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小婴儿在鬼的饲养下,慢慢从小婴儿变成了小家伙。
      
      她让鬼学会冲奶粉,学会换尿布。
      
      鬼曾经决心,会让她付出代价。
      
      而一无所知的小家伙非常黏鬼,才会走路就张着手追着他们“啊啊”的撒娇要抱,会说话了第一个词也是“抱——”。
      
      但是这个家里,没有人可以抱她。
      
      他们的手会穿过她的脚,穿过她的手,穿过她的脖子和脑袋,根本无法环住她。
      
      小家伙长的很可爱,眼睛浅褐色,布灵布灵的,仿佛永远含着碎光,脸软绵绵圆滚滚的,永远咧着嘴角“嗝嗝”的大笑。
      
      强壮鬼非常喜欢小家伙,甚至不知道从哪个疙瘩找出了相机,天天追着小家伙拍照。
      
      每当这时,青年鬼和女鬼就会非常不屑,青年鬼有时甚至会冷嘲热讽。
      
      青年鬼天生恶劣爱恶作剧,热衷吓唬小家伙,对她做过许多混账事,经常把她吓哭。
      
      但不知道从哪一刻开始,青年鬼忽然就再也不去吓唬她了,谁也不知道为什么。
      
      小家伙最爱的就是家里能播放电视的电视机,但是鬼宅的电视机只能播放灵异频道,于是每当小家伙缠着鬼看电视的时候,鬼只能勉强找出一个不太血腥暴力的恶作剧鬼捉弄邻居的娱乐向电视剧给她看。
      
      这对鬼来说非常无聊,但小家伙对这有声的影响却是非常好奇而兴致盎然。
      
      刚开始,小家伙是非常规矩的被安置在长椅子上和鬼一起看电视,后来小家伙长大了,也慢慢知道家里的人是触碰不到的,也会规规矩矩的坐着。
      
      播放着动画片的屏幕辉光投射到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上,每次都只照出一个人小巧浅淡的影子,但小家伙从来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小家伙小脑瓜没有思考过多的东西,每天想的最多的就是怎么才可以触碰到家里的人。
      
      后来她想到了一个办法,她在看电视的时候爬到了青年鬼的身边,抬头用布灵布灵的眼睛仰望着着他,奶声奶气的和他说:“爸爸爸爸,你不要动,我想到一个办法可以抱抱,你让我试试好不好呀!”
      
      爸爸这个词是青年鬼在小家伙牙牙学语的时候骗她喊的,那时候没想到会一直喊到现在。
      
      青年鬼疑惑地问:“什么啊?你不是早就试过了,碰不到的吗?”
      
      因为有一次小家伙要抱抱没法,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女鬼最怕她哭,见她哭便伸出手给她主动碰过,好彻底了断小鬼头要抱抱的想法。
      
      没想到小家伙这回儿又提起了,她跃跃欲试的说:“哎呀,爸爸,你就让我试一试,试一试嘛!”
      
      青年笑着眯起了眼睛:“行,要试就试!”
      
      小家伙用长袖裹着手,碰了青年一下,诶?真的没有消失,小家伙眼睛一亮,接着小心的挪着穿着睡裤的小屁股坐到了青年的身上。
      
      小家伙这个发现是在平时生活中发现的,虽然她用过小手真的碰不到爸爸妈妈哥哥爷爷奶奶,但是她却看到了他们能随意拿起她的衣服,奶瓶…
      
      所以其实是小手碰不到,不是我碰不到,如果把小手小脚裹住,外面都是衣服,就可以抱抱了吧!小家伙想。
      
      她为了这一天,穿好了长衣长裤长袜,把脚丫子都包得严严实实的。
      
      她挺直腰,注意不靠着青年,避免头碰到青年。
      
      “哈哈哈哈!”小家伙亮着眼睛,一副‘你快夸我的’表情。
      
      青年:“……”算了。
      
      于是两人以这个姿势,开始看鬼爷爷想办法搞到网线播放的少儿动画片,老实说,这对青年来说,比恶作剧鬼的娱乐影片要无聊一百倍。
      
      但青年还是‘抱着’小家伙看下去了。
      
      看到精彩处的时候,小脑袋兴奋的向后仰去,碰到了青年鬼的胸膛,青年鬼的身体瞬间消散,小家伙穿他的身体而过,脑袋顺着力撞到了长椅上。
      
      长椅是古老的红木椅,非常有古韵,也非常结实。
      
      青年反应很快,伸出手挡在小家伙的脑后,那一刻青年什么都没有想,直到看到小家伙柔软的后脑勺没有阻碍的穿过他的手掌,砰的磕到红木椅,他才恍惚的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什么样的蠢事。
      
