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撩五下 ...

  •   所以,她叫周周?
      
      重霄盯着女孩儿白皙光洁背,心不在焉的听那帮小孩儿给她吹彩虹屁——
      
      “舟舟好厉害!画的大白和动画片里一模一样!”
      “这座城堡太漂亮啦!”
      “舟舟你明天还来吗?你还来我就不走了,我要看你画画!”
      “舟舟画艾莎公主好不好?我喜欢冰雪奇缘……”
      “舟舟比迪士尼的公主好看!”
      
      舟舟,舟舟,舟舟……
      
      魔音灌耳。
      一声声往重霄心窝里钻。
      
      他远远的站着,越发好奇那些粉笔画,以及画画的人。
      最后决定做个解决完午饭回来的寻常模样,三两步走近,来到女孩儿身后,垂眸扫去——
      
      以迪士尼动画开场城堡为主体,下方从左至右依次为:无敌破坏王和坐在破坏王肩头的云妮洛普、大肚子的暖心Baymax、高举双手露出大大微笑的米奇,以及一个在空中划出弧线的钢铁侠……
      
      动画角色就不说了,单这个标志性的城堡,标准得跟荧幕上剪下来贴地上似的。
      
      连粉笔的涂色都十分均匀舒适。
      
      重霄去食堂吃个中饭最多20分钟,画了这么一大片,没有废笔,功底可见一斑。
      
      联想起几天前在沙滩上偶遇,她对自己提出的要求,忽略突兀的过程,不妨碍他断定她是个学美术的……美术生?
      看小胖对她的热乎劲儿,岛上居民错不了的。
      
      重霄的到来压住了部分小孩儿,纷纷噤声,一个两个可怜巴巴的望着他。
      几个年龄稍大的不怕他,但也相当给面子的行注目礼。
      
      敌不动,我不动。
      
      叽叽喳喳的走廊霎时变得安静下来,唯独捏着粉笔的时舟,埋着头专心一意给钢铁侠的盔甲涂色。
      
      “重医生你来得正好,才买的粉笔快浪费完了,你快管管吧!”小护士扯住他侧腰位置的白大褂,撒娇的摇晃。
      
      拉仇恨的话一出口,小孩儿们七嘴八舌跟她争。
      画个地板怎么了?
      打扫卫生的阿姨都不说,就你管得宽!
      回头让我爸爸妈妈买十盒粉笔赔给你!
      
      重霄只注意到周周停了下来,昂起头望住自己,圆润的杏眼里先是茫然,而后逐渐浮出做坏事被抓现行的忧虑。
      害怕被他逮着打手心?
      
      小护士仗着重霄在身旁,狐假虎威的扬声:“都别吵!脑瓜子都被你们吵炸了!赶紧回自己的床位去,再闹通知你们家长全都领回家!”
      
      放着狠话,那抓着重霄白大褂的手还攥得死紧。
      
      对此流畅自若的行为举止,重霄是抗拒外加有些反感的。
      
      头两天没几个人敢直视自己说话,现在都能把他当扬威耀武的道具使。
      
      是他表现得太随和还是怎样?
      
      重霄面上不显,跟个小护士懒得计较,随口打趣说:“气什么,又不要你擦。”
      
      小护士脸色微变,还委屈起来了:“月初护士长刚说过,不能乱画地板!”
      
      “已经画了。”重霄余光笼着在脚边蹲成一团的姑娘,语气里的偏袒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再说,这画得不是挺好的么?”
      
      时舟双手扶在膝盖上,点着头附和:“我画得很好的。”
      一点儿不见谦虚。
      
      周围一群小朋友跟着帮腔起哄,属小胖最卖力。
      什么‘镇道之宝’啦,‘不识货不要说话’、还有‘你就是嫉妒舟舟长得比你漂亮’这样标准规范的人身攻击。
      巴拉巴拉巴拉……
      重霄就听清楚几个有代表性的词组。
      
      闹得正欢,走廊另一端不知谁通风报信,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周院长和护士长他们上来啦!!!”
      
      孩子们呼啦啦的散开,灵活的一面展现的淋漓尽致。
      转眼只剩下重霄、告状的小护士,还有蹲在地上左顾右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时舟。
      
      等到她意识到该跑路了,匆匆忙站起,小护士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她的皓腕,“画得这么好,急着跑什么,让大家好好欣赏你的杰作啊?”
      
      时舟有点着急,但仍不忘维护自己,“我不在也可以欣赏的。”
      
      这表情语气皆真诚的反映,简直绝了!
      
      小护士被她说得发懵,一时接不上话。
      
      见过自恋的,没见过这么淡定自若的自恋!
      
