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想开了(快穿)》五朵蘑菇 ^第16章^ 最新更新:2019-09-16 09: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前妻16 ...

  •   一转眼,又是三年过去。
      
      于寒舟和小严的日子过得蜜里调油。小严很体贴她,许是年纪比她小的缘故,对她总有些敬慕,事事以她为尊。他在外面叫她夫人,回到屋里,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又会唤她姐姐。
      
      极亲密的时候,他便一脸心驰神往的神情,叫道:“姐姐,你疼疼我。”
      
      极大的满足了于寒舟的需求和喜好。
      
      她那时答应他,便是想要找一个贴心人,事事商量,你宠我、我疼你的过日子。到了晚上,她会偎在他肩头,两人或五指相扣,或相拥着,慵懒地说些有意思没意思的话儿。
      
      小严做得比她想象中的还好些。他是个活泼的性子,总有些奇异的点子,时不时哄她开心。
      
      后来两人生了一个女儿,他极喜爱她,但是宠女儿的同时,也从不忽略于寒舟:“女儿长大了要嫁出去的,夫人才是伴我一生的人。”
      
      跟他们越来越幸福的生活作对比的,是日渐冰冷灰暗的万凌云和江悦夫妇。当年,江悦对万凌云寒了心,再不肯爱他,万凌云反倒醒悟过来了,后悔万分,常常哄她。
      
      他哄起人来,很有一套,但如今的龙泉山庄不比当年,生意跌落许多,名望也不再如昨。往常江悦出去订些吃的、喝的、玩的、用的,人家总是毕恭毕敬,如今怠慢许多不说,甚至有时不接她的生意。她将此全部归因于万凌云不争气,不肯跟于寒舟杠上,事事容忍才会如此。
      
      她有这个心结,总也解不开,就不爱搭理万凌云。她的孩子们渐渐长大了,她要教育孩子们,生活重心渐渐转移,对万凌云的感情越来越淡,夫妻之间相敬如冰。
      
      万凌云心中苦闷,便对老管家诉苦:“我为何会过成这样?”
      
      他明明极力避免的。
      
      自从龙泉山庄没落以来,庄里的下人们也不好管教了,偷奸耍滑的比比皆是,江悦又不大管这个,老管家疲于处理这些事情,早已经白了头发。如今听得他最疼爱的少爷问话,心酸得险些掉下泪来。
      
      万凌云自己不觉得,但老管家是眼睁睁看着他高大挺拔的身形渐渐坍塌,眉心因为常常皱着而生出一条明显的竖纹,一看就是日子过得苦闷。
      
      “她总认为我不肯跟烟儿争。”万凌云苦笑道,“我哪里是不肯跟她争?我当年大意,视她为小猫,一不留神,她长成了大虎。我不是不跟她争,我……我是争不过。”
      
      他从前不肯承认这一点。哪怕那是他曾经爱过的人,他也不想承认,他居然不如她。
      
      现在江湖上谁人不知,他被曾经辜负的前妻压得灰头土脸?他再不想承认,这已经是事实了。
      
      “我争不过。”他提着酒坛,灌了满口的冷酒,“如今我也……不敢争了。”
      
      他得罪不起她。
      
      她现在不搭理龙泉山庄,多少是看在小飞的面子上。如果他不识相,可能龙泉山庄都要不在了。甚至不用她出手,只要她不再罩着他,那些他曾经的仇家就能将他吞了。
      
      是的,她现在就是这般厉害。当年那些捧她起来的老狐狸们,现在心里也不好受。她现在是商会的会长,带着众人修路、架桥、建驿站和仓库,所有人都尝到了甜头,谁敢不听她的?
      
      他这些年还能做点生意,全凭她照拂。
      
      “我真是……”他满口苦涩,都尝不出酒水的味道了。心中涩成一团,他仰头又灌起来。
      
      “少爷,少喝些吧。”老管家劝道,“大公子性子单纯,还不成气候,龙泉山庄还指着您哪!”
      