      青年瞳孔紧缩,接着冷静了下来,面色有些冷。
      
      小家伙撞到椅子,脑袋磕了一个大包,可以明显看出磕得非常重,但是她却是愣愣的,像是刚反应过来,给他露出了一个傻乎乎的笑容。
      
      惯常冷嘲热讽的青年这次却什么都没说,只是后来默默的将冰冷坚硬的红木长椅换成了软乎乎的沙发。
      
      小家伙从一个人在椅子端看电视,到包的严严实实被鬼抱在怀里看电视。红木长椅也换成了柔软的沙发。
      
      小家伙长到五岁了,她窝在青年的怀里,打了个喷嚏,眼睛却始终盯着电视。
      
      青年嘲她:“都说不要和我们靠那么近,着凉了吧?整天就知道朝我们拱拱拱,嗤!”
      
      小家伙揉了揉鼻子,倔强的说:“我没着凉!”
      
      青年腿动了动,说道:“行了,回去睡觉了,已经九点了,明天不是还要上幼稚园吗?”
      
      小家伙喔了一声,乖乖的从青年鬼的腿下爬了下来,她奶声奶气的说:“可是我还不困哦。”
      
      这时候女鬼小姐从楼上走了下来,今天她睡得舒服极了,心情大好,竟拿外出哄小家伙:“小鬼头乖乖去睡觉,明天我带你去幼儿园!”
      
      小家伙的眼睛蹭的亮了起来,抬起圆滚滚的小脸,说道:“真的吗妈妈,明天要很早很早起床哦。”
      
      女鬼小姐是鬼宅里唯一的年轻女性,小家伙非常自然的把她当成了妈妈,而懒惰成性的女鬼小姐懒得解释,于是便一直没反驳。
      
      此刻的女鬼小姐听小家伙这么一说,懒洋洋的脸顿住了,开始有些犹豫。
      
      小家伙见状马上迈着小短腿,飞快地爬上楼梯,边跑边说:“我不管,妈妈答应我了,我去睡觉啦!”
      
      女鬼见她风风火火的样子,忙提醒道:“别跑,别等一下又摔了!”
      
      话音刚落没多久,小家伙跑到最顶上一层阶梯的时候,真的被绊了一跤,即将摔到在地毯上的时候被刚巧路过的强壮鬼眼疾手快的用鬼力隔空扶了起来。
      
      小家伙稳住了身子,笑眯眯的朝强壮鬼道谢道:“谢谢哥哥!我去睡觉啦,晚安——”
      
      强壮鬼摸着后脑勺,傻乎乎的笑容和小家伙如出一辙,“嘿嘿嘿,去吧去吧,要注意小心点!别摔了啊!”
      
      小家伙弯着眼睛,露出洁白的牙齿,拖长声音笑道:“好——”
      
      ……
      
      奶油似的晨光洒在洁白的床上,柔软的在被子表面晕开,一只小小的手臂从蓬松的被子之中伸了出来,拿过了闹钟看了看时间,软绵绵的在被子里滚来滚去。
      
      滚了几圈,拱起了小屁股,接着才缓缓挺起了身体,纯白的被子从惺忪的小脸上落下,她揉着眼睛,一点一点不舍的从床上挪了下去。
      
      落地的时候小家伙脚一崴,吧唧一下歪倒了在地上。
      
      她似乎很容易摔跤,不是绊倒东西,就是崴到脚。小家伙已经习以为常了,跌倒了马上爬了起来,跟个没事人一样往洗手间走去。
      
      床头柜、书桌上都是小家伙的照片,从出生到五岁,都有。
      
      厕所里稀里哗啦的水流声被锁上,小家伙迈着小脚丫走了出来,再一次经过了床头柜、书桌,在它们对面的衣柜里拿出了幼儿园的校服换上。
      
      小家伙用胖胖短短的手指为自己套上衣服,此时她已经完全清醒了。
      
      小家伙穿好幼稚园的校服和外套推开门走了出来。
      
      客厅的餐桌上摆上了牛奶和烤面包,强壮鬼的头从厨房穿墙而过,说:“小鬼起来啦?早上好,起来就赶紧吃早餐去……”
      
      话还没说完,便被青年鬼一个勺子砸了回去,“谁准你这样把头穿墙过来的,要吓唬谁?给我缩回去!”
      
