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这是造了什么孽哟!
      莫岚托腮望着窗外,长吁短叹。
      
      距墨巩老头来逍遥宫蹭酒已过了三日,莫岚也在房内自我反省了三日,只想把那日闲着蛋疼招惹是非还放人鸽子的自己揪回来好好教育一番——怎么就没看出那娃娃不一般呢?
      
      逍遥宫二师兄打窗前飘过,又凑回来,望见他这副模样扑哧一笑:“小师弟,思春了?”
      莫岚哀怨地点点头,他立马双眼放光,“来来来,和二师兄说说,看上哪家姑娘了?二师兄给你做做媒。”
      
      莫岚捧着心口道:“二师兄……你可知我倾慕你许久么?”
      
      “……”
      二师兄嘴角抽搐,迅速消失不见。
      莫岚则望着远处翻腾的云海,更加伤感——就连调戏师兄这等人生乐事,居然也不能缓解他内心的忧虑了……
      
      然而这伤感却未能长久,只因他四师兄,终于回宫了。
      
      莫岚身为白泽最小的弟子,前头还有四位师兄。
      大师兄至三师兄性格都很开朗,但平日里还算循规蹈矩。唯有名为松衍的四师兄,生得一副精致模样,却最喜调皮捣蛋。
      三界各路神仙妖魔,没少被他折腾过,只得频频向逍遥宫告状。
      
      白泽地位崇高,静静听完来告状之人一番委婉地诉苦后,点点头:“本尊已知晓,日后会多加管教。”
      随后双方静默无言片刻,直到白泽露出“还有何事?”的眼神,来人终于恍然大悟,此事在白泽尊上那儿已经终了。
      
      逍遥宫白泽尊上,护短之名至此响彻三界。
      
      莫岚被白泽捡回宫的时候,便受到了松衍的热烈欢迎。
      许是因着他一来,顶了松衍老幺的地位,让他终于可以昂首挺胸一番,于是对莫岚这个小师弟也是分外照顾。
      这就导致松衍此人继续纵横三界,为害四方时,身后多了条小尾巴。
      
      一起坏事做多了,也建立起了深厚友谊。
      不过半年前,松衍突然离宫,莫岚少了伴,只得偶尔调戏调戏师兄们,亦或是偷偷酒喝来解闷。
      出门拜访“老朋友”的次数都变少了,难得一次,还惹了个麻烦。
      
      松衍回宫时,莫岚仍在凭窗眺望,还未发出第四百六十六声叹息,一张白惨惨的脸突兀地从窗下钻出来,一本正经道:“二师兄说得不错,你果真是思春了。”
      莫岚嗷呜一声扒住他颈项,眨眨眼道:“前段日子灵玉仙子又来过逍遥宫。”
      
      “咳咳——”这话果然有效,松衍轻咳几声,转移话题,“我才不在多久,你怎么就把自己弄成了这副德行,发生何事了?”
      莫岚便将人间那事说与他听,掩盖了些许有关他重塑肉身的经过,只说是自己变幻了模样下界游玩,编了个名号逗弄了个小娃娃。
      哪知大水冲了龙王庙,那娃娃转眼变了太子。
      
      松衍听得兴致盎然,末了拍拍他肩头,赞许道:“干得好!”
      莫岚知他对仙帝那家子有怨愤,此时听闻他们家小儿子被他耍了道——虽是无心之举——心情自然大好。
      而莫岚却忧愁着,他们师兄弟怎么都爱和仙帝家过不去呢。
      
      松衍宽慰道:“你不是说你弄了个假身份,那太子寻的是个模样与你不同的女神仙,与你又有何干系?”
      他眼珠转了转,笑道:“你也别整天闷在屋里,过两日便是仙帝寿辰,师父昨日又在闭关,肯定去不了,我便带你去玩玩。”
      莫岚瞬间将那点担忧抛在脑后,喜滋滋点头。
      
      白泽尊上不喜热闹的性子也是出了名的,只有譬如仙帝寿宴这种较为隆重的场合,他才会偶尔赏个脸,但又因时常闭关,也并不是次次都能前往。
      去不了的时候,便自会交代弟子备好贺礼代他前去祝贺。又因其他几位师兄懒得同人打交道,这代表则经常由无所事事且爱热闹的四师兄松衍担任。
      
      松衍看仙帝一家子不顺眼,但寿宴却是非去不可。
      只因在寿宴上,平素小气得要死的十二花仙才会大方一回,将她们存了一年的十二花酿作为寿礼献与天帝。
      而仙帝为了体现出与众仙同乐,则会将这十二花酿分发给参与寿宴的各路神仙。
      
