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2、第 42 章 ...

  •   闵瑝第一次看见了现实中的戎翎。
      标准的兰岁人高大的体格,和虚翼里一模一样的英俊面庞,体态仿佛一位巡视卫兵的将军。
      然鹅,这改变不了他一头粉毛的事实。
      嗯,兰岁人的审美他至今还喜欢不起来。
      “戎翎你来了呀,快坐快坐,呃……吃了吗?”
      社交无能的闵瑝一遇见真人,就不由自主的开启尴聊模式。
      戎翎看看天色,距离吃午饭还有好几个时段,果断回答:“没吃,你这有什么新鲜的吗?”
      闵瑝抓抓脸,去厨房亲手榨了一大杯混合果汁。
      戎翎看着颜色诡异的果子,沉默数秒,端起来喝了一大口!
      果然是真的勇士。
      闵瑝自己都没太有勇气尝一口。
      戎翎居然还喝了第二口。
      牛人啊!
      虚翼里什么都敢尝可以说是胆大,现实中可是更需要勇气滴。
      闵瑝心虚的问:“味道怎么样?”
      戎翎沉吟了一会:“还好,不过下次不要加盐。”
      闵瑝汗一个,其实他那是一着急把盐当成糖了。谁让这边的糖也是细小的颗粒呢。
      还是火衣兽去做了些美味的小点心端过来。
      吃着点心闵瑝安静下来,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戎翎在现实中是没有翅膀的。
      后背空空的,任何一个兰岁人最新看见的就是别人的翅膀颜色。
      闵瑝还没有养成这种习惯,而且头一次见网友还挺激动的,完全没有注意到翅膀。
      闵瑝眨眨眼:“你说翅膀能移植吗?我后背这对就挺累赘的,我恐高又飞不了,睡觉还硌得慌,而且还热。你要么?”
      戎翎猛然僵住,完全没想到闵瑝会说这样的话。翅膀对于兰岁人的意义——
      闵瑝耸耸肩:“我可不是开玩笑啊。我有异能,这对翅膀对我来说就是多余的。”切了翅膀就可以假装自己还是地球人。
      反正闵瑝就是那种小人物患得患失的心态,任何剧烈的变化都会让他紧张无所适从。
      戎翎深吸一口气吐出:“那是因为你还没有感觉到翅膀的奇妙。它可不仅仅是用来飞翔的。有它才能体会天空对你的意义,那是其他机械不能取代的感觉。我不要。”这感觉就是自己失去再不能回的东西,别人拥有了却不珍惜。虽然知道闵瑝是好意,但是还有点火大的感觉。
      闵瑝也知道自己有点过分,抓抓头发:“呃,这个虽然我长翅膀了,但其实我三观里还是地球人,嗯,我们那边也有长着翅膀神话故事。不过真长在自己身上,怎么感觉都怪怪的。”
      “习惯就好。”
      
      他们又来到天台上。
      戎翎温和说:“这个时候你不要想那些,你该想象自己是一只鸟,自由翱翔在蓝天。要将飞翔看做是一次自我挑战,假装自己不会异能。你想万一你在低空飞行,忽然异能失灵,这时候能救你的只有翅膀。就算是当做降落伞也行。”
      “那我试试吧。”
      闵瑝飞到低空,然后收回异能。立刻自由落体。
      “啊啊啊啊啊——”
      戎翎大喊:“张开翅膀!蠢货!别闭眼!”简直像是回到了部队,训练一群愚蠢的新兵蛋子一样。
      闵瑝闭着眼睛,好歹把翅膀张开了。
      实际上他就算摔下来也没问题,地面早就铺设好了柔软的缓冲物,还有小型机器人随时待命。
      闵瑝把翅膀当成了滑翔伞,跟个纸飞机似的滑来滑去,终于掉到地面。
      戎翎过去扶起他:“感觉到气流了吗?”
      闵瑝摸摸胳膊大腿翅膀,确认自己没受伤,回忆一下自己刚才的感觉,是有点滑翔翼的刺激感。从爱妃山上下来的时候,全程昏厥,这回清醒着,能感觉到气流从身上刷过的感觉。
      他抬头:“我好像听见你叫我‘蠢货’?”
      戎翎面不改色:“你听错了,我说的是‘听话’。”兰岁语中听话和蠢货的发音有几分相似。
      闵瑝狐疑:“是吗?”
      戎翎点头:“是的。”并迅速转移话题:“我们继续第二次尝试吧。”
      飞翔,是人类羡慕的事情。
      翅膀就是新的肢体,感受着世界,风从翅膀上流过,下方的气流却给了自己一种被托举的感觉。
      这感觉新鲜又刺激,仿佛自己真的变成一只小鸟。
      当他越来越熟悉这种感觉的时候,他慢慢放开身心。
      就像他们说的,飞翔是本能,翅膀会告诉你要怎么做。
      闵瑝拍打了几次翅膀,他感觉自己并没有用力,翅膀却大开大合,卷起风,带着他飞了起来。
      闵瑝的眼睛里只有耀眼的阳光和蓝天白云。
      本能向上飞、向上、再向上——
      一阵高空气流掠过他,让他身子有点歪。
      他低头一看——下面的景物已经变身蚂蚁一样的小。
      “垃圾翅膀!”
      恐高症状一秒上身,闵瑝眼睛一闭,就仿佛高空中弹的小鸟,呈直线落体下坠,被早有准备的工作人员接住。
      戎翎简直恨铁不成钢,恐高症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治得好!
      醒了的闵瑝还挺委屈,“我就一恐高症患者,你非得让我去高空飞,还有没有人性了。”
      就好比讨厌吃榴莲,你非让我吃,这谁受得了。
      戎翎冷漠脸:“没有人性。”
      闵瑝继续苦逼训练,一段时间后低空飞行还算可以。
      但是翅膀再好,也不如自己的异能好啊,想怎么飞就怎么飞,想悬停就悬停,完全不用考虑风力风向。
      于是乎让闵瑝翅膀就成了闵瑝体验滑翔翼找刺激的非必需品了。
      