      小飞今年十五岁了,这几年跟在万凌云身边学了很多,但他天性单纯,要他扛起整个龙泉山庄,老管家很是不忍。
      
      万凌云自嘲道:“我死了,说不定龙泉山庄会更好些。”他将坛子冲了冲红梅山庄的方向,“那位是他亲娘,绝不会不管他。”
      
      老管家见他这样消沉,心痛极了。当年苏凝烟坠下山崖,万凌云以为她死了,也曾消沉过。但那时他年轻,还有一个儿子,时间久了总能过去的。如今却不同了,他鬓角生出了白发,眼角也有了细纹,加上颓废的神情,神仙难救。
      
      “我去劝劝夫人。”老管家叹了口气道。
      
      也许,如果江悦肯原谅他,再跟他好好过日子,他的少爷会好起来的。
      
      然而江悦听了他的话,面上冷冷的,眼里带了自嘲:“你知道当年我喜欢他什么吗?我喜欢他的痴情。”
      
      说到这里,她满眼苦涩。
      
      她那时见他这样年轻俊美又多金的男人,居然为了妻子的去世消沉那么久,顿时为他的痴心所打动。她想要温暖他,让他重新活过来,跟她好好过日子。
      
      她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那样。
      
      他的痴情,是一把没有柄的利剑。谁碰,谁伤。
      
      她早已经不恨于寒舟了。相反,她佩服她,认为她聪明,早早离开这个只会伤人的男人。
      
      “我从来不想他真的把苏凝烟怎么样。”她说道,“我只是想让他更爱我一点,心里只爱我一个。可是他连这个都不肯,还说谎骗我。”
      
      她冷冷地自嘲着,眼里一点温度都没有:“我曾经抱有多深的期望,后来就对他多失望。”
      
      那个男人,捂不热的。
      
      “夫人,老爷心中只有你一个。”老管家说道,“我是看着他长大的,他心里想什么,我最清楚了。他早已经不爱那个女人了,夫人不要误会他。”
      
      “你回去吧。”江悦挥手叫老管家退下。
      
      他现在爱谁不爱谁,她难道还稀罕么?她有两个孩子,日后指着两个孩子过活,她早已对他没了期望。
      
      江悦不搭理万凌云,被她悉心教导的两个孩子也不喜万凌云,认为他负了母亲,见到他就没好脸色。
      
      小飞这几年常常在外面跑,他十二岁就开始在外面跑生意了,不爱回家。家里冷冰冰的,父亲跟个死人一样,江悦看他跟空气一样,两个弟弟从不亲近他,他一年到头鲜少回来。
      
      有空就往红梅山庄跑。
      
      于寒舟从一开始就待他不热络,这些年下来,既没有待他亲近多少,也没有疏远多少,他反而感到心安。而且他自从长大后,慢慢懂事了,知道自己当年犯了多大的错。
      
      他在母亲最难的时候,站在她的仇家那边,她如今还肯认他,实在是心地宽厚了。因此,他不在意于寒舟待他的冷淡,反而努力亲近她。
      
      他在外面跑生意,是有账本的,他自然不能挪动家里的银子讨好她,那样对谁都不好。但他自己有点私房,除了货物之外,多少也有些不记账的玩意儿,他都拿去红梅山庄,孝敬于寒舟。除了于寒舟之外,他给小妹妹也有一份。
      
      于寒舟并不教着女儿疏离小飞。小飞终于有了一个血亲,最喜欢把小妹妹举起来,让她骑在自己脖子上,到处带着她玩。有了好玩意儿,也都想着她,兄妹两个的关系很亲近。
      
      至于龙泉山庄那边,小飞早早就死心了。他越长大越明白,江悦不可能待见他,而他跟两个异母兄弟也不可能亲厚。他只跟在万凌云身边,学些立足的本事。
      
      “你年纪也渐渐大了,婚事怎么说?”一日,于寒舟叫过小飞问道,“江悦为你张罗吗?”
      
      小飞笑得很爽朗:“她不管我!”
      
      于寒舟:“……”这傻儿子,他后娘不管他,他高兴个什么劲儿?转念又想,江悦不管他,也是好事,便道:“那你是怎样打算?说来听听。”
      
      小飞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直接说道:“我想叫娘给我张罗。如果娘不得闲,我就去缠舅舅和舅母,他们不会不管我的。”
      
      于寒舟:“……”
      
      “我是他们的半个儿子!”小飞又道。
      
      于寒舟低头端了茶,轻啜一口,半讥半讽:“你是你爹的儿子,是江悦的半个儿子,是我的儿子,是哥哥嫂子的半个儿子,你可真厉害,打算把自己劈成几份啊?”
      