      重霄被逗得连声失笑,偏这是医院,医生个人也代表着医院的整体形象。
      
      他卷手挡在唇边遮掩笑意,装模作样的咳了两声:“把医院走廊画成这个样子确实不太好,必须进行批评教育,跟我走。”
      
      赶在院长一行人浩浩荡荡转入走廊前,从小护士手里拉过周周,大步流星朝反方向走——迅速逃离作案现场。
      
      *
      
      结果,两人就躲到了转角尽头的杂物间。
      巴掌大的空间被几排快顶到天花板的铝合金置物架占去大半,中间余出最多半米的空隙,容人进出拿取。
      门还被拖把扫帚挡住了,只能关到一半。
      
      重霄把时舟推到置物架里面,用自己高大的身形把她挡得严严实实,同时截了她唯一的出路。
      随后,贼似的回首向外面看了一眼,听走廊那端传来小护士叨叨叨的告状声。
      
      杂物间里没开灯,白日天光从半开的门外倾入,呈渐变状,抵达重霄他们所在的位置时,就变得很微弱。
      
      男人杵在时舟面前,展开双手搭在两侧的架子上,跟一堵严实的墙没区别。
      
      他穿着有细条纹的浅灰色衬衣、黑色西裤,外面罩一件略宽松的白大褂,干净的短发在早晨出门之前必然是洗过的,吹风机稍微吹出几分自然的造型,修饰了他端正的脸型。
      比起码头边的初见,周身多出一丝医生平易近人的特质。
      
      这让时舟想起《恶作剧之吻》里的无所不能的天才君——入江直树。
      
      稀薄的光线从他身侧擦过,用光和暗影把他下巴微抬的侧脸区分勾画。
      
      就,很好看。
      
      时舟与他面对面站着,绷直了腿和腰板儿,脑袋顶也最多才到他肩线。
      他又是侧首往门外观察的姿态,这导致她无法看到他的眼睛。
      
      那是人的灵魂所在。
      
      机会难得,时舟并不能放过。
      心想着‘要看眼睛’的同时,伸出手,指尖触碰到男人的脸颊,将他的头颅转过来。
      
      对上那对略带轻微疑惑的、深棕色的瞳眸。
      
      重霄垂眼望着近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那双有些肆无忌惮的小爪子。
      几丝讶异。
      
      这姑娘,到底是怕他呢,还是不知道怕为何物?
      
      染了粉笔灰的葱白指尖,轻轻盈盈点在重霄面容的皮肤上,因为没怎么用力,他就相当配合的转过头来,成就她心安理得的打量。
      
      为了看得更加清楚,她努力抬起头,纯粹的眸光里,诚意十足。
      
      像在跟他索吻。
      
      “女孩子家,别动手动脚的。”重霄忍下脸上被她挠出来的痒意,摁住她的肩膀,拉开距离。
      
      指尖失去触碰的权利,时舟遗憾的撇了下嘴,睇向他的眼色里,多出一重显而易见的责怪。
      
      重霄轻啧了一声,眉头浅浅折起。
      
      怪我咯?
      
      他双手交叠在身前,肩侧靠上货架,改了一副严肃的态度,询问:“叫什么名字?”
      或者说:审问。
      
      三年的公安大学不是白念的,有些习惯一旦养成也很难改变。
      再说压根没有必要改。
      偶尔施展出来,有奇效。
      
      时舟稀罕的盯着他轮廓分明的脸皮,配合的回答:“时舟,时间的时,轻舟的舟。”
      
      少见的姓氏。
      一叶轻舟。
      倒是挺好听。
      
      重新认可的点点头,继续问:“年龄?”
      “21。”
      
      竟然有21了……
      比他猜测的大一点儿,但好像这样更好?
      
      至于好在哪里,太子爷选择性忽略,不去深究它。
      
      “来医院做什么?”
      “探病。”
      
      “探谁的病?”问这句时,重霄脑海里已经自动蹦出几个选项:家人、朋友,或者男朋友?
      “丁妈妈。”时舟道:“她做家务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骨折了。”
      
      听她描述,应该是照顾她生活,类似家政阿姨、保姆之类的角色。
      生得这样细皮嫩肉的,家里一定当小公主宠着长大的。
      
      又见她两手空空,孑然洒脱的样子,重霄好笑的问:“来探病连水果都没有?”
      
      其实他想问的是:出门什么都不带?
      
      手机、钥匙和钱包,至少该有一样吧。
      
      换成模糊的大概念,让回答的人自己发挥,得到的答案反而更精准。
      
      时舟果然上当:“不知道丁妈妈喜欢吃什么水果,就给她打钱了。”
      许是怕他刨根问底,她补充:“手机,微信转账。”
      
      “手机呢?”重霄踩到她没藏好的小尾巴,薄唇里轻飘飘的道出这三个字,弯了眼,勾唇,扬笑,“我没有问题了。”
      
      因为他终于从时舟情绪不多的脸上,捕捉到明显的诧色。
      她把她的手机忘在了某处。
      或许还连带着钱包、钥匙一起。
      
      真是个不让人的省心的姑娘。
      
      然而,那抹诧色只在时舟静淡的小脸上停留了最多十秒——
      “没关系,不用慌。”她反过来安慰他,好像弄丢手机的人不是自己,而是面前的男人。
      
      重霄的反应就跟先前那个小护士一样一样的。
      不!
      这似曾相识的感觉,前几天清晨在海滩上他才体会过。
      
      眼下只能算复习……
      
      不等重霄开口,时舟抓住他叠在身前的手臂,杏眼里透着执着:“你已经了解过我了,走吧,去我家,放心,我不是坏人。”
      
      “……”
      
      这是什么新型反侦察手段?
      
      

  • 作者有话要说:  重霄:作者你出来一下,这姑娘不按套路出牌你要我怎么撩?
    时舟:没关系,不用慌,交给我,嗯?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