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棘手 ...

  •   就这么闹腾了一晚上,待楚末承一早进宫门禀事时,圣人在看到他明显疲惫的脸色之后,倒是难得打趣了一番。
      
      “爱卿与夫人感情这么多年都不曾变过,且朕瞧着倒是更胜从前了。”
      
      楚末承自然不能把宋伊宁哭闹着回娘家的事情同圣人道来,只能默认下圣人的打趣。但圣人说的其实也没错,两人感情的确多年不能有变,若不是这次意外……想到罪魁祸首,楚末承隐下了眼里的阴戾,面上依旧一派清明之色。
      
      而南宁侯府里,哭闹一晚的宋伊宁肿着双目,正被韵书敷冰块消肿。她此时很是疲乏,偏偏强撑着眼皮不敢睡下。
      
      韵书在替宋伊宁梳洗时,自然看到了她身上的斑驳,以为两口子又是像从前那样闹腾了一晚,因此看到宋伊宁双目红肿,便让人取来了冰块,如从前那般替她双眼消肿,然后取来膏药涂抹在斑驳之上。
      
      可韵书熟练的一套动作下来,落在宋伊宁眼里便成了自己被打是家常便饭的事情,底下下人都能面不改色地替她上药消肿了。宋伊宁想她得赶紧回家才好,待在这,早晚被欺负死。说不准自己会失忆,也是被楚末承打出来的。
      
      于是宋伊宁拖着疲惫的声音,小心问道:“韵书,我嫁到侯府时,莫不是没有陪嫁一同跟来?”
      
      “夫人,奴婢便是你陪嫁之一,随你一同从青阳嫁到侯府来的。”
      
      宋伊宁没想到韵书也是自己从娘家带来的陪嫁,但她知道,通常的陪嫁,定是在闺中便贴身伺候的得力丫鬟,多为家生子居多,可她对韵书并无任何的印象,虽说韵书用的是她房中丫鬟一贯所用的韵做名字,可她到底没能全信。
      
      “那韵词,韵容她们呢?”
      
      “韵词姐姐没随你陪嫁来京,而是留在了青阳配给了府中的管事,至于韵容……”
      
      宋伊宁见韵书忽然停顿了下来,追问道:“韵容如何了?”
      
      “她早早便被发卖了,还是夫人你在青阳的时候自己做主发卖的。”
      
      之后宋伊宁再是追问,韵书便不知情了,她是宋伊宁发卖了韵容后才被买进府的,因为做事稳重,还识得几个字,便被提到了两等丫鬟,待宋伊宁出嫁时,才被提拔为一等大丫鬟随同她陪嫁盛京的。
      
      但韵容为何会被发卖,在宋府一直是个不被提及的话题,韵书先前在富商家中做丫鬟的,自然知道主人家多少有些不愿被人知道的阴私事儿,韵书自然不会找不自在地去问到底,是以此时她对韵容之事并不知情。
      
      宋伊宁有种孤立无援的无措感,转而又问:“那随我从青阳来的陪嫁里,除了你,还有哪些人尚在府中?”
      
      之后韵书照着宋伊宁的吩咐,把随宋伊宁从青阳来的陪嫁都带到了宋伊宁的面前。
      
      大多都是宋伊宁不曾见过的生面孔,好在尚有几副面孔宋伊宁还记得,虽然经过六年,这些人的面貌已与她记忆中所记着的面貌有所变化,但依旧能辨认地出,总归让人心安不少。
      
      这些人大多是厨房婆子还有外门管事,都是轻易不出现在她面前的。她挑中其中一个最是知根知底的婆子,把她留了下来。
      
      那婆子见自己独自被宋伊宁留下来,面上颇有些忐忑,手脚的局促不安,倒是让人误以为她做了什么心虚的事情。
      
      “你是花妈妈吧?”宋伊宁记得花妈妈是她十一岁时入府的。入府后领了浆洗的差事,是个话不多但手脚利索的本分人。
      
      “回夫人的话,正是老奴。”
      
      “花妈妈,你先坐下吧,我有些事情想要问问你。”
      
      可花妈妈闻言,却是愈发不安起来。宋伊宁正觉奇怪,便看到她忽然双膝跪地,朝她认起错来,一把年岁,满脸是泪,颇为可怜,“老奴认错,不该一时兴起,被怂恿地去吊牌喝酒的,求夫人开恩,莫要将老奴撵出去,老奴如今无依无靠,出府便没了活路了。”
      
      宋伊宁被花妈妈这副阵仗弄得无措起来,她何时说过要问罪了。只好先拉着花妈妈起来,一番解释安抚后,花妈妈才不再惶恐,但看得出她依旧十分的紧张,让她坐都不敢坐,只敢垂着头站在一边说话。
      
      从花妈妈口里,宋伊宁倒是得知了不少她失忆的六年里所发生的事,只是花妈妈原先在宋府也只是负责浆洗的粗使下人,以她陪嫁的身份来侯府后地位虽大有提升,可侯府比之宋府又是另一重天地了,因此多的事她也就一概不知了,不过其中有一件事,却是让宋伊宁大为意外。
      
      她的父亲曾蒙冤下过狱,而她则因为父亲的事曾奔波到盛京求助。对上时间,正好是她失忆后不久发生的事。
      
      “老奴当时也只不过是个外院粗使的,只知道老大人入狱了,其他一概不知,那一年宋府上下过得极其艰难,走了不少下人,而后夫人你便孤身一人前往盛京求助,没多久老大人便沉冤得雪得以复官释放,再后来啊,南宁候府的人上门来求娶,夫人你便是这么嫁到侯府的。”
      
      宋伊宁照着花妈妈的话仔细理了理,父亲复官后她便远嫁到了盛京南宁候府,又在嫁到南宁候府之后,受了楚末承那么多年的毒打却都不吭一声。
      
      难不成父亲的复官是得益于南宁候府的帮助,而自己为了报恩,这才嫁到了南宁候府,从而甘愿忍受楚末承这么多年的毒打?
      
      宋伊宁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不然照着自己的性子,是断然不愿忍受这番折磨的。
      
      可若真是这个原因,宋伊宁感觉自己心里一片冰凉,打不过,逃不掉,日日被毒打,想想人生就了无趣味可言。
      
      楚末承下公差回来后,特意去玲珑坊挑了许多件玲珑坊新出的首饰,好拿来哄家中正生气的小猫儿。
      
      谁知刚回房,便看到宋伊宁满脸了无生趣地歪坐在塌上,气倒是不气了,可楚末承不知为何,总觉得这下要比之前更为棘手地多。

  • 作者有话要说:  楚末承:被老婆当成家暴男,好惨的一个我。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