      自从青年鬼不再吓唬小家伙之后,也不准任何人做任何可能会吓到小家伙的出格举动,似乎是对自己从前做过把小家伙吓哭的蠢事耿耿于怀。
      
      小家伙并没有看到强壮鬼刚刚的行为,因为她根本没有客厅跑来,而是一边说着早上好,一边应着是,在楼梯的走廊间狂奔,踮着脚推开了女鬼小姐的房间。
      
      女鬼小姐的房间的窗帘盖得严严实实的,不让一点光透进来,小家伙走到女鬼小姐的床前,小声的唤着她。
      
      “妈妈,妈妈,起床啦,你不是说今天要送我去幼稚园吗?”
      
      女鬼小姐的床头柜边也摆着小家伙婴儿肥的小脸灿烂笑着的照片。
      
      女鬼小姐翻了个身,没有应。
      
      于是小家伙爬上了床,更凑近了女鬼小姐,在她耳边小声的喊着她的名字,喊了两声见她没有反应,又小小声地说道:“那妈妈如果今天不送我去上学,就等周末放假的时候我们一起去野餐怎么样?”。
      
      小家伙昨天开始就有点着凉的迹象,这下这么近距离的靠近女鬼,受她的阴气侵染,控制不住又打了一个喷嚏。
      
      本来还懒洋洋睡着没有反应的女鬼小姐瞬间睁开了解眼睛,迅速的滚到了离小家伙最远的距离,她睁着的眼睛似乎有些清醒,又似乎还是困乏。
      
      她翻过身,不看小家伙,懒洋洋的说道:“知道了,周末陪你去就是了。你现在让阿黑带你去幼稚园。这几天着凉就别靠我们太近,在家多穿点衣服,别感冒了。”
      
      “是,妈妈!那我出去了,早安,妈妈。”小家伙得到自己想要的要求,立马迈动着小腿,蹑手蹑脚的往外走去。
      
      小家伙走后,女鬼却忽然睡不下去了,她睁着眼睛从床上起来,叹了口气往门外走去。
      
      唉,与其相信小鬼那张嘴,还不如……
      
      女鬼走出了房间,靠在栏杆上,对着青年鬼叮嘱道:“小鬼头有点着凉了,这几天注意点。别太纵着她了。”
      
      青年鬼闻言,黑窟窿的一对眼睛看向了小家伙。
      
      小家伙一口气闷完了牛奶,小嘴上面染了一圈奶泡,无辜的睁着眼睛回望。
      
      小家伙:“恩?”
      
      待小家伙吃完早餐后,青年鬼送她去上学,而女鬼叮嘱完青年鬼后又回房间去睡觉了。
      
      青年鬼牵着白衬衫的一头,小家伙牵着白衬衫的另一头,两人中间隔着一件衣服,一高一矮牵着一起走在去往幼稚园的大路上。
      
      虽然鬼宅里阴气重,房子显得阴凉,但现在其实是夏天了,虽然起得早,太阳不是很大,但空气中的风却是始终燥热着的。
      
      很快身上穿的外套就开始闷热起来,没多久小家伙就把小外套脱了下来,叠好塞进了书包里。
      
      青年鬼没有阻止,只是在临近幼稚园的时候开始叮嘱道:
      
      “到了幼稚园记得听老师的话,不要乱跑。”
      
      “如果幼稚园开了冷气,记得把外套拿出来穿。”
      
      “如果感冒了,就不能碰我们了知道吗?”
      
      “还有,天气那么热记得多喝热水。”
      
      “……”
      
      青年鬼将小家伙送到了幼稚园附近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和小家伙挥手告别,望着她向大门走去,向人流走去,像一个小鸡崽走进一群小鸡崽之中,才睁着黑洞洞的眼睛,转身朝身后的黑暗走去,悄无声息。
      
      小家伙背着小书包,在园区里慢慢的往前走,走着走着她的脚忽然踢到了什么,小手小脚猛地往前扑去。
      
      她啪的跪倒了地上,书包飞起又弹起,被肩带束缚在背上,像一只小乌龟,膝盖掌心火辣辣的疼。
      
      很不巧,她摔的地上正好有许多细碎的石子。
      
      小家伙无措的眨着眼睛,四周是被她突然摔跤吓到投注过来的目光。
      
      小家伙眨着眼睛反应过来,随即若无其事,想要自己麻利的爬起来的时候,一双小皮鞋忽然停在她的手边。
      
      

  • 作者有话要说:  青年鬼的黑匣子:
    我不喜欢你,知道吗?你只是玩具而已。别对我笑,别靠近我,别向我撒娇,我可是恶鬼。
    该死的……
    .
    .
    .
    .
    .
    .
    竹马出来了,小皮鞋了解一下哟~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