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鱼缸里的梦 ...

  •   231病房迎来了它最后一位病人,是个很英俊的青年,可惜病痛磨掉了他所有的生气。
      
      231病房很热闹,有三十岁的大叔,有脾气暴躁的少女,还有总是发呆的大男孩,毫无交集的人们在这里相互认识了,成为生命尽头前彼此唯一的慰藉。
      
      大叔问青年:“嘿,你原来是做什么工作的?还有来看你的女孩子和你长得很像啊。”
      
      青年靠在床头,忍受着身体的剧痛:“我是游戏原画师,那个人是我的姐姐,你放心,就算你能治好病出院,我也不会把她介绍给你的。”
      
      大叔摸了摸鼻子:“太狠了。”
      
      青年笑了笑,苍白的眉眼似乎鲜活了一些,他从床头拿起一本画册递了过去:“这是我画的,我和姐姐准备做一个游戏的。”
      
      大叔接过来翻了翻,惊愕道:“这都是你一个人完成的?!”
      
      青年仰躺在床上,没有回答。他原本漆黑柔软的头发在变得干枯发黄,每天梳头的时候就会掉很多。
      
      大叔有点可惜地说:“要是我能治好病出院,我就去帮你写程序吧。”
      
      有一天,那个和青年长得很像的女孩子带来了两个鱼缸,里面分别有一条红色的金鱼,快活地在鱼缸中游曳,仿佛永远不知道疲倦。
      
      他把鱼缸放在了窗台上,离自己很近的地方。他的病床靠近窗户,从这里可以看到外面的风景。
      
      猫也是这个时候出现的。起初青年以为他是想偷吃金鱼,特意找了东西把鱼缸顶部盖住,结果猫只是懒懒地看他一眼,继续趴在鱼缸旁边晒太阳,不躲人,但也不理会来逗弄他的人。
      
      于是慢慢地青年也不担心猫会偷吃金鱼,有时候他会把姐姐带来的、他吃不下去的东西分给病友们,还会给猫留一部分。猫就着他的掌心吃东西,吃完后还会把指尖一点点残渣都舔干净。
      
      他趴在窗台上看金鱼的时候,猫也会挤在他旁边,和他一起探出脑袋观察金鱼。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青年苍白的脸上浮现笑意,“它们都很快乐的样子,但是我不知道它们为什么快乐,有时候也会好奇鱼在想什么,想知道他们的快乐。”
      
      猫傲娇地抬起下巴,青年以为他是不高兴自己关注金鱼,于是有些好笑地伸手挠了挠他的下巴。
      
      猫露出舒服的神情,“喵”了一声,抬起尾巴在青年后颈点了点。
      
      青年愣了一下,忽然听见鱼缸里传出说话的声音:“好烦哦,这只猫每天都在这里盯着我们,搞得我好紧张。”
      
      另一个声音说:“他又不会吃掉我们,看见他和主人在这里我觉得挺好的。”
      
      青年错愕不已:“你们……说话了?!”
      
      左边最开始说话的金鱼游了一圈,吐出一个泡泡:“其实我们一直都在说话,只是你听不见而已,现在你可以听到了。”
      
      金鱼说:“喂,打个商量,把我扔进大海好不好?”
      
      青年下意识看了一眼窗外一望无际的海面。
      
      金鱼说:“我受够了这个囚笼,我想要去追逐更广的天地,我要在更远的地方、大海的深处肆意游动!”
      
      右边的金鱼说:“可是大海很危险呀,深海中有很多陷阱,还有很多比你强的捕食者,随时都可以一口把你吞下去。”
      
      左边的金鱼说:“我不怕,我会面对所有的未知和危机,只要困境和苦难打不倒我,那么我就会一直往前,追逐着太阳落下的方向,听说那里有一道很长看不到尽头的瀑布,从上面掉下去,永远都不会落到尽头,他们说那就是永生。”
      
      右边的金鱼沉默了,许久之后才说:“在鱼缸里,快快乐乐、平平安安地度过安稳的一生,不好吗?你只是一条普通的金鱼。”
      
      左边的金鱼说:“留在这个鱼缸里,我永远就是普通的金鱼了,可我要是出去了,即便死在大海中,那我也是‘不幸被吃掉的金鱼’,哈哈哈!”
      
      青年在一个天气好的上午,他的精神也不错时,抱着鱼缸出了医院,猫蹲坐在他瘦削的肩头,看着他送别那条金鱼。
      
      “如果我能回来——”金鱼说,“我会给你带来大海深处的灵药,让你摆脱生老病死的折磨!”
      
      猫龇着牙,发出一声威胁的喵喵声。
      
      青年看着那条金鱼游进广袤的海洋,脚下放着另一个鱼缸,里面的金鱼趴在玻璃屏障上,神色有些落寞。
      
      它游来游去,对青年说:“谢谢您守护了它的梦想。”
      
      青年在沙滩上坐下来:“我也守护了你的梦想。”
      
      金鱼笑了:“是啊,谢谢您。”
      
      “可没有人来守护我的梦想。”青年说,“我快要死了,但我还有很多很多想做的事情……我好想画画,我好想看见我的游戏完成……还有姐姐……我要是死了,那她就只能一个人……”
      
      他嘴唇没有一丝血色,疲惫地歪坐在沙滩上,几乎无力支撑身体。
      
      大海一望无际,浪起潮退,一波又一波的海浪扑上沙滩,退去时留下海贝,阳光照耀下沙滩上细碎的砾石折射出光芒。
      
      海风刮过,青年昏昏沉沉地闭着眼,在他身边坐着另外一个人,支撑着他的身体,让他靠在自己肩上,无声地坐看天际白色飞鸟。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