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小家伙抬起头,看到了一个同样穿着幼稚园校服的男孩,头发细软,小脸细嫩,单眼皮细睫毛,眼睛是纯黑色的,不笑。
      
      “你没事吧?”男孩边问,边皱着眉面无表情的将她扶了起来。
      
      小家伙站了起来,手摊开张着。男孩可以清晰看到上面擦破了,浮上一层薄皮,往外沁着鲜红的血液。
      
      膝盖、小腿也是,混合着石子和细沙。
      
      “痛。”小家伙说。
      
      男孩以为小家伙要哭,马上说:“你不要哭,我带你去找老师。”
      
      小家伙浅褐色的眼睛张着,清脆的说:“我不哭的。”
      
      男孩仔细看她,小家伙眼睛虽然水灵灵的,但真的不像是要哭的样子,男孩松了一口气,他小心的握住了她的小手腕,带着她往前走。
      
      男孩问她:“我叫沈陈,是302大班的,你叫什么名字啊?哪个班的?”
      
      小家伙比男孩矮一点,她跟在男孩的身后,说道:“我叫黎小鬼,203中班的。”
      
      沈陈带着黎小鬼去找老师,老师先打电话通知了黎小鬼的负责老师,再带着他们去了医务室。
      
      清理和上药可比伤口痛多了,早就熟于此道的黎小鬼还没上药,大脑就已经联想到了那种痛楚,难免有些瑟缩和抗拒,她虽然乖乖坐着,但是肩膀和手微微往后缩。
      
      医务室的老师温柔的箍住了黎小鬼的手不让她后退,轻声抚慰道:“小黎乖哦,一下子就好了,别怕别怕,一下子就好了……”
      
      “我不怕。”黎小鬼抖着声音说,满脸写着害怕。
      
      如果不是在工作,老师都忍不住要笑出来了,简直太可爱了!
      
      玻璃一样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小嘴抿着挤着两边的肉,小脸鼓起来,明明就是很害怕还说不害怕。
      
      倔强小孩哈哈哈哈!老师憋笑着想。
      
      处理的地方开始生生的刺疼,火辣辣的。黎小鬼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老师开始处理她膝盖的伤了她都不知道,手傻傻的伸着,像打横的莲花藕。
      
      黑暗中,柔软温热的风拂过她的掌心。
      
      黎小鬼睁开眼睛,看见沈陈正弯着腰给她覆着纱布的掌心吹气。
      
      “呼呼就不痛了。”沈陈面无表情的说道。
      
      黎小鬼眨了眨眼睛。
      
      老师此时也帮黎小鬼的膝盖、小腿上好药了,她慈爱的看着他们,从口袋掏出了两根花朵状的棒棒糖给他们,夸奖道:
      
      “小黎真乖,都没有哭。陈陈也很棒哦,不仅把小黎送过来了,还好好的陪伴她,安慰她,像个小英雄一样。”
      
      医生笑眯眯的,小黎好奇的接过棒棒糖,软糯的和医生姐姐道谢:“谢谢老师。”
      
      沈陈也接过了棒棒糖,矜持的和医生道谢。
      
      医生说:“好啦,快要上课了,小英雄快回去上课吧。小黎已经没事了,小黎老师也等一下就来了,放心吧。”
      
      沈陈转过头看了黎小鬼一眼,黎小鬼眨巴着卷睫毛回望,把手和膝盖摊开给他看:“我没事啦,哥哥快去上课吧!谢谢哥哥!”
      
      沈陈嗯了一声。
      
      黎小鬼笑着朝他挥手:“哥哥再见!”
      
      沈陈离开之后,过了五分钟,一位中年女性出现在了门口,她站在门口,没有进来,而且一来就喊:“黎小鬼在吗?”
      
      “在!”黎小鬼举起手,背着小书包跟医生告别,朝老师走去。
      
      “老师再见!”
      
      “恩,小黎再见!”
      
      “走吧。”中年女人说,她没有看黎小鬼的伤口,甚至连问几句都没有,就这样平平淡淡的把人领走了。
      
      对黎小鬼很有好感的医生老师的笑容顿了一下,渐渐消失,对该老师的观感一下不太好起来。
      
      ……
      
      下午五点,园区铃声响起,放课了。
      
      幼儿园规定,非校车接送的孩子必须有家长前来带,才可以走。
      
      一个又一个家长在她眼前将孩子接走,老师低头登记着。
      
      “你好,我来接黎小鬼。”
      
      耳侧突然一声冰凉乍起,老师一惊,吓了一跳抬起头,一看,果然是黎小鬼的家人。
      
      阴阴森森的,脸色苍白如纸,眼睛凹陷,笑容古怪,没有一点精神气,过来一点声音都没有!
      
      神经病。
      
      老师心里暗骂一声,实际是有些打怵,她后退了一步,喊黎小鬼的名字:“黎小鬼!”
      
