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灯古佛三世缘(法青)》萝卜卜兔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6-05 22:25:2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初遇(上) ...

  •   “青娃子又瞒住你姐姐出来耍啊?”
      
      街边卖酸枣的老阿婆刚把肩上的担子放下,这就看着一溜烟小跑过来的小青。“今儿个这么早啊?这个点,这边的店铺可都没怎么开张呢,这儿到了晚上才会热闹呢。这大中午头的你怎么就跑过来了?”
      
      小青甩了甩头发,直接从兜里掏出个绣着竹叶的帕子往脑门上招呼过去。
      
      一边蹭汗一边跟阿婆说道“我哪敢瞒着她啊?阿婆你是不知道我姐姐的暴脾气来着。而且我可不得赶紧过来赶个早的,这不是快要到五月节了,张大叔每到这时候都会开始捆粽子了,那板栗肉粽简直是香的流油,没谁了,啧啧啧”说着还砸吧着嘴。
      
      “你这孩子,谁不知你姐姐不但温柔端庄而且做的药膳那是一等一的好啊,虽然地方远了点,但那么多人都奔着过去就为尝个滋补的炖汤,你可倒好,天天往我们这市井小坊子里钻。”
      
      阿婆边说着边舀起旁边木桶里的水洗了两枣递给小青说“给,先拿着开开胃,别等会撑住喽,你这还真是会赶时候,我前几天才听那老张说他管那林中老农购了好几斤的板栗,还采买了好几包的猪后腿肉来着,这不,昨天才包好,你这今天可就来了。”
      
      说着拿手点点小青的额头“就你机灵古怪的,每次你买那么多回去,这脚程慢的旅人还没来得及过来,你这可就把你张大叔的肉粽给搜刮光喽。”
      
      小青表面笑呵呵的心道我要是不赶紧买了,这五月节到了,这雄黄酒一出我还能往外边蹿腾?我姐姐不得把我剁喽。这好好的五月节吃粽子不就好了,非得还整些什么熏艾草,喝雄黄酒来着,我这赛龙舟也没得看,只能听那小孩给我说,我还没亲眼见过呢。
      
      小青的眼睛咕噜一转说道“那可不,阿婆,我姐姐每到五月节那会子都得提溜着我跟她去山上采草药来着,让我每次都得错过这么热闹的节日,我不提前采买好了的话,那还能有这口服呢?”
      
      说着就把青枣噻进嘴里,然后呲牙咧嘴的嚼吧嚼吧把个小核吐到手心里“阿婆,你这枣还是那么够味啊,这酸的,我别说一个胃了,我这胃开的能堪比牛的四个胃了!”
      
      “你这小青,就属你伶牙俐齿了,快过去吧,怕不是等会你姐姐又得来寻你了。今儿个屋里头的大理石板有一层水雾,怕是要有雨,还有可能是好久未遇的大雨,买完可得抓紧回去啊。”阿婆看看天说有点担忧的说道。
      
      “得嘞,我晓得了,阿婆!你也早点回去吧,要是真下雨了那大虎自己在家看见闪电不得吓得到处找婆婆啊?“说着仿佛能看到那场景一样咯咯的笑着往前蹦跶着走了。
      
      但抬头看看那仿佛用全身心的阳光在证明今天是个好天气的大太阳,心道:下雨,还是下暴雨?不能够吧,这大艳阳天,还会降雨喽?这么多天不下雨,这老天爷开眼了?
      
      小青虽然不想那么早回去,但那大理石一向挺准的来着,而且这么多天没下雨这眼看着秋天的收成就有点让人为难,下一场大雨倒是也挺好的来着。
      
      说起这大理石板,那可谓是当地有名的一个特色,每家每户都有一块儿,就跟个屏风一样竖在门厅前,因为这钱塘县之前一到夏秋季节就雨水不断,甚至还有次那暴雨都能漫过门栏漫进屋里头。
      
      所以从那日后这家家就都开始立大理石了,要是当天无雨那这表面就是干燥的,反而要是有雨了就会浮出来一层薄薄的水雾,而要是暴雨了那这大理石就会像流汗了一样“汗涔涔“的好不奇特。
      
      这主意还是金山寺的一位师父提的,听闻法号叫”法海“,别说这和尚法号里都带水字旁,但这预水观天能力确实了不得,也因此深受百姓爱戴.
      
