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撩三下 ...

  •   发小群里炸得厉害,都以为时舟相中了机车男,要对人家做点儿什么。
      于思洁懒得解释,私聊闫一宁,也就是那位本土X教授。
      
      【思我纯洁:好人做到底,帮忙留意机车男在儿科的实习情况,主要看人脾气好不好,有没有耐心和体力。】
      【明珠岛X教授:……体力?你对我做这种要求的时候都不考虑我的感受?】
      【思我纯洁:想什么呢你,舟舟的确看上他了,所以想请人当画室模特,一个姿势摆四五个小时不能动难道不要体力?】
      
      得知真相的闫一宁决定重拾初恋之旅,柠檬精附体似的酸新来的潜在情敌兼实习生相貌普通没有特点,之余,答应替舟舟把关。
      
      他们这帮人,性格迥异却惺惺相惜,对时舟的照顾是多年来心照不宣的默契。
      
      于思洁看闫一宁昧着良心诋毁机车男,忽然想起网上流行的段子:热心市民刘青云,平平无奇古天乐,没有特点机车男……
      人家那随意靠着抽烟都抽出的时尚大片既视感,这叫没特点?
      
      笑死个人了。
      
      微信群里,身旁的少女已经开始无意识的搞反诱导性群聊。
      本来一伙人想套她的话,结果被她异于常人的脑回路牵着鼻子走,且是朝着一个越发诡异的发展方向奔去……
      赶在大家误以为明天她可能就要结婚、商量着该送画家多少份子钱之前,于思洁提议:“走,到你家玩儿去?”
      
      时舟的注意力一下子被吸引,放下手机,兴致勃勃地:“我在网上订的《明星大乱斗特别版》昨天刚到。”
      于思洁瞄到她手机屏幕上,那句输入完了还没来得及发出去的:结婚不想要礼金,想要一幅《睡莲》
      
      睡莲?
      不会那么简单……
      
      于思洁努力回顾中学美术课上学到的全部知识,不确定问:“你说的是、是莫奈的《睡莲》?”
      
      时舟竟然真诚的点了点头……?
      
      代表人类正常智商水平的于思洁郑重提问:“你知道莫奈他老人家一幅画多少钱吗?”
      
      时舟退出微信,打开搜索引擎搜了一下,展示给她看。
      
      2018年的新闻上写着——
      “11月12日,劳德·莫奈的巨幅作品《睡莲池》在佳士得纽约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间拍卖会上拍得31812500美元,是此次拍卖会拍出的最高价……”
      
      于思洁:“……”
      时舟淡定地强调:“三千多万,美元。”
      
      于思洁有点激动:“亏你还知道是美元,我们买不起,去非洲修一辈子铁路都买不起……”
      时舟:“换个工作。”
      
      于思洁:“……”
      时舟:“要对自己有信心。”
      
      这不是信心的问题。
      好比你路过一家小卖部,心血来潮走进去花两块钱买了张彩票,然后在两千多万分之一的概率里中了头等奖。
      相比之下,你走在路上被雷劈的概率比这高多了。
      
      是这样的问题,和信心无关,和去挖煤还是修铁路也无关。
      OK?
      
      不对!
      
      于思洁蓦地醒觉,不知不觉又被这个没有常识的中二少女给带偏了。
      
      “等你结婚那天再说吧。”采取迂回战术敷衍完,站起来,转身走进客厅。
      时舟跟随她起身,“就这么愉快的说定了。”
      
      于思洁一个趔趄,差点把脸砸在自家拉门的玻璃上。
      谁跟你愉快的说定了啊!
      
      *
      
      巧了,从于思洁家步行去时舟家,最多也只要三分钟。
      两人喝着冰可乐转移阵地,出门右拐是条蜿蜒的小斜坡,尽头有三个分叉口:去海边走右边,到舟舟家走中间,至于左边……
      
      两个姑娘不约而同驻足在从小到大往来了无数次的路口,抬起头朝周院长家老平房望——
      
      那是栋旧墙爬满藤蔓的建筑,四室两厅的格局,前院种满凤凰花、牵牛花、木槿和月季。
      后院里那颗芒果树上的多汁甜美的果实,是时舟每年夏天都会惦记的事。
      
      此刻这栋平房里亮着充裕的光。
      院门向外大大的敞着,男人高大的身影透过几扇四方型的窗,从厨房移到客厅,再又客厅去到别的房间。
      像是在收拾。
      
      有了傍晚时分第一印象的加持,两个生长在热情洋溢的南方海岛的姑娘,不可免俗的在脑中描绘出一个情景:来到陌生海岛正式开始独居的男人,在酷热的夏夜赤着上身……做家务。
      
      身材是不必说的,八块腹肌、人鱼线,性感得一塌糊涂的背沟——全靠脑补!
      
      看了会儿,时舟忽然严肃,转脸问于思洁:“攻略吗?”
      
      “好啊。”于思洁阴恻恻的笑开了,“你去,我在这儿等你。”
      
      凭良心讲,重霄不是她喜欢的类型。
      再者想把人画下来的是舟舟,于思洁在很小的时候就发过誓,每天最多被这家伙带歪一次不能再多了!
      今日份‘舟舟私定套路’已售罄。
      
      时舟怕生,害羞更是人之常情,让她自己去搭讪,抓破头都不敢迈出那一步的。
      
      于思洁无比轻松的喝着可乐,“你就假装去摘芒果,迎面碰上不要怂,先做自我介绍,然后听他自我介绍,完了加微信,剩下的我帮你搞定,够意思吧?”
      借口都帮她想好了!
      