      研究院在高强度研究后,终于得出结论,促使闵瑝长翅膀的原因,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紫皮桃。
      他们早就试过用人工培育紫皮桃,是能够生根发芽长成树苗,然而越是生长,原本其中含有的促进翅膀生长的物质就越是低。几个月的时间就消失的殆尽。
      所以能促进翅膀生长的物质不是紫皮桃本身,而是爱妃山所蕴含的能量。
      因此研究院终于决定,尝试让闵瑝带人进入。
      这很危险,也许只是刚进入就会受到力场作用,只是骨折。也许是稍后才会出现反应,那就很可能是死亡。
      他们之前用动物做过实验,由闵瑝带着进入力场内,□□无损,却全都失去了生命迹象。
      可是闵瑝却是特殊的,他们不确定这个特殊对于同样人形的兰岁人是否能有效。兰岁人使用科学,却不信仰科学,大自然发生任何奇妙的变化都是能够接受的。
      用兰岁公民来试验是他们从没尝试过的,这也是违反法律的。
      但法律中有特定一条,如果个人强烈要求用自己做实验,经过重重核对听证,确认一切出于自愿,没有任何强迫,是可以被批准人体实验。
      当闵瑝生出双翼的事情对外众公布,多个宜居星球上的人都已经沸腾了。
      哪怕研究院发出的征集实验公告书,明确、重点的说明,只是尝试进入爱妃山力场范围,不是用于生长双翼的人体实验,报名人依然疯狂的想要挤进名单。
      最后还是数十家媒体联合劝阻解说才算是让大家找回理性。
      最终名单确认了10人,经过多次听证后,得到实验许可。
      实验全过程都会由监管部门记录监控,一旦发生违规操作,会立即叫停。
      
      站在力场内的闵瑝也有点紧张。
      他面前是10个人,计划是将10个人依次带入力场内。
      这十人全部都是无翼人,腰间都捆好了安全绳。
      相由心生,可以看得出他们平时的精神状态并不好,萎靡自卑。他们现在也同样紧张,还有几分狂热和渴望,尤其是他们看着闵瑝的双翼,尽管那对羽翼比别人小一号,却意义非凡。
      他伸出手,与立场外的左首一位男性无翼人交握双手。
      闵瑝说:“也许你可能会死,现在退出还来得及,我并不想背上人命。”
      男性无翼人看着他:“我不会后退,如果我真的死了,也只是回归自然的怀抱,和你没有关系。”
      这看似冷血的对话,是他们最后一次对话。
      男性无翼人抓着闵瑝的手伸出胳膊,迈出脚,他们的动作很慢很谨慎。他的胳膊和腿还在力场内没有消失没有骨折,活动自如。
      他兴奋的全身进入了力场,那个兴奋的笑容还没有达到最大,他的脸忽然凝固了,双眼失去了神彩。
      发现不对的工作人员,狠狠的将他拉回来。
      然而他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从他的头颅进入力场到脑死亡的过程只有三秒。
      这次的实验以失败告终。
      闵瑝不敢再去看,他转过身仰望爱妃山久久无言。
      你到底是什么呢?
      我会到这里是不是你的安排?
      他们的灵魂是被你收走了吗?
      剩余的九名实验者只有庆幸和恐惧。
      忽然一位女性无翼人抓住闵瑝露在力场边缘的手,然后紧跟着冲进了力场,在所有人的目光在死者身上时,工作人员没有发现她将安全绳解开了。
      即使发现也没有人会认为她会冲进力场。
      闵瑝背对着他们沉浸在自己的心绪里,忽然被抓住了手,被向前带了好几步,一下没反应过来。
      周围响起尖叫,他的身边站着僵立不动的女性,她的脸上充满了恐惧。
      但是她的双眼还有神,眼球还在动。
      这已经过去几秒了?肯定不只三秒!
      他这是带人成功了吗!
      对,他成功了!
      半晌,女性爆发出一声狂喜的尖叫,还有泪水从她脸颊上留下。
      闵瑝赶紧两只手抓着她,生怕她一个兴奋脱离了肢体接触。
      在研究人员没有摸出规律之前,是不会再有实验者进入。
      闵瑝也正式认识了女性无翼人——湖蓝。
      有了湖蓝可省了闵瑝好大的功夫,他只要腰上捆好绳子,端着自己喜欢小点心坐在山脚下吃吃喝喝睡睡。
      而湖蓝则带着简易工具快速的爬上山顶,执行研究院的各种命令。
      即使没有羽翼,湖蓝的体质也是相当强的,来来回回的完全坚持的住。不光执行任务,还要学习相关知识,以便取样和做基础实验,每天不是爬山做任务,就是在学习。就好像有个太阳装在了她的身体里,让她有用不完的劲。
      对比之下闵瑝就是个咸鱼。无所事事的琢磨怎么打发时间。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