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想开了(快穿)》五朵蘑菇 ^第20章^ 最新更新:2019-09-19 15: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假千金4 ...

  •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送上!惊喜不惊喜?
    (上一章末尾补了点东西,觉得接不上的宝贝可以翻回去看下,么么啾)
  •   “我是姜晴。”见了他们,于寒舟直接说道。
      
      姜父和姜母愣了一下,看了她一会儿,意识到什么,顿时激动起来:“你是晴晴,是我们的女儿!”
      
      于寒舟点点头:“是我。”
      
      姜父和姜母激动得要扑过来,但是被隔板阻拦住了,他们看着她,脸上的欣喜并没持续太久,想到什么,他们脸色大变:“他们把你赶出来了,是不是?!”
      
      “是。”于寒舟又点点头。
      
      “他们怎么能这么没良心?”姜母激动地道,“你在他们身边这么多年,给他们带来了多少快乐?他们怎么能一点旧情也不念,把你赶出来?简直太无情了!”
      
      “有钱人都这么没良心!”姜父怒声道。
      
      于寒舟等他们说完了,才道:“因为你们没有好好对他们的女儿。如果你们也好好对她,就像他们好好对我一样,他们是舍不得把我赶出来的。”
      
      谈父谈母不缺钱。一手养大的孩子,无冤无仇,怎么舍得赶走她?
      
      姜父和姜母愣住。
      
      于寒舟又道:“当年你们把我和别人调换,是为了什么?为了让我过上好日子,还是在我过上好日子后,照拂你们?”
      
      说完,她目光中多了几丝锐利。
      
      姜母皱了皱眉,说道:“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我们还不是为了让你过上好日子?如果不是我们,你这些年怎么会过着豪门大小姐的生活?现在怎么跟我们说话的?”
      
      姜父在一旁附和。
      
      他们都觉得,自己对女儿有恩。正是因为他们的大胆和冒险,女儿才能享受这么多年的好生活。她应该感激他们,敬重他们。
      
      “我知道了。”于寒舟点点头,站起身来,“等你们出狱后,我会尽孝道赡养你们。”
      
      冲着这个,她愿意赡养他们。但也仅仅是赡养罢了,再多了,没有了。
      
      姜母愣了一下,跟着站起来:“晴晴,那你这些年,就不来看我们啦?”
      
      “是。”于寒舟说道,“我现在被赶出来了,要努力讨生活,没有时间来看你们。”
      
      说到这里,她的语气陡然转为冷酷:“而且,我也不想来看你们!我不想被人知道我有一对罪犯父母!”
      
      她并不以他们为荣,即便她因此得利。
      
      姜父和姜母的脸色都不大好。
      
      姜母甚至拔高了声音:“你现在嫌我们是罪犯了?没有我们,你上哪过这么多年的好日子?姜晴,你这个白眼狼!一点也不知感恩!我们真是白生了你!”
      
      于寒舟不禁笑了。
      
      她并没有跟他们争辩。那没有意义,十年的牢狱生涯,比什么话语都有力。
      
      她转身走了,一个眼神也没留给他们。
      
      回到家后,于寒舟往沙发上一躺。
      
      她跟谈家的恩怨了结了。
      
      跟姜父姜母的恩怨也暂时了结了。
      
      除了一个,傅家的那位公子,原主痴痴恋慕着的人。
      
      但于寒舟觉得,她没有必要特意跟傅以晟也了结一下。他从来不待见她,她不去缠着他,他不知道多高兴。既然如此,她从此再不见他就是了。
      
      这样一想,身上就没什么事了。
      
      手还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于寒舟没有急着出去找工作,而是把闲置的衣服鞋子包包首饰等给卖了。
      
      大小姐的东西又多又好,基本都是九成新的,全卖出去后,她的账上顿时有了七位数的存款。
      
      所以,谈家对她真是不错了。谈瑞麟虽然嘴上说着她一分钱也别想,但是她的东西都让她带走了,对普通人来说算得上一笔巨额财富了。
      
      不过,想要在H市买房子还不够。H市的房价很高,于寒舟又没打算随便买一套凑合,所以这些钱她买了些短期理财。
      
      通过微信把房租转给了陈豪,跟他彻底两清了。
      
      陈豪没有再追求她,就连收到转账后也没有回复一个字。她上次那些话很过分,他大概以后都不想再看到她了。
      
      趁着休养期间,于寒舟学了点东西。
      
      原主大学选的表演,倒也不是多么喜欢演戏,而是喜欢聚光灯下被众人瞩目的感觉。她不好好上课,因为她想着,自己家这么有钱,演技不好又怎样?喜欢的剧本随便她挑。
      
      于寒舟买了些书和教程,认认真真研究了两个月。这具身体很有本钱,长得漂亮,又能唱能跳,不做艺人可惜了。
      
      两个月后,手没什么问题了,于寒舟买了块表,戴在手腕上,遮住了疤痕。
      
      然后写了简历,投了几家传媒公司。
      
      她投的是助理的岗位。但她长得这么漂亮,甚至比他们旗下的艺人还要漂亮,谁会让她做助理?风头都要被抢没了!
      
      于是,她面试的几家公司,全都想签她做艺人——难得碰到一个漂亮得有辨识度,气质又不错的年轻女孩子,谁会傻得拒之门外?
      
