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闵瑝脸色写满的迟疑很容易就让鸟人们明白他的抗拒。
      施因和武萝萝上前一步温和的说着话,大意就是让闵瑝不要慌乱,不要害怕,相信他们,你是个好孩子。
      他们还把滑翔翼下落的完整画面给闵瑝播放了一遍。
      其过程犹如大片再现,画面极具震撼感,尤其是闵瑝是其中主角,看着看着他自己都给自己捏了一把汗。
      这时一个着急的鸟人超出了武萝萝一步,想和闵瑝说话,谁知话未出口一声惨叫,赶紧收回自己的脚,他鞋子的脚趾部位已经空了,露出里面的脚趾,脚趾表皮和指甲盖几乎消失了,露出下面的嫩肉。
      这个心急的鸟人哭丧着脸,拿出一个小机器人,机器人飞快的把他的脚趾包扎固定。鸟人很快表情平静下来,显然是止住了疼痛。
      其他几个鸟人说了一些话,能听懂的关键词是“这点小伤”、“粗心大意”这些。
      这只鸟人翻了几个白眼,转身飞走了。
      这一幕让闵瑝直观的见识到了爱妃山的厉害之处。
      他用鸟人语言艰难的拼凑:“我不是、你们。我们、不同。”
      发音怪异,鸟人们思考了一会才知道是什么意思,同时又不解。
      闵瑝见他们不理解,索性把上衣脱掉,背对他们露出光滑的脊背。
      我没有翅膀,所以我们不是同类。
      这些鸟人误会他是鸟人幼崽的事,在学习语言中就知道了。为了离开山顶,同样也是无法表达,所以他没有反驳。
      鸟人们表现了善意,可那是给幼崽的。现在他可以隐瞒,大在面对高科技的时候,他能隐瞒多久呢?
      到不如一开始就亮出自己的身份。
      他对鸟人来说就是外星人,那么鸟人会对外星人做什么呢?
      闵瑝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回过身来,却发现这些鸟人眼中居然是同情和怜惜?
      闵瑝懵了一下,该不会这些鸟人以为我是个天生没有翅膀的可怜宝宝?
      闵瑝用他学会的几个词汇艰难的表述他是外星人这一事实,然而幼儿语言中是没有外星人这一类的词汇,连星球这个词汇都没有。之前他所学的词汇主要围绕着怎样离开山顶了。
      所以怎么表达都让一心认为他是幼崽的鸟人们理解不上去。
      鸟人们纷纷表达着让他离开。
      闵瑝迟疑的摇摇头,爱妃山周边许出不许进,他一旦离开这个范围就无法再回到这个“庇护所”。
      可是不离开他可能无法生存,爱妃山脚下力场范围内是空旷的,没有一丁点草,土地虽然是紫色的但比较硬。他想起来他还在滑翔翼里放了不少果子,也许能种的活。其他的果子树枝他也许可以和这些鸟人换点吃的穿的,他绝对鸟人们对这些会很感兴趣。
      可是他连他能不能吃鸟人的食物都不知道。
      一时间顾虑太多了,反正他还不想出去,靠着果子也能撑几天。
      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也算是回馈鸟人们的善意,他从滑翔翼离拿出一个果子,丢给了武萝萝。
      鸟人们集体寂静了一下,眼睛都直勾勾的盯着施因手上的紫色果子。
      下一秒简直炸开锅,各种兴奋的吵嚷声响起,武萝萝对闵瑝抛出一个飞吻,翅膀一展飞走了,后面呼啦啦跟着飞走了一群鸟人。
      原地只剩下施因对闵瑝解释。
      闵瑝勉强听出来武萝萝他们是要做什么和果子有关的事,好吧,用脚趾想也知道和果子有关。
      闵瑝拿起根树枝扔到力场外的边缘。
      力场的分界线是草地,力场内一根草都没有,外圈的草地缺郁郁葱葱的。
      他又拿起一根长一些的树枝去扒拉地上的树枝。
      这过程中施因紧紧的盯着两根树枝。
      闵瑝成功的将扔出去的树枝扒拉回力场里,而树枝没有消失。
      这就说明力场并不是鸟人认为的许出不许进,更有可能是非爱妃山的东西不允许进出!
      如果照这个结论来说,那安然呆在力场里的闵瑝是不是也可以自由进出呢?
      想到这里闵瑝激动,若真可以那这里就是他真正的庇护所!
      施因比他更加激动,说了一大堆闵瑝听不懂的,然后按了一下衣服上的一个装置,面前出现一块小光幕,激动的对光幕说了很多。
      闵瑝看着很眼馋,难道说这就是小说中的“光屏”?
      他马上就联想到了全息游戏什么的,天知道这久了他多想玩会游戏压压惊啊。
      施因说完了,从身上拿出一个装饰,向前伸手,又指指闵瑝手里的长树枝。
      闵瑝马上懂了,他把树枝探到力场外,施因将装饰小心挂上去。
      闵瑝将树枝缓缓收回。
      成功了!
      挂在树枝上不属于爱妃山的装饰并没有消失!
      这代表他可以安全的呆在力场里,并且可以和鸟人换东西!