      小飞眼里的神采暗淡下去。嘴唇动了动,垂下了眼睛。良久,他才道:“对我好的人,我都要对他们好。”
      
      于寒舟一顿,心情有些复杂。
      
      这傻子。
      
      “你到处对别人好,有几分心思放自己身上?儿子,你首先要对自己好。”她道。
      
      小飞从没有听过她叫他“儿子”,她待他总是淡淡的,日常见了他,便是“你来了”,“你要走了”,总是“你”啊“你”的,有时会叫他小飞。他一直以为,她不认他这个儿子了。
      
      毕竟,他当年那么浑。
      
      他是个感性的少年,当下眼里就涌出水光,又不肯哭出声,便用袖子抹脸:“我好的,我好好的,娘不必担心我。”
      
      于寒舟并不哄他。等他情绪平复一点了,就道:“你的婚事我给你记着了,回去吧。”
      
      她这样冷淡,但小飞仍是很高兴。他点点头,转身走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顿住脚步,扭头过来,有点不好意思,又有点厚脸皮:“娘,那你快点啊,我想早点成亲。”
      
      于寒舟:“……”
      
      她点点头:“好,我晓得了。”
      
      他便兴冲冲地跑走了。
      
      于寒舟如今是有点人脉的,她寻了半年,挑中了一个姑娘。家世一般,姑娘有点小心眼,脾气不大好,但是很漂亮。
      
      她对小飞说:“你是个傻的,也不会照顾自己,我给你找个厉害的媳妇,她能管着你,也会对你好的。”
      
      小飞很高兴:“娘这么聪明,我都听娘的。”
      
      两个孩子私下里见了一面,互相都还算满意。小飞是满意的,因为那个姑娘很漂亮,他一见就喜欢上了,私下里跟大表哥说:“我这样的人,家里一团糟,我自己又笨,配得上谁?人家肯嫁我,我就知足。”
      
      那姑娘也很满意小飞,回去后跟家里说:“他很英俊,人也善良。虽然傻乎乎的,但这样一来,成亲后绝不会欺负我。”
      
      于寒舟出了一笔聘礼,叫人送去了龙泉山庄,跟万凌云准备的那份一起。
      
      江悦知道了,什么也没说。她如今是不管小飞了,既不管他,也不坏他好事。
      
      小飞成亲后,从家里搬了出去,他用了媳妇教他的话:“她从小在家娇惯着,我不想她嫁给我就受委屈,我们搬出去住。”
      
      家里什么情形,万凌云当然知道,没阻拦。
      
      江悦更不阻拦了,甚至破天荒地帮忙收拾东西。小飞一走,龙泉山庄就是她和她儿子的家了。
      
      小飞的媳妇是个有主意的人,她家里虽然比不上龙泉山庄富裕,但聘礼是不少的,还有于寒舟给的那份。她瞧不上龙泉山庄的一团糟,懒得沾什么便宜,就叫小飞打理她的嫁妆。龙泉山庄的东西,给江悦的孩子们好了。
      
      江悦的大儿子也有十岁了,可以被万凌云带在身边教导了。
      
      小飞听媳妇的话,就跟万凌云说了此事。万凌云听了,有些怅惘。他虽然一团糟,但他的儿子没有因为一点东西就反目成仇,也算欣慰了。
      
      不知不觉,小飞跟龙泉山庄的关系越来越远,只剩下逢年过节时回家吃顿饭了。倒是跟红梅山庄那边很亲近,时常有些信件和心意的来往。
      
      这一年,下起了从没有过的大雪。一大清早,下人去敲万凌云的门,半晌没动静。推门进去,顿时传出一声惊叫:“老爷——”
      
      万凌云死了。
      
      他这几年过得苦闷,在小飞成亲搬走后就添了酗酒的毛病。江悦跟他不同房,因此他喝多了酒,没爬到床上去,活活冻死在地上,也没有人知晓。
      
      于寒舟没参加他的葬礼,只出了份子钱,叫人送去了。
      
      万凌云死后,江悦带着两个孩子过活。她的两个孩子如今都能独当一面了,互相扶持着,慢慢也把龙泉山庄撑了起来。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一转眼,于寒舟的女儿都嫁为人妇。
      
      她和小严仍如年轻时那般,甚至比那时更亲密,常常陪伴着到处走一走。
      
      不经意间,她在街头看到了江悦。她和两个儿子出来,在茶馆里喝茶听书。于寒舟瞧着她,是个平静的妇人,但是眉眼如枯井一般。万凌云死后,她没有改嫁,于寒舟猜测,她始终过不了那个坎。
      
      江悦也在抬头间看到了她。多年过去,于寒舟已经四十多的人了,但是保养得好,看起来也就三十多岁。身边有俊美的中年男子相陪,眉眼间动人的神采叫人嫉妒。
      
      她们相视一眼,互相收回了视线。

  • 作者有话要说:  前妻篇到这里就结束啦~明天开新篇!
    =====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三七Wing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莫挨老子 2瓶;头头家的阿纹鸭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