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炸毛 ...

  •   待到掌灯时分,宋伊宁才迷胧地睁开眼睛,可她刚睁眼,便察觉她身边躺着个人,而自己此时正与人双额相抵,鼻息交缠地靠在一起。
      
      宋伊宁为此一下惊坐了起来,也因此吵醒了身边的楚末承。
      
      当楚末承睁开眼,看着满脸惊吓的宋伊宁,也跟着坐起了身,他的语气还中带着些未睡醒的困倦之意,“阿宁,你醒了。”
      
      宋伊宁想起前天夜里她初醒时,也是一睁眼,发现躺在自己身边的楚末承,那时受惊不可不轻,直接惊动了满院子的下人,这会子虽然也受了惊吓,总归能接受些。
      
      只是能接受不代表她不怕楚末承了,看着离她不过一臂间隔的楚末承,又想到自己居然嫁给了这么个大魔王,宋伊宁眼里噙着的泪到底受不住地落了下来。
      
      看着越哭越是委屈的宋伊宁,楚末承倒是颇有些稀罕,不过稀罕归稀罕,也不能让她继续这么哭下去啊。
      
      伸手将宋伊宁脸上的泪珠抚去,楚末承柔声问道:“阿宁为何要哭,可是哪里不舒服?”
      
      宋伊宁却是不理他,又往床角缩了缩。
      
      这下楚末承算是知道了,她哭是因为自己。不过楚末承不知道宋伊宁对他的观感十分的不济,只当是她还没接受醒来后忽然有夫君的事。也罢,来日方长,就当两人重新相识算了。
      
      想到这,楚末承恍然想起四年年前初见宋伊宁时,正值盛夏,她穿着一身云纱的衣裙,乘着小舟,在舟上作舞,舞姿偏偏,足尖点在水中,扬起一串水珠,仿若水中仙子,曾一度成为他梦中频繁出现的场景。
      
      哪怕他知晓这次偶遇是别出心裁的安排,他还是义无反顾地跳入了局中,从此无法自拔。
      
      失去六年间所有记忆的宋伊宁,如同回到了她的十四岁,是他从不曾接触过和认识过的,明明口味还有一些小习惯不曾有变,但却能很明显的感觉到她截然不同的两种性格,让楚末承很是新奇。
      
      掀开床幔,楚末承下了床,等他穿好袜履,看着依旧躲在床角满脸戒备看着他的宋伊宁,楚末承又回到了床边,靠在床柱上望着宋伊宁道:“阿宁,可要用些晚膳?”
      
      宋伊宁下午用过点心,此时并不太饿,加之她现在怵楚末承怵地紧,自然没用晚膳的心思,于是摇摇头,小声说道:“我不饿。”
      
      楚末承自然知晓宋伊宁在下午一个人就吃了一大盘点心的事情,知道这会她估计也不会饿,便也没强迫她,只让人把晚膳送到房里,他一人开始用起晚膳来。
      
      宋伊宁本以为他到用膳的时候便会离开,也好让自己松口气,哪成想他直接命人将饭菜端到了房里,她不仅得面对着他,还得闻着香味看着他用膳。
      
      原本不怎么饿,可看着楚末承吃着烹香的饭菜,宋伊宁咽了咽口水,只觉得嘴巴淡的厉害,想吃东西的欲望尤其的强烈。
      
      可她到底畏惧楚末承高于她的食欲,要她向楚末承要食,她没那个勇气,只能把自己埋在被子里,不看不闻,也就不会想吃了。只是当感官全被被子所遮挡,她又颇没有安全感。生怕楚末承用膳用到一半,忽然扑上来对她做些什么,于是她悄悄掀开一个被角观察外面。
      
      殊不知这些小动作都被楚末承看在眼里。宋伊宁此时很像刚从外头带回来的小猫,明明很饿,但是因为怕人,只能把自己躲在自以为安全的角落,然后探头看着外面的食物满眼的渴望,这一切被人类看在眼里,心都能被萌化,只想伸手好好撸撸抱抱这个小可怜。
      
      此时的宋伊宁在楚末承眼中,便成了这么个惹人怜爱的小可怜。以往不知宋伊宁有这么一面还好,见识到宋伊宁这一面后,那还能再有心思饮食。
      
      宋伊宁一个愣神的功夫,便发现楚末承消失在了她的视野里,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便发觉被子已被人掀了开来,而后她的腰身被楚末承伸手箍住,一把拉到了床的外围。
      
      此时宋伊宁双膝跪在床垫上,视线正好在楚末承腰腹的位置,待她昂首,便落入一双欲望交杂的双眼之中。
      
      宋伊宁感觉有些慌,忙是低下了头,可头顶却传来楚末承低哑的声音,“阿宁可是饿了?”
      
      宋伊宁不敢挣扎,更不敢大声,用细若蚊呐的声音小心回道:“我,我不饿。”
      
      “不饿吗?”
      
      没察觉到楚末承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中已经染满了欲.色。宋伊宁只把头低的更低,然后摇摇头。
      
      可头低的再低也没用,当人想撸猫时,小奶猫用自己那短小的四肢是轻易跑不掉的,就像此时的宋伊宁,在楚末承的掌中,想逃也逃不开。
      
      事后,宋伊宁愤恨地想,她就知道楚末承不是个好人,她发现自己全身上下都是淤青,还四肢酸软没力气,没想到最后自己还是没逃脱他的魔掌,只是宋伊宁越想越是委屈,自己明明没惹到他,却被他无故毒打了一顿,这叫什么事嘛。
      
      她是家中独女,自幼被娇惯着长大,从小到大,无论她怎么惹事,她爹爹连根手指头都没舍不得动她,而此时她却被楚末承打的这般的凄惨,想着想着,泪珠便控制不住往下掉。
      
      待楚末承满身舒爽地沐浴完回房后,便听到宋伊宁捂着被子在小声抽泣,他忙上前查看,却不想宋伊宁在看到他脸之后,直接从小声抽泣到大声流泪,还吵着闹着要回家。可宋伊宁的娘家远在青阳,从盛京出发到青阳起码行上三日三夜,哪能说回就回去。
      
      楚末承哄了半天都不见好,看着宋伊宁看向自己宛若在看登徒子的眼神,心虚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这事的确怪他,一下没克制住,忘了她如今的记忆还停留在十四岁,压根没他们婚后的回忆存在。
      
      这下好了,踩了猫尾巴,他的小猫儿算是彻底炸毛了,还是轻易哄不好的那种。
      
      

  • 作者有话要说:  男主是真阴鸷,但在女主面前,永远是个虚弱的病娇。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