      时舟为难得咬唇。
      从小到大,不管什么事,不论她有什么样儿的心愿,都是于思洁冲在最前面帮她圆满。
      
      怎么这次不行了呢?
      
      她一个人不敢去,但又不想照实说……
      
      晚上蚊子多,于思洁催她:“您老考虑好了吗?”
      
      时舟紧跟着‘啊’了声,疑似想起某个重要环节,拿起手机点开‘万年历’APP,敷衍的看了一眼,煞有其事道:“今日宜搬家、打扫。忌嫁娶。”
      说完主动选择中间那条路,溜了溜了。
      
      于思洁略惊呆。
      这临场反应可以啊……
      
      还忌嫁娶?
      简直了!
      
      时舟走在前面,没听到身后跟上的脚步声,头也不回,很酷的放话:“快点哦,不然不带你玩了。”
      
      于思洁还愣在原地,回过神来,好气又好笑的跟上去。
      
      “既然那么有出息,人是你自己看上的,有本事自己娶回来。”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噢……”
      
      *
      
      两人刚走远,一辆破破烂烂的电动车从于思洁家门口经过,后座驮着个四方形的大件,来到三岔路口,顺势往左拐,踩足了马力勉强爬上那截稍陡的小坡——停在周院长家大门敞开的平房外。
      
      车上的人伸长脖子朝里吆喝:“重爷!小的来给您老人家接风洗尘了!”
      
      安宁的岛南突兀响起那么一嗓子,大有妖怪登岛搅风弄云,小鬼跑前面呐喊吆喝的气势。
      嚣张得不行。
      
      过了小会儿,屋里飘出个慵懒散漫的调调:“大晚上,瞎嚷嚷什么?”  
      
      被唤作‘重爷’的男人不慢不紧地踱出来,止步在客厅那道门下,抬起一只手,不费力的搭上头顶的门框,弓起背,身体稍稍向前倾,露出一张五官硬朗的脸,眼眸半眯,嘴里叼着根刚点燃的烟,吊儿郎当的模样。
      
      这天儿太热了,晚上也好不到哪里去。
      男人没穿上衣,赤膊的上身呈现出小麦初熟时的健康色泽,手臂上的肌肉线条因为舒展的动作被拉伸得修长富有韧性,匀称的腹肌看上去坚实有力,不会像健身教练那样生硬无趣。
      倒三角的窄腰上系着一根黑色的皮带,金属的‘H’LOGO固定在肚脐下方,再往下,是一双常在韩剧里会出现的标准大长腿。
      
      他赤脚踩在老旧的水泥地上,像是借此消暑散热似的。
      微乱的头发,迷蒙蛊惑的神态,浑身四溢的男性荷尔蒙……
      
      整体瞧着,又痞又帅。
      
      还在院外的阿东看得一愣,感叹:“您这身材,原先那三年的公安大学没白念啊!”
      
      重霄含着烟‘嗤’地笑了声:“陈年旧事了,还提它做什么?”
      说着,眸色淡淡地朝电瓶车的后座扫去——
      
      阿东了然,扭身把那大家伙拍得‘哐哐’响,“听说您住院长家老平房,我就猜到肯定没装空调,这台二手的先将就用两天,回头我到市里给您弄个新的来。”
      
      “有心了。”重霄松开放在门框上的手,朝屋里做了个侧颈的动作,示意来人,“进来坐吧。”
      
      得到许可,阿东喜上眉梢,抱起后座的大家伙跟进去。
      
      屋子里里外外还算整洁,家具家电都被旧床单盖着防灰尘。
      虽然长久无人居住,但不难看出主人家对这里的爱惜。
      
      阿东是明珠岛本地人,家里很早就卖掉岛上的房子,搬到新海市区居住。
      这两年岛上的旅游经济起来了,他跟朋友在商业区开了家小资格调的咖啡馆,还兼顾着给娱乐公司写稿子的老本行——毕竟是A城传媒大学正儿八经的本科生。
      总而言之,日子过得还凑合。
      
      他和重霄认识纯属偶然,压根不是一个阶层的。
      所以听说重霄到他们这鸟不拉屎的小岛的破医院实习,阿东很是震惊。
      
      进了屋,阿东把空调放在客厅空地上,就近揭开电视机罩子看了一眼,说它是上世纪的古董都抬举了。
      地是水泥地,有小坑小洞的那种。
      所有的窗户和门都没装纱窗,角落里的立式风扇勉强转得嗡嗡响,晃动的幅度就跟随时会原地分解化作杀人凶器似的……吓人。
      
      阿东看不下去了。
      
      这可是重霄啊!
      山海娱乐公司的太子爷,重氏医疗实业唯一继承人……
      
      上周半个娱乐圈还在微博上祝贺太子爷顺利进入实习阶段,没曾想今天,重霄几乎以落魄的姿势,空降明珠岛。
      
      真他妈魔幻!
      
      

  • 作者有话要说:  于思洁:讲个恐怖故事给大家听,其实我才是男主角!
    重霄:我信了
    ——————
    介绍一下我们家舟舟,不自闭,绝对不自闭!她有一个丰富且纯粹的小世界,是个很单纯的角色。
    写到这里对她的描写一直侧面居多,是我心甘情愿做的一次小小的冒险。
    天才的内心世界啊……在开篇之前我想了很久,最终选择先用侧面描写,从他人(陶琳、于思洁)的视角展现她。
    后面会逐步渗透,从云端来到凡间。
    下章正式见面~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