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猫儿 ...

  •   韵书拿着披风找到宋伊宁时,她正靠在窗边,望着窗外出神。
      
      “夫人,景楼风大,切莫冻着才好。”韵书上前将手中的雪貂披风披在了宋伊宁身上,可宋伊宁似乎有些排斥,往窗边靠了靠,可再靠就悬空了,她只能无奈地接受韵书替她系好披风。
      
      怕风大吹着宋伊宁,韵书伸手将窗关小了些,随后道:“夫人你午膳不曾用过多少,可要奴婢替你端些点心来?”
      
      宋伊宁见窗被韵书关了,有些不高兴,可一听有点心可吃,又是眼睛一亮,只是出口便成了:“不用,我不饿。”
      
      说完,宋伊宁便有些后悔,然后抬眸看着韵书,等她继续劝她吃点心,倒时她再好勉为其难答应。
      
      她本就长得精致,五官小巧,肤白赛雪,平素她那似猫儿般的眼神一贯是傲慢且带着慵懒的,她妩媚至极,偏生无人觉得艳俗,只觉真正美人,应当如这般。
      
      可此刻宋伊宁的眼中再没往日那股看人的傲慢之气,而是巴巴看着韵书,她想吃点心,偏偏碍于面子,还得嘴硬自己不饿。
      
      韵书作为宋伊宁身边的一等管事,自然对主子每一个眼神动作要表达的意思都了如指掌。这会看着用幼猫讨食般看着自己的宋伊宁,哪还能不知道宋伊宁的意思。立马像怕家里孩子饿着的奶妈子,苦口婆心规劝起来,“多少用些吧,夫人你刚病愈,可不能饿着。奴婢让人做夫人你最爱的桂花蜜糖糕再配上甜酿可好?”
      
      韵书的话说到了宋伊宁的心里,于是她一副勉强答应的表情,点了点头,“那好吧,那我就吃一点点。”
      
      她其实早就饿了,中午用膳的时候,她其实很想吃的,可偏偏她喜欢吃的菜全摆在了楚末承面前,她不敢伸手去夹,又不爱吃自己跟前的那几盘菜,且面对楚末承的时候,哪还有胃口继续吃啊,是以就小鸡啄米似的吃了两口。
      
      可这会楚末承人不在,韵书又怕她饿着,做了好些点心,全是照着她喜欢的口味来的,宋伊宁刚开始还记着矜持,和小猫似的一点一点小口吃,后来吃到兴上,哪里还顾忌那么多,没一会,大盘点心便空了。
      
      她餍足地舔了舔嘴角,对着韵书,总算没刚开始那么排斥了。只是这会她刚吃完点心,已经在想着晚膳了,“韵书,晚膳都会做哪些菜?”
      
      “应当是鸡丝燕窝粥。”
      
      “这么素淡啊?”宋伊宁本以为晚膳会像午膳那样,荤素全是她爱吃的,因此不免失望。
      
      “世子的吩咐,说夫人你中毒初愈,饮食当清淡些才好。对了,他走前还吩咐了,让奴婢告诉你,他晚些会回来陪你一块用膳的。”
      
      闻言,宋伊宁的脸立马苦了下来。晚上吃的素淡也就算了,偏偏还得面对楚末承那个活阎王同桌一起吃饭。
      
      自她醒来后,所有人都告诉她,楚末承是她的夫君,她早在四年前就嫁给了他。
      
      对楚末承的印象,宋伊宁只停在六年前,那天是她手帕交宋青荷的生辰宴,她自然受邀前往,只是她后来贪喝多饮了些花露,只好中途离宴,结果走在半道上,便撞见楚末承正揪着一个男人毒打,把人打得那是一个鲜血淋漓,那人都匍匐在他脚下求饶了,偏偏他还不为所动。
      
      宋伊宁认得被打的那个男人,是青荷的表哥,平时很是憨直的一个人,竟受此毒打,甚是可怜,边上的青荷哭得像个泪人都没能让楚末承停手。
      
      后来她才听人说道,打人的是南安候世子,而在此之前宋伊宁听过最多的,便是南安候如何付宠妾灭妻,在将发妻终于熬死后,更是任由那个由妾扶正的继室生生把自己这个嫡子养成了阴鸷暴戾的乖张性子。
      
      文官御史的弹劾里,楚末承所做的恶事,与他爹南安候的风流韵事放一块都要抵得上其他人一块加起来的了,偏生圣人是个老好人的性子,擅长和稀泥,轻拿轻放的,并未对南安候父子两有任何的惩戒。
      
      但京中几乎人人都知晓南安候满府那关不住的乌糟事。宋伊宁自然而然地想成是楚末承在欺负青荷那位憨直的表哥,心想可见那些有关楚末承的传言不假,他性子果然不好。
      
      只是之后也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青荷的父母竟不管青荷自己的意愿,做主将她许配给了楚末承。被迫接受这桩亲事的青荷只能时常向宋伊宁哭诉对婚事的不满和对楚末承的惧怕,连带着宋伊宁也打心里害怕起楚末承这个混世大魔王来。
      
      结果现在倒好,她一觉醒来,忘了六年间的所有的事情不说,还得被迫面对楚末承成了她夫君的事实。
      
      关键让她想不通的是,楚末承不是已和青荷定了亲事的吗,自己现在却嫁给了他。她想她应当不会干出那种因为眼热别人就抢人夫婿的事,更何况那人还是楚末承,自己更是不会抢了。那她和楚末承的亲事,又是怎么一回事?
      
      醒来后要接受要想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宋伊宁没想一会儿便觉得头疼的厉害,紧扶着桌角才没让自己从椅子上摔落。
      
      韵书见宋伊宁骤然发白的脸色,忙是扶住摇摇欲坠的宋伊宁,“奴婢带夫人休息去吧。”
      
      宋伊宁点点头,也不敢再去想太多东西了,沾了床之后就用被子把自己整个人裹成了一团,很快便沉沉睡去。
      
      待暮色西沉,楚末承办完公差回府后,宋伊宁依旧沉沉睡着。轻轻坐在床前,楚末承伸手抚了扶宋伊宁露在外头的长发。她的发丝很是细软,以往他最爱在欢好后,抚着她这头细软的长发,在她耳鬓厮磨,而她则会像一只慵懒的猫儿,亲昵地蹭住他,眼神迷离,红唇微张,说不出的妩媚可人。
      
      这会,他的小猫儿正在沉沉睡着,他将长发抵在鼻尖,发丝带着宋伊宁特有的幽幽香气,让楚末承的心开始慢慢平静下来,之后索性脱下袜履,合衣躺在宋伊宁身侧,慢慢跟着入了梦境。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啦,开新啦,走过路过的大宝贝们,给个收藏或者评论呀!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