      莫岚喜好喝酒还是受了他松衍师兄的影响,照他们大师兄的话来说,他和松衍乃是逍遥宫一大一小两个酒鬼。
      往年松衍参加寿宴,少不得要偷偷藏些花酿于袖中带于给他尝鲜,然而以莫岚的酒量,哪是那点花酿便能过瘾的?
      自是亲自去喝个痛快方才能尽兴。
      
      于是两日后,莫岚便带着欢快的心情跟着松衍师兄前去参加仙帝寿宴。
      
      逍遥宫主人为远古神兽白泽,乃是当今存世的神兽中地位最高的一位,在这九重天上算是备受尊崇。
      即便他此番未能亲自到场,但松衍带着莫岚和贺礼自报家门后,也同样被仙官领到了一大群平日里自视颇高地位也着实很高的神仙旁坐下。
      一抬头,顶上就坐着仙帝老儿。
      
      莫岚以往虽跟着他师兄四处作乱,但基于松衍和仙帝家的恩怨,这九重天反倒是来得最少。
      他无聊地戳着果盘,偶尔抬眼瞟瞟在大厅内晃来晃去作弱柳扶风状的舞姬,心心念念着十二花仙的花酿。
      
      他和松衍到得早,待他们坐下后,还有三三两两的神仙们接连入座。
      正当莫岚想询问松衍左桌那个长相颇为粗犷的神仙掌管仙界何事时,却突然感受到他师兄身上迸发出一阵怒意。
      莫岚顺着松衍目光望去,便瞧见斜对面刚刚坐下一位身着紫冠紫衫的年轻男子。
      
      他心下琢磨了一番,霎时了然。
      这位瑞气万千的人物,大概便是松衍师兄与仙帝家不对头的那位罪魁祸首——仙界大太子景敖。
      
      他们之间的恩怨莫岚也不大清楚,反正从他那护短的师父来看,仙帝家此事应当是做得极其不地道。
      不然,在他松衍师兄一气之下将那景敖的寝宫给砸了个稀巴烂后,从来只是默默护短的白泽尊上,不会还亲自出手将那追到逍遥宫的大太子给揍了个够呛。
      后来也因为此事,松衍便以出门散心为由突然离宫,半年不曾在仙界露面。
      
      不过说来也奇怪,仙帝大儿子寝宫被砸了人也被打了,仙帝却丝毫没有同逍遥宫算账的意思。
      在莫岚看来,便是非常的心虚了。思及此,他望向那位大太子的目光,也不甚友好。
      
      松衍身上的怒气却很快收敛起来,侧过头对莫岚抱怨:“今日太晦气,居然碰见这小子,往年都不见得多有孝心,今年倒是闲得无聊。”
      莫岚点头顺着话应答:对对对这小子当真是虚伪至极。
      他与师兄相处已久,明显感受得到师兄此刻心情极为不舒爽,还是顺着毛摸较好。
      
      松衍被故人坏了兴致,对莫岚抱怨了几句,便阖上双眼闭目养神。
      只当看不见对面那闹心的人。
      
      莫岚打量了那人两眼,发觉那紫衣似乎也发现了他师兄的存在,望着他们这桌的神情有些愣怔,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他收回目光,却突然有种被人盯住的感觉,偏头寻去,正巧直直撞上一人探寻的眼神。
      那人一身朴素青衣,坐在离他们这桌不远的下座,眉头微皱。
      
      见莫岚也望了过去,那人移开视线,弄得莫岚有些莫名其妙。
      
      待各路神仙到齐后,仙帝还未宣布寿宴开始,大殿内便已经热闹了起来。
      其实也没什么好看头,不过是各路神仙各显神通,互相攀比谁拿出的贺礼比较出彩罢了。
      贺礼的事自有师兄操心,莫岚自顾自品尝花酿,同时寻思着待会要偷偷顺走几瓶才是。
      
      喝到尽兴时,突然听见堂下传来嘈杂声,有人叽叽咕咕:“这位殿下果真受宠,仙帝寿宴也姗姗来迟……”
      
      莫岚回头望去,一位身着玄色长袍的青年人物缓步而来,眉眼灼灼,竟是不输于他家师父大人的丰神俊朗。
      他一时没晃过神,还在一旁啧啧惊叹,闭目养神的松衍睁开眼,捅了捅他道:“老五,这不就是你说的那个什么颜渊?”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