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的基本操作(穿书)》闻耳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4-22 20:37: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又穿了 ...

  •   秦琰予清醒过来的时候正趴在桌上,听着前方喧闹的声音她有一瞬间的愣神。
      她这是…又回到原点了?
      秦琰予恹恹地合上课本,有些恍惚。
      “睡醒了?”
      她旁边坐下一短发女生,熟稔的碰了碰她脸颊上压出的红痕:“今天要去柒月吗?”
      柒月是一家酒吧。
      覃琰予在脑中整理出关于她的信息,慢半拍地偏过头抹了抹脸道:“我今天要回家,有事。”
      “今天又不回宿舍?”张妍随口问。
      “嗯。”
      她现在乱的很,需要一个清净的地方好好梳理一下。
      借着有事的借口,覃琰予带上东西从后门溜走,出了校区,随手拦了辆车,报了地址后她靠在后座放空。
      看着路边的一个大屏上播放着几年前的广告词,覃琰予终于再次相信自己又回到了穿书最初。
      对,她不光穿书了,这还他妈穿了两次…
      她也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只是在飞机上无聊时再次看完一遍手机里的虐恋小说《替身》,然后遇上气流颠簸,她闭上眼缓了缓,再睁开眼后就来到了书中。
      小说中女配跟男主从高中开始谈恋爱,大四时却因为身体不适检查出肿瘤,那段时间男主正是创业初期最忙的时候,女配也不想拖累男主,跟他分了手,休了学,随后跟家人一起飞到国外。
      男主对一切并不知情,感情受创后他工作更加拼命,成了实打实的上流人士,一次在酒吧时碰到了被欺负的女主,女主跟女配晃眼一看有几分相似,从此便开始了一段纠缠不清的虐恋之旅。
      一开始女配在男主心中是十分矛盾的存在,他又恨又爱,因为相似,他将这些情感全部转移到了女主身上。
      后来女配在国外因病去世,他才知道全部真相,那时起,女配在他心里便成了无法磨灭的一道痕迹。
      虽然她跟女配名字一样,看第一遍的时候也会在梦中将自己替换成女配和男主互动过过美男瘾,可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真的会穿成白月光。
      第一次穿过来时他们才大一,她不想英年早逝,便一早就留意身体情况,到大四时也没查出什么,她便松了口气。
      不想插手男女主的爱恨纠葛,她按照剧情分了手,读完了大四去了相隔千里的某省,完全的给男女主腾出地方。
      谁知她才潇洒了两年,快要忘掉这是一本书的时候却疾病突发,依旧逃不开书中的命运。
      以为死了之后就回到现实世界,谁知一睁眼回到了初次穿书之时…
      覃琰予怎么也想不通她为什么会再穿一次,而且还是注定要炮灰掉的女配,上次她万般小心,可最后还是逃不脱剧情的发展,难道死一次穿一次?
      她皱眉,感觉进入到了死局。
      车子一路顺畅到了目的地,原主家庭条件不错,刚考上宜北大学时家里人觉得她住不惯寝室,便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买了小公寓。
      原主还没来过几次,但第一次穿书的覃琰予有太多小秘密,有时在寝室确实不方便,便经常两边跑,所以现在她对于这个公寓熟门熟路。
      关上门覃琰予将自己摔在沙发上,公寓是精装统一的北欧风,覃母开学前不久还找人来打扫了一遍。
      在公寓里颓废了两天,男主楚霖打来电话:“在哪里?”
      覃琰予埋在枕头上,两天没说话导致声音有些哑:“在家。”
      电话那头顿了下,随后传来低沉的声音:“生病了?”
      她清了两声嗓子:“没,我睡久了。”
      “我过来找你。”楚霖说:“芋头,冷战也够久了,我们好好谈一下。”
      电话挂断。
      谈什么?他们现在在冷战?
      小说里女配的剧情全部是在去世后,男主回忆时才提起,她没有继承原主的记忆,很多有关女配的细节都是她上一次谨慎的摸索来的。
      覃琰予还有些混乱,她坐起来抓了下头发,仔细回想了下。
      原主考上大学后终于脱离了父母的管束,有些放飞,上个星期在酒吧蹦迪时被男主兄弟看到,她一直瞒着楚霖在外面玩,楚霖这次知道后难得的对她发了火。
      她本来是有些歉意愧疚,可一被楚霖吼就有些委屈,逆反心也起来了,两人都不冷静,于是冷战了好几天。
      原主本就被宠着长大,上一次她按照剧情没有接受和解,对男主无理取闹的折腾了很久,导致了男主错过了参加编程比赛的时间。
      比赛含金量很高,以男主的实力前三名是没问题,这也是小说里男主回忆时的一个小小遗憾。
      门铃声响起来时覃琰予刚好洗完澡,她边擦头发边给楚霖开了门。
      就算早有心里准备,但再次看到男主那被作者偏爱的脸还是呆了下。
      小说里作者怎么描写来着?
      他白衬衫的领口微微敞开,衬衫袖口卷到手臂中间,露出白皙的皮肤,眼睛深邃有神,鼻梁高挺,嘴唇性感,他给别人的感觉很复杂,虽然温和有礼,却无时不流露出清冷的气质。
      男妖精。
      覃琰予撇撇嘴的移开目光:“你来做什么?”
      楚霖一进门就见她穿着丝绒长裙,柔软滑顺的衣料贴合在少女玲珑有致的身躯上,后背被头发侵湿了一块。
      “怎么不吹干?”他关上门,上前拿过她盖在头上的毛巾,站在身后帮她擦起来。
      “刚准备吹你就来了。”她靠在沙发上闭眼享受他的伺候。
      “怪我了?”楚霖轻笑,走到她面前,撑着沙发背微微俯视她:“还在生气?”
      靠得近了,能闻到她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沐浴露和洗发水的香气,清新好闻。
      覃琰予睁开眼看着近在咫尺的人,不自在的避开他视线,小声道:“就是怪你。”
      看出她底气不足,楚霖笑着认罪:“嗯,我错了。”
      “……”她抿了下唇,有些拿不准接下来要怎么做。
      按照剧情她应该无理取闹,得寸进尺的咄咄不休,可上一世结果却不如人意,反正最后都是炮灰,既然这样她还不如顺其自然,按自己的心意走。
      楚霖一手抬起面前委屈的小脸,亲昵的贴上去吻了吻她的脸颊:“芋头,讲讲道理。”
      覃琰予被他撩拨的脸红,她撑着他的肩膀,将他推开一些:“你好好说话,别勾/引人。”
      她对这张脸可没抵抗力,而且她也不是单纯的19岁少女,没穿书前她已经22,虽然没有实践,但是被损友安利了很多,该懂的全懂。
      听她这么说楚霖玩味的挑眉,平时清冷的气质荡然无存,他难得见她这个样子,觉得有趣,起了几分逗弄的心思:“我怎么勾引人了?”
      覃琰予没说话,面无表情的推他。
      楚霖一手捉着她的手腕,一手捏住少女细嫩的下巴。
      “你干嘛啊。”覃琰予说着,不客气地瞪着他,语气似在撒娇。
      “芋头。”他笑了起来。
      她来不及回答,男人俯下身,指腹在樱唇上摩挲着,轻轻吻了上去。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