      她吞了吞口水,和黎小鬼的家人说道:“黎小鬼今天在学校不小心摔了一跤,不过已经通知医务室处理过了,没什么事情,请不要担心。”
      
      黎小鬼的家人表示理解的点了点头,没说什么。黎小鬼小跑着过来了,青年鬼俯视着她说:“走吧。”
      
      “恩!老师再见!”黎小鬼点了点头和老师告别,乖巧的跟在青年鬼的后面。
      
      在有人的地方,青年鬼是从来不会和她牵着的。
      
      老师在黎小鬼的名字前打了个勾,勾完看着黎小鬼的名字下意识就皱眉。
      
      晦气。
      
      黎小鬼跟在青年鬼后面,走着走着,园区一角有个身影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她的感觉和家里的人很像,她穿着红白渐变的裙子坐在秋千上,面无表情的直视着前方,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一个小孩从她的前面飞奔而过,穿着别的学校的校服,是个男孩,看起来比她要大。他经过女人的时候很大声的喊了一声:“丑八怪!”
      
      黎小鬼顿住了。
      
      那孩子嘻嘻哈哈的大笑着,像是怕女人听不见似的,又喊了一遍丑八怪。
      
      女人转过头,幽幽的看向那男孩。
      
      黎小鬼愣了愣,随即有些苦恼的睁着大眼睛想了想,接着低头翻口袋,在口袋翻到了她想要的东西之后,黎小鬼朝女人走了过去。
      
      黎小鬼:“那个……你好。”
      
      女人像是机械一样缓缓转过了头,却依旧是面无表情。
      
      黎小鬼举起手,将今早医生姐姐送给她的花朵棒棒糖朝她递去,这个棒棒糖她很喜欢的,到现在都没舍得吃。
      
      “这个送给姐姐。”黎小鬼像桃子一样白里透红的小脸咧开了一个笑容,说道:“姐姐很漂亮哦,不要听他乱讲。”
      
      女人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似乎是不能理解她的行为。
      
      黎小鬼有些不好意思了,局促的说:“那个?不喜欢吗?”
      
      黎小鬼话音落下,女人终于缓缓伸出手,小心的捏住了棒棒糖棒子的上方,错开了黎小鬼的手。
      
      ……
      
      青年鬼走到了园区门口,一回头发现,小家伙不见了。
      
      青年鬼:“……”
      
      青年鬼喊黎小鬼的名字,黎小鬼咦了一声回头看了一眼,紧张的和女人说道:“我爸爸在叫我了,我先走了!姐姐再见!”
      
      黎小鬼朝青年跑去,半路被人推了一把,啪叽歪倒在地上,黎小鬼抬头一看,是那个穿着其他学校校服的男孩,他将黎小鬼推倒,坏笑的说她 “马屁精”,之后扬长而去。
      
      黎小鬼觉得他讨厌极了,他才是丑八怪。
      
      她麻溜的爬起来,怕了拍裤子,继续往青年鬼的方向跑去。
      
      女人远远的看着他们,眼神直直的,手里拿着一根不符合她气氛的可爱花朵棒棒糖。
      
      ……
      
      黎小鬼喘着气,终于跑到了青年鬼身边,青年鬼上下看了黎小鬼一眼,没有出声,往外走去。
      
      黎小鬼跟着往前迈了两步,被拦了下来。
      
      门卫叔叔看着她说道:“小朋友没有家长来带不能出去的哦。”
      
      黎小鬼手指往前指去,说道:“我爸爸在前面的!”
      
      “有吗?”门卫叔叔不信的转头看去,突然看到一个黑影杵在他面前,把他吓了一跳。
      
      妈呀!他刚刚怎么没看到有这么一个人?
      
      怪阴森的。
      
      门卫忍不住问黎小鬼:“那是你爸爸吗?”
      
      黎小鬼:“是呀。”
      
      门卫:“好吧,那你出去吧。”
      
      “恩呀!门卫叔叔再见。”黎小鬼说着,朝那道黑影走去。
      
      张太太是个比较忙的家庭妇女,家里离幼儿园并不远,不过十分钟,孩子也已经读大班了,完全可以自己走路回家。
      
      但幼儿园硬性规定孩子必须要家长来接让她有些头疼。
      
      今天她忽然看到有一个比她孩子还小的小孩居然自己一个人出了校门,难道是学校终于改规定了吗?孩子可以自己回家了?
      
      张太太想,那孩子不过小班中班的样子,小小一个,如果她可以,那我的小孩已经大班了,也可以!
      
      想此,张太太忍不住问门卫,“哎?现在孩子可以自己回家了吗?”
      
      门卫摆摆手,说道:“怎么可能?不行的,为了安全,必须由家长来接才可以的哦。”
      
      张太太狐疑的往外一指:“那她怎么可以一个人回家?”
      
      一个黑发小女孩背着书包消失在了拐角处,身边空无一人。
      
      门卫顺着看过去,正好看到了尾巴,那孩子的家长给门卫的印象很深,很快便认出了是那个孩子,门卫笑着说:“那是有爸爸来接的,爸爸应该在前面。”
      
      张太太说:“不可能,我亲眼见她一个人出去的。”
      
      门卫摆摆手:“不可能,我亲眼看到了她爸爸在我才让她走的。”
      
      两个人互相说着不可能,张太太觉得门卫工作不当不小心把小孩一个人放了出去,被她抓到了就故意不承认,谎称家长来接。
      
      而门卫却觉得张太太胡搅蛮缠,明明就是有家长,却说没看到。
      
      最终不欢而散。
      
      张太太觉得现在的门卫真的是太差劲了,明明那小孩就是一个人出去的嘛!
      
      

  • 作者有话要说:  不知名女人的黑匣子:
    那是给我的……花?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