      不过从那次大雨后倒是很少见这位师父走动了,就连小青听着都动了那么点好奇心想看看这和尚的真容来着。
      
      毕竟自从她和姐姐到这钱塘县后,就经常从别的阿婆啊,大婶啊,大叔嘴里听到这和尚的名声。
      
      据说这和尚的来头还不小,他俗名裴文德,本是京城里大户官员裴休的儿子,本是家中次子,但却因在出生时夜泛金光颈后出生自带佛莲胎记,而后又被云游的高僧告知与佛家有缘,原是宿命,而备受裴家所宠爱。
      
      本是繁华似锦的一生而后却因后当今世子莫名身染恶疾命悬一线,看尽名医均不奏效而就此改变。
      
      据悉皇上命人寻来闻名一方的观星大师夜观天象,大师观天象后便在世子行宫前对着裴家的宅邸方向叩拜,后启禀圣上,说众星暗淡,而捧一星明耀,此星,不闪而明,呈祥瑞之兆。
      
      皇上听闻大喜,而后大师却道:该星并非世子之星宿,而是另有其人,本来此星与皇家并无交际,也并无冲突之象,但因佛光之气过盛而冲撞了太子星宿,因此如今只需各回轨迹便可。
      
      随即指出需一名颈后有七瓣莲花胎记的男童在三岁时送入庙中剃度修行为世子祈福即可使世子转危为安。
      
      次日,吏部尚书裴休在殿上听闻圣上的寻童懿旨后便忍痛将自己刚满三周岁的次子裴文德送入金山寺中剃度修行,赐号”法海“从此便成为金山寺的关门大弟子,跟随灵佑禅师修行。
      
      听闻那九环禅杖和金缕袈裟就是当今圣上所赐。
      
      而法海十七岁就有开智有通天之能,据民间传言,他颈上所带檀木金丝勾边念珠是观世音下凡授予他,真假倒是无人得知。其师曾指出”我徒,修成真佛只需渡一劫,此劫若渡修成大我得道飞仙,反之则万劫不复“随后便在法海二十四岁时让其下山游历红尘,修行参悟。
      
      其实只有法海自己心里清楚,那民间传言所传非虚。
      
      在他十三岁静坐禅房持念珠诵经时,忽,面前金光闪现。抬眼便见一使者一手做说法印,一手端有白瓷细口玉净瓶,瓶中插有一柳枝,身上自带金光,眉眼慈而端,对法海道“你本我佛座下金莲,后有了灵智且入世俗轮回渡劫,因日日听我座下仙童诵经又得我瓶中仙脂露浇灌而入世便自带佛心。”
      
      又接着道:“如此遁入空门修行并渡过一大劫即可得道成仙修成真佛,我赐你这串念珠于你,若你大劫将到,它必定有所感应,愿你普渡终生,看破红尘,如你原身一样出红尘而不染。”说后便在恍惚间在光晕中淡去身影,只留下面前蒲团上自带檀香的一串念珠。
      
      当然,这市井的人并不知这其中种种,听闻了这法海禅师的除妖,布施,观命格的种种奇事后就把这传记写的越来越神乎其神了。
      
      可这奇怪的是,本云游四海,不曾停步的法海禅师,却在两年前停步在了钱塘县的一个不知名的小镇上。
      
      小镇上的人本消息闭塞不知晓法海的名号,但后来这位大师所预感的暴雨如期而至。而后又作法逼退了暴雨由此才没酿成洪灾,之后还提议在当地建起大理石板来预测降雨。众人纷纷称其为高僧,并自发在紫竹林内为其修建了一所静谧的禅房以供大师修行。
      
      而这小青也不是没试过想要一探这紫竹林里的奥秘和这和这和尚的真容来着,但这紫竹林周围竟是带有法印的屏障,她这硬破倒是能破的而开,但就是要白白亏损了自己几百年的修为。
      
      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迷妹行为可不是小青能干出来的事。何况她就是个小蛇妖,比起吃的,好奇心就显得不足为其了,而且她进不去的地方肯定不是什么好地方。
      
      她已经在脑海里想了好几百遍那竹林里边肯定是个又老又丑的抠脚和尚,看不到和尚说和尚丑就是她了。
      
      但这也是稀奇,这一僧两妖在从未谋面的情况下居然平安的度过了两年的光景,而后的突变那就是后话了。
      
      而这今日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而有的人之间的相遇,往往没有什么铺垫,就跟倾盆的大雨一样,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猝不及防的到来了。
      
      “明明没走多长时间,这死丫头蹿的倒是怪快“白衣的女子左手撑着一把油纸伞,右手拿着一把合拢的整齐的油纸伞,轻巧的迈步往镇里头走过去。
      
      一身白衣,一抹清丽的美人就这么走在街上,在炎炎夏日里看着就让人平复了那燥热的心。
      
      路人的视线也不由得跟着这女子的步子往前移,那男子都巴不得成为她手中的伞,被她用柔弱无骨的手轻巧巧的举着,而这姑娘家的也只有投来艳羡的眼光的份。
      
      幸好,这赏心悦目的画面没有因为女子小声的嘟囔而破坏。
      
      白素贞只顾着寻她那个让人不省心的妹妹,眼波流转,也未顾及他人投来的目光。也就只有她这个妹妹让她这么挂心了。
      
      她也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毕竟在一起修炼了几千年,那一个蛇洞里的姐妹情谊,那互相帮扶着度过蜕皮劫难,依靠着过的几千年的时光那可比的上是比亲姐妹还亲了。
      
