么,嘴角慢慢裂开一道宽大缝隙,转身走了出去,再回来时手里提着一个胶丝袋子,里面鼓鼓囊囊一大团。他悄悄走过去,把袋子里的东西迅速倒菜筐里,又漫不经心的走到八喜面前说。
      
      “诶小子,你先去把新运来的菜摘了。刘师傅炒菜等着用。”
      
      八喜哦一声,把油腻腻的手在旁边的毛巾上擦了两下,刚要起身就被小王拉住。
      
      “现在就你最闲,你不去干活竟指使小张哥哥,你再这样我就告诉老板你欺负新人!”
      
      “我欺负他?呵,他应聘的本来就是洗碗工和配菜工,我让他干他应该干的活叫欺负人?”
      
      小王气得脸颊鼓鼓的,还要反驳什么,被八喜拉了一把。
      
      “没事,胡哥说的对,这本来就是我的本职工作。再说也没多少,很快就干完了。”
      
      他把袖口往上撸了撸,弯腰把菜筐里的菜倒在地上,刚要把空菜筐放下,就感觉手腕一阵尖锐的疼痛,好像什么锋利的东西刺破了皮肤。等他看是什么东西缠在他手腕上时,半条胳膊都变成了暗紫色,血管一条条突兀的膨胀着,被其他部分白皙的肌肤一衬,格外狰狞可怖。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