      闵瑝兴奋的手一抖,装饰从树枝上掉落,闵瑝伸手去捞,取抓到了一把空气,装饰在离开树枝的瞬间开始坠落分解,在闵瑝抓住前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
      闵瑝抖了一下,近距离看这个情景太考验自己的心里承受能力了,自己不会也忽然就消失了吧。
      施因比闵瑝镇定多了,他迅速开启及时通话,让监测站的人赶紧送一对不同材质的东西来测试。
      很快一个球形小机器人顶端有个大盘子飞过来,盘子中全是各种各样的东西,闵瑝勉强能看出里面似乎有衣服这种东西。
      施因率先将衣服递过去做测试,闵瑝在拿到衣服后,马上穿上上衣,虽然他是老爷们,但是光脊梁还是不雅观。
      鸟人的衣服弹性非常棒,穿着方式也非常简单,紧贴身体却几乎没有束缚感。
      等他想穿裤子的时候,发现裤子不见了。他刚刚明明放在树枝上的。
      施因还能善解人意的给他来了个回放。
      画面中闵瑝抓起上衣就将裤子和树枝一同放到地上了,而裤子在几秒钟内消失不见,下面的树枝依旧完好,只是闵瑝套衣服的时候遮挡了视线。
      但闵瑝身上穿的衣服却依旧完好。
      所以特殊的不是爱妃山里的东西,而是闵瑝。
      这个初步结论让闵瑝窃喜,嘿嘿,这是不是金手指~
      接下来闵瑝配合着做各种测试,来验证双方的猜想。
      结论是闵瑝直接和间接触碰的东西都可以出入爱妃山力场,一旦没有触碰就会迅速被分解。间接触碰没有材质要求,也就是说他身上系根绳子后面挂一辆火车都能进力场,只要他拖得动。
      如各种机器包括通讯设备等需要能源的东西,在进入的瞬间能量就空了,程序不会被破坏,但是没有能源的能源产品和废金属没有区别。
      而最危险的测试放到了最后,就是测试闵瑝在出来后还能不能再进去。
      施因对此相当重视,这一点关系到爱妃山的研究能否突破。
      他叫来了几个鸟人在力场外做了医疗布置,以防闵瑝在出来后无法进入而受伤。
      可闵瑝并不领情,他对施因做出后退的手势。
      直到施因还有机器人他们退到二十几米外才放心。
      闵瑝深吸一口气,缓缓走出了力场,转回身先是用手指试探的接近,指尖成功的进入了爱妃山力场。
      他大着胆子整个人跳入力场内,安全无恙!
      他兴奋的来回试验,猛一回神他发觉施因已经靠近了他,五六个身高两米多的“姚明”围过来,极具压迫感,他猛的退回力场,连一直掩饰的戒备都明显的表露出来。
      这情况和鸟人们的构想不太一样。
      鸟人们和他大眼瞪小眼。
      这时闵瑝的肚子咕噜噜的叫起来,折腾这么久他都饿了。
      闵瑝当即把戒备的表情转换成委屈的表情,“饿。”
      得,幼崽的性格先不说,先把他喂饱吧。
      鸟人准备的饭盒非常大,大约有一个洗脸盆那么大,打开来里面满满当当的都是食物,闵瑝辨认了一会也不确定都是些什么东西,能看的出大部分是肉类,闻起来就味道还行。
      闵瑝吃的飞快,他觉得自己连上的果子都能吃,地面上的东西应该也没问题。
      吃饱喝足后新的问题来了。
      闵瑝想niaoniao。
      这是个十分严肃的问题。
      在山顶的时候就他一个人,挖个坑,完事埋点土,就当做肥料了。
      可是现在爱妃山四处环绕着监控,难道他要在大庭广众下niaoniao吗?
      啊,好羞耻。
      要不然就得出圈。
      闵瑝此刻特别希望自己有根金箍棒,想在哪画圈就在哪画圈。
      在闵瑝磕磕绊绊的表达下,鸟人们知道他的难处了。
      这是个很好的让闵瑝自己出来的机会,但鸟人并没有这么做。
      他们推过来一个带轮子的立起的箱子,箱子上还有不知什么材料的绳子。
      很明显这就是个移动厕所。
      闵瑝对鸟人的好感层层上升,等他使用后,好感更是高。
      这厕所全物理的,使用后手动操作一下,愣是一点气味都没有。
      完事后闵瑝又纠结了,挂着绳子,厕所才能不消失,他总不能身后一直拴着个厕所吧。
      要说鸟人对这个幼崽是真够意思,尽管语言不通他们还是考虑到了闵瑝的需求。在讨论后赶制了一个物力性的多功能居所,闭合时只有十立方米,完全展开后就是栋小型三层别墅,还是可以单独拆解的那种。内外有不少长度不同的绳子供闵瑝使用。
      闵瑝收到这个别墅后,心里还有不少愧疚心虚感。人家这么以诚待他,他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说不定鸟人只是看着有个人形,却没有人的花花肠子。
      为了表示感谢,闵瑝将坏掉滑翔翼全都送出去了,只留下一根树枝。
      紫色的果子也送出去大半。
      这些东西让鸟人们是欣喜若狂,这是多么悠长的年岁啊,他们终于在研究爱妃山的项目上跨出了第一步。
      他们也弄了不少东西给闵瑝,吃的喝的用的玩的一大堆,都快把三层小别墅填满了。
      对待这个胆小谨慎又残疾(没有翅膀)的幼崽,他们一致决定暂且纵容,让幼崽自己放下戒心走出来,再去探知他的来历。
      虽然他们着急的不行不行,但是那么悠长的时间都等待了,也不差这点时候,何况语言不通,都是白扯。说起来这个幼崽学习语言的速度比七八岁的幼崽还慢,也是无语了。
      学渣闵瑝也很无语,我特么又回高三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