      突然有人不轻不重的在自己肩膀上拍了一下,她当机立断肯定是青丫头那个鬼灵精,她当即转过去捞住对方的手,不给“小青“调笑自己的机会。
      
      怎知,扭过头去竟是一位白净书生模样的少年,身后背着一个大大的箱笼,把他衬得还有点那么弱不禁风的意味来着。
      
      此刻正呆头呆脑的看着她,而这被她捞住手腕的少年手里正攥着一支步摇。大太阳底下,镀银的蛇形步摇晃的人眼疼,蛇嘴里衔着的玉珠倒映着那小书生红彤彤的脸庞。
      
      “那……那个……姑娘你的步摇掉了,我跟在姑娘身后捡到了”
      
      说着也不敢直视前方把头埋得低低的,小白就只能看的到他的束发在她眼前一晃一晃。
      
      说着好像还觉得有些不妥的补充道“我我我…..没有故意跟着姑娘来着,我们先生教过我们的不能对女子有轻薄之举,方才我看见地上有东西在闪所以才捡起来来了,然后又看到走在前面的姑娘你发髻上刚好缺了这个对称的发簪来着,而我叫了你几遍,你没有搭理我,反而走的更快了些。”
      
      又怕对方不信似的抬头看了一眼小白的发髻确认了一般然后用迅速低下头去“所以,我这才唐突的拍了姑娘的肩膀,实在是…..不好意思!”
      
      小白都快被这小书生给逗笑了,手也忘记松开了,这听着他说了声那么大声的对不起后还准备弯腰给她作揖道个歉,她连忙把步摇拿回来插到发髻上然后摆手道“没关系的,我倒是要谢谢官人你。”
      
      结果就看到这位官人已经后退了几步给她弯了腰准备作揖,她也没怎么跟男子相处过,不晓得这个时候要干嘛才能打发了这傻兮兮的小书生来着。人家捡了自己的步摇,自己也不能不听人家把话说完就走了来着,还得淑女一点的道谢。
      
      本想着收下后道了谢就完事了,结果这小书生还以为轻薄了自己非要作揖道歉来着。
      
      她感应到这小青是越走越远了,在这大热的又即将端午的五月天里她这法术也不敢随意施展。也不知道怎么脱身来着,所以一急,也就跟着作揖。
      
      街边上一个小书生一个白衣美女对着作揖的场景可没人见过,但这老天今儿个可就偏偏不让大家看热闹来着,这豆大的雨水说滴就滴,雨说下就下了,大家急忙作鸟兽散的纷纷往家里赶。
      
      而这边,小书生这一弯腰不要紧,这背后书笼里的书却从没合好的间隙里哗啦啦的掉出来了。直直的砸了小书生的头后啪嗒啪嗒的掉了一地,净掉到两人面前了。
      
      这一抬头起身又不要紧,俩人头还撞到一起去了,疼的呲牙咧嘴的空挡这天也不带闲的,雨就这么哗啦啦的下了起来。
      
      小书生慌不急的去捡书,结果还是湿了好几本,皱皱巴巴的好不可怜。小白深深的叹了口气像是认命般的将手中举的伞举到两人头顶,小书生在蹲着趴着捡书,白衣姑娘就低头看着小书生的头顶和自己被雨水滴湿的裙摆。
      
      此时的小白心里想:今儿个青丫头是要淋成落汤鸡了,这可不怪我,要怪得怪这傻兮兮的书生,也是够倒霉的了,遇到了个这么犟的傻小子。
      
      而小书生则是想:我可得好好给这位姑娘赔个不是,拍了人家肩膀不说还磕了人家的头。
      
      两人各怀心事,殊不知此次像玩笑般的遇见便误了终身……
      
      ——————————————————————————————
      
      而这前几个小时,另一边的小青也是气不打一处来。这秃驴是怎么回事?还有比我小青更快抢占先机买到张老头粽子的人?
      
      小青看着面前往金钵里塞肉粽子的和尚想到:不对啊!和尚还能吃肉粽的而且和尚不都是贫困户得靠着化缘过日子来着?这碎银子又是怎么回事???想到这便准备上前好好跟着不知道那儿冒出来的和尚好好争论争论……
      
      

  •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是许白的初遇,下一章是法青的,求评论,求收藏,给小萌新一些动力吧~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