      不过,得知她没什么背景,几家公司给的合同都不太优厚,想用低价签她。
      
      于寒舟自然不肯,而且她表现得相当清傲。面试的人见她穿的衣服、背的包包都是贵的要死的那种,长得漂亮,又不胆怯,怀疑她是哪家大小姐跑出来玩票的。
      
      最终,于寒舟签了一个旗下没多少女艺人的公司。老板想捧个女艺人出来,恰好碰到于寒舟,也是一拍即合。给的条款还算大方,而且立刻找资源,要捧她。
      
      他说的捧,是真的捧,找了部大制作的剧,砸钱下去,让她演女三。
      
      “好好演。”老板说,“这部剧播出后,收视率会很高,你这个角色虽然是女三,却是个讨喜的角色,能不能圈一波粉就看你自己了。”
      
      于寒舟认真道:“我会的。”
      
      开始了拍戏生涯。
      
      谈笑回到谈家后,彻底感受到了什么叫家庭的温暖。爸爸不会无端摔东西抱怨谩骂,妈妈不会动不动就拧她身上的肉,耳边不再是没完没了的指责和嫌弃。
      
      谈父对她温和慈爱,谈母把她当心肝儿一样,出门在外都要挽着她的手,还给她买了很多衣服、鞋子、包包、首饰等。哥哥给她买了好几辆车,她尚且不能适应这种消费观,拒绝了好几次,他们都劝她收下。
      
      谈母还鼓励她参加聚会,让亲戚家的孩子带着她。
      
      谈笑跟着她们去吃饭,吃完饭后去唱歌。
      
      期间,有个小姐妹喝酒的时候不小心崴了下,把酒泼她身上了,她便去洗手间清理。
      
      她穿的是一件深色的裙子,溅了液体不是那么明显,但是湿漉漉的还是不舒服。她便多待了一会儿,想等裙子干了再出去。
      
      不知道是不是她站的位置偏,两个小姐妹结伴上厕所,竟然没看到她,谈笑正要跟她们打招呼,听到她们的话,蓦地动作一僵。
      
      只听其中一人嗤笑道:“那个土包子。”
      
      另一人道:“从前那个假的是个耀武扬威的货,这个倒是不耀武扬威了,却比假货还假货。”
      
      两人进了厕所隔间,还在轻蔑地笑:
      
      “那小心翼翼的样儿,跟乡下受气小媳妇似的,啧。”
      
      “她爸爸妈妈也敢叫她出来?”
      
      谈笑的脸色十分难看。
      
      双手垂在身侧,握得紧紧的。
      
      就在这时,忽然腰后被一只柔软的手轻轻一拍,她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腰板,就听耳边响起一个低柔的声音:“挺直了。”
      
      她一愣,就见身侧站了一个比她高了半个头的女子。身材有致,极为性感,一双眼睛又大又圆,眼尾微微上翘,显得十分妩媚。然而神情冷冽,看着很不好亲近。
      
      即便如此,这也是一个连女人见了都忍不住心跳的美人,谈笑暗道。
      
      在这里遇到于寒舟,谈笑是有些错愕的,尤其她还主动跟她说话。
      
      谈笑见过于寒舟。刚知道自己身世的时候,她暗中观察过她。此时,看着她仍旧挺拔傲然的气质,再想想自己,心情顿时复杂起来。她们的身份虽然调换过来了,但是……
      
      于寒舟没有管她的内心活动,她收回手,走到洗手台前,一边补妆,一边漫不经心地道:“这个会所的服务生是越来越没素质了,躲在厕所里嚼千金小姐的舌根子,也不知道领班是怎么教的?”
      
      听到这里,谈笑猛地抬头,看向厕所隔间。
      
      里面的奚落声戛然而止。
      
      随即,一人冷笑起来:“我倒要瞧瞧,为谈家小姐出头的是谁!”
      
      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里面的人就要出来了。
      
      谈笑顿时紧张起来,朝于寒舟看去,却见她慢条斯理地扯了纸巾擦手,然后朝她走过来,抓起她的手腕,踩着纤细的高跟鞋大步往外走。
      
      她的步子很稳,跟抓着她的手一样稳。
      
      两人赶在厕所里的人出来之前离开了。
      
      “谢谢。”谈笑的心情有些复杂。
      
      她没想到于寒舟会为她解围,而且没有奚落,没有讥笑,没有怨恨,是这样平静又自然的态度。
      
      于寒舟松开她的手,淡淡道:“下次再遇到这种事,你就一脚踹门上,让她们出来当着你的面说。这些人,不跟她们闹几场,你融入不进去的。”
      
      说完,转身走了。
      
      她跟剧组的人来这里放松,最近拍戏辛苦,大家找点乐子。没想到遇到谈笑,顺手帮了一把。
      
      不管怎么样,谈父谈母待她不错,看在他们的面子上,她也不能坐视不理。
      
      谈笑回到家,心情还有些复杂,她把这件事跟谈瑞麟说了:“哥哥,我见到姜晴了。”
      
      谈瑞麟听到“姜晴”的名字,皱了皱眉,等到她说完,眉头皱得更紧了:“别理她!”
      
      他对那个占据了自己妹妹位置的人,没有任何好感。现在她主动帮妹妹?她会有那么好心?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